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热点 > 正文

院士称运营商有委屈 股民与用户大不同

2015-06-04 14:25:1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邬贺铨:股民希望资费越高越好,用户希望资费越低越好。运营商既要提速降费,还要保值增值;既要对用户负责、对员工负责,也要对股东负责、对投资者负责。
\

  虽然刚刚进入6月,但如若评选2015年通信业的最热关键词,恐怕非“提速降费”莫属。从总理几番关注网速网费到三大电信运营商迅速推出系列举措反遭网民大量“吐槽”,再到国务院近日重磅发布《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我国宽带网络建设发展十余年来,从来未曾像今日这般引起从政府高层到广大用户的巨大关注,也从未引发如此大的争议。“提速降费”对当前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互联网+”战略落实有何意义?我国网速、网费究竟在全球处于什么水平?“提速降费”空间有多大?相关部门如何协力推进“提速降费”?针对社会各界关心的一系列问题,《人民邮电》报记者近日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宽带发展联盟理事长邬贺铨。

  记者:网络“提速降费”已经成为全民热议的话题,特别是总理几次亲自关注宽带网络发展细节,这甚为少见。在您看来,“提速降费”对新常态下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有何意义?

  邬贺铨:意义重大。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新常态,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迫切需要挖掘新增点,激发新活力。在此背景下,“互联网+”战略应时推出。一方面,基于互联网的创业和创新,门槛较低,对投资、规模、技能等的要求不像其他产业那么高,对营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和环境具有重要意义,政府对此有很高的期待。另一方面,利用信息通信技术,特别是互联网平台,可以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在新的领域创造新的业态。不久前,国务院发布了中国版工业4.0——“中国制造2025”。当前,互联网正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拓展。2014年,我国消费互联网对GDP的贡献率是4.4%,美国是4.3%,我国走在美国前面;但是在产业互联网领域,从云计算的普及率、中小企业的互联网使用率等数据衡量,中国综合指数约是美国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美国一家公司预测,中国产业互联网要到2040年才能赶上美国。必须看到的是,宽带网络作为国家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正是推动经济转型升级、落实“互联网+”战略的根本与基石,而“提速降费”是国家经济发展到现阶段对宽带网络的要求。

  记者:从全球来看,我国宽带网络的速度和资费究竟处于什么水平?

  邬贺铨:我国宽带网络发展,历史欠账较多,但从2013年国务院发布《“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之后,工信部及三大电信运营商积极落实,我国宽带发展进入快速提升阶段,但是距离全球领先水平仍然有很大的差距。

  2013年,我国固定宽带平均网速全球排名82位,还有一个数据的排名更低——人均国际干线带宽。2013年,全球平均52kbps,中国平均4.3kbps,非洲平均8kbps,中国不仅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且仅为非洲的一半。必须承认,我国宽带网速是较为落后的,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我国的信息化水平指数。

  但是,必须承认的客观事实是,2013年中国人均GDP排名全球86位。这一数据显示,我国宽带网络发展与经济发展处于同一水平线。网民希望我国网速媲美发达国家,远远超出我国经济发展所处阶段,也不够现实。同时,我国地域辽阔,城乡差异较大,用整个国家的均值与中国香港、新加坡、韩国相比,是不科学的。事实上,北上广这些城市的宽带网速单独拿出来排名,都会比较靠前。

  在移动宽带速率方面,我国并不差。美国Akamai公司的数据显示,2014年年底,平均移动连接速率中国是5Mbps,美国是3.2Mbps;峰值移动连接速率中国是15.6Mbps,美国是14.3Mbps,中国是超过美国的。当然,还有速率很高的国家,例如沙特阿拉伯的峰值移动连接速率高达484Mbps。

