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环保 > 正文

内陆核电调研报告完成 《核安全法》将保证公众参与

2015-08-08 15:10:48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一位核电企业人士表示,调研结果中没有企业反对,专家也极少反对。作为核电领域的顶层法律,《核安全法》已经确定于明年年中送交全国人大讨论。其中,保证公众参与核电站规划和审批被写入《核安全法》。
\

  作为核电领域的顶层法律,《核安全法》已经确定于明年年中送交全国人大讨论。其中,保证公众参与核电站规划和审批被写入《核安全法》。

  “公众不同意,核电站肯定不会建。”国家能源局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

  顶层大法保护公众话语权

  据了解,目前中国与核相关的法律法规较为全面,但是缺少一部顶层大法,而将在2016年推出的《核安全法》将担当此重任。

  资料显示,2013年,《核安全法》正式进入本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2014年,在《核安全法》立法过程中,国家核安全局提出了涉核领域法规体系顶层设计方案。

  据了解,《核安全法》也可以在相关领域弥补我国核安全法律制度空白,如核事故损害赔偿、核安全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等。

  华东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总工程师冯建平向记者介绍,原本业内想推动原子能法,但是考虑到难度很大,所以最先做了《核安全法》,《核安全法》已经列为一类立法项目,有可能在明年年底会对外公布。

  其中公众参与内容包括,邀请新建核电站所在地的官员和相关人士参观已经建好的核电站,以及加大公共网络宣传,这些以前是忽视的。

  此外,“还有环评和安全评价,都要公示征求大家意见。” 冯建平表示,“以前也都有,但是现在更加明确了。”

  记者向核安全局人士求证,是否公众反对意见较大,项目就会停止。该人士表示,“是的。”

  此外,《核安全法》对核电厂建设过程中,对各部委职能进行了明确。

  “以往在核电站建设过程中,我们主管环境评级和监督,能源局主管审批,有时候大家意见不完全一致。有了《核安全法》之后,就可以严格按照各个环节进行工作。依法行政和依法监督。”冯建平表示。

  目前,新建核电厂非常注重周边居民的态度和意见,华能集团便在山东荣成石岛湾核电站展开了“公众开放日”。

  记者在“公众开放日”中看到,确有公众代表提出了有关核电安全和对海水升温等尖锐问题。

  华能石岛湾核电站总经理贺云生予以一一解答。

  为内陆核电站铺平道路

  此外,《核安全法》出台后,内陆是否能够建设核电站也将有所明确。

  “《核安全法》对内陆核电站会有一定的‘说法’。”冯建平透露,“其实从技术层面上看,我们已经能够达到内陆建核电站的技术水平,但是现在公众接受程度较低。”

  据了解,法国核电站有三分之二都在内陆,“我们还在引导大家,再看一下。”赵表示,“一方面对内陆建核电站有所明确,另外一方面也会有技术改进。比如空气冷却塔已经是比较成熟的技术了。”

  目前火电厂普遍采用空气冷却塔技术。

  但是,由于内陆核电站涉及到长江等内陆流域,因为,选择建设内陆核电站,监管层依旧是较为谨慎的态度。

  受国家发改委的委托,中国工程院上半年对整个内陆核电站的厂址进行了调研,以备未来开工。

  “中国工程院是受发改委的委托进行调研的。”核电行业高层人士向记者透露。

  该人士同时透露,调研的目的非常明确,“尽快在国家内陆地区进行核电站的建设。”

  据了解,湖南桃花江核电站、湖北咸宁大畈核电站、江西彭泽核电站将有可能成为第一批启动的内陆核电站,此外,前述人士表示,今年“湖北小墨山也进展非常迅速,完成了征地”。

  公众评价越显重要

  2015年来,普通公众对其生活区域的环境问题越发关注,甚至发生过群体性事件。

  2015关注气候中国峰会上,中国石化[1.74% 资金 研报]原董事长傅成玉指出,“当今世界正处于文明转型期,国际、国内正在步入人与自然和谐共赢的绿色发展道路。生态文明建设是顺应国际潮流的历史选择,绿色循环低碳发展,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基本途径。”

  “应对全球气候挑战,中国政府积极推动大力应对中国气候变化,中国企业也在积极开展行动。”傅成玉表示。而核电正是中部地区所寻找的低碳能源。

  “民众不清楚情况就会产生恐惧,这是很正常的,而且我们的政府是允许不同的声音出现的。”中国核学会人士认为,“现在不必为反对声音担心。每个声音代表了不同的利益,国家政府机构会理性选择的。”

  该人士同时表示,整个核电站从选择到建设发电,需要15到20年的时间,期间会有大量的时间与当地政府和居民沟通。

  自2012年发改委颁布《国家发展改革委重大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之后,虽然发改委自身对目前状况评价较高,但是,因为环保问题的反对声音依旧不绝于耳。

