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雾霾天自行停课未放假 网络教学模式获谅解

2014-03-12 04:40:06   来源:新京报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北大附中平时也积累了很多自主学习的经验,从SARS起就有这种自主学习模式,建立了学生回家“上课”的系统。他表示,今后不一定雾霾天橙色预警都会停课,这是一种实验尝试,“不做怎么知道行不行?”
\

  “为什么你们停课我们不停?不要拿这个作为普遍现象。”针对此前受到关注的“雾霾天停课”,昨天,全国人大代表、北大附中校长王铮回应,北大附中停课之后采取网络授课的方式,属于学习方式调整。从2003年SARS时,学校就开始有了这种模式。

  此前,鉴于北京连续发布雾霾天橙色预警,北大附中初中部宣布停课,并在海淀区教委“叫停令”之后依然坚持停课,从而引发热议。有网民大赞其人性化,也有声音质疑学校是否有权决定停课。

  昨天,全国人大代表、北大附中校长王铮予以正面回应称,北大附中“停课事件”后,曾和海淀区教委进行沟通。海淀区教委提出,希望学校做好各方面的工作,最后还是让学校做决定。

  “沟通后的结果不是停课,是网络授课,网上公布授课情况,后来也没补课。”王铮认为,“停课”本身是一种教学调整,学校本身也已建立了一套学习模式和系统。他说,海淀区教委将其定性为“个案”,不作推广。

  王铮说,北大附中平时也积累了很多自主学习的经验,从SARS起就有这种自主学习模式,建立了学生回家“上课”的系统。他表示,今后不一定雾霾天橙色预警都会停课,这是一种实验尝试,“不做怎么知道行不行?”至于学校在重大事件是否停课,要看具体情况。

  ●微两会

  南开大学校长:边远地区学生确实难参加自主招生

  @新华社:面对记者提出自主招生是否存在“嫌村爱城”现象,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11日表示,从地域上来说,因为高校在设立考点时数量不足,确实造成边远地区学生难以参加自主招生考试。“从我自身主观来说,不存在这样的现象。”

  贵州大学校长:家长把孩子累死在起跑线

  @中国青年网:谈到家长对“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压力时,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昨日说:人生不是短跑,是长跑。就像万米长跑,不要太看重起跑线,重要的是坚持和耐力!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认为,我们的家长当前却让孩子提前热身5000米,把孩子累死在起跑线。

  委员:政府让你养猪,你养鸡就对了

  @中国青年报:“政府如果让你养猪,你养鸡就对了。”3月10日,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岳福洪痛批当前一些地方政府违背市场规律过度干预经济,造成一些行业产能过剩的现象。

  他回忆,自己在当北京怀柔县委书记时,政府召开生产经验交流会。当时一个生产大队长上台介绍经验,就一句话:“不听话!政府让我往东我就往西,政府让我往南我就往北。”岳福洪坦言,现在想起来,这话有一定的道理。在市场经济中,政府几乎是最后一个获得市场信号,如果非要用行政决策去干预经济,那肯定会出问题。

  国家卫计委副主任:人口预测预报应有国家制度

  @新京报记者魏铭言: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陈啸宏今年提交提案,建议国家层面建立人口预测预报制度。陈啸宏认为,许多事关人口的重大政策、决策,如完善生育政策、异地高考等,由于人口底数不清,缺乏依据而难以及时作出决断,制约发展步伐。“创建国家人口预测预报制度条件已经成熟”,陈啸宏建议,应由发改委或卫计委作为发布机构,建立定期发布机制。

  委员:有的县1年没一起抗诉案件

  @新京报记者邢世伟: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白景富称,检察机关应加强法律监督功能。他说:“检察机关可以监督公安、法院、监狱管理部门。有的县1年没有一起抗诉案件,有的市1年才一两起抗诉案件,这方面需要检察机关多加强。”

  白景富还称,法院应该重视行政审判。现在一些群众聚集事件都是由行政案件引起,相当一些地方对行政案件的审判重视不够。

  ●两会围观

  昨天,全国政协医卫界别的小组讨论上,多位政协委员向列席会议的最高检司法体制改革办工作人员吐槽:医患纠纷案件的处理夹杂着“同情弱者”的主观情绪,也是导致医院暴力的根源之一。新京报记者 魏铭言

  医院医生没责任法院就不该判赔

  @全国政协委员俞光岩:近年来,医患纠纷引发的民事诉讼越来越多。但这么多年来,医院、医生无论有没有责任,法院一般都会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判医院多少赔偿一些。所以现在有句话,叫“想赚钱,上医院;想赚钱,做手术”。只要能闹,甭管怎么样,都能从医院要点钱。希望今后,这个问题能有所改变。法院在处理这种案件时,如果医院、医生真的没有责任,就不应该判赔。否则,长此以往,医患纠纷会越来越激烈。

  人民陪审员应培养专业队伍

  @全国政协委员方来英:希望法院重视人民陪审员制度。法官、检察官具有相关的专业知识,是司法审判中不可或缺的。但对于医疗纠纷案件的司法裁定,背后涉及复杂的医学知识,我们很难要求法官、检察官都变成医学专业硕士、博士。

  因此,能否通过人民陪审员这支队伍的建设,拥有各个专业领域背景的成员,从而对审判的公正性有一个保障。

  破财消灾是导致医院暴力的根源

  @全国政协委员赵平:医院暴力根源之一,跟法官的观念有关。我亲耳听到一个法院的同志跟医院院长培训时说,“如果病人告你,不管你们是对还是错,我们都会向着病人,因为他们是弱者”。另外,民警甚至医院保卫处都有“破财消灾”的观念,都是导致医院暴力的根源。医院暴力不仅仅伤害医务人员,病人所受的伤害更大。不信你们去看看一些病人被医院之间推过多少次。“复杂的不收,疑难的不收,特别罗嗦的病人也不收。”

  ●两会揭秘

  常委会组成人员如何辞职

  据新华社电 根据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日程,3月12日下午,各代表团将审议关于确认全国人大常委会接受王晓、陈斯喜辞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的请求的决定草案。

  王晓、陈斯喜为何要辞去常委会委员职务?常委会组成人员辞职要遵循怎样的程序?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人员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从代表中选出。常委会组成人员不得担任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的职务;如果担任上述职务,必须向常委会辞去常委会的职务。

  我国宪法规定,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

  人大与“一府两院”是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因此,如果一个人在“一府两院”中任职,就须要辞去在人大常委会中的职务。否则,就会产生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的问题。

  2013年5月和6月,陈斯喜和王晓因分别调任中央人民政府驻澳门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副主任和青海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别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辞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的请求。

  正是基于前述法律规定,2013年6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关于接受陈斯喜、王晓辞去常委会委员等职务的请求的决定。

  根据全国人大议事规则的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接受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辞职的,应当报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次会议确认。

  按照议事规则,本次人代会专门安排议程,对这一人事变动进行确认。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