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传媒 > 正文

特朗普Twitter账号存安全隐患 推特治国或引发灾难

2017-01-07 00:55:23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如果黑客有干扰地缘政治的动机,他们可能通过特朗普的Twitter针对某国或某位领导人进行赞扬或批评,并修改外交政策。如果黑客心胸狭窄,他们可能直接在推文中向自己敌人发难,鼓动起近1900万粉丝发起攻击。
\

  腾讯科技编者按:美国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近日评论称,在没有特殊安全保护措施下,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Twitter账号可能被黑客利用来谋取经济利益,引发地缘政治动荡,甚至还可能出现更糟的情况。以下为文章概要:

  当下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消息发布平台莫过于特朗普的个人Twitter账号。在过的六周时间里,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左右市场动向、就继任政府的外交政策发号施令,并成功转移了全球媒体的关注点。就在日前,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还导致日本丰田公司股价下跌。与此同时,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极其不安全。

  这个账号以前关注明星之间的八卦也就无关紧要,但特朗普当选总统后,这个账号已经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再加上其发出的推文不具有可预测性。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得特朗普的Twitter成为黑客尤其“青睐”的对象。

  这并不是在夸大其词,因为通过发布简简单单的140个字符可能获得一大笔财富。如果有人进入了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他们可能对一家上市公司进行任意的点评,特朗普此前也做过这样的事情,这可能令该公司的股价出现相应的波动。

  一个名为Trigger的市场追踪应用甚至已经有了这样的警报功能:当特朗普的推文涉及某家上市公司时,就会有推送提醒。

  如果黑客有干扰地缘政治的动机,他们可能通过特朗普的Twitter针对某国或某位领导人进行赞扬或批评,并修改外交政策。如果黑客心胸狭窄,他们可能直接在推文中向自己敌人发难,鼓动起近1900万粉丝发起攻击。

  更为要命的是,特朗普的推文风格与美国现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按套路出牌,反复斟酌的路数大相径庭。因此,通过不法途径进入特朗普Twitter的人就可以仅凭模仿口吻轻易实现他们的目标。例如,2013年入侵美联社Twitter账户的黑客就通过发布白宫爆炸的虚假消息,导致道指下跌150点。

  这并非遥不可及的猜想。先抛开所谓的俄罗斯黑客攻击阴影,仅仅过去一年,形形色色的名人或组织的Twitter账户有被黑过或有过异常登录的情况,其中有演员、政客以及国际体育组织,甚至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谷歌(微博)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也未能幸免。

  很多入侵行为并不需要高超的技术或能力,动机不纯者通常可以通过一些具有发推权限的第三方应用进入账号。这些黑客都未必是专业人士或拥有多少资源,有些黑客行为就是一些沙特年轻人发起的。特朗普账号以前就被黑客入侵过的历史。2013年,就有人用他的账户发了几句美国说唱歌手李尔•韦恩(Lil Wayne)歌词。

  因此,谁将来确保美国当选总统Twitter账号的安全?

  据在竞选期间管理过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社交账号以及运营奥巴马社交账号的多位人士称,Twitter针对政治人物并没有提供特殊的安全措施。

  2012年负责奥巴马社交媒体战略运营的劳拉•奥林(Laura Olin)表示:“我没发现Twitter有什么针对公众人物社交媒体账号的独立安全措施。Twitter就像其他软件一样,使用双重认证。我惊讶于这至今都没有发生改变。尤其是在所谓的俄罗斯黑客攻击传闻之后。”

  Twitter拒绝就此事进行置评。

  据奥巴马白宫的在线事务总监阿历克斯•沃尔(Alex Wall)表示,官方的@POTUS(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账号确实存在特殊安全协议,不过仅在用户端。这些均由白宫通信局(White House Communications Agency)设置,后者负责为总统及工作人员提供“通信支持”,这种保护提供多个密码层,并限制可连接官方账号的加密设备数量。

  沃尔指出:“一小批设备受到严密安保措施的保障,必须非常小心地使用。”

  沃尔也曾出任希拉里的美国社交媒体总监,他表示希拉里团队本也打算在赢得大选后采用相同的协议。如果特朗普同意采取这些预防措施,而且只从@POTUS账号发推文,被黑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然而,这似乎不太可能。即将上任的白宫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本周早些时候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他可能通过两个账号发推文,或者他有自己的选择。”

  此外,斯派塞和未来的白宫幕僚长雷恩斯•普瑞巴斯(Reince Preibus)还承诺将重新审视白宫每天发布消息的方式,此举意味着Twitter未来可能承担发布更多消息的重任,这不得不令人更加担忧。

  现在尚不清楚有多少设备登录了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更别说这些设备有多少应用有进入Twitter发布推文的权限。

  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尚未就置评请求进行回应。

  链接+

  有没有发现,特朗普已经成为最具有权势的候任美国总统?在自己的特朗普大厦中,摆弄着智能手机,不断地发推特,第二天,保准就有主流媒体去报道和解读特朗普的推文,甚至有媒体还设立了专门观察特朗普推文的栏目。特朗普的推特威力甚至让奥巴马也感到不爽,在2017年的新年之际,连发多条推文,来陈述自己的八年任期做出的重大的政绩,包括医保案。然并卵,推特对攻战中,奥巴马完败,特朗普接着发了数条推文来攻击奥巴马的。至少在推特上,特朗普才是美国总统,寥寥数语的推文,更像是文件“批示”。特朗普能用推特治理这个世界第一强国吗?

