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报告指6成青少年信任网络信息 9成未成年人在家上网

2015-06-01 15:00:34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年龄越小,发表评论的意愿越高。从网络依赖程度来看,58.4%的青少年网民对互联网非常依赖或比较依赖,青少年群体中,年龄越高,对互联网的依赖程度也就越高。
\

  据腾讯科技,2015年6月1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以下简称CNNIC)发布了《2014年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12月底,中国青少年网民(指25周岁以下网民)规模达2.77亿,占整体网民的42.7%,占青少年总体的79.6%,60.1%的青少年网民信任互联网上的信息,整体对互联网信任度高,依赖性强,安全意识较弱。

  以下为《报告》核心数据:

  截至2014年12月,中国青少年网民男女比例为54.5:45.5,占比与去年底基本相同。青少年网民性别差异小于全国网民性别差异。

  从年龄分布来看,青少年网民中19-24岁占比最大,为49.6%,较去年提高了4.1个百分点。而6-18岁群体比例有所下降,尤其是6-11岁青少年占比从去年的11.6%降至7.5%,下滑了4.1个百分点。

  从地区分布来看,2014年城乡青少年网民分布差异较去年底缩小,农村青少年网民占比为27.9%,较去年底增加了近4个百分点。

  城镇网民与农村青少年网民占比相差44.2个百分点,与全国城乡网民比例差异基本持平。互联网在农村青少年中使用进一步扩大,表明了农村互联网普及工作已取得一定成果。从上网半年的新增青少年网民来看,农村占比明显高于城市占比,(农村:城镇56.5:43.5)。

  截至2014年12月,青少年在家里通过电脑接入互联网的比例与2013年相比增加了3.6个百分点,而网吧上网和学校上网的比例有所下降。家庭Wi-Fi的接入将继续推动家庭上网比例的提升。

  2014年,青少年网民使用手机和台式电脑上网的比例与2013年基本持平,笔记本电脑上网的比例有所下降,降低了7.2个百分点。手机、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三种设备的上网比例分别为87.6%、70.1%和44%。

  总结:

  青少年网民偏重娱乐类应用,网络游戏使用突出

  偏重网络娱乐类应用是青少年网民最重要的特点。青少年网民使用网络音乐、网络游戏、网络视频和网络文学这四类应用的比例均高于网民总体水平,其中网络游戏高出7.9个百分点,小学生网络游戏使用率最高,比例达到70.9%。

  不同年龄段青少年,网络游戏类型偏好上差异明显。小学生更偏重休闲、轻松,且具有一定社交性的游戏。

  随着年龄的增长,用户对游戏的画面感、游戏难度、操作复杂程度、挑战性,以及游戏的竞技乐趣等一系列要素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大型客户端游戏对于中学生、大学生和非学生群体更具吸引力,使用率较高。

  商务交易类应用各群体表现不同,且差异明显

  由于青少年群体跨越年龄从6岁至24岁,因此在商务交易类应用的使用上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各群体表现不同。大学生和非学生群体各商务交易类应用的使用率均高于青少年总体以及网民总体水平,其中大学生网民使用旅行预订的比例超过青少年总体24.4个百分点。

  商务交易类应用中,大学生使用网络购物的比例最高,为73.5%,比青少年总体高出16.6个百分点,较总体网民高17.8%。而中小学生商务交易类应用使用比例则较低,年龄小、购买力低是其中的原因。

  未成年网民网吧上网比例下降,网络游戏使用率高

  未成年网民家里和学校上网的比例均高于青少年网民总体水平,其中家里上网的比例为94.6%,比整体水平高4.3个百分点,学校上网的比例为26.4%,高出整体水平近4个百分点。

  与去年相比,未成年人网吧上网的比例继续下降,降至17.7%,降低了4.7个百分点。未成年网民网络游戏使用率达到了67.9%,比例超过了青少年网民总体,而其他应用的使用方面则均低于青少年总体水平。

  从手机应用来看,未成年网民仅在手机网络游戏的使用率(54.7%)高于青少年整体手机网民,且比去年底上升了近4个百分点。

  青少年对互联网信任度高、依赖性强,网络安全意识弱

  青少年网民分享意愿、评论意愿、网络依赖程度和对互联网的信任程度均高于网民总体水平。从分享意愿来看,截至2014年12月,64.3%的青少年网民愿意在互联网上分享,其中小学生在信息分享中持有较为积极的态度,非常愿意分享的比例高于其他群体。

  从评论意愿来看,49.2%的青少年网民愿意在互联网上发表评论,年龄越小,发表评论的意愿越高。从网络依赖程度来看,58.4%的青少年网民对互联网非常依赖或比较依赖,青少年群体中,年龄越高,对互联网的依赖程度也就越高。

  从互联网信任程度来看,60.1%的青少年网民信任互联网上的信息,青少年网民年龄越大,对互联网的信任度就会越低。54.6%的青少年网民认为我国网络环境安全,比例高于网民总体水平。

  资料+

  一、戒网瘾为什么很难?

