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南非公立学校拟设汉语课 遭教师组织反对

2015-08-14 18:55:27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该决定能否落实最终取决于各校董事会,“汉语课在南非推广还是比较困难的,各个学校开课前会对课程内容、计划、教材和师资进行评定。许多学校对中国和汉语缺乏了解,认为没必要为学生增加负担”。
\

  据环球时报,南非基础教育部12日宣布,从明年起,该国公立学校将开设汉语课程。不过,这项计划遭到南非民主教师联盟的反对,该组织称,这是“殖民化的新形式”,南非应优先普及非洲地区的语言。

  根据计划,南非公立学校明年1月开设针对4至9年级学生的汉语选修课,2017年和2018年实现对11、12年级学生开设汉语课。英国《卫报》13日报道称,南非官方语言有11种,该国学生选修语言包括德语、意大利语、拉丁语、葡萄牙语、塞尔维亚语、泰米尔语、乌尔都语和泰卢固语等。南非基础教育部发言人姆雷加说:“推动汉语教学是南非总统去年底签署的10年计划中的一部分。”法新社称,中国将协助培训数百名南非教师,计划在南非开设3所孔子学院。

  《卫报》称,南非民主教师联盟对推广汉语教学表示反对,称这是“屈服于中国的帝国主义”。该组织秘书长玛鲁列说:“问题不在中国和汉语身上,我们只是对南非的政客和官员有意见。”批评声音认为,南非受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太大。中国自2009年起成为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国。

  中国文化和国际教育中心(以下称“中心”)陆志雷博士1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两国经贸关系不断深化,现在越来越多的中企走进南非,需要大量的当地员工,学好汉语能提高南非年轻人的竞争力”。法新社13日报道援引南非斯坦林布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学者保罗·坦毕的话称,“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无处不在,如果我们没有意识到学汉语的必要性,这才是不可思议”。

  有关汉语教学在南非的推广情况,陆志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在南非豪登省已有14所公立学校开设汉语课,中心计划于明年在豪登省30所公立学校开设汉语课,到2019年达到100所学校。不过陆志雷说,南非教育基础部的决定能否落实最终取决于各个学校的董事会,“汉语课在南非推广还是比较困难的,各个学校开课前会对课程内容、计划、教材和师资进行评定。许多学校对中国和汉语缺乏了解,认为没必要为学生增加负担”。

  背景+

  “如果你问我中国是什么样,我会告诉你,她是热情、好客、友善的;如果你问我中国人是什么样的,我会告诉你,他们是勤劳、礼貌、爱好和平的;如果你问我中国文化是什么样的,我会告诉你,它是丰富、多元、悠久的。”一次中国行的美好记忆,在德班理工大学艾黛心里酿成了一坛醇厚的美酒,5月30日,借着第十四届 “汉语桥”“我的中国梦”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南非赛区预赛主场的机会,她慷慨地与大家分享。

  学生们对“中国梦”满怀向往

  “关于中国有千万种说法,但当你真的来到中国,你的想法会被彻底颠覆!你曾看到的老旧,现在充满活力;你曾感到的忧虑,现在令人心安。”“中国之行让我改变对中国和世界的看法。”艾黛用诗一般的语言,从容地倾诉着对中国的爱,赢得了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最终,她以综合成绩第三名获得比赛二等奖。

  像艾黛一样,斯坦陵布什大学化学工程专业博士生吉祥4年前的中国行,让他深深感受到现实中国与电视、网络和书本上看到的并不一样,去中国前,他只能从找到的英语材料看中国,所以,对中国所知甚少。中南两国文化之间的巨大差异,让他看到了差异的美,并激发了他学习汉语、研究中国文化的强烈愿望。

