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高校禁止外卖送进校园 食堂被学生吐槽

2016-03-17 15:35:25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自3月9日起,校方就一律不准外卖送进校园。为了这事儿,前天有一群送外卖的小哥还集中在学校大门口,举起了“外卖无罪,支持O2O”的牌子。
\

  3月13日傍晚,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三学生王同学在寝室赶着毕业论文,大冷天懒得出门,她就点了份外卖。

  等了好久却接到外卖小哥电话:“你们学校不让送进门啊,你下来取一下吧!”原来,自3月9日起,校方就一律不准外卖送进校园。

  为了这事儿,前天有一群送外卖的小哥还集中在学校大门口,举起了“外卖无罪,支持O2O”的牌子。

  学生投诉

  以前骑电瓶车的外卖不准入校,现在所有外卖都进不来了

  昨天上午,王同学跟记者详细说起这件事。

  “没办法啊,保安不放行,还好我在7号楼,边上是10号楼,而10号楼的旁边就是围栏,外卖小哥踮起脚尖从围栏上方能递过来。这份馄饨,吃得真不容易啊……”

  那晚,跟王同学一样下楼去取外卖的人不在少数。

  她告诉记者,从2015年10月开始,学校就不让骑电瓶车的送外卖进来了,主要是考虑到校内的安全。

  “讲实话,有些送外卖的,骑车速度确实很快,横冲直撞的,于是从那会儿起,就只能骑自行车或步行送外卖进来,在校门口的警务室,还需要登记身份信息,一来二去,我们等外卖的时间会增加不少。”

  时隔几个月,现在校方禁止一切外卖入内,王同学说,她是大三毕业实习阶段,每晚回到学校已经是6点多,这个时间点食堂基本没有饭菜了,除了一些承包的沙县小吃、砂锅、面点等,但长此以往,已经吃厌了。

  不过她也坦承,相比大一、大二长期在校的学生,对大三毕业班的学生影响又小一些。

  “自从学校禁止外卖后,我们班是因为实习,群里关于这件事的讨论也还不算强烈。但是大一、大二的学弟学妹们,却怨声载道的,还在学校的百度贴吧里发帖呢!”

  引发热议

  禁止“外卖”褒贬声不一,学生希望食堂增加种类

  记者了解到,关于禁止外卖送进校园,学生当中褒贬声不一,以王同学等喜好外卖的一派认为,学校食堂的饭菜可选择性不大,味道一般,且供应时间通常在4点半至6点半,一到晚上肚子饿了,也只能继续饿着。

  从价格上来说,食堂也不占优势,目前各个外卖订餐APP客户端上时不时会有不同程度的优惠,有的直接返红包,平均下来一顿饭10元钱左右能搞定,食堂的饭菜量也不大,吃了十几元钱,还没填饱肚子。

  “主要还是有很多选择啦,有时候并不想吃正餐,就想点些小吃,外卖都能满足。现在连外卖都要出门去取,或者去店里吃,这样的外卖还有什么意义?”这是一部分学生的看法。

  当然,也有对此叫好的,比如生活节奏较固定,喜欢一日三餐正常饮食的学生。

  “如果可以投票,我觉得还是禁止了比较好,这两天少了外卖,学校和寝室都干净多了,走廊里不会再充斥着油腻的味道。”大一的女生小舒跟记者说,她就很讨厌在寝室内解决一天的伙食,日积月累的,感觉生活很颓废,连基本的散步、走路都没有了。

  还有学生在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的官方微博留言,提出建议:“好的外卖可以搬到学校里,增加食堂北区一楼的种类,吸引学生,一举两得,由学校监控,保证食材的卫生,外卖毕竟是看不到的,3·15打假也公布了‘饿了么’的环境。”

  校方回应

  已出现多次外卖人员撞伤师生,禁止是为了保障校园安全

  在经过前天一些外卖人员校外集合、高举牌子抵制学校这个规定后,昨天中午11:40许,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的新浪官方微博发布了题为《在保障校园及学生安全的前提下,充分尊重学生的就餐自主选择》的文章:

  近期,学校外卖人员大批量进入校内,平均每天进出校园送外卖的人员数量达200人次以上,而且人数还在日益增多,且基本是在学生下课及行人较多时进入校园,甚至多次出现了外卖人员在校园内因车速过快刮碰、伤及学生的事件,严重威胁校内学生安全、影响校园安全正常秩序。

  为加强校园安全管理,维护校园正常教学生活秩序,保障师生人身财产安全,学校进一步加大了对外来人员与车辆进出校园的管理力度,全面禁止外卖人员与车辆进入校园。需要说明的是,学校从未禁止外卖,充分尊重学生的就餐自主选择,但同时必须保障校园及学生的人身及财产安全,因此学校近日借鉴宁波兄弟院校的通常做法,决定:禁止外卖人员、车辆进入校内。请各位师生和网友予以理解和支持!也很感谢朋友们对我们学校的关心!