  在宽带资费方面,我国固网宽带相对价格(资费占人均GNI的比值)全球排名86位。由于ITU对该数据的统计考虑的是相关国家的几个代表性城市,而我国通常农村地区通信资费比城市低,所以看上去这一资费比较高。我国宽带网实际的平均资费不是那么高。2014年,中国电信(微博)固网宽带ARPU不到60元,比2010年的80元下降了27%。ITU数据显示,我国2013年的固网宽带资费绝对值比金砖国家高一点,比发达国家低,但相对人均GNI则远高于发达国家,在全球排名86位;手机宽带月资费以“后付费1G流量”为例,其绝对值与美国相当,但相对人均GNI则是美国的8倍多,在全球排名77位(价格由低至高排序)。

  记者:三大电信运营商推出“提速降费”举措后,不少网民并不买账,觉得没诚意,您怎么看?这次资费下降幅度平均约30%,网民不太满意,下降多少,网民才能满意呢?我国“提速降费”的潜力究竟有多大?

  邬贺铨:对总理和网民“提速降费”的要求,我认为,电信运营商的响应还是很及时的,也是比较有力度的,而且提出了过去难以想象的指标。例如到2015年年底,直辖市和省会城市等主要城市的宽带用户平均接入速率从现在的9Mbps提升到20Mbps,其他城市从7Mbps提升到10Mbps,还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推广50Mbps、100Mbps等高宽带接入服务,4G则实现乡镇以上地区全覆盖。在资费方面,运营商让利也比较大,手机流量资费和固网宽带资费同比下降30%左右。

  当然,网民有些抱怨。为什么呢?大家可以看到,网民对移动业务的关注高于固网业务,对资费的关注高于网速,有些网民表示,不需要速度那么快只要降价就行,现有的不满也主要是针对资费。

  一个方面的原因是,运营商此次降价力度较大,但主要是针对高速网络或高端用户,我国的现实情况是,低速网络用户占大部分,特别是移动通信领域,现在4G用户占比还不到七分之一。总的来看,主要是广大低消费用户认为实惠不够。而且,宽带资费不同于房价,买了房的人希望房子涨价或至少保值,没房的人希望房子降价,而宽带资费正在用或准备用的人都希望降低,而且越低越好,没有底线要求,这是消费心理。

  网民说运营商没有诚意,我个人认为是否有诚意现在说还为时过早,“提速降费”不能一蹴而就,必须遵循发展规律逐步推进,运营商承诺的时限是2015年年底,现在还有不到7个月的时间,网民不妨多些耐心。希望网民能够理解,“提速降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说做就能做到,提速涉及投资、设备、人工等,特别是接入网部分,占运营商网络投资的50%以上,而且要一家一户地做,受到很多因素的限制,租管道、进小区、进大楼、建基站,都有很大难度。

  有一个情况,很多人不了解,网络覆盖并不等于每个家庭都接入。2014年,中国光纤到户覆盖了2.55亿户,实际开通的仅0.68亿户。对电信运营商来说,铺设光纤网络是全覆盖,哪怕一栋楼只有一个用户开通也必须给全楼所有用户提供开通的能力,所以前期投资非常大,短期不可能收回成本,农村地区更是如此。移动通信同样,到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的4G用户约占总用户数的八分之一,但是中国移动不能只建八分之一的4G网,而是要在今年年底实现4G全网覆盖。前期网络投资数以千亿元计,只有用户规模上来了,边际成本才能降低。当前,我国尚处于固定宽带网络和4G网络建设的初期,运营商的投资压力很大。

  总的来说,我认为运营商还有“降费”的空间。一是随着技术的升级换代,资费会逐渐下降。以手机流量为例,单位流量的资费4G比3G便宜,5G将比4G便宜。二是随着网民规模、流量规模的提升,成本会逐渐降低。三是运营商需要开拓新增点,例如产业互联网,以新服务拓展新消费。四是向管理要效益。随着国有企业改革的深化,期待这方面会有一些突破。