  因为有了互联网,我们的社会进入了网络时代和信息时代;因为有了网络游戏,我们的青少年一代被卷进了疯狂的虚拟世界;因为有许多孩子痴迷于网络游戏而心身受损,我们的父母对网瘾惊惶失措、深恶痛绝。

  网瘾,确实是一个社会问题。而网瘾的源头“网络游戏”,是令几家欢乐几家愁的魔鬼一样的东西。

  网络游戏给孩子们带来愉快的同时,也带来了损害。孩子们那不能自拔的网瘾,给父母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忧愁和痛苦。

  欢乐的,是游戏开发商。据分析预测,网络游戏在今后10年仍是最热门的行业。这些游戏是巨大的时间消耗,会导致人们滥用而无法控制。因此,这里面蕴涵着巨大的商业潜力。对游戏成瘾者,无疑是被陷进去给商家投资的受骗者。我们知道,制造毒品和贩毒的人,为何甘冒生命风险经营毒品而自己不吸毒?因为“毒瘾”是他们的巨大财富,只要有人愿上钩,将成为他们永远的投资者。

  互联网的出现和发展,意味着文明的进步,但它同时隐藏着破坏性。难道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必然伴随有某种牺牲为代价?如果网络游戏是互联网上最大的行业,那么,易成瘾的青少年却是这一行业的消费大军。而青春耗损的代价,也未免太惨重了!因此,戒网瘾成为必然。

  网瘾背后的巨大商业潜力与动机,是戒除网瘾的难题之一。

  戒网瘾的难题之二,应该是人的依恋障碍。依恋之心人皆有之,但如果一个人的内心和行为,不能与一个应该分离的客体(人或事物)分离,就叫依恋障碍。网瘾,实质上就是孩子们对游戏的过度依赖,也是一种依恋障碍。

  陷入网瘾的孩子,就像深陷在恋爱中的人,被恋爱这张网牢牢“网”住了;就像哺乳中的婴儿,被母亲的乳房深深吸引住了。

  鉴于追求快感是人的本能,那么凡是能带来快乐刺激的东西或对象,都能让人对它(他)产生依恋。所以,人人都有成瘾性。而瘾的形成,是通过刺激—愉快—愉快强化—成瘾。我们常见的酒依赖、烟依赖、赌成瘾等,都是因为它们对人大脑和心理愉快刺激的重复和强化的结果。

  人之所以对网络游戏成瘾,也正是因为游戏里有太多的刺激成分,它们足以起到仿真功效,替代现实欣快满足。青少年,恰好处在追求新鲜、刺激,而控制力又弱的年龄阶段,网络游戏很容易成为他们过瘾的魔力对象,虚拟世界几乎成为了他们精神赖以寄托的王国。因此,网瘾跟其他成瘾一样,孩子们对游戏有一种深度的心理依恋,也即是心理成瘾了。

  心理成瘾很典型的特征是被强迫性。这是一种明知道不应该,但就是控制不住的思维与行为。就好像人被什么东西给揪住了,虽然知道应该摆脱也很想摆脱,但就是没办法摆脱。一种身不由己的无奈!很多时候,想戒网瘾而戒不了的孩子,非常自责。许多父母也非常谴责网瘾孩子的缺乏毅力,说得好做得差。其实,这主要是被强迫性在作祟。

  心理成瘾,为何有这种被强迫性呢?

  那是因为人对成瘾物的深度依恋心理。深度依恋,前面说了就像婴儿依恋母亲的乳汁一样,是一种共生期的心理状态。婴儿若与母亲(乳汁)分离,会处于孤独和生存危险。象征网瘾孩子的心理依赖,他们存在时刻渴望游戏的期盼心理,若跟网络游戏在一起,就如同婴儿跟母亲在一起,是愉快而安全的,跟网络断开,就犹如跟心爱的依恋对象分开,是焦虑和恐慌的。

  网瘾的孩子,理性上很清楚戒网瘾的必要,但控制不住要上网,就是情感上那份对愉快、安全的渴望,压过了理性的认知。所以,被强迫性和分离焦虑的心理现象,是戒网瘾的难度。

  戒的杀伤性,应该是戒网瘾的难题之三。

  戒,意味着禁止做某事,意味着改掉不良习惯。成瘾的类型很多,有些成瘾对人来说是健康有益的,有些成瘾只有害处。有害的成瘾才需要禁止和改掉。可是,有害的成瘾本身存在着身心向往之与自体摧毁的矛盾。我们发现,身心处于毒瘾、烟瘾、网瘾的人,有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知是火坑,偏要跳下去的英雄气概。为何会这样呢?

