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环保 > 正文

核爆后遗症仍困扰上千幸存者 6成日本人望美国道歉

2015-08-08 00:18:04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目前仍有数以千计的幸存者因为长期健康问题在日本红十字会医院进行治疗,其中三分之二的死因是癌症。同时,核武器爆炸所带来的心理影响仍继续困扰着那些即使身体没有疾患的幸存者。
\

  据联合国网站消息,在广岛和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70周年纪念日之际,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6日联合发表新闻公报指出,广岛和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已经过去了70年,核武器的使用给广岛和长崎所造成的健康影响依然存在,近20万幸存者中有数千人继续需要接受与辐射相关疾病的治疗。

  公报指出,目前仍有数以千计的幸存者因为长期健康问题在日本红十字会医院进行治疗,其中三分之二的死因是癌症。同时,核武器爆炸所带来的心理影响仍继续困扰着那些即使身体没有疾患的幸存者。然而,就在几个月前,《核不扩散条约》审议大会却未能就全面消除核武器达成协议。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莫雷尔(Peter Maurer)指出,几十年前在广岛和长崎使用原子弹所导致的灾难性健康影响至今犹存,没有任何比这更使人信服的理由能够说明完全消除核武器的必要性,但如今大部分拥有核武器国家的核武库存炸弹却更具威力和毁灭性。

  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主席近卫忠辉(Tadateru Konoé)指出,今年的纪念活动提醒世人原子弹所带来的不加区分的人道后果,而所造成的后果穿越时间和空间,一旦得以释放,是难以得到遏制的。

  1945年8月6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尾声之际,美国向日本广岛空投了一颗原子弹,造成近14万人死亡。3天后,投向长崎的第二颗原子弹又导致近8万人丧生。爆炸还导致后来有40多万人因受伤、辐射或中毒而死亡。

  资讯+

  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消息,Populus民调公司近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过半数日本民众认为,美国应当为向长崎和广岛投原子弹的行为进行道歉。

  根据调查结果,61%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应当向日本道歉。只有11%的日本民众认为,美国不应道歉。赞同美国道歉的受访者多为老年人。在18到24岁之间的日本青年人中,有十分之四表示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该项调查于2015年7月29日至8月2日进行。共有1004名日本居民参与了调查。

  态度+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民主党干事长枝野幸男7日在该党的会议上批评首相安倍晋三没有在广岛市和平纪念仪式上的致辞中提及“无核三原则”。枝野称:“不可能是粗心遗漏,一定有政治意图。”

  民主党国会对策委员长高木义明也在记者会上称:“日本是世界上唯一的原子弹爆炸受害国,无核三原则是国策。(安倍的致辞)可能会招致全世界的误解,非常地负面。”他同时强调:“不能让广岛长崎的悲惨经历重演。必须实现‘无核世界’。”

  链接+

  台媒称,70年前美军原子弹轰炸广岛,自承当年是军国青年的广岛原爆幸存者坪井直回忆,一声巨响,就看见腰部有蚯蚓似东西蠕动,仔细瞧是血管,“当时心想美国这混蛋,此仇非报不可”。

  据台湾“中央社”8月4日报道,日本向来使用“皮卡咚”(PICA-DON)这个词汇,形容当年原子弹轰炸广岛、长崎,PICA指快速炫光,DON是模拟原子弹落下巨响的状声词,而广岛当地人称坪井直是皮卡咚老师。

  报道称,坪井直目前是“日本原水爆被害团体协议会”代表委员及“广岛县原水爆受害者团体协议会”理事长。回忆70年前那惨绝人寰的原爆瞬间,他心有余悸。

  1945年他20岁,8月6日上午8时15分,他距离原爆核心1.2公里处,正前往广岛工专的途中,展开如同往常求学的一天。

  突然一阵炫光闪现伴随着“咚”的巨响,坪井直还没反应过来,手臂、脸部已严重受伤、长裤被脚底的火烧掉一半,腰部蠕动着蚯蚓般的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血管。

