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电商 > 正文

多地加强快递非机动车监管 外卖小哥或成规范对象

2017-01-05 01:47:02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外卖、快递确实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便利,而随着业务量的激增,这些行业的“骑手”也引发了一些问题,比如,不遵守交通规则、横冲直撞、野蛮驾驶。
\

  上个月,多个一线城市公布了网约车管理细则,虽然各地对网约车从业者的要求不尽相同,但传递出一个相同信息——规范网约式新兴市场,整治“大城市病”。根据公开报道,在规范网约车的同时,不少地方还将监管目光瞄准了快递、送餐行业,例如,新修订的《深圳经济特区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罚条例》着重强调要加强对快递、送餐行业非机动车的管理;上海、青岛等地交警则先后对快递、送餐行业电动车开展了专项整治。这意味着,外卖和快递从业人员或将成为下一个重点规范的对象。

  “骑手”经济与野蛮驾驶

  外卖、快递确实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便利,而随着业务量的激增,这些行业的“骑手”也引发了一些问题,比如,不遵守交通规则、横冲直撞、野蛮驾驶。

  去年4月,“顺丰快递小哥被打事件”一度网络热点,当时,顺丰快递小哥驾驶的三轮车与一辆黑色小轿车发生剐蹭,轿车车主下车后辱骂并掌掴快递员,而快递小哥却一直低头不语。从这一事件可以看出,一方面大家对快递人员缺乏理解和关心,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快递人员驾驶的问题。

  近期,有一线城市的快递三轮已基本实现一车一号,一车一人对应管理,如果快递三轮车出现交通违法情况,交管部门可根据编码向对应的快递公司追责,责任到人。定向追责的管理机制,降低了“骑手”不遵守交通规则带来的隐患,这有利于城市管理,同时也保障了交通参与者的安全。

  千亿市场急需规范整治

  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餐饮O2O在线用户规模超过2亿人,2015年在线餐饮收入1389亿元。如此巨大的外卖服务市场,吸引了大量从业人员加入“骑手”队伍。一名美团外卖配送员告诉笔者,在广州做外卖配送,订单量充足的时候每月能赚5000多元,最多时能拿到8000多元。

  高收入也提高了外卖配送员对“好评”的高要求,笔者就曾被一个外卖配送员“骚扰”,请求对他的送餐过程给予好评。另外,由于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媒体亦曾报道过个别美团外卖配送员对点餐人员起色心的事例。这两个问题,一是个人信息安全问题,一是外卖员的素质问题。可见,我们在享受外卖送餐的便捷服务同时,也希望个人权益得到有效保障。

  其实在O2O火热的背景下,因为客户给差评而被店主骚扰或殴打的事情,曾经屡屡有发生。有店主在客户结婚之时寄送冥币的,有通过“呼死你”软件电话骚扰的,有直接通过发送短信威胁的。

  作为互联网O2O餐饮的代表,美团外卖等企业应担负起行业标杆的作用。有专家表示,对送餐员进行实名认证和过往犯罪史调查,应该是雇主的责任,对自己的送餐员进行交通普法和技能培训,也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基本要求。(信息时报)

  链接+

  从购物到打车,再到吃饭,互联网正在深刻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眼下,“饿了么”、“派乐趣”、“百度外卖”、“美团外卖”等互联网订餐平台纷纷开启“烧钱模式”,跑马圈地,抢占市场。这成了举步维艰商家的“救命稻草”,餐饮业一扫阴霾,开足马力,强势逆袭。

  始料未及的繁荣,让身在其中的人们“忘乎所以”,一些隐藏的风险正在不断集聚。

  餐馆:幸福来得太突然

  时值腊月,气温已降到冰点以下。这是青岛旅游和餐饮业传统的淡季。然而,今年的冬天,却让餐馆老板们感受到了浓浓的暖意。

  中午时分,位于中山路的某知名快餐连锁店内,食客屈指可数。可门口却挤满了张贴着“达达”、“饿了么”、“美团外卖”等醒目LOGO的摩托车、电动车等各式车辆。这些车辆将一份份打好包的美食送到城市的各个角落。

  “从11月底派乐趣提高补贴力度以来,我们网店的销量就呼呼往上蹿。目前,平均每天的销量稳定在100单左右。网店营业额已经占到店铺营业总额的6成以上。店铺营业额已经超过了旺季的七、八月份,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啊。”店长王建军难掩内心的激动。

