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安居 > 正文

上海小区建养老院遭抵制 被称死人院

2015-08-12 17:38:37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这实际就是邻避效应,公共服务和设施大家都需要,但是不能建在我家旁边。”刘主任坦言,管理部门此前经过与居民们的沟通并没有结果。下一步,街道将成立专项工作组,计划将目前的装修项目调整为改扩建项目。
\

  近日,上海一居民区内欲建养老院遭抵制,甚至有业主打出“死人院滚出小区”横幅,消息一经披露引发社会热议。据了解,规划建设的养老院项目因当地居民抵制,已于5月6日停工至今。其中,最大的反对声来自养老院北面心仪雅苑以及西面友谊新村的居民。

  11日,记者来到心仪雅苑看到,改建养老院的旧楼四面均被居民住所包围,距居民楼最近约二三十米,中间仅隔了一段矮围墙和绿化带。小区内挂满了“反对在居住中心建养老院”、“反对侵权”等横幅。有的居民担心,房价会因此受到波及而下跌。

  在小区的入口处,居民用红色的大字在宣传板上写道,“上海的房价在大涨,杨浦的房价也在大涨,唯独我们小区的房价在暴跌,所谓养老院的‘正能量’已经导致我们每家每户财产的负增长。”

  这座“不受待见”的养老院建设选址位于周家嘴路3531号,原系上海冶炼厂招待所,后经过破产清算,由上海仪电集团承接管理,占地面积5200.3平方米,共有四幢建筑,最早的一号楼始建于1952年,最“年轻”的四号楼建于1991年。这里此前曾作为学生宿舍使用过一段时间,2013年学生宿舍迁出后空置,现由仪电集团下属上海沧鑫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简称“沧鑫公司”)负责管理。

  2014年上半年,杨浦区召开常务会议,专题研究了区内的养老现状,决定启动“延吉第二养老院”建设工程,即现在遭到居民抵制的养老院。

  建设养老院本是一项利民的社会性工程,为何会引起如此轩然大波?心仪雅苑居民蒋先生告诉记者,他们之所以会如此反对在此建养老院,主要是基于三点原因,其一,用来建设养老院的楼房没有房产证明,属于违章建筑;其二、养老院选址紧邻周边居民,且仅有一个出入口,存在安全隐患;其三、养老院设有太平间或临终关怀所,将会对附近居民的生活和心理产生影响。

  “没有房产证的情况属实,基于房屋年代久远和历史原因,在四幢房子中,一号楼是有房产证明的,二、三、四号楼在90年代经历了两次补办,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功。经杨浦区归土局查询历史资料后确定,四栋房屋均有当初的规划许可、施工许可,并不是违章建筑。”延吉新村街道社区管理办刘主任表示,下一步,我们将联合各部门,先调查清楚这四栋楼房的历史来历,再依法依规进行房产证的补办流程,若是违章建筑当一律拆除,流程将向社会公示并接受居民监督。

  针对安全隐患的问题,刘主任表示,据消防部门规定,一栋大楼应设两个出入口,以防意外发生,而一个区域内留出消防车进出通道即可。此外,养老院建成后需经消防、环评、竣工验收、食品药品安全四项专业审查,若存在居民担心的绿化覆盖不足、卫生防疫安全距离不够、活动空间小等问题,养老院即使建成也无法被批准投入使用。

  “这实际就是邻避效应,公共服务和设施大家都需要,但是不能建在我家旁边。”刘主任坦言,管理部门此前经过与居民们的沟通并没有结果。下一步,街道将成立专项工作组,计划将目前的装修项目调整为改扩建项目,但要等到房产证明办下来,这样一来,整个工程不知会被拖延多久。

  据悉,街道办下周将再搭建沟通平台,组织各职能部门负责人与居民对话。已经停工三个月的养老院工程距结束看上去仍遥遥无期,沧鑫公司发布告知书上“绝不设太平间或者临终关怀场所”的说法也无法被居民所接受。

