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年过40岁硅谷求职难 无奈整容显年轻

2016-09-12 21:50:0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并非所有上了年纪的员工都会悄悄离开。从2008年到2015年,加州公平就业和住房部共收到了226起针对硅谷150家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的年龄歧视投诉,比种族歧视高出28%,比性别歧视高出9%。
\

  腾讯科技编者按:外媒日前撰文介绍了年龄较大的员工在硅谷的遭遇。由于技能已经过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遭到公司的解雇,有的只能打些零工,有的则卖掉了养老的房子,更有甚者还还不得不通过整容才能勉强找到新的工作。以下为原文内容。

  去年秋天丢掉工作后,安德里亚·罗德里格斯(Andrea Rodriguez)收起了套装。她并不是不想继续工作,而是为了显得年轻一些才不得已而为之。她曾经是SugarCRM的一名成功的销售培训师,这家总部位于加州库比蒂诺的公司专门向企业销售营销和客服软件。

  但突然之间,年逾50的她却加入了硅谷的求职大军。她回忆道,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位招聘经理曾经告诉她:“我们团队成员的年龄差异很大——有的人刚刚大学毕业,年龄最大的也有48岁了。”她顿时语塞,不知如何回应。

  所以,此后参加其他面试时,她再也不穿那5身套装了,而是换成了色彩鲜艳的毛衣或夹克,然后搭配上裙子。她开始定期浏览Reddit、Yelp、IMDb和MSNBC,还从Urban Dictionary上查找自己不认识的单词,好跟别人攀谈超级英雄电影、金州勇士队和卡戴珊姐妹。

  她在LinkedIn上有500个联系人,她还开通了Twitter、Pinterest和Snapchat,甚至开始写博客。惠普企业公司旗下的无线设备制造商Aruba的一位招聘经理看到了她的博客,于是,在当了5个月的无业游民后,罗德里格斯又找到了一份销售培训师的工作。

  为了让身边那些二三十岁的同事把自己当成大姐,而不是大妈,她特意通过休息室或公司的各种活动跟同事们打成一片。这时,Reddit和IMDb便派上了用场。“如果你聊起《音乐之声》里面的茱莉·安德鲁斯(Julie Andrews),那就没得聊了。”她说,“你会被大家当成局外人。”

  美国在职员工的年龄中位数是42岁,以常规的工龄来看,这样的年龄很正常。但据市场研究公司PayScale统计,硅谷科技公司的员工年龄中位数却更有可能是31岁(苹果)、30岁(谷歌和特斯拉)、29岁(Facebook和LinkedIn),甚至更年轻。

  旧金山就业律师迈克尔·韦尔奇(Michael Welch)表示,其他行业也在淘汰年龄较大的员工,代之以年纪更轻、成本更低的劳动力,但湾区的科技公司对经历丰富的简历尤其没有好感,甚至存有一丝质疑。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在22岁时对硅谷的气质进行了一番著名的总结,他当时对斯坦福大学的听众们说:“年轻人就是聪明。”

  并非所有上了年纪的员工都会悄悄离开。从2008年到2015年,加州公平就业和住房部共收到了226起针对硅谷150家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的年龄歧视投诉,比种族歧视高出28%,比性别歧视高出9%。

  上月,惠普的很多老员工起诉分拆后的惠普企业公司和惠普公司,声称他们因为年龄问题成为了大规模裁员的目标。(其中有一位员工是一位效率专家,他刚刚获得了惠普的最高绩效评分:在惠普的5万名员工中,只有250人获此殊荣。)

  原告希望代表年过40的被裁员工发起集体诉讼,他们离职后都被一批年纪更轻的员工取代。针对谷歌发起的年龄歧视诉讼也计划于明年开庭。这两起案件的原告拒绝对此置评。惠普和谷歌都否认了原告的指控,并表示将积极应诉。

  诉讼成本通常很高,而且往往会对未来的就业产生影响。很多年纪较大的科技公司员工都会尽量让自己显得年轻一些,以此取悦那些比自己孩子还小的潜在老板。在准备面试的过程中,除了常规技巧外外——例如只在简历上列出最近的工作内容,以及更新网上的资料照片——求职者还会花钱参加培训,迎合潜在雇主的喜好,甚至通过各种方式改变自己的外貌——连整容都在所不惜。

  加州桑尼韦尔的ProMatch是一个获得政府资助的就业咨询和人脉项目,在这里,罗比特·威瑟斯(Robert Withers)建议他的中老年客户删掉所有超过10年的履历,并使用专业摄影师拍摄的照片制作LinkedIn头像,甚至前往即将应聘的公司的停车场去了解人们的穿衣风格。

  55岁的汽车工程师迈克尔·佩雷多(Michael Peredo)2015年2月被奔驰公司解雇。虽然ProMatch的人建议他不要再穿着T恤打领结,但他却怎么也做不到。“不戴领结我浑身都不舒服。”他说。失业了18个月后,他终于在激光雷达公司Velodyne找到了一份零工,为无人驾驶汽车编写软件。直到那次面试前,他才解下了领结。