  老王告诉记者,每年过了国庆节后,店里的生意就急转直下,最差的时候,一周的营业额只能顶上旺季一天。为了拓展销售渠道,门店加入了派乐趣、饿了么和美团的外卖等互联网订餐平台,平台提供补贴和送餐服务。“一开始,优惠幅度不大,加上顾客还不习惯网上订餐,网店日销量只有十几单,店铺总体销量并没有太大起色。自从11月底,订餐平台加大补贴力度推出‘30减15’、‘20减10’而且免配送费的半价优惠活动以来,网店订单打着滚地往上涨,从十几单增加到几十单,再增加到一百多单,进入1月后,网上订单基本维持在100单左右,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经营状况。”

  和老王一样感受到幸福的店长不在少数。以派乐趣订餐平台为例,其在中山路片区就拥有200家左右的加盟餐厅,月销量超过1000单的餐厅超过50家。其中,麦诺小子中山路店月销量更是超过5000单,而且增长势头迅猛,突破6000单指日可待。而在香港中路,外卖需求量更大,月销量数千单的餐厅比比皆是。其中,一个叫做“梅花轩重庆鸡公煲”的餐厅,网店月销量更是超过了8000单,令人咋舌。

  消费者:吃饭跟不要钱似的

  动动手指,美味就自动上门,还能节省不少钱。这样的诱惑让广大消费者趋之若鹜。“过去一到饭点,就为吃什么发愁。现在好了,坐在办公室,打开订餐APP,数百家餐厅、各种美味近在眼前,随便挑,非常方便。”邹先生是中山路一家外贸公司的职员,平时工作比较忙,经常误餐,自从用上订餐软件后,吃饭难的问题算是解决了。

  而相当一部分消费者看重的则是网上订餐带来的实惠。“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经常在餐馆吃饭,一天最低花费得40元左右,一个月生活费得上千元。现在用了订餐软件,20元减10元,我一天就能节省20元,一个月能节省好几百元,非常可观。”潇潇是广西路一家宾馆的工作人员,她说,互联网带来了便利与实惠,改变了她的用餐习惯。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互联网订餐平台的用户主要是年轻的上班族,他们喜欢尝试新鲜事物,追求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与自由。此外,游客所占比重也很大。他们来到一个陌生城市后,习惯在互联网上获取美食、旅游等信息,互联网订餐平台为他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在优惠促销的刺激下,这个消费群体正在膨胀,一部分消费潜力被激发出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各主要订餐平台用户呈现几何级增长态势,数量均达到或超过千万级。

  送餐员:月薪过万成现实

  大量的外卖订单,对物流的需求激增,专业的送餐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上线于2014年6月的达达,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之一。达达采取的运营模式类似滴滴打车,它在兼职配送员和有配送需求的商户之间搭建平台,商户可以通过达达APP或API接口发订单,附近的兼职配送员则可抢单完成配送任务。在一年的时间里,达达平台上已经迅速聚集了80万实名认证达达配送员,服务近30万家商户,日订单量150万单,并与包括饿了么、京东、百度、淘点点在内的上百家O2O平台完成对接,进行战略合作。

  “过去我们门店的外卖业务主要是通过电话订餐。由于人手紧张,远的就没法送,特别是到了用餐高峰,店里都忙不过来,外卖就没法兼顾。”天津路一家快餐店老板对记者说,现在有了达达、蜂鸟这样的专业送餐公司,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送餐业务的膨胀带火了送餐员这一职业。小胡原本是中山路某商场的保安,月薪2800元。得知了送餐员丰厚的收入后,他毅然辞去保安工作,花1000元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加入了送餐员的队伍。“刚开始的时候不太熟悉路,一天能干20多单。干了一周后,熟悉了,现在能干到40多单,最多的时候能干到60单,一个月能挣上万元。”

  高收入吸引了大量人群涌入送餐大军。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的上班族兼职尝到甜头后,干脆辞掉原来的工作,一心一意送餐。有的是退休工人,他们不习惯退休赋闲在家,送餐不仅可以接触社会,打发时间,还有不菲的回报。

  餐饮O2O:货币之战

  互联网对餐饮业的青睐晚于零售业,甚至晚于交通行业,然而,就在不经意间,餐饮业已变成了互联网巨头们角力的战场。

  起步较早的“饿了么”,创立于2009年4月,截至2015年12月,其业务覆盖超过300个城市,交易额突破1亿元,日订单量超过330万单。疯狂扩张背后是资本的推动。2014年5月,饿了么获得大众点评8000万美元投资,成为其深度战略合作伙伴。2015年1月,饿了么完成E轮融资,获中信产业基金、腾讯、京东、大众点评、红杉资本联合投资3.5亿美元。8月,饿了么获华联股份9000万美元增资。12月17日,饿了么和阿里巴巴签署投资框架性协议,阿里巴巴投资饿了么12.5亿美元,获投资后,饿了么估值超过45亿美元。有了阿里做“后台”,饿了么底气十足。