  目前,沧鑫公司已经在养老院的装修上花去了3000万元人民币,至于后期有可能涉及到的房产证明补办需要缴纳的费用和税收,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被业内人士称为微利的社会福利行业,却遇到了“一头冷一头热”的尴尬窘境,“不受待见”的居民区养老场所究竟该何去何从?(中新网)

  资讯+

  一座尚未建成的养老院、一条条言语激烈的横幅、一场旷日持久的矛盾,让中国新闻网的官方微信起了一个这样的标题《养老院=死人院?有种你别老!》

  原来,这几天,上海一个居民区内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政府想在小区里建养老院,却遭到业主的强烈反对。有些过激的业主竟挂起横幅抗议,写着“‘死人院’滚出小区”等字眼,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近日,上海杨浦区心仪雅苑小区随处可见“抗议在居民区中建养老院”等横幅。今年,上海一家公司准备将该小区的闲置楼房改建成公办民营性质的养老院,却遭到了小区业主的强烈反对,一些小区业主甚至挂出“‘死人院’滚出小区”。

  小区内随处可见反对建养老院的标语。这家公司项目负责人卢经理告诉记者,考虑到上海老龄化程度越来越高,杨浦区又是传统的老工业区,退休工人集中,养老机构紧缺,公司经过市场调研,又与所在街道沟通后,于去年考虑将闲置楼房改建为养老院。项目预计投资3000万元,建成后养老床位数约291张。

  业主们反对的理由主要有两点:第一,拉低了小区房价,影响了业主的利益;第二,养老院里设临终关怀病房和太平间,影响生活环境和业主心理。因为业主中流传这样的说法:这家养老院有1200只床位,肯定要设太平间。他们表示:推开窗就看到养老院总不是一件舒服的事。街道表示,去年考虑将闲置楼房改建为养老院,建成后实际养老床位数约291张。

  看完这条新闻,小新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幕画面。一家高档饭店人满为患,但是紧挨着洗手间的座位上却空无一人,没有人愿意坐在靠近厕所的位置上吃饭,但是没有人抗议饭馆不应该建这个厕所,因为每个用餐的人免不了都需要它。

  当民生基础设施与个人利益发生冲突,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体现人文关怀的养老院真的在居民区里没有一席之地吗?如果现在不建养老院,真等到我们老了,该住哪里呢?回答这些问题之前,还是让我们先来看看养老院的现状吧↓↓

  中国养老院现状

  民政部统计,截至2015年3月底,全国各类注册登记的养老服务机构31833个。机构、社区等养老床位合计达到584.0万张,同比增长19.7%,其中社区留宿和日间照料床位197.3万张,目前,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数达27.5张,同比增长10.0%。

  伴随老龄化社会的加速到来,老年人的生存状况、养老权益及安全保障,日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而近期有的地方接连发生伤害老年人的案件,或者意外导致老年人伤残死亡的事故,引发公众对养老服务机构存在安全隐患问题的担忧。

  怎样解决业主和街道的矛盾?

  业主们主要关心的矛盾无外乎两点:

  一是怕房价会跌,试想一下,一个小区如果配有养老院,就如同小区里自带幼儿园、菜市场、宾馆一样,这种便民惠民性质的福利设施非但不会让房价跌,只会方便了业主,所以这种担忧是多余的;

  其二,业主担心养老院有1200个床位,会经常有死人,影响风水。而街道明确表示,规划建设291个床位,这是业主与街道沟通不到位的体现。街道应该与业主委员会进行详细的解释商讨,把可能会出现的问题都摆在桌面上谈,求同存异。比如,老人们的活动区域在哪?老人们会不会扰民等问题,都要提前有应对……

  老年人的社会需求

  一、老人为何要住养老院

  1)希望获得及时的护理和医疗援助;

  2)减轻子女等家庭成员的照顾负担;

  3)享受晚年生活;

  4)摆脱孤单。

  二、住养老院都会考虑什么?

