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家长举报无备案平台直播涉黄 利用初中生微信群流传

2017-12-09 00:42:05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记者调查中还发现,该直播平台搭建方为金麒麟公司,该公司称类似这样的平台只需要几万元的费用,三天左右就可以完成搭建,且不需通过备案即可上线运营。

  日前,一名学生家长向《法制晚报》记者反映,他在孩子所在的同学微信群里发现经常有学生在讨论色情直播,有学生通过充值进入该直播平台进行观看,直播平台中充斥着不雅画面。

  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该直播平台并不能在各大App应用市场里下载,下载需要通过由二维码引导的链接,二维码则通过QQ群、微信群等渠道传播,并且该涉黄直播平台经常改名。在直播里主播均为青年女子,在直播过程中主播会不断向观众索要“礼物”。有观众在直播平台内消费超过3万元。

  记者调查中还发现,该直播平台搭建方为金麒麟公司,该公司称类似这样的平台只需要几万元的费用,三天左右就可以完成搭建,且不需通过备案即可上线运营。

  日前,记者已将发现的问题向杭州市公安局报警,警方已介入调查。

  家长举报

  学生群里流传二维码 扫码可看涉黄直播

  举报人黄明(化名)告诉记者,8月初,他邻居家里上初中的孩子到他家玩,孩子一个人在沙发上看起了直播,“直播中女主播身体裸露,向观众要礼物”。黄明无意中看到,立刻制止。

  孩子告诉黄明,同学们此前建了一个微信群。7月底,有一个二维码被发到群里,二维码印在一个图片上,图片背景是一个衣着裸露的女子,并写有“扫描二维码看美女大秀”的红字。扫码后下载了这个App,通过手机号注册后能进入直播间观看。

  “孩子注册了,而且充值100元。”黄明说。

  8月4日,他拨打12390向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举报。几天后,该直播App的名字从“甜磕直播”改成了“兔兔秀”,女主播说淫秽语言、裸露身体的情况依然存在。

  记者探访

  女主播衣着暴露 消费最多者已花3万多元

  8月16日晚,记者发现,在手机App应用市场里搜不到该应用,但通过识别黄明举报时截图的二维码,就可下载该款名叫“兔兔秀”的直播App。

  记者下载安装后发现,平台上显示直播时共8个房间均可免费进入,直播封面显示的位置有东莞、金华等地。到晚上8点至9点间直播最为火热,记者依次进入8个直播间发现,所有主播均为年轻女性,且衣着暴露,个别女主播在一个小时内全程裸露身体。

  其中一名女主播在直播中脱光衣服正对镜头做动作。其间不断有观众进入房间,主播每次做一个动作前都要求观众送“火箭”。

  “火箭”是直播软件上的“虚拟礼物”,一个火箭需要2000金币(虚拟币)。记者发现,2000金币需要充值188元人民币。点击充值时,系统会自动跳出支付宝的转账二维码。

  直播开始10分钟左右,这名女主播便收到1500多金币。此后直播界面提示“主播开启了飙车模式,每分钟消耗10金币”。点击“继续观看”便会跳转至充值页面。

  进入12月,该直播平台的消费单位已改为“钻石”。截至12月7日上午10时,直播消费榜排行榜中,总排名最高者已消费313900钻石。所有在该软件上消费者均以虚构头像出现,无法辨别实际操作人年龄。

  软件中可以看到,充值30元可得300钻,每钻0.1元。排名最高者已消费31390元。

  顺藤摸瓜

  直播平台频换名字 后台联系人地址在杭州

  记者连续观察了一周左右后发现,“兔兔秀”大约在一周后便不能再登录,但一些QQ群里仍会有人发出新的二维码,扫码后可下载新平台。

  近三个月,平台从“兔兔秀”换到“红人馆”,10月29日又换成了“名媛秀”,11月4日换名“雨花秀”。12月2日,“雨花秀”平台出现转移新平台的通知并贴出二维码。这些不同名子的App界面风格一模一样,内容均为涉黄直播。

  在“兔兔秀”App的介绍中,“关于我们”一项里点开后显示App的图标,并有“高端手机直播平台”字样。若想成为主播则需要实名认证,系统会提示输入真实姓名、手机号码、身份证号及上传手持身份证正面合影的提示。