  团购起家的美团,当然不甘心眼睁睁看着庞大的外卖市场落入他人之手。于是,美团外卖于2013年10月应运而生,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其日订单量从1单到10万单用了半年时间,而从10万单到100万单只用了两个月,目前日订单量已经突破300万单,对饿了么造成威胁。

  随后,百度也加入到外卖的行列。有李彦宏做“靠山”,百度外卖自然信心满满。由百度打造的专业外卖服务平台——百度外卖,2014年5月20日正式推出,主打中高端白领市场,截至2015年11月,已覆盖全国100多个大中城市,吸引了几十万家优质餐饮商家入驻,平台注册用户量达到了3000多万。

  争夺战并没有降温的迹象。连做物流起家的达达也推出了餐饮O2O平台,从下游的外卖物流“逆流而上”,做起了上游的外卖点餐平台,来抢老东家的生意。三个多月前,达达一手打造的餐饮O2O平台——派乐趣上线,正式加入争夺战。凭借在外卖配送市场的大量积累及强大的配送体系,派乐趣出手不凡:3个月、40个城市、120万单,扩张速度令老东家“吓出一身汗”。派乐趣的非凡表现让资本趋之若鹜:2015年的最后一天,达达向媒体证实,已在几月前获得3亿美元D轮融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正式跻身互联网“大佬”行列。

  根据对外公布的数据,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达达四家外卖巨头已累计融资达到数十亿美元。海量资本的涌入,让餐饮O2O平台之争白热化。明争暗斗花样翻新,但最为直接和有效的竞争方式无疑是“补贴战”,也就是通过向商家、送餐员发放补贴的形式,降低菜品价格,吸引顾客,最终达到抢夺用户与流量的目的。

  先是饿了么推出“首单立减15元,满金额减现”的优惠活动,接着美团外卖推出“首单立减15元、满30减10元”等活动,百度外卖也推出“首单立减13元,满金额减现”活动,后起的派乐趣则一举推出“半价优惠”的巨大优惠活动……从不惜血本补贴商家,再到补贴送餐员,各家紧盯对手,寸步不让。

  专家:互联网加速“供给侧改革”

  “餐饮业的低迷持续了几年,特别是中高端餐饮呈现持续萎缩的势头。而互联网资本的涌入,特别是互联网订餐平台力度巨大的补贴优惠,好比一条鲶鱼,把餐饮业搅活了。”青岛市饭店与烹饪协会会长杨岩说。

  在杨岩看来,互联网给餐饮业带来的影响是全面而深刻的。“携带着互联网基因的资本大量涌入,不仅为餐饮业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还为行业带来了全新的思维模式和发展局面,那就是用互联网的思维对传统餐饮业进行改造升级。”他说,让餐饮业陷入低迷的根本原因就是行业门槛低,大量人、财、物的涌入,致使行业产能过剩,但这种过剩只是相对的,“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有的餐厅门可罗雀,而有的餐厅一座难求的原因。”

  杨岩认为,餐饮业的当务之急就是要降成本,去产能。互联网为供需双方提供了直接而有效的通道,有利于餐饮业进行供给改革,优化产品结构,提升综合服务质量,让供需更加匹配。此外,运用互联网对传统流程进行改造,网上订餐减少了对促销员、点餐员、收银员、洗碗工的需求量,可以有效降低人力成本,提高了盈利能力。

  未来:“好景”能否常在

  餐饮O2O尤其是外卖O2O的白热化竞争,烧钱圈用户几乎成为巨头们的“必杀技”,动辄上亿美金的圈钱游戏也将巨头们深陷“轮回”:为了在最短时间内扩大市场份额独占鳌头,巨头们采用原始粗暴的烧钱手段疯狂补给用户,以庞大的用户规模和销售额的迅速提升吸引更多资金入注,进而掀起新一轮烧钱大战。

  新年伊始,几乎所有人都有一个问题:一旦喧嚣尘上的资本寒冬来袭,O2O巨头们何以为继?疯狂补贴后的餐饮O2O又将走向何方?