  “如果你在一家大公司工作了10年,然后被解雇了,你的技术很有可能早就落后了。”硅谷社交网络Hackers/Founders CEO乔纳森·纳尔逊(Jonathan Nelson)说,他的公司专门为创业公司的开发者组织聚会,“我知道那些被裁的工程师都已经四五十岁了,他们有的人通过培训学会了移动应用开发或大数据技术——还有的人则当起了Uber专车司机。”

  61岁的鲍勃·肖恩伯格(Bob Schoenberger)就很不走运。2010年,由于老东家Applied Materials把他的工作外包到亚洲,导致他丢了饭碗。自那以后,他已经参加过很多新型编程语言培训课,但除了在医疗设备制造商Hospira当合同工外,他和妻子只能依靠如今已经日渐枯竭的失业津贴和存款来维持生计,甚至被迫卖掉了他们原计划退休后前往居住的土地。

  肖恩伯格计划参加一个药剂师培训项目。“我只能离开这里,搬到更便宜的地方去。”他说,“我只好卖掉房子,远走高飞。”

  有一位60岁的软件工程师在圣何塞的一家芯片制造商工作了7年后,于今年1月遭到解雇。现在,他穿着休闲衬衣、卡其裤和运动鞋去面试,还会到当地的进修学校学习嵌入式系统(手机和家用游戏机),而且已经开始工作,甚至把他那花白的头发染成了黑色。

  他还通过整容手术去掉了眼袋和黑眼圈。“如果你想继续在这个行业工作,那最好跟上形势,而且要看上去尽可能年轻一点,毕竟这个行业的很多人都只有20多岁。”他说,“我还想在科技行业工作,因为我喜欢解决问题。我还没存够退休的钱。”

  即使不遗余力地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年轻,或许仍然无济于事。与很多地方一样,在硅谷找工作往往要靠人脉。54岁的辛西娅·休斯顿(Cynthia Houston)留着一个年轻的偏分头,穿的衣服也都是她的侄女推荐的,但她还是在两年前失业了——或者说,她已经当了两年的合同工。

  失业前,休斯顿曾经是云服务公司VMware的项目经理,她最近在给惠普打零工,这是以前的同事介绍的。“我迄今为止的每份工作都是熟人介绍的。”她说,“但他们现在已经帮不上忙了。”

  链接+

  在过去八年里,彼得·科尔斯在哈佛商学院拥有一份所有经济学家都梦寐以求的职业。

  他的研究重点是设计有效市场,这是一个十分重要并且日渐发展的领域,它已经影响了国债拍卖以及决定接受器官移植优先顺序等各种领域。他甚至得到了和 2012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尔文·罗思(Alvin E. Roth)共事的机会。

  但名誉并不足以让科尔斯继续留在哈佛。2013 年,他搬到了旧金山湾区。他现在为线上住宿市场 Airbnb 工作,而 Airbnb 等科技公司承诺提供大量数据和高额薪资来吸引经济学家的加入。

  硅谷一直在永无止境地追求从现有市场抢占更多利润以及建立新兴市场,现在,它开始求助于沉闷的科学。与此同时,经济学家说,他们十分渴望探索数字世界,希望能给解答(价格、激励和行为等)永恒的经济问题带来新鲜观点。

  科尔斯说:“对经济学家来说,硅谷绝对是一家糖果店。”

  彼得·科尔斯(Peter Coles)是一名经济学家,他离开了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加入了 Airbnb,他说硅谷“对经济学家来说,绝对是一家糖果店”。图片版权:Jason Henry/《纽约时报》

  当然,他们获得的报酬也绝对比在学术界更多。在学术界,经济学家通常一年的收入是 12.5-15 万美元。而在这些科技公司里,一位拥有博士学位的经济学家通常年收入都会高于 20 万美元。再加上奖金和赠予的股票,一般只需要几年,他们的薪酬就会翻倍。而管理团队的高级经济学家的薪资会更高。

  多年来,商业企业一直在雇佣经济学家。通常他们需要研究宏观经济形势(比如经济衰退和货币汇率等问题),并帮助雇主做出应对措施。

  而科技公司里的经济学家所做的事情有所不同:他们不去考虑国内或全球经济形势,而是在研究消费者行为的数据路径,以帮助数字公司做出正确决策,强化它们在广告、电影、音乐、旅行和住宿等领域的在线市场。

  这些科技公司中包括了亚马逊、Facebook、Google、微软等大型企业,也包括了 Airbnb 及 Uber 等新兴企业,它们希望效率的提升可以带来更多利润。

  Netflix 的经济研究科学家兰德尔·刘易斯(Randall Lewis)的工作是精确计量广告的有效性。他的工作还涉及到了经济行为的相关性和因果关系难题,研究哪些消费者行为是在看到广告后偶然发生的,而哪些消费者行为又有极大的可能性是因为广告而引起的。

  在 Airbnb,科尔斯通过研究来了解公司的房东房客市场,这既有助于开拓新业务,也能帮助了解经济行为。其中一项研究是通过研究房屋预定情况来了解客户的订房模式,这是行为经济学家有着极大兴趣的领域。人们是最后一分钟才会预订呢?还是提前几周或几个月就开始预订了呢?预订习惯会受到年龄、性别或者国籍的影响吗?