  1)区位环境;

  2)入住费用。目前老人支付入住费用主要来自:自己的养老金、子女赞助以及出租或卖掉原住房的资金。

  3)医疗条件。最关心“急救通道”;希望医疗环境温馨化,服务个性化。

  4)服务需求。护理人员要有耐心、懂尊重;定时探望、巡视很重要;提供保健服务,多组织养生、郊游类活动。

  5)饮食条件。就餐环境多样化、人性化;品种宜差异化,能照顾特殊需求;希望设置待客餐厅和公共厨房。

  “一碗汤的距离”

  有人说,养老院可以建,但是为什么要建在居民区里呢?其实,养老机构的地址选择,常用一个词——“一碗汤的距离”,也就是说,从家里烧好这碗汤,端到养老院给老人喝,刚好没有凉掉,这个距离是最好的。

  将养老院建在居民区里,刚好可以让子女与老人之间的沟通更加紧密。老话常讲“百善孝为先”,孝道,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宝贵财富,谁又能说自己没有老的那天?如果子女有时间照顾老人,或者让老人住在自己家中,这是最好的状态,但是现实往往差强人意。让老年人在养老院中老有所养,着眼于长远处,怨气也就不那么重了,你说呢?

  【背景新闻】

  上海一小区欲建养老院 业主拉横幅“死人院”

  新民网讯 近年来,上海大力发展养老事业,市政府每年把新增养老床位作为市政府实事,今年的目标是7000张。然而,一家养老院从规划设计、立项报批到开工建设、验收审批,最后开门迎接老人入住,并不像纸面上数字的增长那么简单,有的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甚至阻挠。最近杨浦区和奉贤区分别有一家面向普通老人的养老院遭遇了“出生难”,记者为此前去深入调查。

  一墙之隔悲鸣哀泣尽入耳?

  周家嘴路3531号靠近隆昌路,记者来到这里时,只见大门紧闭。说明来意后,门卫打开铁门,说这里已经停工2个多月了。记者看到,里面有两幢老楼,分别为五层和六层,装修工程进行了一半,空无一人。隔着围墙,一边是一些棚户房,另一边是一栋六层的老公房和几栋高层住宅楼。高层住宅对着工地赫然挂着一条横幅:“死人院滚出小区!”看了触目惊心。

  业主们主要的几点反对理由:第一,拉低了小区房价,影响了业主的切身利益;第二,养老院里设临终关怀病房和太平间,影响生活环境和业主心理。

  这里就是正在建设中的延吉第二养老院。

  周家嘴路3531号地块属于上海仪电集团,过去几年楼房出租给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作为学生宿舍使用,2013年学生宿舍迁出后空置,现由仪电集团下属上海沧鑫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负责管理。公司项目负责人卢经理告诉记者,考虑到上海老龄化程度越来越高,杨浦区又是传统的老工业区,退休工人集中,养老机构紧缺,公司经过市场调研,又与所在街道沟通后,于去年考虑将闲置楼房改建为养老院。延吉街道只有一家公办养老院,正希望再建一个,苦于没有场地,沧鑫公司的这个想法和他们一拍即合。杨浦区政府对此也十分重视,确认养老院性质为公办民营。项目预计投资3000万元,建成后养老床位数约291张。

  今年3月20日,在办完所有必要手续后,装修工程进场开工了。可是,一个多月后,就有居民一次次来到街道和各级政府,坚决反对养老院的建设。5月6日,在居民的强烈要求下,装修工程只得暂停。延吉街道与区民政局、区房管局、区建交委等部门多次召开座谈会、协调会,与居民沟通、对话,但收效不大。

  反对建养老院的居民大多是附近心仪雅苑的业主。这是一个建于2002年的商品房小区,共200多户。走进小区,随处可见“反对在居民区建养老院”“反对侵害业主权益”等横幅。记者采访了一位业主李女士,她给记者讲了业主们主要的几点反对理由:第一,拉低了小区房价,影响了业主的切身利益;第二,养老院里设临终关怀病房和太平间,影响生活环境和业主心理。

  一个居民给政府部门的信中写道:“一墙之隔,让我们眼睛里看见的是停尸房,耳朵里听见的是死者家属的悲鸣、哀泣,嘴鼻里呼吸的是病房里污染过的空气……几百户居民与死神触手可及……”因为业主中流传这样的说法:这家养老院有1200只床位,肯定要设太平间。

  拒不放行小区周围我做主?