  《暂行办法》规定,项目单位在组织开展重大项目前期工作时,应当对社会稳定风险进行调查分析,征询相关群众意见,查找并列出风险点、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及影响程度,提出防范和化解风险的方案措施,提出采取相关措施后的社会稳定风险等级建议。社会稳定风险分析应当作为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项目申请报告的重要内容并设独立篇章。

  其中,重大项目社会稳定风险等级分为三级:高风险为大部分群众对项目有意见、反映特别强烈,可能引发大规模群体性事件;中风险为部分群众对项目有意见、反映强烈,可能引发矛盾冲突;低风险为多数群众理解支持但少部分人对项目有意见,通过有效工作可防范和化解矛盾。

  “未来的《核安全法》将从法律层面上,保障公众参与核电厂建设的权利。”核安全局人士向记者表示。

  为了保证周边居民对项目的支持,不同项目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建设化工项目,周围的老百姓会反对,我们现在准备把我们园区里面的企业拿点股份出来卖给周边农民,让农民成为园区的股东,利益分享,减少稳定性风险。”上海化学工业区管理层人士向记者透露。

  据透露,上海化学工业区有可能出让新上项目8%到10%的股份给杭州湾北岸周边农民,村民采取以村为单位的集资方式购买,股份总价值约3000万元以上,每年村民获得固定回报。

  “但是,核电厂显然是不能出让股权的,这些都是中央直管的项目。” 冯建平表示。(中国经营报)

  资讯+

  内陆核电终于进入倒计时。

  “内陆地区建设核电的调研报告已完成,将呈报中央等待最后决定。”8月5日,国家能源局核电司的一位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份调研事关内陆核电重启,意义十分重大。

  据记者了解,发改委不久前委托中国工程院对内陆核电站厂址进行了调研,旨在论证其安全性是否符合开工建设的条件。“内陆核电和沿海核电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发展内陆核电是安全的。”著名的核电专家汤紫德表示,相比沿海,内陆建核电的安全一直颇受关注。其中,江西彭泽核电站、湖南桃花江核电站、湖北咸宁核电站三家内陆核电站,一直被外界认为将成为中国首批重启的核电站。

  “受福岛事件影响,三家内陆核电站虽然没有审批,但已允许其开展前期工作”。上述能源局人士称。据悉,目前已有十余个省份在计划部署内陆核电,包括广东、福建及四川、贵州、河北等省。

  万事俱备

  记者采访获悉的确切消息是,最近完成的这份事关内陆地区建设核电的调研报告,正是由中国工程院对内陆核电站厂址进行调研后的结果。

  而在此之前,国家能源局今年已频频调研核电项目。

  5月7日至8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实地调研漳州核电项目时表示,国家能源局将全力支持漳州核电项目加快推进。漳州政府网显示,1月20日,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刘宝华也调研了漳州核电项目。

  地方政府也加紧进行关于内陆核电未来发展的相关工作。贵州省发改委官网显示,4月12日,贵州省“十三五”核电规划专家组赴毕节市对核电小堆项目初选址进行踏勘调研。在调研期间,毕节市发改委副主任林文启表示:“毕节要发挥试验区‘先行先试’的政策优势,积极大胆地谋划布局核电小堆项目”,“争取将符合条件的选址优先在‘十三五’规划中布局核电小堆项目。”

  对于核电的态度,担忧者认为,一旦发生核事故对于整个国家将是致命的一击,与沿海核电相比,内陆核电则被认为更具危险性。

  与此同时,国家核安全局在今年1月份发布的《核安全文化政策声明》显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核技术利用国家之一。目前,中国正在运行的20多台核电机组保持良好安全业绩,从未发生二级及以上事件或事故。

  中国核工业集团董事长孙勤表示,日本福岛核电事故之后,中国对已经运行的核电站和在建的核电站都按照国际最严格的标准全部进行复查。“复查以后,政府加强了监管,加强对标准规范的制定,加强了应急措施预案的提升”。孙勤称。

  4月24日,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发布一项内陆核电安全环境研究成果称,中国内陆核电厂的安全性是有保障的。据统计,世界在运核电机组有一半以上建在内陆,历经半个世纪安全运营的事实,说明内陆核电厂安全是可靠的。

  “中国已经建立了一套与国际最新规范和标准相接轨的核安全法规与标准体系,相继发布很多文件,并开展一系列的调研。”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比如在技术上,中国内陆核电厂采用第三代自主技术,确保核电反应堆的冷却和安全壳的完整性,具备应对各种事故的能力。

  自主技术成关键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轮核电发展中,颇为强调发展自主技术。

  来自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官网的消息显示,AP1000(第三代核电技术)依托海阳和三门项目4台机组的核岛关键设备国产化计划已顺利完成,对于中国重启内陆核电具有极大的参考意义。