  需要重视的是,“提速降费”不是电信运营商一个层面的事情,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国务院《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对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国资委、住建部、环保部等部委以及地方政府都提出了具体工作安排和分工,政府还提出开放宽带接入市场,引入民营资本,促进竞争,现在关键是《意见》能否落实到位、何时落实到位,而且,在宽带“提速”中,互联网企业也要担负起责任。运营商的网络速度提升了,如果内容服务商依然存在服务器流量和中继线带宽的瓶颈,用户的上网体验也不会好。近年来,不少内容服务商进行技术升级,通过部署CDN(内容分发网络)使得我国视频下载速率3年提升了4倍多。

  记者:涨价挨骂,可以理解,降价还被骂,不少通信员工觉得很委屈,到底是“公共服务”还是“利润机器”,他们戏称有些“人格分裂”。还有通信员工建议,电信运营商干脆转型为公益类单位。对此,您怎么看?

  邬贺铨:降价还被骂的问题,我觉得需要一分为二地来看待。一方面,必须承认,网上舆论现在有一个不太正常的现象,批评政府、批评国企,一呼百应,敢出来给予肯定支持的网民反而是另类。面对网民的呼声,相关部门应该给予积极的回应和解释,在部分问题上进行科普和引导,不要认为技术问题网民听不懂,关键是没说到位。此时,沉默并不是金。另一方面,网民的这一反应,我理解是“爱之愈深,责之愈切”,不少人面对手机的时间超过了面对亲人的时间,网络已经融入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渗透到大众生活的点点滴滴,每个人都离不开,对网速、对资费都有很高的期待。

  一直以来,无论是网络建设还是资费下调,电信运营商都作出了积极贡献。近年来,我国电信业务资费一直都在下降,从2011年到2014年,固网资费全网平均下降30%,移动流量资费下降60%。可以说,压低CPI增幅的重要贡献就是来自电信业。

  中国的三大电信运营商面临的环境确实比较尴尬,股民和用户是分离的,股民希望资费越高越好,用户希望资费越低越好。运营商既要提速降费,还要保值增值;既要对用户负责、对员工负责,也要对股东负责、对投资者负责。

  近年来,面对用户数接近饱和以及OTT的分流,电信业的发展形势比较严峻,“提速降费”会给电信运营商带来短期的阵痛。但是,“共和国长子”受点委屈是正常的,电信运营商一定要搞清楚什么是真正的社会责任,当前“提速降费”就是最大的社会责任,要受得住委屈,并将此作为新的发展机遇。能为营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环境作出贡献,这是电信业的荣耀。而且,“提速降费”会加快宽带的普及率和使用率,薄利多销,是运营商长远利益所在。现在,国家从未如此重视网络领域,不仅连续发布重磅文件,协调各部委、各级地方政府共同推动宽带发展,甚至计划动用中央财政支持国际干线和农村及偏远地区的宽带网络建设。这样的力度,前所未有。我认为,当前正是电信运营商发展的难得机遇期。同时,运营商的主管部门国资委也需切实衡量运营商对“提速降费”的贡献,在绩效考核上进行相应改革,为“互联网+”战略落地营造良好环境。

  在“互联网+”战略中,电信运营商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坚。我希望,电信运营商今后能把自己定位为互联网企业,在做好“提速降费”的同时,大胆切入产业互联网领域,积极参与教育、医疗、交通等产业的“互联网+”升级,贡献于国家经济转型升级的需要。当前,电信运营商的收入主要来自大众消费者,未来的发展空间将来自产业互联网。(人民邮电报)

  态度+

  日前,一则新华社的报道称,我国移动漫游费一年收取上百亿元,但从技术层面来说,已收取20余年的国内漫游费目前成本已几乎为零,运营商却仍在收取。

  一石激起千层浪,国内漫游费该不该取消的话题,一时间热得发烫。

  针对网友热议的漫游费问题,根据中青舆情监测室的报告显示,近一个月来,共监测到关于"漫游费问题"的信息逾60万条。

  舆情监测显示,涉及漫游费问题的讨论,主要舆论场集中在微博,有96.5%的信息来自微博。值得关注的是,梳理这些舆情,对比网民、专家、媒体以及运营商观点,形成冰火两重天之势,前几方言辞踊跃,而三大运营商则闭口缄言。