  是因为有害的瘾本身是个矛盾体。网瘾,该戒!是它存在对一个人时间(生命)的耗损,网瘾无法戒,是它存在心向往之的愉快刺激。戒掉“损耗”的同时,必然要戒掉“心向往之的愉快”。而后者的戒除,犹如自己心上人或亲人的丧失,会使人产生一种我生命中最重要东西将消失的恐惧,甚至身体上会出现相应的紧张、颤抖、疼痛、麻木、幻觉等症状。

  所以,戒犹如一把刀,要割断人与成瘾物的依赖关系,必然会出现身体和心理痛苦的戒断反应。这是戒网瘾的又一难题。

  当然,戒网瘾要面对以上的难题,还涉及到成瘾者的个性特点和人际环境等方面。比如,有两个赌博成瘾者,发誓赌咒要戒赌瘾,相信他们确实真心想痛改前非。其中一个,比较隐忍、自主、甚至固执;另一个从小受宠、个性优柔寡断、依赖性强。那么,他俩能否戒除赌瘾,前者比后者容易见成效。

  二、戒网瘾原来也很简单

  如何戒网瘾,有人认为要从分析形成网瘾的原因做起。其实,不管是什么原因使人达到了某种瘾的程度,个体对欣快刺激的期待心理,是不会因原因怎样或人的身份与毅力怎样而有不同的。比如一个教授或一个英雄,如果他们被注射过毒品,他们对毒品的依赖,不会因为他的智商高或毅力强而不会形成,也不会因为他们成瘾的原因是情有可原,还是不可原谅而毒瘾就会自然消失。

  网瘾也一样,有许多原因促使孩子迷上游戏,但要达到成瘾,并非是原因的缘故,而是成瘾物所具有的刺激功能,以及人所具有的对愉快刺激的本能满足的强化。所以,要戒除网瘾,研究和分析网瘾的原因,或者从认知取向去帮助孩子认识网瘾的害处、戒网瘾的重要性,都无济于事。真正要戒除对游戏依赖的瘾劲,关键在于找到能使成瘾者与成瘾物割裂的办法。

  既然说戒网瘾很难,为何又说戒网瘾很简单?

  戒网瘾很难,是根据现实中戒网瘾情况并不乐观而认为的,这无可争议。我只不过对戒网瘾为什么很难,进行了心理学的分析。但我同时认为,戒网瘾原来也很简单。

  许多复杂的事物里,隐含着许多简单。从根本上讲,人们更追求简单与单纯,但却往往在复杂里兜圈子。现代的什么混沌学、复杂性原理、以及中国的古老哲学,都揭示了许多事物存在正负(阴阳)的悖论。如果说戒网瘾很难,我们可以从它的难里发现简单。

  从前面分析的戒网瘾为什么难的因素中,我们发现,它们存在被强迫性、分离焦虑和戒断反应。那么,针对这些因素,可以考虑戒网瘾的办法之一:复制法。即戒网瘾跟断母乳一样简单。

  复制断母乳的办法:

  断母乳断网瘾

  孩子已哺乳10个月 学生网瘾已达10个等级重

  应该和必须断母乳 应该和必须断网瘾

  否则营养不良、身体发育停滞 否则亚健康、精神发育停滞

  与母亲隔离、与替代人接触 与游戏隔离、与另事情接触

  跟上营养代乳品 跟上“新接触”的行动

  复制断母乳办法需要有配套措施。因为复制存在一个难点,就是“与游戏隔离,与另一人或另一事情接触”的不确定性。

  婴儿断母乳,因为孩子太小而没有决定能力,所以用强制法就能让他与替代人接触和进食代乳品。青少年,因为有一定的自主性和选择性,而又缺乏控制力,要做到与游戏隔离、与另一事情接触,就必须结合配套措施,复制才有效。

  所谓配套措施,就是督导制(需要强调一下,戒网瘾要成功,必须首先是当事者有想戒的愿望)。既然想戒网瘾,也知道复制断母乳的意义与办法,那么就必须执行督导制。这意味着:

  第一,确定一个督导师。可以是你的父亲或母亲或其他人。他的职能是:与你共同制定出戒瘾的协议;收管电脑,督促你跟上“新接触”的行动;督促你执行协议。他的权利是:对你戒网瘾行为进行评价,对你执行的情况进行奖惩。