  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学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usiness Economics)执行董事汤姆·比尔斯(Tom Beers)说:“他们都是依赖于大量数据、机器学习以及算法编写等计算工具的微观经济学专家。”

  Google 的首席经济学家哈尔·瓦里安(Hal Varian)说,理解数字市场如何运行现在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关注。但是他说:“我认为几年前的情况更有吸引力。”

  现年 69 岁的瓦里安是科技企业内部经济学家的教父。他曾经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一位知名教授,于 2002 年加入 Google,一开始是兼职,很快就成为了正式员工。他帮助细化了 Google 的 AdWords 市场,让广告商通过竞价将他们的广告根据用户输入 Google 搜索引擎的单词显示在搜索页面上。

  微软研究院的经济学家格伦·韦尔(Glen Weyl)今年秋天会在耶鲁大学开设一门新课程,课程的目标是按照科技公司数字经济学家的方式综合运用经济学和计算机科学。图片版权:Jason Henry/《纽约时报》

  Google 的深意是想避免将最好的广告配置提供给出价最高的广告主。瓦里安研究开发出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广告投放模式,可以计算出用户会点击广告并觉得广告有用的可能性。这正是有效市场设计的一个典型案例。

  自那时起,瓦里安和他的团队一直致力于将他们的经济学视角运用在 Google 的广告市场、公司首次公开募股的非常规拍卖方式,无线频谱及专利的拍卖与购买竞价策略,以及为无人驾驶汽车等新兴企业提供模型等方面。

  目前看来,亚马逊在招募经济学家方面似乎最为积极。它甚至专门建立了一个亚马逊经济学家(Amazon Economists)网站来收集简历。在网站上发布的一个视频里,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帕特里克·巴哈里(Patrick Bajari)说,公司的经济学家团队已经贡献了很多决策,为公司带来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影响”。

  另外一个亚马逊招聘网站上则列有为经济学家提供的职缺。截至上周五,这样的职位有 34 个。

  注意到这个新兴的就业市场之后,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 4 月在旧金山举办了协会历史上首次为科技公司经济学家举办的会议,并且还计划 10 月在硅谷再办一场。

  学术界也开始注意到了这一情形,并且开始适应这种变化。斯坦福商学院(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科技经济学专家、微软顾问苏珊·阿西(Susan Athey)说:“这一切来得太快了,我们很难跟上节奏。”

  许多经济学学生也选修了计算机科学的课程,部分学生同时修读了两种专业。但是今年秋天,耶鲁大学开设了一门叫作“数字经济设计”的新课程,旨在按照科技公司里数字经济学家的方式综合运用经济学和计算机科学。课程主讲是微软研究院(Microsoft Research)经济学家格伦·韦尔,而且这门课程会邀请来自亚马逊、Pandora 和 Uber 的客座讲师。

  这门课是课程改革的一次试水,它也许会是一个专注于数字市场及其设计的联合学位项目。耶鲁大学经济学院院长迪尔克·贝格曼(Dirk Bergemann)解释说,经济学关注的是效率、价格和激励,而计算机科学的重点是算法和复杂性。

  他说:“在数字市场,我们应该尝试同时解决这两方面的问题。”

  韦尔预测经济中数字市场的增长正刚刚开始。他说,叫车行业的 Uber 和房屋租赁行业的 Airbnb 可能正是对私有财产进行重新定义的开始,数字技术让一切成为了可能。

  根据韦尔所说,将来人们会普遍租赁而非购买物品。这是无人驾驶汽车的长期愿景:如果汽车都能随叫随到,那么路上的汽车会大大减少。他说,运输效率、资源消耗和各行各业都将会被改变。

  韦尔说,家居用品可能也会产生同样的变革。一种可能的情形是:当你吃完早餐、用完你的意大利浓缩咖啡机之后,一架无人机会来把它取走,让你可以在这一天接下来时间里把它租赁给其他人使用。

  目前亚马逊和微软还面临着一项市场设计方面的挑战,那就是它们的大数据云计算服务。比如这些数字服务和电力公司一样,都面临着峰值负载的问题。

  如果存在顾客掉线的风险,你怎么去销售你的服务呢?是就顾客愿意为可中断服务所支付的费用进行拍卖?还是为不同水平的风险提供折扣?目前亚马逊和微软都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经济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以及商务人士展开了团队合作。在科技公司里,市场设计不仅涉及到经济学,而且还涉及到工程学和营销学。某种方法在技术上有多困难?如何简单地对顾客解释这种方法?

  曾经在 Google 和雅虎工作过的微软首席经济学家普雷斯顿·麦卡菲(Preston McAfee)说:“经济学重在影响决策,而不是制定决策。”(好奇心日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