  “我当年是军国青年,当时心想,美国这混蛋,此仇非报不可”,可是坪井直的血气之勇难抵身受重伤,怒急攻心接着瘫软无力,以为自己可能活不了。

  意识模糊的当下,依稀听到瓦砾残堆中有妇人喊救命,可是坪井身负重伤又鲜血直流,原爆窜起四面火海,大家逃命自顾不暇,只能眼睁睁看着妇人哀号。

  所幸坪井的母亲四处找他,他捡回了一条小命,昏迷40天才逐渐清醒,可是躺在病床1年没法起身,“原爆后的惨状简直是人间炼狱,有的人四肢都没了,只剩躯体”。

  看着眼前的广岛市旧地图,坪井拄着拐杖说,他需要拐杖扶持不是因年迈,而是原爆后手臂装金属片又股关节骨折,身体很痛,加上罹患大肠癌、摄护腺癌、心脏病、白血球造血功能差,身体虚,3次命危送医。

  坪井大难不死,之后在中学教书又娶妻生子,可是并非每个幸存者都像他这么幸运。

  他说,有很多幸存者造血功能差且有高罹癌风险,婚嫁和找工作难免受社会歧视,不敢坦白自己曾遭受原爆波及。

  坚决不容下一代再受原爆残害的信念,90高龄的坪井,拖着病体积极走美、英、法、德、印度等21国,朝鲜更去了2次,并写信建请美国总统奥巴马走访广岛,不是要美国道歉,而是为遏止核武扩散请命。

  报道称,今年是二次大战结束70周年,询问坪井有何感想,他说,人类不能只专注经济好而已,更要慎思核武会扼杀未来世代。

  评论+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打算向将于9月召开的联合国大会提交关于核裁军的新决议案。报道称,日本政府曾在4月至5月召开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审议大会上要求在最终文件草案中加入呼吁各国首脑访问核爆地的表述。安倍2013年曾在核裁军高级别会议上强调“使用核武器的后果惨绝人寰”,呼吁“希望能亲身感受一下原爆造成的惨祸”。

  安倍强调:“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遭受核爆的国家,将继续为实现无核武世界而积极努力。”他还表示,通过日本担任主席国、9月在美国纽约举行的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等国际会议,想推动核裁军和不扩散进程。

  本末倒置,只强调受害而不反思原因

  “日本人总是说自己是世界上唯一被原子弹轰炸过的国家,但是从来不提自己为什么会被炸。我本人去过两次广岛和长崎,日本朋友告诉我,二战后至今,日本只有一年没有搞国家公祭,其余每年8月6日在广岛,8月9日在长崎,首相、政府高官和各大党派的领导人都会去参加公祭,首相还会发表讲话。对于二战这段历史,日本当局还不能深刻地反省、实事求是全面地看待和回忆;诚如一些日本进步学者所说,日本采取的是片面的态度,把自己装扮成受害者的角色,不愿意强调加害的一面,企图用受害的历史来掩盖其二战加害国的事实和责任。日本在二战时期对亚洲众多国家发动侵略战争,结果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造成日本的平民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这是有因果关系的,但是现在日本政府和右翼势力只讲“果”,却对“因”避而不谈,这完全是本末倒置。” 朱成山(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

  逃避战争责任,放不下受害者心态

  日本缺乏正视历史的勇气,放不下受害者心态,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犯下的侵略罪行和几年前发生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均未能承担起应尽责任。

  在日本,不论是几十年前的战败还是2011年的福岛第一核电站辐射泄漏事故,战争和灾难过后,没有人真正愿意承担责任。这种逃避责任的态度在日本已然深入人心,“战争过后,最终的结论是,没有人做错什么”。

  作为战败国国民,不少日本民众把自己视为“受害者”,趋向于无视自己侵略者的身份,而这一趋势“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

  日本政府不赞同禁止核武器 看重美国核保护伞

  4月27日联合国纽约总部召开《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审议大会。日本政府对奥地利文件呼吁签订“禁止、废除核武器”条款的必要性表示怀疑。美国也敦促日本不要支持该文件。显示出政府将日美同盟及基于“核保护伞”的安保战略放在优先位置的背景。

  另一方面,有关NPT审议大会,日本政府呼吁赞同包含日本在内的无核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核裁军和核不扩散倡议”(NPDI)汇总的提案。提案内容未提及禁止核武,仅要求核武持有国提高核战力透明度及进行削减核武器谈判。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出席8月6日和9日分别在该国广岛和长崎举行的原子弹爆炸遇难者悼念暨和平祈愿仪式。