  据悉,AP1000技术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安全、最经济的第三代核电技术。“是否重启还要看AP1000能否落地运行”。8月5日,一位核电企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根据他们公司的调研发现:“现在很多企业并不反对建立核电站,只要安全可靠就行。”

  据悉,中国在引进美国AP1000技术的基础上进行了再创新,研制出来的第三代核电技术被命名为CAP1000(即华龙一号)及CAP1400;其中,CAP1000单个机组发电功率1100MW,能够满足中等发达国家100万人口生产和生活的用电需求。

  按照业内的说法,AP1000和华龙一号是中国核电发展的两项主要推广技术,一主一辅,前者主要满足国内市场,后者及CAP1400则主攻国外核电市场。

  早在2004年7月,浙江三门核电站一期工程建设获国务院批准,这也是世界上首个采用AP1000技术的依托项目,其原计划于2013年底并网发电,但因主泵等问题被拖延至今。“AP1000设计没有固化、标准化,尚未成熟商运,安全审评的时间也较长。”中广核人士表示,AP1000的投运及商运表现如何,将成为中国核电发展的关键。

  好消息接踵而至。5月20日,AP1000反应堆屏蔽电机主泵在美国完成最后一项NPSH试验,历时85天的工程和耐久试验顺利结束,这意味着主泵问题基本解决,AP1000等后续项目将陆续放行,“在2015年底前实现并网发电”。对于AP1000首推的三门核电1号机组何时投运,国家核电技术公司首席信息官郭宏波曾回应称。

  中广核近日公开表示,已正式开工建设辽宁红沿河核电站6号机组,是今年该核电站开工建设的第二台核电机组,此前业界预计今年要开工建设4至6台机组。

  “随着AP1000这项核电关键技术的突破,为后续核电项目的上马提供了条件”。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徐玉明预期,今年国内还会有4至6台机组得到核准。按照《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的要求,到2020年,中国核电在运在建总装机将达到8800万千瓦,这意味着2020年之前,还要新建3500万千瓦,平均每年开工5至6台机组,新增投资约5000多亿元。

  林伯强也曾向记者强调,核电发展肯定以“稳”为主,还因为核电项目从找项目、选址立项到投入运营至少要十年时间,即便是从开工到投运也至少要六年左右。(华夏时报)

  报道+

  7月28日,从多位权威人士处获悉,内陆地区建设核电调研已接近完成,调研结果将呈报中央等待最后决定。

  一位核电企业人士表示,调研结果中没有企业反对,专家也极少反对。“主流意见没问题,是否重启还要看AP1000(一种第三代核电技术)能否落地运行”。另一位核电人士也向记者证实,“目前调研已接近尾声,但内陆核电重启关键是看AP1000技术,看三门核电进展”。

  内陆核电看AP1000

  当前,第三代核电技术已成为核电发展主流。我国在引进美国AP1000技术的基础上进行再创新,也就是CAP1000及CAP1400。

  据了解,目前AP1000和华龙一号被默认为中国核电发展的两项主要推广技术,两者一主一辅,AP1000技术主要满足国内市场建设和需求,华龙一号以及CAP1400则代表中国核电出口国外。

  2004年7月,浙江三门核电站一期工程建设获国务院批准,这也是世界上首个采用AP1000技术的依托项目,其原计划于2013年底并网发电,但因主泵等问题三门核电机组到如今已延期2年。此外,AP1000设计没有固化、标准化,尚未成熟商运,安全审评时间也较长,技术发展与进步是一个过程,需要工程项目来推动、考核、完善和优化。“全世界都在看三门。”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已有多个国家表示对AP1000感兴趣,但关键在于AP1000首堆,也就是三门核电1号机组能否及时投运及商运表现如何。

  今年5月20日,AP1000反应堆屏蔽电机主泵在美国完成最后一项NPSH试验,历时85天的工程和耐久试验顺利结束,并将于近期运抵三门现场,这也意味着主泵问题基本解决,AP1000等后续项目将陆续放行。

  对于三门核电1号机组何时投运,国家核电技术公司首席信息官郭宏波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标是在2015年底前实现并网发电。

  核电机组居世界第三

  “种种迹象表明,内陆核电的解冻已经近在咫尺。”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萧函表示,伴随国内核电行业多重利好政策的出台,内陆核电的重启已进入倒计时,由于核电站对地质等外部条件的要求十分高,而沿海适建厂址越来越少,在内陆建设核电站已是大势所趋。

