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复旦学者称现行退休年龄太早 人力资源浪费严重

2016-11-15 23:11:10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中国人口越来越老龄化,如果我们向日本学习,把金融搞好,把金融理财搞好,尤其是允许把资金投到海外,跟海外人口比较年轻的国家,比如印度、越南相结合,这是中国未来非常好的路子,除此之外,没有好的办法了。
\

  2000年前后,我从哈佛回来,带了一批学生做了一些分析。当时我们用到了宏观经济里最有名的迭代模型,它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思考。所以要讨论好养老问题,必须要有非常好的宏观的、动态的模型。

  我为什么要提动态模型呢?其实养老问题要解决的,最根本的是一个人口结构问题。比如说现在争论的,到底是现收现付制,还是混合。说到底,中国现在走的还是现收现付。现收现付方式很简单,我们的个人账户实际上是空账,现在青年上班族,根据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养老金,然后统统用于现在的退休人群。根据一定的替代率,关键的解决办法就是现在的就业结构和养老。

  从世界角度来讲,一百多年前的养老保险体系,无论是比较早的德国,或者英国,他们都假定退休以后活十年,现在如果这样的话,所有现收现付的都破产了。因为大家知道,现在不是活十年的问题,中国女工50岁退休,每天在锻炼身体,目标就是活到90岁,就是40年的养老。最近我们学院有一个老教授提出,对老年重新定义,他觉得如果从65岁到75岁定义为青老年,75~85岁是中老年,85岁以上才是老老年。

  我们都学过生命周期理论,人的一生当中前面有储蓄,后面负储蓄,退休以后是正储蓄,来平衡他的消费。但是像现在到了85岁以后人还活着,要人照顾,这个消费就上去了。西方现在提出一个概念,叫谁来付这个消费。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生育率在下降,欧洲妇女综合生育率大概在1.6左右,但是要维持一个人口规模,应该要2.1至2.2才可以。所以没有足够的年轻人,这是人类未来非常大的问题。但是我们中国跟世界不同的是70年代实施了计划生育政策,所以上海的生育率是非常低的。

  但全国比较好一些,因为没有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作为经济学家我要讲,幸亏没有严格执行,如果严格执行我们今天会没有服务员,没有钟点工,会困难得一塌糊涂,劳工短缺会更严重。现在大家知道,单独已经来了。

  基本人口问题解决了,我们再来谈模式。

  模式无非就是现收现付和基金制,但是稍微分析一下,无论是现收现付还是基金制,老年人将来生活水平维持或者增长,它的源泉只有两个,一个是就业人口的增长和就业人口劳动生产率提高,物质基础就是这个东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讨论现收现付制还是基金制意义不是太大。但对于基金来说,还是能解决一些短视的问题。

  新加坡很有意思,李光耀西方的东西他都学,但是就不学养老保险,他是搞公积金制度,让自己来选择,有的人觉得身体比较差,活不了很长,60岁就退休了,有的人觉得我可能活到90岁,那就工作到75岁、80岁,他自己选择。这时候基金制就是比较好的,因为自己对自己的身体最清楚。

  不管怎么说,中国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退休太早,55岁还是60岁退休都是太早,所以中国人力资源浪费现在是非常严重。这个问题引申出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我们不让他50岁、55岁、60岁退休,我们一股脑把退休年龄提到60岁可以吗?那么就业就成了问题。我觉得和第一个问题连起来考虑,让50岁的人退休了干什么呢?而且这些人也愿意干,就养着第三代,解放出80后、90后,提高劳动生产率以服务社会。

  反过来我担心一个事情是什么呢?如果我们独生子女政策彻底放弃了,这个社会都不愿意生很多小孩,尤其是富裕地区和人力资本高的地区,因为现在富裕了,都想去旅游,谁愿意多养小孩。我们曾经讨论过东亚国家,重视对孩子的教育、重视考试的国家,都不愿意多要小孩。去问问清华大学的学生,你们爸妈为了你们的学习半条命没有了,要培养两个孩子,一生的幸福就没有了。

  最后,如果有基金制,如果是开放的,中国现在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中国人口越来越老龄化,如果我们向日本学习,把金融搞好,把金融理财搞好,尤其是允许把资金投到海外,跟海外人口比较年轻的国家,比如印度、越南相结合,这是中国未来非常好的路子,除此之外,没有好的办法了。(来源:人文经济学会 作者:袁志刚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原院长)

