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悉尼大学改制数百中国学生挂科 学费达150万澳元

2015-08-10 17:37:40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如果学生英语水平确实不够,那当初为什么要招他们进来?如果认为他们无法满足毕业的要求,那当初为什么要录取他们?”挂科的学生们也表示,他们的英语水平没有问题,否则就不会通过入学时的英语考试。
\

  据澳洲广播网6日报道,悉尼大学商学院近期举行的期末考试中,有400多名学生挂科,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国学生。这一结果引发学生不满,愤而申 诉。是学校未尽教学责任、有意刁难,还是校方所说的学生“英语水平”和“批判性思维”不够?目前,澳大利亚全国高等教育工会(NTEU)已经介入调查。

  《商学批判性思维》和《商业成功学》是该校商学院硕士班的两门必修课。在1200名学生中,有37%的学生没有通过第一门课,第二门的挂科率也高达12%。

  学生英语不过关、批判性思维不足还是校方教学安排不足?

  中国留学生Jack是挂科的学生之一。他告诉中国之声,“(挂科)最根本的原因是这一门课今年产生了一个新的政策,而这个政策下面,学校提高了 对学生考试这方面的要求,但是在这一年里面,他们没有做好相关教学方面的工作,所以导致我们很多学生不知道怎么样考这门试,最后就这样挂掉了。”

  低通过率源于两个课程都首次引入“强制期末考试”模式,这一点在7月21日,校方代表与300多名学生进行对话时也承认这一点。目前申诉团体仍在通过正式维权途径与学校沟通。

  一名叫Rebecca的学生告诉澳洲新闻,他们唯一的准备就是一次讨论课(tutorial,由助教组织学生参加讨论,跟导师的lecture有所区别——观察者网注)

  “考试之前我们只有这么一次机会练习,而且我们没有从导师哪里获得充分的反馈。”她表示,“我们交了作业之后,老师就让我们互相打分。”

  而悉尼大学商学院主管教育的副院长约翰·谢尔兹(John Shields)则认为,这两门核心课程特别注重批判性思维,包括中国的部分外国学生学习方式相对被动;同时还有英语水平欠佳导致的原因。

  “中国大陆的主要学习模式是被动学习,而不是批判性学习和主动学习,”他说。

  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指出,悉尼大学商学院一门课的学费将近5000澳元(约合2.28万人民币),按300人来计算,总挂科费竟高达150万澳元。

  就读于悉尼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郭智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称,这一商学院的中国留学生占60%-70%以上,因此挂科的概率自然就高。挂科的人如此之多,学校有敛财之嫌。而在此次考试中没有及格的中国留学生李金元(音译)表示,挂科率高得离谱,很多学生已经提交非正式投诉。而由于学校没有回 应,令学生们难以开始新学期。

  对此,NTEU主席珍妮·雷(Jeanie Rae)表示,校方应当顶住压力淘汰表现差的考生,但在这件事情上,校方的处理是有失公正的。

  “我认为悉尼大学应当更诚实一些。在一门课结束的时候举行考试,然后直接把这些交过学费的学生淘汰掉是不厚道的行为。”

  “如果学生英语水平确实不够,那当初为什么要招他们进来?如果认为他们无法满足毕业的要求,那当初为什么要录取他们?”

  挂科的学生们也表示,他们的英语水平没有问题,否则就不会通过入学时的英语考试。

  对于缺乏批判性思维的指责,Jack说,这种说法有失公平,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中国学生是没有批判性思维的。

  今年为何改成“一考定生死”?教授:为防代笔

  谢尔兹教授承认,这门课的分数往年“一般都很高”,但学生之间成绩差异过大,这让学校感到忧虑。

  谢尔兹说,一些在家完成论文的考生成绩出乎意料地好,这表明一些人可能获得了“不适当的帮助”。

  “我们可以通过防抄袭软件Turnitin消灭抄袭,但是主要的问题不是抄袭,而是代笔,”他说。

  谢尔兹教授承认没有证据表明今年有代笔的行为,但是他说去年有大约1000名学生通过第三方公司写论文。这其中有很多是悉尼大学的学生。

  这次丑闻之后,校方引进了“强制期末考试”机制。这个机制生效后,学生必须在期末考试中获得‘通过’才算通过课程。

  申诉的学生则指责,学校的回应过于迟缓。Rebecca要求校方重新打分,将标准放宽。学生们表示,如果这一问题得不到解决,他们将无法拿到毕业证。而学校一直在拖延。

  另一名学生Den表示,商学院的教务处曾承诺本周二给答复。“他们就这样明天拖后天,大后天,这都周五了,”他说。

  “他们总是想敷衍我们。态度非常消极,所以我们很生气。”(观察者网)