  萧函认为,内陆和沿海核电站在安全要求上没有本质差别,现在重启内陆核电是完全有条件的。“首先从人口密度来看,我国内陆厂址地区的人口密度和沿海地区相差不大,均满足建设核电厂的人口密度要求;其次从核电站的需水量来看,内陆核电厂均采用冷却塔冷却方式,因此用水量不大,而且内陆核电厂均选择在水资源丰富的江河流域,完全能满足用水需求;最后从核电站建设的地质条件要求来看,我国内陆核电厂址都远离强地震区,地质条件比较好,符合核电站建设的安全要求。”

  据中广核统计,截至目前,我国在建核电机组数量达26台,加上已投入商运以及具备商运条件的25台机组,我国在建、在运核电机组数量达51台,列全世界第三,紧随美国和法国之后。

  随着沿海核电的重启,内陆核电成为地方省份争食的一块蛋糕。

  公开资料显示,国内目前已有10余个省份在计划部署内陆核电,包括广东内陆地区、福建内陆地区以及四川、贵州、重庆、安徽、河南、吉林和黑龙江等省份。(每日经济新闻)

  态度+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自从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很多人就落下了谈核色变的毛病。但其实,刨去建造成本高、技术要求高、管理成本高等等技术层面的问题,核电仍然是非常安全、环保、高效的能源来源。早在十年前的统计数据就显示,当时世界上运行的区区440多台核电机组,发电量就占到了世界发电总量的16%。而天平的另一边却是数以万计的传统发电厂。

  所以,如果能够安全利用,核电绝对是人类发展不可或缺的能源来源。那怎么保证安全呢?为了让核电厂更加透明、让公众解开心结,从昨天开始,首届“全国核行业公众开放日”正式举行,活动期间,我国16个在运、在建核电基地将集中开放,部分核工业产业链单位也同时开放。其实没什么悬念,公众最关心的,自然是环境问题。

  村民1:最怕就是空气污染和水源污染.

  村民2:大气、水,到底污染的程度有多大?

  这是2013年湖南益阳境内的桃花江内陆核电站即将开工建设时,村民们的忧虑和担心。其实这种担心时至今日,依旧是公众内心解不开的“心结”。大气污染、水污染、核辐射,当核电站建在我们身边,它到底是能源,还是炸弹呢?开放日活动上,中广核集团总经济师岳林康表示,因为核电的特殊性,这种担心完全可以理解。

  岳林康:核电比较特殊,公众对它认识很少,在了解少的情况下,就容易受一些负面东西引导。所以我们要通过这种开放的形式,讲真实的核电,把公众请进来,让公众眼见为实,消除公众的神秘感,从而对核的和平利用产生信任感,这样大家可以支持核电的发展,认识到它的好处。

  正在江苏南京工程技术学院大三读书的马涛,听到这些活动安排以后,立刻通过微信报了名,并幸运地被选中,参加中广核在广西防城港“核电公众开放日”机会。他坦言,虽然自己就是学核电专业的,但来之前心里还是有点忐忑。通过“核电开放日“活动,他彻底对核电放心了,觉得自己这专业真是选对了。

  马涛:特意从江苏那边过来的。

  记者:参观完有什么感受?

  马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自己没有介入之前有些恐惧,会担心核泄漏之类的,现在更放心了,自己也想大学毕业后能进入核电站工作。

  其实,正因为考虑到像马涛一样的公众的担心,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泄漏事故之后,我国曾经一度暂停了新核电项目审批。为了能够打消公众对核电建设、特别是核电厂运行对下游水质影响等问题的质疑,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组织专家学者,从2012年开始开展了广泛研究和论证。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理事长张华祝介绍,经过调研,2013年6月面世的《内陆核电厂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指出,在放射性液态流出物排放方面,我们的内陆厂址更严格。

  美国61.5%,的核电厂在内陆,法国69%的核电厂在内陆,国外近半个世纪的核电建设经验,足以证明内陆核电厂可以安全稳定的运行,对公众的安全和环境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选址安全只是基础,最关键的问题来了。核电厂对环境的影响程度到底有多大?研究报告回答:我国拟建内陆核电项目选址条件良好,不可能发生类似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那样的严重事故。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副总工程师陈晓秋说:以目前核电站的技术水准,放射性流出物主要是通过液态流出,而排放口一公里处的水,就能达到我们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陈晓秋:像我们和法国排放的每堆放射性流出物总量是相当的,比美国严格一点些。

  至于核电厂的辐射问题,核能专家毛亚蔚给出的答案是:全世界运行的核电机组有一半以上建在内陆地区,内陆核电厂核辐射并不如人们想象中的剂量大。与其担心核电站的核辐射,还不如减少不必要的医院X光检查。

  毛亚蔚: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们坐一次飞机,在万米高空一个小时受到的辐射5个微西弗,但是在核电成旁边,假设在这长期生产活动,他一年最大的辐射就是几个微西弗。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