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时尚 > 正文

整顿之下电视盒子渐成鸡肋 代理商谋转型

2016-04-24 23:46:53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在互联网视频行业遭遇广电总局的整顿之后,一度占OTT市场总量大约70%的山寨盒子受到巨大冲击,各种不安情绪充斥着机顶盒市场。
\

  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几番整顿政策让野蛮生长的电视盒子市场一度风声鹤唳,如今电视盒子的紧箍咒又来了。《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从工业和信息化部获悉,互联网电视接收设备强制国家标准制定工作4月14日正式启动。

  遭遇连番严打的机顶盒市场,究竟生存现状如何?本报记者多方调查发现,盗版山寨现象虽然已经大幅减少,但政策高压之下,在软件应用和视频内容方面各种突破“纯净化”认证的违规行为依然普遍存在;同时,在持续政策高压之下,在电视盒子市场上看不到未来的生产商、代理商正悄然谋求转型。

  山寨盒子遭到“严打”

  在互联网视频行业遭遇广电总局的整顿之后,一度占OTT市场总量大约70%的山寨盒子受到巨大冲击,各种不安情绪充斥着机顶盒市场。

  《中国经营报》记者日前走访位于北京大钟寺附近的金五星批发市场,这是北京最大的综合批发市场之一。目前在这个批发市场上曾一度兴盛的山寨盒子已经难寻,不少曾经的山寨盒子批发商都已转型卖插座、路由器等其他产品了;仅剩的一些山寨合资也是在苦苦支撑。“销量明显不如以前,现在网上卖的正规电视盒子100元价位的很多,(山寨盒子)没有价格优势了。”一位批发商告诉记者,特别是上个月严打之后现在就更没有人卖了。

  刚刚过去的3月,广电总局联手公安、网信、工信、工商、质检等12部门,在全国范围针对市场上传播淫秽色情、侵权盗版节目的非法电视网络接收设备,从生产、销售、软件下载、平台设置等环节进行了全面清理;各部门共计出动13万人次,查办各类案件75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22人,查扣、查缴非法设备及软件83万套,涉及金额达3.2亿元,并查处了一大批非法电视网络接收设备和一批非法互联网电视客户端软件。

  过去几年,由于可以很方便地让普通电视用户通过Wi-Fi观看海量的视频和电视直播内容,电视盒子市场出现爆发式增长。但在此过程中,各种网络机顶盒生产商蜂拥而至,也造成了一个泥沙俱下的市场。此前腾讯科技的一项调查显示,从2013年开始,中国网络机顶盒市场每个月出货量可达到100万台,其中山寨盒子的出货量在80万台左右,占比高达80%。

  在物料采购、加工成本、售后服务、技术投入、质量管控、OTT牌照等方面节省费用,同时,可以任意安装第三方应用软件,这让山寨盒子在中国电视盒子市场大行其道。“伪概念、伪服务、伪产品”,道出了过去电视盒子市场的尴尬处境。

  “越狱版”依旧横行市场

  山寨盒子盛行市场让有关部门收紧了监管的“篱笆”。“鉴于行业极度混乱,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政府就重拳集中整治电视盒子市场。”广电专家、融合网总编吴纯勇告诉记者。

  奥维云网提供给记者的监测数据也表明,在2014年~2015 年间,由于相关部门连续发文整治,网络机顶盒基本向内容牌照方靠拢,完成了“纯净化”认证;整治的结果是,2015年中国在售盒子品牌数量虽然达到191个,但前五位品牌销量占据七成以上,品牌集中度大大提高。

  所谓“纯正化”认证是指,相关部门规定的,电视盒子“品牌和第三方应用均需配合广电总局做纯净认证”。去年11月以来,“纯净化”认证规定的出台,让整个电视盒子市场“炸开了锅”——因为这项规定,多家平台不得不强制检查和屏蔽用户本机上违规的第三方应用和内容,而电视盒子市场之所以能在短时间之内引爆市场,海量的应用和内容正是其中的关键,如今屏蔽这些应用和内容,市场上大部分的电视盒子都会成为一块没用的“搬砖”。

  阿里巴巴家庭互联网事业部市场部负责人古默表示,去年以来按照规定完成升级的机顶盒分为两大体系:一是天猫魔盒,另一系列则是包括英菲克、开博尔等运用YunOS系统的云盒联盟;两者相加的市场份额占比高达70%。

  古默还告诉记者,目前使用安卓系统的电视盒子还没有发布升级通知。就是没有发布升级通知的安卓系统,为“越狱版”电视盒子打开了方便之门。

  京东商城里面139元价位的数款迪美优特、英菲克等品牌电视盒子销量不错。店家告诉记者,这些都是京东特供的安卓系统电视盒子,可以方便安装电视猫等各种第三方应用,收看各类资源。