  资讯+

  最近,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商学院1200多人参加buss 5000 critical thinking in business(商业的批判性思维)课程考试,300多名学生不及格,其中中国留学生占到八成,引起各方关注。据悉,悉尼大学商学院一门课的学费将近5000澳元,按300人来计算,总挂科费竟高达150万澳元。

  300多人挂科,总挂科费达150万澳元

  往年只有5%挂科率的buss 5000课程,今年却因为评分制度的改革而导致几乎25%的挂科率。一共1200多名学生注册的这门课,却有300多名学生挂科。直接原因是因为本来只要总分通过50分就能及格的课程,今年改革为双及格,即课堂考试和期末考试都要拿到超过50%的分数才能算最后的合格。

  作为一门必修课,挂科后只能选择重修,没有补考的机会。悉尼大学商学院一门课的学费将近5000澳元,按300人来计算,总的挂科费竟高达150万澳元。

  学生申诉:评分标准和课程安排不合理

  一名不愿透露名字的学生介绍,这门课评分的主观性太强且评分标准模糊。"课堂考试的题目全是主观题,分数高低的评断完全取决于阅卷人。据悉,很多同学评价buss 5000这门课是"水课","有同学反映,教授这门课的老师有时甚至无法回答学生提出的问题。海外留学生交着昂贵的学费,却无法享受对等的教学质量,还要为自己的努力学习而承担挂科的后果,这不禁让大家质疑是否是学院恶意圈钱的手段。"该学生说。

  记者获悉,在成绩出来的当晚,就有留学生建立了微信群,把所有buss 5000挂科的同学联合起来,并带着联名信去商学院教务处与学院老师进行沟通。buss 5000 申诉团团长jack lai表示:"考试前并没有给予充分的练习,考试是给一个案例去分析,但在考前,我们并没有做过额外分析案例的练习。"上过这个课的人就知道,这个课的模糊性有多大。"

  教授解析:挂科由多种原因造成

  对于学生的申诉,悉尼大学做出了回应。"学校期望学生能够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准备,同时学生真的需要变得非常主动地自学",一位校方人士表示,学校对学生自学的能力有很高期望,然而,有时候中国的教育系统并没有充分鼓励学生进行大量的自学。

  对此,该校kerry brown教授表达了不同观点。作为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主任,kerry brown自认为对中国的体制和中国留学生非常熟悉,"即使许多中国留学生这一科目不及格,这并不代表他们的思考能力不足,他们也许需要用一些他们不熟悉的技巧去答题,学校应该花更多时间去教那些技巧。"

  帮助学生维权的第三方组织supra主席christian jones则表示:"我完全确信这些学生有能力完成这个课程。商学院认为学校的语言学校(cet)应对高不及格率负责,然而考虑到大部分学生在别的科目上并没有挂科,这是个莫须有的罪名。"

  业内人士:留学生要尽快适应新的教学模式

  挂科的jojo(化名)虽然对该课程有很多不满,但同时也承认,中西方学生在思维方式上存在差异,"我们毕竟受应试教育这么多年,思维会有一定的局限性,老师教什么,我们学什么。"jojo反省道。

  jojo表示,中国的应试教育在某些领域,如数学,取得了骄人成绩,却在创新领域收获甚微,"这些领域需要人们不断质疑已经学到的知识。但总的来说,在应试教育背景下,中国的老师、教授是非常权威的,学生是很难质疑他们的。中国的教育很依赖考试,而澳大利亚高校的衡量尺度却不止是考试。"

  业内人士提醒留学生,在外求学,生活和学习都需要很强的适应力,留学生要努力适应截然不同的教学模式,调整自我,先把自己做好了,麻烦就会少一些。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