  点击进入后,每个直播间都有“充值金币添加微信:vb91vb”的红字提示。搜索该微信号后出现名为“兔兔秀直播”的微信,记者以“充值”的验证信息添加其为好友后,对方要求“发来充值ID”。

  红字提示后有一个红色图标,点开后出现另一个直播“金麒麟直播”。介绍页面显示一个位于杭州市的位置信息。上面还有6个手机号码,其中5个归属地为浙江杭州。

  “搭台”猫腻

  “黄色”平台三天搭好 价格3万到8万元

  记者按照号码拨打电话,接通电话的一男子自称姓许,微信昵称标注“麒麟掌柜”,其确认,该平台确实为“金麒麟”公司搭建,其公司可以承接直播平台搭建工作,办公地址在ix-work大厦B座802室。

  记者以需平台搭建为由咨询,许先生称,其搭建的直播平台分“黄色”和“绿色”两种类型,“公司可负责两种平台的搭建工作,后台运营交给你们处理,至于你如何运营我们不干涉”。

  许先生解释,“绿色”是指正规的直播平台,向有关部门备案后可以上线正规运营;“黄色”是指“上面有‘大秀’、可以裸聊”,不需备案。其称,“黄色”类型的平台搭建细分为三个版本,价格分别为3万元、5万元、8万元。

  许先生称,其公司还搭建过其他“黄色”直播平台,一般三天时间便可搭建完成,详细情况可面谈。

  就该情况,记者8月17日向杭州警方报警,警方称民警将到该大厦核实情况。截至发稿,黄色直播仍在继续。其间,记者曾多次电话联系杭州警方了解情况,警方回复称暂无进展。

  律师看法

  直播平台进入门槛低 对其涉黄处罚力度小

  《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明确规定,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以及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联网直播服务从事传播淫秽色情等法律法规禁止的活动。

  北京高通律师事务律师郑洪涛表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制作、运输、复制、出售、出租淫秽的书刊、图片、影片、音像制品等淫秽物品或者利用计算机信息网络、电话以及其他通讯工具传播淫秽信息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三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郑洪涛认为,直播平台和主播的行为违反了以上规定,应当到相应的处罚。

  对于直播平台涉黄屡禁不止的情况,郑洪涛认为,App直播平台进入门槛低,从业人员无明确准入规定,终端传播隐蔽,处罚力度较小都是原因。这也给管理部门及执法部门工作造成困难。

  结合该案例来说,监护人也应与孩子沟通,担负起监护责任。学校也应做好这方面的教育工作。(法制晚报)
 

  链接+

  视频直播被严控之后,色情擦边球在语音直播沉渣泛起

  “看不到没关系呀,我可以说给你听嘛……”夜深人静,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你耳边开始回响。

  先别多想,我们说的是语音直播的App。在短视频称雄,视频直播市场逐渐萎靡的当下,一直不温不火的语音直播App似乎又成为不少人排解寂寞的新选择。

  打开应用搜索,看看语音直播的推荐,既有我们熟知的某某FM,也有大量不为人知的App应用。在这个颜值就是生产力的网络时代,语音直播也逐渐呈现出红海的趋势,在多如牛毛的应用平台里,一位主播仅仅依靠声音就能获得粉丝青睐是非常难得的。当然,这里不包括那些颜值本就逆天却改行做读书会的明星啊。

  对于普通人而言,纯语音直播的门槛相比视频直播和短视频而言,说低但也不低。看似不需要出众颜值、不需要过人的才艺,甚至因为变声器的存在连甜美的声音都不需要,但只凭借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就能俘获无数粉丝吗?

  说实话,很难。尤其是不少互联网巨头开始入场后,市场壮大的同时竞争也开始愈发激烈。于是乎,这一具备社交化内涵的直播市场也开始出现了视频直播“千台大战”初期的尴尬,就是色情内容的灰色萌芽。

  与前两年视频直播平台“人造娃娃”等乱象频出类似,如今语音直播平台各种“聊骚”的擦边球也开始冒头,并且出现在不少语音直播应用上。

  "歪门邪道"似乎是一部分主播最爱采用的方式,尤其是在一个行业刚刚起步的发展初期。因此,平台对这些不和谐因素的态度和监管力度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过遗憾的是,从主观上来看,平台似乎更在意流量,个别小众平台甚至存在放任自流的现象。从客观来看,语音直播监控的技术还相对薄弱。

  花钱就能“上车”

  有网友吐槽,从最开始的ASMR到后来的“聊骚”,打色情擦边球似乎是一些主播收割人气和收入的灵丹妙药,但是,玩法却越来越low!