  “天上不会掉馅饼,订餐平台也不会无休止地烧钱。”这是杨岩的判断。眼下,如此力度的补贴和烧钱速度是任何公司都无法承受的,餐饮业也无法仅仅凭借补贴度日。就用户而言,这种饮鸩止渴的做法根本无法保证用户的留存问题。早期的原始扩张让资金流向用户和商户的拓展,平台间同质化竞争激烈,无差异的服务让补贴的多少成为用户判断标准,至于哪家平台对他们来说无足轻重。不难想象,补贴消失便难逃用户顷刻流失殆尽的悲惨境地。

  杨岩话音刚落,此前承诺将“半价”活动延续到2015年年底的派乐趣,在12月19日、离承诺还差11天时,单方面终止了活动,将半价优惠调整为“20减8、30减12”。这让“备足货源、冲刺年终”的商家措手不及。“优惠一调,订单量刷刷往下掉,下降了将近一半,原材料大量剩余,浪费严重。”中山路一家快餐店老板向记者抱怨。

  为维持之前的销量,商家不得不自掏腰包,将优惠幅度恢复到此前的水平。然而,让商家没有料到的是,这才只是噩梦的开始。1月5日,派乐趣再次发布通知:“从1月6日起,参加半价活动需商家共同参与减免:其中,20减10,商家承担2元,平台承担8元;30减15,商家承担5元,平台承担10元。不参加活动的商家,只享受‘20减5、30减8’的活动。”派乐趣的做法彻底激怒了商家。“这简直就是恐吓,是绑架!”一家此前销量不错的商家愤愤不平,为此,他没有做出加大补贴的妥协,然后,噩梦开始了:日销量从此前的100多单,一下子被“腰斩”,仅仅只有40多单。迫于无奈,该商家极不情愿地贴钱参加了平台的活动,销量才慢慢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不仅如此,订餐平台还借机“加强管理”,加大对商家的处罚力度。其中,最要命的就是对虚假订单,即刷单行为的处罚。《派乐趣平台商家管理条例》规定:商户工作人员自身或者商户工作人员委托/唆使/暗示他人进行的、不以真实外卖消费为目的而购买外卖商品/服务,以套取不正当利益的,将被处以“加入永久不合作黑名单、扣除刷单商户所有余款”的处罚。于是,近期,青岛等地多家饭馆、超市,被“派乐趣”封号、冻结账户。对于封号的原因,派乐趣、商家各执一词。

  消息一出,平台商家纷纷“出了一身冷汗”。为了避免被“封号、冻结账户”,商户加快提现的频次。“过去三五天一提,现在账户里一有钱,就赶紧提出来,免得出现闪失。”一商户说。

  郁闷的不只是商家,送餐员的损失同样不小。“过去加上平台补贴,一单最多能挣9元,最多一天能干60单,加上总量奖励,能挣五六百元。而现在补贴少了,一单只能挣四五元,加上商家单量下滑厉害,一天能干30单,挣二三百元就算多的了。”一位达达配送员对记者说。而频频出现的“达达配送员被拉黑冻结账户运费”事件,更加“伤透”了配送员的心。“如果再这样下去,春节后就不干了。”这位配送员说。

  此外,平台优惠朝令夕改,加上饱受诟病的让人难以忍受的送达时间,已让消费者心生厌恶。“我感觉这是订餐平台和商家合谋,绞尽脑汁来算计消费者。”一外卖消费者抱怨说。

  声音:质量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爆发式的扩张、同质化的竞争、“不太美好”的消费体验,将互联网外卖推上风口浪尖。

  杨岩认为,餐饮业是服务行业,质量是餐饮业安身立命的根本,互联网外卖解决了消费者用餐的便利,但如果服务质量跟不上,迟早会被消费者抛弃。

  杨岩的担忧不无道理。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外卖送餐员多为兼职,餐箱、服装、车辆五花八门,整个配送过程缺乏统一的标准,服务质量难以保障。

  “饭菜最佳食用时间是刚刚烹饪出来的时候,而外卖动辄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的配送时间,再加上配送过程中的挤压、污染、撒漏,还会让饭菜失去了原本应该有的色、香、味,良好的用餐体验无从谈起。”杨岩说。

  这或许也是一些中高档餐饮店,特别是品牌餐饮不愿贸然尝试互联网外卖的原因。“春和楼香酥鸡烹饪技艺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对饭店营业额贡献极大。但包装会影响香酥鸡的酥脆口感,因此不太适合外卖。”青岛春和楼饭店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沈健基说。

  除了菜品本身的属性限制外,品牌餐饮的顾虑还有“短平快”的互联网外卖会否对品牌造成损害。“作为拥有125年历史、全国知名的青岛老字号,春和楼的品牌价值不仅体现在菜品上,还体现在建筑文化、餐饮文化。一定程度上讲,我们做的是餐饮文化,消费者选择春和楼也正是看重于此。不亲自到饭店,是很难感受到这种文化的。”沈健基说。

  杨岩提醒,餐饮业应该回归到提供美食和服务的轨道上,过度依赖补贴会对行业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经营者的注意力应放在优化产业结构、增强管理水平、提高餐饮服务水平上。(青岛日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