  漫游费关联运营商收益

  据媒体报道,三大运营商每年收取的漫游费多达上百亿元。从技术层面来说,已收取20余年的国内漫游费目前"几乎成本为零",但运营商仍在收取。

  随着投资成本的边际递减,加上技术的进步,漫游费向逐渐降低甚至是取消的方向发展。我国的情况是,虽然通话漫游费产生于2G网络时代,但随着技术发展漫游成本已大幅降低,部分3G用户乃至4G用户仍普遍被收取国内漫游费,且部分资费标准已多年没有调整。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分析2000条网民言论,结果显示近三成网民支持取消国内漫游费。

  29.5%的网民支持取消国内漫游费,网民认为是时候取消国内漫游费了,运营商不应该见钱眼开。新浪微博网友右键笑认为,漫游费成本已"几乎为零",应该早日取消这种"不道德"的费用了。

  不少网友指出,早在2012年发布的通信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中,工信部就明确提出稳步降低电信资费,建立"普惠全民"的电信服务体系。通讯服务是一项公众的基础服务工作,无论是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还是从运营商的零成本来考量,漫游费都应该尽快取消。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赞同取消国内漫游费。他分析说,对于消费者来说,有两种国内漫游费,一种是同运营商跨省之间的结算标准有差异,这种是完全可以取消的。

  "另一种是不同运营商之间跨省的漫游,比如中国移动的用户和中国联通的用户,跨省时也有漫游,这个漫游国内成本非常低,工信部曾发文取消运营商之间的网间结算,而目前还有部分手机用户有高昂的漫游费。"邹学勇说。

  对于国外漫游费偏高的问题,邹学勇表示,国际漫游中国外运营商收取用户的费用非常高。国际漫游费是国内运营商通过与国外运营商签订协议的结果,目前国外运营商占据了收益的八成,国内运营商则有两成收益。而国内漫游资费是运营商自身设定的计价方式,存在较大的下降空间甚至取消。

  "以前我们出国旅游人员少,国外来中国的人也比较多,谈判的时候没有筹码,以致当时和国外运营商谈判的价格过高。目前我国出境人员越来越多,相关部门应该牵头带领运营商和这些国家重新谈判,但是国际漫游能否取消,难度非常大。"邹学勇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谁来终结任性多年的漫游费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认为,手机漫游的过程,不过是由网络传送几个由计算机自动生成的、比普通电子邮件还简单的数据包,其成本几乎为零,因此降价空间很大。

  值得关注的是,网友们将国内漫游费高居不下的原因指向了目前的行业垄断。监测显示,28.6%的网民认为,应该打破通信巨头垄断经营的局面。

  有新浪微博网友指出,打破垄断才是王道,应该引入市场机制,打破现在几大通信巨头垄断的局面。垄断或可收获一时红利,竞争才能赢得长远发展。希望早日打破运营商垄断的局面。

  仅凭运营商降低漫游费显然不够,有21.7%的网友认为,政府应主动介入调整漫游费。腾讯微博网友步兵认为,政府应该给运营商放话,迫使运营商调整漫游费。政府有权而且应该说话,为了市场公平,也为了信息产业的发展,使运营商尽快调整不合理的漫游费。

  很多网友期待,终结任性多年的漫游费要等政府发话,政府应该及时伸出权力的手强制调整漫游费。

  此外,还有9.8%的网友认为运营商应该加快运营模式改革。发展论坛一位名叫冬立的网友说,电信运营商应当改变落后的经营模式,通过运营模式的改革,主动拥抱"通信免费"时代。运营商应该加快运营模式改革,不能仅靠传统收费盈利,希望能达到消费者和运营商的共赢局面。