  懂懂笔记通过搜集整理资料发现,除了视频直播平台主播打“擦边球”让用户为其不断的刷礼物之外,这些“聊骚”的主播主要是发明了“开私车”来吸引用户。

  所谓的“开私车”就是利用平台的收费电话功能,主播与观众私聊,并按分钟收费。此外,部分主播还会诱导观众:只要充值到一定额度之后可以加微信等联系方式,告知有“福利”发放。

  为此,懂懂笔记主动接触了一位纯语音直播平台的女主播小齐(化名),小齐对懂懂笔记表示:“我是这个软件的老用户了,最早它还没开通直播业务时我就在使用,那时候人少,不过也相对干净一些,不像现在这么乱。“

  小齐表示,多数这类直播软件最初只是简单的陌生人语音聊天应用,类似微信、陌陌那样,只不过是将文字换成了语音的形式。不过在去年上半年左右,因为直播的火热,很多平台也开通了语音直播功能,并涌入了不少网红。“主播多、用户有限竞争就激烈了,导致‘聊骚’直播间陆续出现,而且这种‘聊骚’的内容有的非常露骨,但是人气都非常旺,礼物刷的最勤,有的主播每天收入4位数很正常。”

  对此,小齐自嘲道:“这些‘聊骚’的直播间呼啦一下出来以后,我们那种普通聊天直播间人数就少了很多。毕竟,与其听你唠家常,用户肯定更喜欢‘那些’内容。”

  有业内人士指出,与规范化运作的视频直播平台对色情内容进行严厉打击不同,小众纯语音直播平台对这种“聊骚”的直播间,态度相当敷衍。尽管目前每进入一个直播间,下方都会有“禁止低俗内容”的提示,但是真正的监管力度并不严格。

  据小齐透露,很多语音直播平台目前对这类“直播间”普遍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甚至还为它们设置了专门的分组,以方便用户搜索。

  这个雷要AI抗?

  “我现在已经不做直播了,那个应用我也卸载了,主要是因为没什么收入。另外,由于现在这些‘聊骚’直播间的出现,再继续用的话容易让别人误会。”当懂懂笔记问起小齐现在是否还在玩这类直播应用时,她悻悻道。

  其实在视频直播兴起的初期,各种色情擦边球的情况也常有发生。随着监管趋于严格,目前视频直播平台方普遍采用的仍是人工审核方式。由于直播间是以视频形式展现,审核人员可以相对便捷地对有问题的直播间进行及时封禁。

  不过,人工审核的形式显然无法直接套用到语音直播平台上来,毕竟人力所及还很难同时监听多个“声音传播”的直播间。

  不过,监管困难显然不能成为小平台对色情擦边球放任自流的理由。以小齐之前所处的平台为例,虽然官方会对部分存在明显“倒流”的账号进行封禁,但是对那些大打擦边球的直播间,平台方并没有采取审核措施,甚至专门为其设置了分组,供用户搜索。

  同时,对于用户举报“骚聊”的情况,平台方也非常敷衍,在接到举报两三天之后,被举报的直播间仍可以正常“播音”。

  或许,这些打擦边球的直播间能为平台带来不少收益,但同时,这些直播间也早已触碰到相关法律法规的底线。前不久,《中国青年报》就曾做过一篇关于部分语音直播平台存在色情内容的报道。报道中,有关律师对此表示:如果平台方主观上知情并参与抽成,传播后造成严重后果的平台方将会被一并追责。

  从目前来看,对于这些语音直播平台的监管,仅仅依靠人力显然无法完成。毕竟声音的传播不像视频传播更为直观,如果通过人工检测可能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或许,我们只有寄希望于语音识别技术提供商能够做出相应的监管系统了。而在此之前,听还是不听,播还是不播,都是一个问题。(钛媒体)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