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热点 > 正文

院士吐槽科研管理乱象 种猪场挂起200个牌子

2014-03-13 02:06:5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科技计划、人才计划、激励计划等“过多过滥”的现状也需要清理整顿。陈温福举例称,某教育部直属农业大学,每年获得科研经费上亿元,来自于中央和地方数十个部门,一共100多个计划,光是人才计划项目就有40多个。
\

  “科技界乱象已经引起社会高度关注,招致社会各界的批评甚至挖苦。”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温福在两会期间表示,科技界乱象的表层原因是“多龙治水”导致的立项重合,导致科技人员一题多报、弄虚作假、违规使用经费,甚至腐败,但深层原因存在于管理体制上。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快科技体制改革是一项重要内容。昨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改进加强中央财政科研项目和资金管理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各部门在设立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时,要根据国家的战略需求和科技发展需要,明确计划的功能定位,设定具体的经济社会和科技发展目标、考核指标,以及实施的具体期限,建立滚动支持和终止机制。

  资源配置低效

  《意见》提出,我国财政科技投入快速增长,科研项目和资金管理不断改进,为科技事业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但也存在项目安排分散重复、管理不够科学透明、资金使用效益亟待提高等突出问题,必须切实加以解决。

  对于科技界乱象,陈温福举例说,比如,国家设立了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专门管理和支持基础研究,但科技部又增设“973计划”(即“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有的基金中的重大项目存在重复;再比如粮食生产方面,农业部设有优质新品种、新技术推广的丰粮项目,科技部又设立了粮丰计划。

  “两台锣鼓唱一台戏,却由国家买单。”陈温福说,如果科学管理体制不彻底改革,乱象得不到根本解决,随着国家政府科学投入的不断增加,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科技计划、人才计划、激励计划等“过多过滥”的现状也需要清理整顿。陈温福举例称,某教育部直属农业大学,每年获得科研经费上亿元,来自于中央和地方数十个部门,一共100多个计划。“光是人才计划项目就有40多个,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黄河学者、珠江学者、泰山学者、百人计划、千人计划、万人计划、新世纪人才计划、领军人才计划、创新人才计划等等,不一而足,名称多得记都记不住。”

  再如,某县有一个种猪场,因为做得好,中央省市县和群团组织协作单位等都到这个猪场挂牌,总共挂了200多个牌子,墙上挂不下就摆在地上。

  “非常壮观但也相当无奈。”陈温福说,这种现象,让科技人员无所适从,对国家科学事业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科研资源在有的领域“冗余”,在另外一些领域则是“空白”。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农业科学院院长白先进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在某些农业领域的激励缺少倾斜。比如农业技术推广人员,因其工作内容特殊,很难达到国家规定的科研成果申请的“硬杠杠”。

  “(他们的)工作就是推广、培训农民,教农民采用新技术,大量的时间把它用在那上面去了,创新机会概率就少了,也没有得到创新的经费去搞研究。”白先进称。

  全方位改革

  《意见》提出,要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发挥好财政科技投入的引导激励作用和市场配置各类创新要素的导向作用。

  一方面,对各类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进行优化整合,设立终止机制。建设国家科技管理信息系统,在2014年底前基本建成中央财政科研项目数据库;2015年底前基本实现与地方科研项目数据资源的互联互通,并向社会开放服务。

  另一方面,对科研项目进行分类管理,基础前沿科研项目突出创新导向,“鼓励探索、宽容失败”;公益性科研项目聚焦重大需求;市场导向类项目突出企业主体;重大项目突出国家目标导向。

  “科技界乱象”饱受诟病的一方面,是资金使用效率低下,甚至部分被贪腐。针对科研项目资金管理,《意见》提出,要规范项目预算编制,完善费用支出管理。其中,要进一步下放预算调整审批权限,同时严格控制会议费、差旅费、国际合作与交流费。此外,项目结转结余资金管理办法也将进行调整,未通过验收和整改后通过验收的项目,或承担单位信用评价差的,结余资金将被按原渠道收回。

  在资金使用方面,《意见》也做出较为详细的规定。比如擅自调整外拨资金、利用虚假票据套取资金、通过编造虚假合同、虚构人员名单等方式虚报冒领劳务费和专家咨询费等行为,都将予以禁止。在监管层面,将采用逐级考核问责机制,并建立责任倒查制度。

  作为从事科研多年的工程院院士,陈温福针对科技资源分配体制,建议应实行按人头而不是按项目分配资源,以彻底解决无论大小项目都要“跑部钱进”的现状。

  他甚至提出,科技部是否应继续存在。“科技部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产物,在全社会都不重视科学的大背景下成立的。”陈温福称,应成立相关委员会,专门负责科技政策法规的制定、重大科技决策、科研检查监督等,而不具体负责项目和资金的分配。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