  既得利益者阻碍着漫游费问题

  通过梳理媒体观点发现,众多媒体认为取消漫游费是大势所趋。

  不少观点指出,产业的发展需要竞争,竞争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源动力。电信行业也是如此,长期三家独大的格局让该行业饱受诟病,而垄断的最后受害者显然是用户。因此,网友期待电信通讯领域能够打破现有的格局,让实惠真正落在消费者身上。

  通讯业内人士、艾媒咨询首席执行官张毅认为,尽管漫游费仍是部分运营商语音通信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从政府和社会受益的角度来看,通讯服务是一项社会基础服务。三大运营商的国内漫游成本已大幅下降,国内漫游费可以尽快取消,国际漫游费也有下调的空间。

  互联网专家刘兴亮则表示,漫游费问题确实由来已久,现在迟迟没有取消,根本上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利益问题。因为运营商的政策是分省来管理的,每个省都是经济相对独立的一个实体,所以大家迟迟不愿意取消漫游费,完全是企业在作怪。

  在行业分析人士看来,市场缺乏竞争是导致漫游费高的原因之一。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屈建辉认为,电信行业现在虽然不再处于一家独大的垄断地位,但其对通信资源仍具有相对独占性,与处于劣势的消费者相比,通信部门处于绝对的强势。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会长何山指出,电信企业虽然有3个,表面上看起来实现了市场竞争,但实际上都属于占有独断地位的企业,应禁止它们占用独断地位控制商品价格,才有可能降低漫游资费。

  邹学勇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三大运营商之间的竞争,是在国有企业之间,他们制定游戏规则比较强势。现在一些民营企业进入之后,游戏规则的主导权不一定在三大运营商那里,虚拟运营商也有可能成为规则的制定者之一。不仅有国有企业,还有民营企业,给规则增添了血液与活力。在他看来,民营企业进入通信行业是在倒逼三大运营商取消漫游费。

  来自三大基础运营商的声音寥寥。有运营商表示,当前阻碍取消漫游费困难很多。广东联通互联网发展事业部总经理李韩表示,目前阻碍运营商取消流量漫游费的障碍有三重:运营商整体资费设计模式、运营商系统实现方式、三大运营商不同管理模式。

  资讯+

  作为行业的主管部门,却无意间成了垄断的“推手”。云南省通信管理局最近就摊上事了。因“违反《反垄断法》,滥用行政权力,组织电信运营商达成价格垄断协议,排除和限制相关市场竞争”,云南省通信管理局被云南省发改委调查,并被国家发改委通报。

  6月2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通报:云南省通信管理局牵头组织四家电信运营商达成协议,对赠送的范围、幅度、频次等进行约定,并通过下发整改通知书等手段强制执行,限制了电信运营商的竞争能力和手段。对此,云南省通信管理局进行了整改,并停止相关做法,中国移动、电信、联通、铁通四大电信运营商的云南分公司被处以罚款,共计1318万元。

  长期研究反垄断法的上海纽迈律师事务所律师方正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云南省通信管理局的介入下,原本相互竞争的对手,达成价格联盟,限制了竞争,侵犯了消费者的权利,构成了垄断。

  企业抱团垄断

  “云南省通信管理局违反《反垄断法》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被依法纠正。”6月2日,国家发改委网站以此为题发布了一篇文章,通报被查处的一起渉垄断行为。

  原来,2009年8~10月,云南省通信管理局牵头组织中国移动通信集团云南分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和中国铁通集团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多次会议协商,于2009年底达成《云南基础电信运营企业规范各类赠送活动的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对四家电信运营商开展相关赠送活动的内容、额度、频次等进行了约定,包括各企业均不得采取“无预存话费”、“无保底消费”或“无在网时限”等方式开展赠送活动;以及其他方式的促销或优惠活动。《协议》同时还规定了有关执行措施。