  据记者了解,为了应对监管,同时不至于让产品变成“空盒子”,不少厂商想方设法地躲避监管,手段包括刷非官方的ROM、利用USB接口安装应用、内嵌浏览器观看视频、推送聚合应用等。

  另外,网上也出现了多种刷机越狱的攻略,针对的正是此前升级屏蔽第三方应用的阿里云系统。记者点开天猫上一家“英菲克 I7 四核网络机顶盒4K高清盒子”,其促销价为96元、月销量高达42501个,产品介绍显示,该产品符合国家CCC认证标准。

  一位购买这款产品的消费者童兵(化名)告诉记者,之前系统升级后第三方应用就自动删除了,盒子本身自带的免费资源不多,大部分还是向会员收费,让“盒子”的功能大减,不过用安卓开发板刷机后,“盒子”就跟之前一样可以装各种第三方应用了。

  天猫上的卖家也告诉记者,先拍下产品,之后就会在线告诉“刷机”的详细操作流程。

  代理商转型忙

  尽管广电总局等多部门不断收紧监管政策,但据奥维 云网分析师郑海燕观察,一般电视盒子的销售在政策刚出和严打执行及过后一段时间内影响明显,两三个月后就会趋于平稳。“这跟阶段性严打政策和监管是否细致持续到位直接相关。”郑海燕表示。

  不过,本报记者从广电总局获悉,正在制定的国家标准,一方面将结合强制标准,会同工商、质检等联合出台规范性政策文件,针对产品的生产实施规范性管理;另一方面将建立互联网电视接收设备企业和产品信息管理服务平台,通过技术手段实现企业和产品信息的管理服务。

  政策高压之下,线下销售的山寨盒子日子尤其难过。某机顶盒渠道代理厂商李彤(化名)对记者表示,在线下渠道,他的产品每月全国的出货量下降到只有不到1000台;在集中整顿前,月出货量曾一度高达2万台左右。

  君诚数码负责人陈志君是海美迪以及创维盒子在河南地区的代理商,他告诉记者,虽然他代理的都是正规品牌,但近期销量也有所下滑,更令他担忧的是,政策逐步收紧将进一步压缩电视盒子的生存空间。如今,陈志君的君诚数码已经有了第二重身份——捷渡行车记录仪的濮阳地区总代理。

  本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仅渠道代理商纷纷谋求转型,不少正规盒子生产企业也在做两手准备。

  珠海迈科电子具有年产600万台数字电视设备及相关产品的生产能力,属于国内电视盒子领域居于中上游的品牌。其东北大区经理张叶楠告诉记者,目前该公司70%~80%的产品用于出口。“中国电信运营商和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正在压缩电视盒子市场空间,现在迈科也开始为那些曾经的‘竞争对手’做代工。”张叶楠表示。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常亚春表示:“电视盒子厂商基本上负责生产硬件,但硬件上安装的软件和视频应用等大多未被授权,随着知识产权保护的强化,不管用户是否愿意接受,软件和视频的付费将成为一种趋势,电视盒子的生存空间也将变小。”

  奥维云网监测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智能电视累计保有量达8680万台,激活量高达82%;与之相对的是,OTT电视盒子的保有量为5210万台。

  奥维云网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4月4~10日,OTT盒子线上销量为10.5万台,环比下降24.5%;销售额为0.25亿元,环比下降27.1%。

  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指出,电视盒子的出现扮演了连接传统电视和智能电视中介的角色,但归根结底,电视盒子更像是一个过渡性的方案,当智能电视时代的大幕开始拉开的时候,电视盒子就不得不面临着“存在是否合理”的问题。

  2015年“双11”期间,50英寸智能电视的零售价格已经杀进2500元以内,40英寸智能电视杀到2000元以内;2016年,市场更是出现了“硬件免费”的论调和商业实践,业界也出现了在下一波彩电换机热潮中,电视盒子将被智能电视“价格战”淹没的声音。(中国经营报)

  链接+

  新华社消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近日联手公安、网信、工信、工商、质检等12部门,在全国范围内针对市场上传播淫秽色情、侵权盗版节目的非法电视网络接收设备,从生产、销售、软件下载、平台设置等环节进行了全面清理。

  各部门共出动13万人次,查办各类案件75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22人,查扣查缴非法设备及软件83万套,涉及金额达3.2亿元。查封了深圳蓝大科技有限公司等一批违法企业,查处了“开博尔”“艾科瑞”“台硕”“海橙天”等一批非法电视网络接收设备以及“泰捷视频”“兔子视频”“电视猫”“奇珀直播”“Cloud TV”“龙龙直播”等一批非法互联网电视客户端软件。