  事实上,能达到1200张床位的养老机构,在上海屈指可数,连十多年里分三期扩建的杨浦区社会福利院,也只有1000张床位,而且周家嘴路3531号场地不大,只有两栋楼,规划床位数不到300张。而且,小区的两个出入口和养老院入口都不在一条路上。再有,养老院不是医疗机构,也不允许设太平间。至于拉低房价,心仪雅苑所在的友谊居委会书记冷洋表示,根本没有依据,完全可以到房产中介和房产交易中心去了解。

  对此,卢经理觉得很冤枉。养老院是微利行业,他们是国企,更多是从社会效益出发做这件事。而且他们是装修自己的房子,没想到遭到居民如此反对。公司早就声明:不设太平间或临终关怀场所。为了尊重周边居民,他们还对项目功能布局做了调整,增设敬老日托、助餐服务、文化娱乐功能,今后社区卫生中心还将在这里设点,方便居民。7月9日,沧鑫公司和延吉街道办事处分别发出了《告广大居民书》,发到每家每户,将这些情况告知大家。

  当然,附近也有不少居民是支持建养老院的。83岁的沈月生老人住在旁边的老公房友谊新村里。他说:“政府要造养老院,这是关心阿拉老百姓的好事情呀。”对于一些居民认为养老院不能建在居民区里,他觉得没有道理。“市区哪家养老院不在居民区里啊?现在要专门辟出地方造养老院,是不可能的。”他说,他的隔壁邻居、一对老夫妻进养老院几年了,他们住在浦东潍坊新村养老院,他去看过他们,各方面都很好。那里也是很大的居民区,养老院就建在潍坊新村里面,没人有意见。对于自家小区旁边要建养老院,沈老先生说:“这个地方离杨浦公园近,老人去走走多好啊!”

  然而,心仪雅苑业主的态度依然没改变。他们表示:推开窗就看到养老院总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政府发展养老事业他们支持,但养老院不要造在自己家门口。

  友谊居委有位居民提出了一个解决矛盾的办法:养老院对周边群众影响究竟如何,比如卫生、交通、生活等各个方面,可以请一些专家、第三方机构来评估,然后把评估结果告诉居民,用事实回答居民究竟有无侵权。

  昨天,延吉街道负责人对记者说,尽管遇到困难,养老院这个项目不会改变,还是要建的。

  先批后悔蓄电池厂惹的祸?

  孙启新是开办奉贤福海福利院的合伙人之一,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上海市社会福利机构设置批准证书,批文号为(奉民)字第019号。批准单位的名称是:上海奉贤区福海福利院。批准单位的地址是:上海市奉贤区浦星公路9800号。批准单位的占地面积33350平方米,建筑面积29452平方米,投资总额13932万元,床位数736张,登记注册类型:社会办。业务范围:老年人住养、护理、康复。设置有效期限:自2012年7月30日至2014年7月29日。发证机关:上海市奉贤区民政局。发证日期:2012年7月30日。

  “既然先批准了,为何后来又反悔不让开了?”孙启新告诉记者,他在嘉定经营了一个养老机构近10年,曾因在本市率先实施医养结合深受好评,先后获得全国模范养老机构、全国十佳长期照护机构、全国最佳养老机构的称号。因为合同到期,两百余位老人面临无处可去的状态,一位合作伙伴建议在奉贤海湾镇星火开发区开设养老机构。3年前,他们的申请得到了民政部门的批准,嘉定养老机构的老人们顺利移入了新的福利院,但之后这一项目却被政府部门喊停了。

