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文娱 > 正文

乘机开手机听音乐被拘 不关手机就关人

2015-10-29 18:28:17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首都机场警方提醒旅客,在飞行过程中看电影、听音乐可以使用MP3、笔记本电脑等设备,不能使用手机,且需要听从空乘人员指示。警方表示,对于任何可能造成航空器安全隐患的行为,都将按照法律法规严肃处理。
\

  据新京报,10月27日,因在航班上违法使用手机,一名旅客被首都机场警方治安拘留5天。

  办案民警介绍,乘客林某27日乘坐CZ309航班由香港飞往北京。在飞行过程中,林某使用手机听音乐,乘务员和机上安全员先后三次上前制止,林某均拒绝关手机且态度恶劣。整个航程中,林某均未关手机,且大声喊叫“我就听听音乐怎么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无奈,机组人员只得报警。

  首都机场公安分局西航站区派出所接到报警后,将林某口头传唤到派出所。而面对民警,林某仍不以为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民警对林某处治安拘留5日的处罚。

  首都机场警方提醒旅客,在飞行过程中看电影、听音乐可以使用MP3、笔记本电脑等设备,不能使用手机,且需要听从空乘人员指示。警方表示,对于任何可能造成航空器安全隐患的行为,都将按照法律法规严肃处理。

  链接+

  近年,因拒绝关手机引发乘客与机组的冲突屡见不鲜。最近的是2015年8月7日深圳前往银川的航班上,一位旅客将手机调成飞行模式继续使用并与机组激烈争吵,最后机长报警并将飞机滑回,乘客行政拘留十天。2015年1月呼和浩特飞往北京的航班也有乘客因与要他关手机的安全员争执而被拘留三日,长春飞北京的乘客则因途中多次使用手机打电话并拒绝关机而被拘留。

  【不关手机会被铐起来?】

  虽然只是不关手机,但因为场合特殊,也会遭遇相当严厉的法律手段。对有关部门执法,国人向来少有疑义,然而稍加探究恐怕会吓你一跳。

  此事的最高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34条第2款:“在使用中的航空器上使用可能影响导航系统正常功能的器具、工具,不听劝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早在2008年,还有报道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就限制了乘客机上使用便携式电子装置。其实该法第88条虽禁止任何人妨碍民航无线电台和专用频率的使用,但手机使用者并非有意制造甚至根本不了解这种干扰,被干扰者也很难证明干扰的因果,因而并不适于引用该条?

  近年又有很多媒体引用最早见于2010年3月《大连晚报》的报道称:《民用航空飞行标准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对(机上使用个人电子装置)可能处以2000元罚款。可是,作为部门规章的该条例虽擅自将国家法律规定的罚款金额提高至500~10000元(2000元之说疑取自当时一个案例,但法律依据不明),社会上却只能见到它2006年的送审稿,以及2011年中民航高官要求“协调、配合国务院法制部门,抓紧推进审定工作,争取尽早发布施行”的消息。据了解,条例至今根本没有颁布。

  媒体还热衷于引用《中国民航总局公安局第174号令》(以下简称《第174号令》)称:对违规使用手机等遥控电子设备经劝阻不改者,可暂扣设备,对制止不听者予以制服,移交机场公安。可是这件由国务院部委下属部门颁布的行政文件连“部门规章”也不能算,就规定了对个人财产的扣押和人身强制措施,而且连民航总局官网也找不到这个文件。

  当然,至今有效的部门规章《公共航空旅客运输飞行中安全保卫规则》(民航局令第193号)规定“对违规使用手机及其他禁用电子设备的扰乱行为……制止无效的应采取约束性措施予以管束”,但何谓“约束性措施”,现行有效的《航空安全员管理规定》也只字不提,只有已被废止却仍被媒体引用的《空中警察管理规定》透露“必要时可使用警绳、手铐等约束性警械”。

  虽然空警和安全员不是一回事,或许有的媒体又大可以“飞机上不关手机会被铐起来”来加强“法制教育”的震慑力。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强制措施和处罚针对的早已不是“不关手机”,而悄然变成了“扰乱航空器内正常秩序”,其实仍然定义模糊。若在纠纷中乘客有攻击行为,当属别论;若只是拒绝关机,即使引发争吵,也往往是因为机组勒令或强行关机。也就是说,处罚以秩序为由,但秩序受扰往往源于强制行为,而强制所依据的安全危害却天然模糊,在上述规章中也只是“并可能危及飞行安全”,当然容易冲突。

  【到底不准做什么】

  本文并非袒护不关手机的乘客或与民航公安抬杠,而是关注原本一个保障公众安全的措施如何变得令保障者和被保障者都感到委屈,而航空公司在“为你好”的动机下又如何只能对乘客连蒙带吓。

  安全第一,当然所有乘客都赞同,但如果手机像炸药一样危险或像水果刀一样可疑,在地面安检就全部禁止(随身)携带好了。既然没有,就说明在威胁判断上并不肯定。起降阶段乘客又恰巧最需要、也最频繁使用手机,就有天然的矛盾。在现实中,起飞前因为乘客稍感紧张,机组准备也认真一些,不关机的大多会被制止,平飞时就已很难保证,降落后更是一发不可收。

  糟糕的是,如果非要管制,连到底要禁止什么也不清楚。《治安处罚法》针对的是“使用(器/工具)”,《公共航空旅客运输飞行中安全保卫规则》说的则是“违规使用”,怎么算违规?只有《条例》详述:“不得使用主动发射电磁信号、可能干扰航空器电子系统的便携式电子设备。在起飞、着陆等飞行关键阶段,应当关闭所有便携式电子设备”。

  那么,要禁止的到底是“使用”、“违规使用”还是“起降期间使用”?由于这种含糊,2012年韩寒发博文称乘机降落在桃园机场时,手机里还在播放张艾嘉的《戏雪》,立刻被好事者在网上耸人听闻地揭发“违反《第174号令》和《条例》”。

  即使不说《条例》尚未颁布,即使有效,也不顾可操作性和乘客感受——起降期间应关闭,显然可认为平飞时可开机,可开机又因无证保证对飞机无干扰而“不得使用”,难免有被戏弄之感。实践中航空公司只能要求全程关闭,但严格地说这已经超越了规章。

  法律依据、针对事实、执法权限和边界统统含糊,民航当然自知在此事上并无绝对权力,上述2015年1月案例中,警方指控违规者“在航空器上不遵守行为规范,不听从机组人员指示,违规使用移动电话”,显然“行为规范”已跳到道德层面,“机组人员指示”原本应当遵守,但前提是法律授权明确。《第174号令》甚至称“造成航班延误,依法要求行为人赔偿损失”,说是“依法”,其实已只能是平等主体间的民事法律,说白了就是“索赔”。鉴于这种损失个人哪里赔得起,也从未见民航提起过这种民事诉讼。

  好在中国人好蒙也好吓,媒体更是一听说惊动了公安,立刻连失效的、不够格的法规也翻出来配合“法制教育”,却连法规的混乱也看不出来。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