  首先,我们来听听官方是如何解释这次封杀行动的缘由:

  据介绍,近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市场上出现了很多网络电视终端产品,能够通过互联网络面向电视机终端播放节目、提供应用,极大地丰富了人民群众的日常文化生活。但与此同时,一些不法企业利用所生产的“谷宝G2”“小美盒子H3”等非法网络电视产品,播放大量淫秽色情、暴力恐怖等有害节目内容,盗版播放大量境内外电影、电视剧,侵害了版权人的合法权益,对青少年的健康成长造成不良影响,社会危害日益凸显。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作为清理非法电视网络接收设备的牵头单位,积极协调各部门协同开展工作,形成合力,共同打击。

  当然,官方定性背后是大家都熟知的潜台词:

  电视盒子触动了广电及内容相关方的利益,不得不对其进行打压。

  第一,电视是最后一块阵地,必须掌控话语权。电脑、手机和电视三块屏中,电视屏是目前广电总局唯一还可以管控住的屏幕;其次,电视屏又是国家舆论管控的命脉,必须要管控;

  第二,电视的收视率和广告收益冲击巨大。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的变革,对传统行业的影响是是巨大的,用户习惯的改变和迁移,导致网络视频广告营收迅速增长,电视的收视率和电视广告收益出现严重下滑。

  第三,内容管控,保护版权,让用户付费。广电总局对内容管控也是由于电视盒获取内容自由度过高,内容稂莠不齐,且许多内容牌照方是收费的,而聚合类应用让用户免费观看,因此进行管控可净化低俗色情等不良视频和盗版视频,同时对于各大牌照方来说也是内容版权和收益的一种保护。

  作为背景事件,我们有必要回顾下去年那场轰轰烈烈广电封杀电视盒子的铁腕行动:

  2015年11月下旬,包括天猫魔盒在内的众多互联网机顶盒都进行了系统升级,而在升级后,大批不合规的第三方应用被屏蔽。

  众多机顶盒的突然升级,宣告着互联网电视行业最严监管的到来。

  泰捷视频、全聚合等此前出现在网上流传的81家非法视频类客户端软件名单中的违规软件,在这次升级中都被屏蔽。而阿里云盒联盟中,许多互联网机顶盒则进行了更彻底的停服升级,即影视暂停服务状态。云盒联盟的通知显示,为严格贯彻广电总局的相关政策要求,决定在2015年11月15日对所有服务器进行停服升级。对本机可能存在的违规内容和非法应用进行检查和下线处理,并提出会根据停服时长,给予用户相应补偿。

  促使众多系统机顶盒升级的,是广电总局联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在今年9月18日共同发布的229号文件。229号文件的目的在于“依法严厉打击非法电视网络接收设备”。而这份文件的一个特殊意义是,公检法的介入让广电总局对互联网电视行业的监管,拥有了此前不曾有过的执法权。

  广电总局封杀不断,电视盒子还有出路吗?

  此前,几乎每年,我们都会听到广电总局对各类电视和互联网终端的限制取缔政令,但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很多企业都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因此市场上的非法电视盒子依旧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而去年底被称为“最严监管力度”的229号文件无疑意味着广电对互联网电视行业掌控的越来越严格,同时它也意味着行业格局改变的可能。

  电视盒作为互联网电视的过渡性解决方案可以满足用户的需求,用户才选择盒子。现在广电总局把电视盒可方便用户自由获取内容的能力给剥夺了,盒子就没有用了。用户购买一台盒子,内容看不全,更新速度比网上慢,而网上唯一影响用户的只有广告,所以盒子对用户来说已经是没有使用价值的。

  未来,电视盒子可能仅剩几家巨头在运营,内容也远远不及互联网上丰富。甚至,渐渐消亡并被其他形态的产品所取代。

  与此相对应,用户可能会被倒逼回归传统方式去观看内容。比如:

  回归IPTV、电脑、智能电视,以及手机、平板等安卓移动设备(手机厂商出大屏手机取代电视盒,小米、乐视等厂商完全可以出一款可以连接电视的手机、平板);微型主机(Xboxone是可以看影视内容的,而国内如蓝港、小葱游戏等公司推出的安卓游戏主机都也是可以安装第三方应用的)。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随着广电执法权的落实及推进,未来,要想通过各类终端集成电视内容盈利而绕过版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毕竟,电视台版权都是买的,你制造一个盒子,把广告删了免费放,让拍电视剧和综艺节目的人喝西北风么?(砍柴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