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态度 > 正文

脱网人群被边缘化 弱势群体应享有信息福利

2014-04-13 17:32:15   来源:半月谈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在移动互联网全面渗透人们生活的今天,无论是购物、买车票、打车、看病,网络以及移动终端给我们带来了极大便利。然而,对于为数不少的脱网人群来说,他们或是无法享受这种便利,或是在进入主流网络生活时障碍重重。
被边缘化的脱网人群:不会上网就像被社会抛弃

 

  “一网在手,万事不愁”。在移动互联网全面渗透人们生活的今天,无论是购物、买车票、打车、看病,网络以及移动终端给我们带来了极大便利。然而,对于为数不少的脱网人群来说,他们或是无法享受这种便利,或是在进入主流网络生活时障碍重重。

  被网络边缘化的“脱网人群”

  “不会用网络,真的太不方便了。”湖南长沙市民方阿姨告诉半月谈记者,因为每个月要到银行给孩子寄生活费、交水电费、电话费,每次排队都要等大半天,腿脚不灵便的她觉得太辛苦。听说只要开通网银,这些都能在网上几分钟搞定,年过半百的方阿姨产生了学习使用网络的兴趣。

  尽管银行大堂经理帮她激活了网银U盾、详细写了下载网银证书的步骤,但方阿姨回家还是搞不定。“让我输验证码,那图片像小虫子似的,我又不懂英文字母,输了好几次都不对。”方阿姨最终决定放弃,“还是去排队办理业务吧。”

  “如今不会上网的人就像被这个社会所抛弃。”山东济南市民王先生反映,2005年他患上糖尿病后便在一家社区医院办了医保门规,2011年他想变更门规,却未接到市医保办可办理门规转化就医单位的通知,错过了办理时间。“我后来才知道,这个通知只在网上发布,我们很多老人不会上网,怎么会知道呢!”

  此外,不少医院推出网络挂号系统,便民的同时却也设下了“障碍”。“我早上6点跑去医院门口排队,都没挂上号。挂号人员告诉我,每天只有20多个号,头一天在网络上已经被抢光。她建议说如果实在不会上网,就只能每天11点左右来‘碰运气’。”长沙市民侯先生对此表示万般无奈。

  在城市社区管理中也存在因“技术门槛太高”而遭诟病的现象。江苏南京市某小区告示栏新贴出一份通知,称小区物业将于3月底停用热线电话,缴费、投诉等业务都必须上一款手机软件才可进行。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各地采用类似“云管理”模式的小区不在少数。“难道不会用手机上网的人就不能投诉了?”社区居民李先生对此颇为不满。

  引发更广泛质疑的还有火车票网上购票制度。在实际购票中,一些老人、农民工由于不会使用网络导致了新的“购票难”问题。“春运时,我不会网上购票,排了几天队也没买到火车票,无奈只能改坐长途汽车回家,票价整整是火车硬座的3倍。”农民工孙为民说。

  “新开一扇窗,却关上了原来的门”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到6.18亿,手机网民规模达5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5.8%。网民群体的日渐庞大,直接推动了各项便民网络平台、手机APP的建成,足不出户、指尖轻点就能完成在现实生活中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才能办好的事情。

  然而另一方面,知识结构差异以及日新月异的网络技术,对占据总人口半壁江山的脱网人群来说是不低的门槛。对于一些不常接触网络的中老年人来说,上网指导服务的缺失和互联网知识的匮乏,都增加了他们使用、分享互联网的难度。而那些没条件上网的人,更是遭遇信息化带来的尴尬。

  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指出,网络最大特点是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具有很大的开放性,而且网络承载信息的扩充性也是无限的,网络的超链接方式可以将各类信息在允许的范围内收为己用,可以不间断地传播到世界各地。而报纸、广电等传统媒体由于版面和时段的限制,在信息的容量上很难与互联网抗衡。依靠传统媒体获取信息的群体在信息获取的速度和质量上肯定无法与网民相比。

  正是由于网络的便捷性和无限性,使很多公共服务和社会服务更倾向于将服务平台设置在网络上。“数字化的方式,不仅让消息推送、事项办理更方便,也大大节约了人力成本,因此不少企业、单位更乐于使用网络平台来实现相关服务、业务的办理。”湖南省社科院研究员郑自立说。

  但正是这种网络趋势的推动,使得传统服务平台开始被网络服务平台“吞噬”。“传统办事窗口人员大大缩减甚至取消,取而代之的是相关网站、手机软件。”郑自立说,“新开一扇窗”,对于网民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但“关上了原来的门”,对于不会上网、不能上网的脱网人群来说就是一种社会不公。“电子信息渠道的开通大大缓解了传统公共服务平台的工作压力,但这应当是作为改善传统窗口服务的重要补充,而非主要渠道。”

  信息分化:“快时代”与“慢人群”如何相融

  郑自立指出,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信息技术在我国迅速发展,开启了向信息社会发展的进程,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种新的社会分化——信息分化。脱网人群主要包括客观条件导致不会、不能上网的人,如老年人、农民工群体、偏远山区的群众。这些人群难以利用快捷的网络平台得到信息,对社会的公平与和谐产生了不利影响。

  “可以预见,移动互联网的车轮不会停止,但时代的发展不可避免地造成社会的分化,会利用网络和手机的人充分享受了便利,而脱网人群离主流社会越来越远。”李斌指出,“尽管使用网络是主流,但社会也应该兼顾脱网人群融入社会、获取信息的机会。”

  郑自立说:“对于这部分人,政府应当重视他们的诉求,努力将网络覆盖面拓展至他们所在的领域。可以考虑在一定范围内建立公共网络服务室,提供一些网络查询、代办服务,让他们的生活便利起来。”

  越来越多的人想通过网络获取更有效的信息,唯恐自己跟不上信息时代的快节奏,“快时代”逐渐成为时代主流。但同时,难以融入甚至排斥快生活的“慢人群”也存在。

  “他们抵触网络带来的快节奏、信息泛滥的眼花缭乱生活,而甘愿脱离网络,享受自己的慢生活。”李斌说,“这是一个多元的时代,选择快节奏或慢生活是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但社会应给这两类群体提供均等的融入机会。”

  专家指出,移动互联网社会要更加重视被动脱网人群的社会融入。对于这部分人群,在不断发展网络便民渠道的同时,更要保证基本的社会服务、信息共享能够在传统渠道上得以进行,应当做到“既打开窗又开着门”。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