  这些电信运营商原本是直接竞争关系,推出促销活动,本是市场竞争重要手段。但云南省通信管理局牵头组织四家电信运营商达成协议,对赠送的范围、幅度、频次等进行约定,并通过下发整改通知书等手段强制执行,限制了电信运营商的竞争能力和手段。

  此后的一系列行为,云南省通信管理局已构成了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文章还指出,目前,云南省发改委已督促云南省通信管理局进行整改,停止相关做法,恢复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同时,云南省发改委依法对参与垄断协议的电信运营商进行了处罚,罚款金额共计约1318万元。

  行政垄断危害更大

  “垄断包括纵向的垄断和横向,比如汽车厂家和经销商,上下游形成的垄断关系,是纵向。这个(云南案例)是同一场市场中的竞争对手之间达成协议,几家企业达成价格联盟,就形成了垄断。”方正宇分析到。“随着反垄断法的实施,这两年,涉及垄断、行政垄断的案件都比较多。对我国经济环境的建设来说是一件好事,说明保护竞争的意识也越来越强。”昨日(6月3日),著名反垄断法学专家王晓晔教授向记者表示。

  无独有偶,5月底,一直备受业界高度关注的我国首例行政垄断行政诉讼——深圳市斯维尔科技有限公司诉广东省教育厅涉嫌行政垄断一案,二审公开审理。“垄断的形成,本身有市场竞争的垄断,还有行政形成的垄断,一些是行政介入的情况形成的。”在方正宇看来,深究该起云南通信业的案例,即起源于是行政权力的介入。“本质上,这些行为是在政府机构的召集下形成的,涉及行政滥用权利构成垄断。”方正宇说,“本身政府(部门)是维持秩序,而不是秩序的破坏者。但若行为不当,就可能扭曲了市场竞争关系。”

  业内人士分析,相比而言,行政垄断比市场垄断的潜在危害性更大,对市场经济的破坏性也更大,更需要防范和打击。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就此向云南省发改委和云南通信管理局进一步了解,但未能获得回应。

  链接+

  美国政府预计将在2016年拍卖由电视服务提供商持有的优质无线频谱资源。瑞银预计,届时美国政府收到的竞标资金将高达470亿美元。与此同时,各大电信运营商为了争夺客户资源不断推出越来越优惠的电信套餐服务。AT&T已经推出了超额数据费用减免计划,希望借此吸引到更多客户。不过在无线网络数据流量激增的大背景下,AT&T的这种做法无疑降低了该公司的盈利能力。T-Mobile美国也在表示,该公司将针对月无线数据费用达到100美元的客户推出家庭套餐服务。

  四大运营商股价齐跌

  在抵御电信产业增长趋势放缓的过程中,AT&T和Verizon通信无疑更具优势。两家公司的网络覆盖面积更大,而且其各自的大部分客户都选择使用了家庭套餐或商业套餐,因此不愿主动更换其他服务。

  即便如此,产业增速放缓及其对策也形成了恶性循环效应。作为全美最大的电信运营商,Verizon通信在上周一发布警告称,由于该公司为了争夺客户资源推出了优惠服务活动,因此其净利润将在年底时面临困境。Verizon通信还指出,受竞争对手推出的促销活动影响,与前几个季度或去年相比,该公司在当前季度流失了更多的客户。截至上周五收盘,Verizon通信的股价当日下跌1.7%,报收于每股45.58美元,自11月12日以来的累计跌幅超过10%。

  AT&T首席财务官约翰•史蒂芬斯(John Stephens)在上周二召开的投资者大会上表示,该公司今年第四季度的客户流失率预计将高于去年同期水平,其利润率也将受到严重影响。截至上周五收盘,AT&T的股价当日下跌1.7%,报收于每股32.16美元,自11月12日以来的累计跌幅超过9%。