  第二,确定“新接触”的人或事情。可以是某一项活动、某一社团组织、某项娱乐、或一次远途爬涉等等。

  第三,奖惩。明确规定,在限定的时间内做到了协议的规定,给予什么奖励,违反了协议给什么处罚。比如,督导人有权收管电脑,但孩子私下去网吧咋办?可以订立违反一次罚做3天义务工等等。

  这类似于军令状或法规。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就是指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要遵循它们自身的规则,事情就能成功。军令状摆在军人面前,就得无条件服从;谁违反了社会法规,谁就会受到执法部门的处罚。这是社会环境的规则。你是现实的社会人,就得适应某个环境、某个领域的规则,除非你逃到荒芜人烟的地方生活。

  从戒网瘾为何难里我们看到,想戒是因为游戏对人时间(生命)的吞噬,难以割舍是因为游戏是人依恋的宝贝。那么,我们可以衍生出戒网瘾的办法之二:移情法。

  移情法,就是对成瘾对象和成瘾方式的转换。这是一种移情别恋的行为。

  举一个实例:有一个17岁的男孩,网瘾龄4年,作为杀手型网络游戏者,已是超级强者。他的成绩一直很好,从高中开始直线下降,除了游戏,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有天晚上,父亲一脸沮丧地对他说:“儿子,我今天围棋比赛太丢脸了,居然输给了一个初级围棋手!”孩子回应:“这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好啊!儿子,你每天陪老爸下一盘围棋,就当是训练我。如果在3个月内,你能浪过我,老爸奖你一台电脑?”“一言为定!”

  就这样,孩子与父亲每天都要杀一盘围棋。父亲每周要带孩子去围棋协会比赛一次。渐渐地,孩子迷上了围棋,每天不来一两盘杀棋,反而不舒服。不到3个月,孩子对网络游戏的痴迷,转移到了对围棋游戏的痴迷。这就是用一种有益的癖好,取代另一种危险癖好的移情法。

  戒网瘾办法之三:协调两个我。

  网瘾的孩子,有两个分裂的自我:一个网络虚幻世界里强大的我(兴奋的我),一个现实世界里虚弱的我(郁闷的我)。要戒除网瘾,需要网瘾的孩子学会协调两个失衡的我,找到现实世界里某一需求的兴奋点,并学会满足现实需要的方式。

  两个我与两个我的协调:

  如果把戒除网瘾视为现实需要(目标),那么为实现这一需要(目标),我们要借助另一个或多个需要的满足为手段。这一个或多个需要是什么呢?可以是“现实世界的我”中的任何一个或多个需要。也即是,借助的另一个现实需要(目标)在增长一个百分点(每天进一步)的同时,戒除网瘾的需要(目标)要降一个百分点(每天下跳一步)。

  能使“协调两个我”顺利而成功,可以结合督导制帮助自己完成。

  (注:复制法和“协调两个我”是很理性的有意识行为,移情法是很感性的下意识行为)

  链接+

  根据未成年人网络成瘾状况及对策课题组对全国65家矫治机构的摸底调查显示,青少年网瘾矫治机构乱象丛生,令人担忧。

  资质认定混乱

  全国65家矫治机构性质以“学校”为最多,有17家; “非盈利组织”11家;有“公司”9家和“培训机构”6家;还有4家是“医疗部门”。

  批准部门五花八门。其中教育部门18家,工商注册12家、共青团组织3家和卫生部门3家,还有一些获得了民政局、文化局等部门的批准。一些机构获批准或注册的经营范围与网络成瘾矫治不相关。比如智能开发培训、计算机技术开发、咨询及相关业务培训等。

  从业人员混乱

  退伍军人是网瘾学校教员角色的主要成员,他们对学生实施军事化管理,教学方式一般运用公开严厉的体罚、限制人身自由、超负荷体能训练等等。

  工作人员专业素质良莠不齐,网瘾戒除机构宣称的“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高级心理教练”、“国际心理咨询师督导”,在专业领域里并没有这种称谓。有的机构只有两个军训教官,却有700多名网瘾少年。有的机构教员以前是机关工作人员,并没学过医学和心理学。

  收费标准混乱

  调查显示,寄宿制矫治机构每月平均收费3134元,其中最高的达到每半年收取28600元;以心理咨询为主的机构每小时收费100元至500元不等。由于还要额外支付医药、检查等费用,实际花费往往要超过机构公布的收费标准。

  一般一个疗程三万元至五万元,但是矫治方法缺乏科学的评估,站军姿、跑步、关禁闭是比较常用的矫治方法。专家认为,有些是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儿研究所所长孙宏艳认为,我国亟待制定网瘾戒除机构的准入制度,定期对这些网瘾戒除机构进行评估。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