  记者据此联系了学校宣传部工作人员张女士,她说,作出这样的决定,校方是从多方面考虑的。

  “最主要的就是食品安全,现在很多外卖是无证摊贩,根本没有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食品安全许可证之类的,卫生情况令人堪忧;其次,校内的安全也大受影响,不是每天进来几个人,而是200多人次,近几个月来就有5次外卖人员撞到师生的事故发生,差点还把保安队长也撞了。有一次,一个外卖人员一手叼烟,一手骑车,提醒他时根本不理会,很难管。”

  除此以外,她提到了外卖影响寝室卫生、学生身体健康等,也暗示了寝室的失窃案多发,为了保证学生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学校才作出这个决定。

  ■延伸阅读

  不少宁波高校都禁止外卖入内

  张女士还提到,目前在宁波的高校中,只有宁波大学允许外卖进入,其他兄弟院校早就禁止外卖了,同样的,北京、上海、杭州等很多高校都是这样做的。

  为此,记者还采访了宁波的各大高校学生。

  诺丁汉大学的楼同学说,一直以来外卖就不准送进校园,好在学校小,宿舍离校门较近,拿外卖的话也算方便。

  万里学院的韩同学说,自从2014年10月起,学校就禁止所有外卖入内,只能去校门口拿,同样的还有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的大四学生小王反映,部分外卖尚能送入校门,但是需要和校方后勤处等协商开具相应凭证,没有证明的外卖店家只能隔着围栏送餐,校门口不放行。(现代金报)

  资讯+

  在写字楼忙于职场拼杀的白领常常没有工夫下楼吃饭,于是可以送到电梯口的便当帮了大忙,餐饮外卖由此兴起。近年来,获得了资本支持的外卖订餐O2O项目层出不穷,各种APP竞争激烈。在北京,拥有几十万师生的大学校园自然不可能是一方净土。记者日前走访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十多所高校发现,大学生叫外卖已经非常普遍。从早晨到夜里,各种送外卖的电动车穿梭校园,已成为校园里一道流动的风景。

  餐饮外卖进校园,大学师生褒贬不一。赞同者认为它便利了生活,反对者则认为餐饮外卖存在食品安全隐患,并且送外卖的电动车在校园里“横冲直撞”,威胁了校园交通安全。面对餐饮外卖的大举“进攻”,不少高校已经主动作出应对,推出官方版APP送餐服务,以求在食品卫生和校园安全中双双突围。

  宿舍楼下上演美食大派对

  “我们宿舍楼下,每天都会‘举行’至少两次美食大派对。”中国人民大学的小杨对记者得意地说,川菜、鲁菜、淮扬菜、日本料理、西式牛排……应有尽有,去楼下走一圈,就好比走遍全中国,玩转亚非拉。

  时至中午,记者走进人大西门没多远就迎面遇上好几辆知名外卖APP的送餐电动车。送餐师傅一手驾车疾驰,一手握着手机,在四级北风中声嘶力竭地冲着手机喊:“我快到楼下了,请下楼取餐。”电动车目测时速超过20迈,紧急避开多批刚刚下课的学生后在知行宿舍楼区戛然刹车,两名披着羽绒服的学生已经在等候。送餐师傅熟练地从保温箱里取出餐盒交给学生,全程不到两分钟。

  人大品园6号宿舍楼前就更热闹了,门前停放的送餐电动车几乎把整条道路都堵塞了,记者数了数,最多的时候同时有8辆电动车在等候。取餐的学生一批批进出,楼门口飘着各种炒菜的味道。正在等学生下来取餐的王师傅说,这是他当天第三次进人大校园,一共送了13份外卖。送完这单,王师傅还得去一趟北大,“45楼还有一份宫保鸡丁饭要送。”

  连续几天走访下来,记者发现,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诸多高校都活跃着一批外卖送餐大军。小杨所说的“美食大派对”情景也每天在那些学校的中午、晚间上演。北大一位宿舍管理人员笑着说自己现在闻着外卖就能知道属于哪个学生,“好多人几乎天天订外卖,有个山东孩子,爱多放蒜;湖南来的孩子,辣椒放得狠。”