  而全美第三大电信运营商Sprint和第四大电信运营商T-Mobile美国的日子也同样不好过。Sprint的股价在上周五单日下跌了7.3%,报收于每股4.08美元,在过去一个月里的累计跌幅超过8%。T-Mobile美国的股价也在上周五单日下跌了1.3%,报收于每股25.31美元,自11月12日以来的累计跌幅接近11%。

  T-Mobile美国的企业服务部门执行副总裁戴夫•凯利(Dave Carey)指出,该公司在上周出售了价值10亿美元的可转换股票,其股价很可能因此受到不利影响。

  在此轮不利影响到来之前,美国各大电信运营商已经成功地提高了各自的单位客户营收。AT&T和Verizon通信规定原有客户不享受无线数据套餐,并让这部分客户为超额数据流量埋单,因此大幅提升了各自的营收水平。

  价格战恐长期持续

  根据美国银行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国电信产业的单位客户月均营收为49.72美元,在发达国家中仅低于加拿大。客户流失率仅为1.7%,处于全球最低水平之列。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利好数据所面临的压力到底会持续多久呢?

  Verizon通信首席财务官弗兰•沙莫(Fran Shammo)在上周二表示,竞争对手无法长期维持价格战,因为它们需要获得资金来对各自网络进行维护。

  AT&T首席执行官史蒂芬斯也做出了类似的预测,并指出随着年底促销活动的结束,该公司的服务撤销率将恢复到正常水平。

  然而,华尔街却对此没有太大把握。市调机构MoffettNathanson的分析师克雷格•莫菲特(Craig Moffett)表示,市场价格战很容易在电信和航空产业长期持续下去,因为这类产业需要庞大的前期资金投入,但却面临着相对较低的新增客户成本。

  Sprint将很有可能掀起下一轮的产业价格大战,因为该公司是目前唯一一家仍在流失优质后付费客户资源的大型电信运营商。Sprint由日本软银控股,并在今年8月更换了CEO,随后便推出了吸引客户资源的新套餐和广告促销活动。Sprint的一位新闻发言人承认,该公司已经大幅下调了服务价格,并表示不会在圣诞购物季过后放弃这种促销手段。

  投资机构Macquarie的分析师凯文•史密森(Kevin Smithen)在上周三向其客户发出警告称,为了保持自身的竞争优势,AT&T和Verizon通信会将其客户转移到低价套餐服务中,届时两家公司将面临更加糟糕的局面。

  瑞银分析师约翰•霍都里克(John Hodulik)也表示,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价格战才有可能停息:一是美国监管机构允许电信产业进一步整合,二是突然某一家电信运营商出于维持净利润的考虑而放任自己的客户资源流失。但霍都里克认为,两种情况都不可能出现。

  到期客户易流失

  美国监管机构在2011年否决了AT&T收购T-Mobile美国的390亿美元并购交易,又在今年成功阻止Sprint尝试收购T-Mobile美国。现在,监管机构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它们期盼已久的市场竞争加剧的结果。

  与此同时,电信运营商们则继续主要依靠赢得新增客户的能力来取悦投资者。美国消费者的人均移动设备拥有量已经超过一部,因此除了继续通过下调价格和免费赠送数据流量来吸引客户以外,电信运营商似乎没有更多的生存选择。运营商们笃信,客户将能够长期使用各自提供的电信服务,从而让各自的前期成本支出显得物有所值。

  新推出的购买手机分期付款方案将有助于运营商留住客户。由于存在服务合约限制,与运营商提前解约的客户将面临着巨额账单。不过新问题又来了:一旦按期支付完分期付款,客户就没有理由继续选择同一家电信运营商了。

  埃森哲公司北美通信产业咨询业务主管萨义德•艾哈迈德(Shahid Ahmed)指出:“这种情况存在很大风险。但电信产业结构已经到达了运营商必须要为这些客户拼得你死我活的节点。”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