  “不允许营业的理由,主要是附近有一家蓄电池厂,按照规定养老机构附近500米内不允许存在蓄电池厂等污染企业,可问题是其实距离超过了500米。”孙启新说,区民政局说是区环保局否定了他们的申请,要求他们立即停止营业,这意味着先前的投入都打了水漂,老人们也将无处可去。

  孙启新说,养老机构目前面临三大难题,一是未获执业审批,就没条件举行开业仪式,没有老人的收养来源;二是不能享受政府给予的床位补贴,前期装修和设备购置的投入,是用自己住房作抵押获得的贷款,常常陷入还贷危机;三是不能享受政府对水、电、煤、电话等公用事业费用的补贴,加重了经营成本,导致入不敷出。

  安全隐忧养老选址没商量?

  昨天,记者致电奉贤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区民政局的确在2013年向福海福利院签发了社会福利机构设置批准证书。“民营资本开设养老机构,解决城市养老难题,我们当然欢迎,利用工业用地开设养老机构也是允许的。”这位负责人表示,但这份批准证书只代表奉贤区民政部门同意的态度,但最终获得批准仍需要环保、消防等相关部门的审核。福海福利院至今未获批的最大症结就是蓄电池厂,经过测算福利院到电池厂车间的距离超过500米,但距离工厂围墙不到500米。“只要区环保局点头,我们自然没有其他意见。如果无法获得批准,就肯定不能营业。”该负责人表示,如果无法解决环保问题,希望福利院的经营者认真考虑如何转型,以减少先期投入的损失。

  记者随后又向奉贤区环保局核实了此事。根据该局2014年1月17日向区政府提交的情况说明,奉贤区环保局在开展年度环保核查时发现,位于上海西恩迪蓄电池有限公司卫生安全防护距离内的上海双凤骨明胶有限公司基地内,已建成奉贤区福海福利院。环保局发现,该养老机构除了与蓄电池厂的距离小于500米外,还有许多问题。

  福海养老院的前身上海双凤骨明胶有限公司项目用地为三类工业用地,周边200米内有薄膜厂、化学制品厂等,特别是北面还有一家专业生产甲醛、聚甲醛的大型化工企业,所以此处并不适合开设养老机构。

  区环保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孙启新是被合作伙伴“忽悠”了,明知周边有这么多化工企业,还建议他来开设养老机构,显然是不负责任的,在养老机构选址的安全问题上,并没有商量的余地。

  记者手记

  一家是政府支持,但周边居民反对;一家是老人欢迎,但有关部门不批准。两家养老院的遭遇,恰成对比,但同样发人深思。

  “真不知道养老院什么时候变成‘洪水猛兽’了?这样的维权体现的是整体道德水准的下降。”对于延吉第二养老院遭到居民反对一事,杨浦区一位公务员这样评论。时代在发展,社会上却出现了对养老院的种种偏见,真是可笑可叹。如果谁都不让养老院办在自己家门口,那么将来自家老人也没有养老院可住了。

  福海福利院拿到了“准生证”,却拿不到“出生证”,其中的症结何在?如果周边有污染企业不适合办养老院,为何不早点告知投资者?而现行的养老院的审批程序是否存在缺陷?

  这些问题,亟待引起各方重视。 (新民晚报)

  一个居民给政府部门的信中写道:“一墙之隔,让我们眼睛里看见的是停尸房,耳朵里听见的是死者家属的悲鸣、哀泣,嘴鼻里呼吸的是病房里污染过的空气……几百户居民与死神触手可及……”因为业主中流传这样的说法:这家养老院有1200只床位,肯定要设太平间。他们表示:推开窗就看到养老院总不是一件舒服的事。(观察者网综合中新网微信、新民晚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