  核武野心昭然若揭,日本拥有制造1000枚核弹的钚

  从做“核武梦”,到撒“核武谎”,再到破“核底线”,在“废核”问题上,日本安倍政府一直在贼喊捉贼。

  近年来,以安倍为代表的日本新右翼对发展核武器蠢蠢欲动,频频挑战“核底线”,一些右翼政客说起发展核武毫不避讳。2014年2月,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更公开表示,“不反对美军在紧急情况下携带核武器进入日本”,释放出了安倍当局强烈的“核渴望”。 “日本拥有制造1000枚核弹的钚……日本开发核武器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日本还在暗中开发导弹技术。”2013年10月,美国智囊机构国家亚洲研究局发布的报告,可谓一针见血。在国际社会积极推进核裁军的进程中,安倍政府的核武野心却如此昭然若揭!

  安倍曾言将有原子弹

  随着日本保有越来越多的可能用来制造核武器的钚,在日本右翼分子、一些政治家、高官和学者中间,激发起为核武计划“续梦”的热情,他们宣称日本有能力在三个月内制造出核武器,一些头面政治人物甚至扬言“要制造核武器来‘反制’中国”。2002年5月,时任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的安倍晋三说:“毫无疑问,日本将会拥有小型原子弹。”

  如今,安倍当上了首相,正在拉“复兴强大日本”大旗,积极推动修改和平宪法,欲使日本成为“能够进行战争的国家”,那么,安倍会不会推动修宪与核武并作“一步走”,使日本成为“也能进行核战争的国家”呢?这不能不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警惕。

  日本要求中国核裁军,为扩军造核武找借口

  在2014年举行的“核裁军和核不扩散倡议”(NPDI)外长会议上,日本政府要求写入中国等参加旨在削减核弹头数量的美俄磋商。

  核大国如美俄都很清楚中国在核弹头数量上与他们的差距,中国根本不具备与美俄一起进行核裁军的条件。日本提出这个建议有其政治目的。虽然世界上正式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有五个,但是差别很大。美俄的核弹头数量是5位数的,英法核弹头数量是3位数,中国数量最少。日本提出要中国参与核裁军,明知道中国不会同意,所以主要目的是为今后自己改变无核三原则、发展核武器找借口。日本虽然是核受害国,但是也是核技术发展最积极的国家之一。日本如今拥有的核材料和相关技术能力,使其在极短时间内就能造出上千枚核弹头,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核武国家。而且日本在导弹运载能力、制导、弹头小型化方面都具备充足的技术储备,因此我们要对日本格外警惕。

  日本要求中国参加美俄核裁军谈判,如此荒唐地越俎代庖,而且不提英法,单点中国,用心极其险恶。日本因为迟迟不归还美国存在它那里的300多公斤可制成约50枚核弹的武器级的钚,编不圆为何要储存比任何国家都多的核原料的理由,备受国内外指责,处境狼狈。安倍等人指望给“中国威胁论”添加核元素,换个新提法,将砸向他们的压力转移到中国头上。

  自称二战受害者,欲解禁集体自卫权

  日本一边无视和平宪法加紧海外派兵的步伐,一边又极力展示自己“二战受害者”形象,试图模糊其二战加害国的身份。近年来,日本不断扩军备战、升级安保,将历史事件细节化、技术化,试图模糊历史基本价值判断,“我们对于日本的历史修正主义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从历史上看,日本过去都是以保卫日本侨民生命财产安全为借口发动侵略战争,现在日本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可能性很小,但解禁集体自卫权是为下一步彻底修改《宪法》第9条做铺垫,其影响深远,令人警惕。在新法案中,集体自卫权不仅是和美国一起行使,还有所谓和日本关系密切的国家,这就意味着日本可能卷入和它本身无直接关系的国际冲突,比如台海和南海事务,日本可以以威胁其航行自由为借口介入对中国不利的冲突。共同社称,新安保法从根本上改变了日本战后一贯坚持的“专守防卫”基本方针,“一直颇为克制的日本安保政策迈出历史性转变步伐”。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