  对于职业政治家和外交官来说,特朗普是相当不靠谱,治国理政怎么可能用推特这种极为肤浅的形式呢?是什么人可以用几十个单词就能把自己的施政思想说清楚呢?也许特朗普压根就没有想清楚,也没有打算说清楚,他只是表达自己的立场和情感,至于是不是合理的,那是另外一回事。胜选之后,特朗普也说,可能会减少社交媒体的使用,但是现在看来,他是社交媒体的重度依赖者。特朗普本身就是推特代表的社交媒体的最大赢家,也是社交媒体政治时代最大的玩家。正是因为社交媒体,改变了政治的游戏规则,消解了人们对于理性、真理的追求,而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立场和诉求。而特朗普恰恰是一个观点的生产者,尤其是爆炸性观点的生产者,他相信“阴谋论”,善于编故事,所以,在社交媒体上,特朗普完胜希拉里,也赢了奥巴马。特朗普的推特粉丝比奥巴马多570多万,二人粉丝的增长速度也是天差地别,未来,特朗普的粉丝有可能直追印度总理莫迪。

  说起来,莫迪也是推特政治的玩家,只不过,莫迪没有像特朗普那样语不惊人死不休,而且印度的国力与美国不可同日而语。如果特朗普不能戒掉推特,世界可能进入推特政治的新时代,各国领导人可能会在推特上与特朗普“互粉”,在推特上交流与交锋,如果是这样,那外交的概念也将被彻底重新书写。外交变得无比透明,且现场直播,然而,推特政治内在的问题就是,在一个草根的平台,甚至是全球草根的舞台,推特消解了精英政治的基础。从根本来说,政治从来就是精英的事情,它应该建立在利益的理性算计、建立在专业的知识和机构之上。特朗普在玩推特之余,也在搭建自己的治国团队,应该说,他才是精英政治的行家。要经营数十亿美元的生意,不选对人,怎么可以呢?看看特朗普的用人之道和驭人之道,也就明了了,特朗普的执行团队也是在落实他在推特上的观点。

  推特,是特朗普灵感之地,也是“隔空”谈生意的好工具。就在最近,特朗普通过推特狠狠地敲了一下福特一笔竹杠。本来福特要在墨西哥投资16亿美元,结果,特朗普说,你要是去墨西哥投资,对产自墨西哥的汽车征收边境税。福特改弦更张,选择增加在密歇根州的投资,在推特上恐吓美国的跨国公司,似乎成了特朗普的杀手锏。特朗普根本就不管这样的做法是不是违反了国际贸易和投资的规定。特朗普还没有入主白宫,也没有通过总统的法令阻止福特的投资计划,福特改变计划,至少在表面上是自愿的。这就是特朗普的小算盘,其实他这个候任总统以推特为载体行使着总统的职权,提前结束了奥巴马的任期。由此带来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推特上的特朗普到底是个候任总统,还是一个超级网红呢?他的说法算是个人的言论自由呢,还是未来的政策宣言。不能不说,推特在特朗普的手中成为政治的工具,它可以帮助特朗普实现低成本的政治动员,赢得总统大选,也能够绕开基本的权力制度,直接将政商关系变成一种私人关系和个人观点。政治的层级被大大压缩了,特朗普通过互联网实现了“电子政务”,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有特朗普的影子。

  互联网早已超越了国界,推特等社交媒体更是实现了全球互联互通。特朗普的推文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主流媒体的关注焦点,主要还是相信,特朗普在推特上说的“真话”,这些观点会成为他的对外政策的思想基础。这样的假设当然是有道理的,在推特上,特朗普才是真性情的表达,包括拼写错误。从推特上也能看到特朗普的“进攻型人格”以及超级现实的生意人思维。他与奥巴马几乎是两个极端,奥巴马看重的是美国的霸权地位,美国在全球规则中的主导角色,而特朗普则看重的是美国的实际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作为一个商业大亨,他对于相对利益斤斤计较,在推特上直言,中国拿去了最多的好处,美国要从中国把工作岗位抢回来。

  特朗普的这些情感和观点,未必能够成为白宫的政策,因为美国总统的权力终归还是有限的,在总统自由裁量权的范畴,特朗普可以步子大一些,比如说外交领域。从推特上能够感知到特朗普“战略经济”的最高目标,那就是重新分配与盟友和伙伴的利益,实现美国利益的最大化,忽视或者放弃国际规则,组建一个具有进攻性的“群狼”内阁,重启双边贸易、金融规则的谈判。为了达成这样的目标,不惜任何手段,包括以地缘政治的热点进行战略敲诈。

  毫无疑问,还没有上台的特朗普,通过推特逐渐昭告天下,他的目标、利益和手段,而主流媒体对于特朗普推文的跟踪和报道,制造了一种语境,无形之中,特朗普成为议题的设置者,其他国家只能围绕特朗普的推文展开活动,这也是一种权力的体现。特朗普给美国和全世界带来的挑战,可能是到底特朗普能够驯服推特,还是推特改造了特朗普?毕竟依靠推特来治国,还是头一遭,用推特搞外交,也是新鲜事儿。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就说,推特不能成为外交政策工具。问题的关键是,谁能给特朗普戒掉推特瘾呢?(中国经营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