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文娱 > 正文

吴晓波解析乐视风波 生态化反成难题

2016-11-13 21:40:04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在过去的短短三年里,它由一家单纯的、以内容聚合为主的乐视网,猛然舒展开来,相继进入电视、手机、汽车、金融等重大领域,八面开战,四处树敌。
\

  一

  本月10日,贾跃亭创办乐视十二年。

  就在这当口,拖欠供应商百亿款项的流言四飞,乐视股价应声大跌,贾同学写了一封很长的内部信,接着,是小米与乐视在微博“撕逼”,媒体人长文质疑乐视很可能成为下一个德隆。

  总之,斯人登危楼,风雨乱衣襟。

  二

  企业从来以成败论英雄,乐视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德隆,这个问题只有在一种状况下可以被证实,那就是,乐视真的成为了德隆的那一天。

  其实,从经营模式上看,乐视与德隆并不近似。德隆从资本出发,以投行的姿态整合实业,最终因中国金融市场的不成熟,陷入了短融长投的陷阱,用唐万新自己的话说,“用毒药化解毒药”。不过,即便在如此极端的案例中,也有人认为,德隆并非死于激进,而是死于节奏。

  中国一向以来是属于激进者的世界,过往二、三十年中,以激进而崛起,在烈火中赤手夺冠者不在少数,如平安、京东、阿里、恒大、奇虎360、吉利、青啤、绿城、TCL、比亚迪,在某一时段,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一点也不会比今日的乐视好看多少。

  即便在当今之世,如乐视般的高歌猛进者仍不在少数,如互联网界的滴滴、爱奇艺、大众点评,实业及流通界的小米、顺丰,金融界的九鼎、姚振华系,地产界的融创以及几乎所有福建系大佬。

  激进,在战略上既是一种搏命式的冒险,同时也是攫取最大利益的高效路径。在某种意义上,极限速度将掩盖很多的错误和缺陷,在高速发展中,把企业送入新的成长阶段。换而言之,绝大多数的大型企业,都经历过令人窒息、濒临绝境的极限测试。

  在这样的过程中,考验决策者及其团队的,一是对节奏的把握,二是对边界的控制,三是有没有好运气。

  三

  节奏是成长的秘密。

  任何高速运转的机器、人体或组织,如果能够协调好所有的配件,在运动中保持一定的节律性,那么,其热量的消耗便可以有效率地转化为动力,而将运动对自身的损伤降到最低点。

  这就如同篮球运动员运球,能量消耗的对应值,不是运球速度的快慢,而是节奏的控制或失控。

  越是大型的组织,对节奏的要求就越高。德隆当年的败局,并不在于并购的疯狂,而是它的资本供给模式过于单一和原始,与实体转型的速度无法匹配,造成节奏上的失控,最终因国家宏观调控的突然降临,产融紊乱,而导致整体的崩盘。

  边界的控制则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现金流的边界,二是公共信用的边界,三是核心业务的边界。

  乐视目前所遭遇的,正是对节奏和边界的考验。

  在过去的短短三年里,它由一家单纯的、以内容聚合为主的乐视网,猛然舒展开来,相继进入电视、手机、汽车、金融等重大领域,八面开战,四处树敌。

  在资本供给方面,贾跃亭比当年的唐万新要幸运得多,无论是“讲故事”也罢,“三个瓶盖八个杯”也罢,乐视的融资成本并不太高,问题仍然在于,资本投入与实体拓展的节奏能够协调。

  在业务发展上,我想,外界所议论的乐视,与真实的乐视,以及贾跃亭心中的乐视,很可能不是同一个乐视。

  在当今的中国市场,要支撑一家千亿市值的公司,最核心的一点是,你能否在一个万亿级行业中,夺得第一名的位置。

  以此为标准,乐视过去几年最大的成功,是它在电视机领域所斩获的战绩。

  电视机业务,离乐视起家的内容分发能力最近,贾跃亭抓住了智能电视的风口,创造性地发明了新的营销模式,在这个著名的“红海”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目前,乐视超级电视的市场份额领先于所有的对手。

  在当今中国,彩电的年销量约1.6亿台,以行业产值计,是手机的1.3倍。毫不夸张地说,乐视在电视机同行中造成的核弹震撼,一点不逊色于三年前小米在手机行业中的效应。

  可惜的是,贾跃亭在乐视的王冠上,手忙脚乱地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