  更多的参赛者是没有到过中国的学生,但他们同样带着对中国的美好向往,怀着各自的“中国梦”。他们不仅热爱汉语,喜欢中国菜、中国书法、绘画、剪纸、音乐、舞蹈,更向往中国经济的繁荣,向往中国社会的安定和谐。来自茨瓦尼理工大学的和平,演讲题目是“世界的和平发展”,他希望世界都能如中国那样和平发展;来自罗得斯大学的美国学生尼娜在演讲中表示,她渴望发现中国成功的秘密,所以,要成为会汉语、懂中国的外国人。

  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供不应求

  南非基础教育部国际关系和多边事务司司长马本达表示,南非基础教育部近期宣布,将从2016年开始在南非中小学开设汉语作为第二外语选修课,这对南中两国促进相互理解、消除交流中的文化障碍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同时也给南非学生走上全球经济的大舞台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工具。

  马本达认为,中国已经是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国,能够说一口流利汉语的年轻人将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同时,双方之间文化和经济的纽带也会越来越强。他介绍说,2015年是南非“中国年”,南非基础教育部和中国驻南非大使馆在教师培训、语言、数学和科技等领域正在合作展开一系列重要活动。中国驻南非大使馆教育组负责人宋波向记者介绍说,南非基础教育部在3月20日签署这一决定后,已通过公示,目前该部一个工作组正在调研、制订相关计划的实施方案。

  德班理工大学校长巴瓦对本报记者表示,除了悠久的传统友谊、密切的经济联系,在日常生活中南非人用到中文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中文教学在南非越来越火。斯坦陵布什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简福爱认为,南非基础教育部的这一举措顺应了中南两国关系发展的大势,也顺应了南非社会的广泛需求。斯坦陵布什大学孔子学院只有8名汉语老师,却有13个教学点、1300多名学员,有的商务班还要进行一对一教学,“完全供不应求”。

  南非中国文化和国际教育交流中心(孔子课堂)主任陆志雷比赛一结束就要从德班赶回比勒陀利亚,他告诉记者,目前南非不仅大中小学掀起了学汉语的热潮,幼儿园和成人班的汉语教学也正在兴起。

  本土教师培训成为当务之急

  随着南非政府将汉语纳入南非基础教育课程体系,汉语教学机构也面临挑战。在5月31日举行的汉语教学专题研讨会上,开普敦数理学院孔子课堂负责人武长虹告诉记者,长期通过中国汉办短期派遣中文老师不具可持续性,未来南非中小学在汉语教学上必须要培养本土老师。

  罗得斯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张军称,近年来马达加斯加每年都会有10—20名本地人前往中国参加华侨大学、暨南大学提供的4年期的汉语教育课程学习,培养这样的本土老师是一种更具持续性的模式。

  多名汉语教育专家认为,目前在南非的孔子学院应该帮助南非建立起中文教学师范专业,并为南非汉语教学持续提供人才。南非基础教育部官员恩科西认为,目前在本土中文师资力量的培训方面,资金缺口是最大问题。

  除了师资力量,汉语教材的编写也需要针对南非学生的特点实现本土化。约翰内斯堡大学孔子学院外方院长阿尔班·布尔克称,不同专业的人学习中文应该有不同的中文教材以更符合他们的需求,比如商业汉语、旅游汉语等。此外,未来汉语在南非大学还要往学术语言转化,这也意味着除了单纯的语言教学外,应该还有中国文学、诗歌、文化等配套课程的开设。斯坦陵布什大学孔子学院外方院长认为,为了更好地推广汉语教学,南非应该每个省都建孔子学院。目前全国9个省仅4个省有。

  德班理工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傅超波称,在汉语被纳入南非基础教育课程体系的新形势下,南非孔子学院、孔子课堂等相关方应该协助南非政府尽快制定清晰的教学大纲,并对教材进行本地化和个性化的编写。此外,他认为应该成立一个汉语教学指导委员会和中南汉语教学协调委员会,前者对南非全国汉语教育进行宏观调控,后者便于中国和南非政府及时磋商汉语教学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和挑战。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