  链接+

  老年人口抚养比是衡量老龄化和养老压力的重要指标,比例越高通常代表养老压力越大。本月初,最新的全国和31个省市的老年人口抚养比抽样统计数据悉数出炉。

  尽管总体人口红利仍未完全消失,但绝大部分省份的老年人口抚养压力持续增加。数据显示:重庆和四川成为抚养比最高的省市,北京和上海正借助外来年轻人口缓解养老压力,广东依然是最“年轻”的省份。

  老龄人口突破2.2亿:抚养压力持续攀升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2.22亿,约占总人口的16.1%;65周岁以上老年人1.43亿,约占总人口10.5%。

  伴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加,过去10多年整体扶养压力逐年攀升。老年人口抚养比从2004年的11.87%增加到2015年的14.33%。

  各省的老年人口抚养压力悬殊。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重庆市和四川两省市抚养比最高,均超过18%;紧随其后的是江苏、辽宁和上海。广东和西藏是抚养比最低的省区,均低于10%。广东不仅当前抚养比低,由于大量年轻人口涌入,过去十年降幅也最大。

  重庆和四川的抚养比位居全国榜首很大程度上源于过去十多年的劳动力外流。抚养比是以常住人口为计算依据的,通过户籍人口与常住人口的变化,可以看出人口外流带来的影响。

  对比公安部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可以发现:重庆和四川的户籍人口数分别在2001年、2005年超过常住人口总数。截止2015年,四川和重庆的户籍人口分别比常住人口数高出约898万和355万。两省市户籍人口比常住人口合计多出约1253万人,约占户籍总人口的10.34%,这从侧面印证有大量的劳动力人口外流。

  去年川渝两省市的抚养比较上一年其实有所降低,未来的形势并不乐观。今年9月份,四川省统计局对全省2016年至2050年的人口状况进行了预测。预测结果显示:未来35年四川劳动年龄人口(16岁至59岁)呈减少趋势,2015年四川劳动年龄人口总数为5099.02万人,到2050年减少为4305.53万人,比2015年减少793.49万人,降幅约15.56%。

  京沪靠外来人口补血 东三省老龄化急剧加速

  上海同样面临巨大的老龄化压力,抚养比位居第五。但与北京一样,依靠外来年轻人口的输入,过去十年抚养比在下降。而作为人口流出地,黑吉辽三省过去十多年养老压力持续攀升,形势愈发严峻。

  2004年时,上海才是老年人口抚养比最高的省市,抚养比高达20.31%,北京位居全国第四。但到了2015年上海抚养比下降到16.47%,是所有省市中降幅最大的。北京则从远高于平均值下降到平均值以下,排名从第四位下降到第17位。

  庞大的外来人口流入对北京和上海的老年人抚养比起了很大的稀释作用。对比国家统计局和公安部的统计数据:2004年至2015年期间,北京市的户籍人口仅增加了180.14万人,而外来常住人口增长了约500万人。上海同样如此,户籍人口增长约81.23万人,常住人口增长了592.04万人。

  数百万拿不到北京上海户口的年轻人,正为两大都市扛起养老的重担。东三省则是另一番场景。从2004到2015年,黑、吉、辽三省的抚养比升幅紧随四川之后,位列二到四位。

  养老金告急: 八省可支付月数不足10个月

  我国养老问题面临考验的不止在人上面,也在钱上面。由于老年人口激增,包含养老保险在内的五险支出速度已经超过收入速度。人社部数据显示,2015年五项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合计为46012亿元,同比增长15.5%,而支出增速达到18.1%。去年社保支出占社保收入的比例已高达84.73%。

  而且现在愿意交养老保险的人正逐渐减少。人社部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显示:企业部门缴费人员占参保职工人数的比重自2009年以来已经连续七年下降。2009年缴费人员占比达87.7%,而2015年这一比重仅为80.3%。

  企业养老金支付压力正在迅速增加。可支付月数由2012年的19.7个月下降到2015年的17.7个月;其中,8个省份可支付月数不足10个月,黑龙江的企业养老金可支付月数仅1个月。

  养老金抚养比所展示的问题远比人口数据更为严重。《报告》显示:2015年职工养老保险抚养比已经下降到2.87:1。也就是说,不到三个在职人员就要“养”一个人。

  纵观历年数据,中国走向老龄化社会已经无可避免,但各省情势千差万别。一场对年轻人口的争夺战其实早已在有意无意中展开。

  在养老压力之下,对年轻人口的争夺,是否将成为诸多地方制定发展政策时更重要的考量?更快老去的地区,如何才能留住年轻人口?(面包财经)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