  除了上课和如厕皆可外卖

  大约是在2010年前后,外卖逐渐在大学校园里流行。由于省去了挤食堂的劳累,又能获得那些融到资的O2O项目的慷慨补贴,不少大学生都爱上了在宿舍里“手机一戳、美食到家”的便利。很多人成为了深度外卖依赖者,刘寅就是其中一位。

  在海淀某高校读大二的他暂时还没有升学、就业的压力,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就是宅在宿舍里看视频、打游戏。因为不爱出门,网络购物成为了他生活物资的主要补给渠道,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一日三餐——中餐、晚餐、宵夜。刘寅笑着说,除了上课得自己去,卫生间得自己去,其他地方均可以通过外卖,“连床都不用下,因为有手机。”

  刘寅的手机里装着时下最热门的几大外卖O2O平台软件,哪家有补贴、哪家有优惠他如数家珍,每家的送餐员外卖送达时间他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误差不会超过5分钟。”他笑道,自己每个月在外卖平台上的花费超过1500元,但食堂的饭卡已经很久不知所踪。他已经记不清上次去食堂是什么时候,他向记者回忆起的学校食堂中,有一家已经在去年下半年被拆除。

  对于为何如此迷恋外卖,而不选择去更加卫生的食堂。这位95后只用了最简单的一个词做解释——“不好吃”。记者采访30位订外卖的大学生中,有27人选择了跟刘寅同样的回答,另外3人的回答是:“食堂太挤,找不到坐的地方。”

  刘寅也坦言,过度依赖外卖有时候让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害怕,“感觉太过于便利,无穷地助长了我的惰性。”他说十年前他一个表哥大学毕业,把印有学校名字的搪瓷碗给了他,这个碗几乎承载了所有他对大学生活的美好向往。“现在手机流行了,吃饭在宿舍了,搪瓷碗也没了。”

  大学生加入外卖赚第一桶金

  在大学校园里,有人享受外卖带来的便利,也有人选择加入餐饮外卖“大军”,赚取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

  朝阳某高校的小林这两天赶了多场招聘会,他不是毕业求职,而是作为“老板”寻找合适的外卖送餐员工。从最早给人送快递、送外卖“卖苦力”,到如今他已经开始组建网络,雇人帮着一些餐饮店家送餐,形成一个小型的O2O项目。

  小林告诉记者,大一结束的暑假,他没有回家,在京找了一份帮送外卖的兼职。一个暑假下来,小林赚了一年学费,瘦了10斤,“每天至少要爬50层楼。”他说。正是这次兼职,让他发现餐饮外卖市场中蕴含的商机,“大学生点外卖的越来越多,校园周边的小饭馆送餐根本忙不过来,知名O2O平台限于人力,送餐时间很难保证,并且对学校也不熟悉,他们的夹缝中就有我生存的沃土。”他说。

  于是他开始联络周边的餐饮、水果商家,正为送餐苦恼的对方自然是满心欢喜,合作关系迅速建立起来。小林没有透露通过这种模式挣到了多少钱,他笑称从那时到现在,自己的学费、生活费再也没问家里要过,去年底他还买了一辆新能源汽车“联系业务用”。对于未来,小林说自己没想过和几大知名外卖平台PK,还是选择小而精的路线,做出自己的特色,“这个时代,要的就是细分市场、能精准把握商机的创业者。”

  高校推出官方版订餐APP

  对于餐饮外卖大量进入校园的现象,接受采访的师生褒贬不一。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小于表示,他支持外卖进校园,“有助于学生更加自由地安排自己的学习、生活,不会被学校服务机构的作息时间牵着走。在现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这非常有必要。”他说,更重要的是,外卖进入校园,起到了“鲶鱼效应”,有助于激发学校食堂的危机意识,提高餐饮服务的质量。

  也有师生对此表示了担忧。北京大学的多位教师就表示,送餐饮外卖的电动车速度太快,威胁到了校园的交通安全,“还是应该予以严格管控。”他们坦言,学校食堂的就餐体验不理想,给了外卖以可乘之机。教育学博士侯正方就认为,对于餐饮外卖进校园,学校要重视,因为其中的食品安全问题影响的是师生的健康,但也不能视作“洪水猛兽”,因为外卖已经在师生中建立口碑,堵不住,只能疏,一方面要加大食品卫生宣传力度,另一方面应采取教学区、宿舍区的交通精细化管理,同时苦练内功,提高食堂的餐饮质量,拓宽就餐空间。

  记者了解到,不少高校都已经作出了积极探索,开发官方版的订餐APP,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开发出了“航航快点”订餐APP,北京师范大学自主开发了手机订餐系统“多来点”,信息化、便捷化服务师生,同时又通过校内监管保障了食品安全,受到了师生的欢迎。(中国日报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