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家庭 > 正文

健身仓加入共享项目大战 诸多问题有待改善

2017-08-13 00:24:48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运动仓图无法显示具体地点,需要放大地图查看,无法获得与健身仓的准确距离;遮挡不足,不方便更换衣物;健身仓空间有限,设备单一;有的电视设备无信号等。

  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的概念早就成为了创投圈的热词,而在北京新近出现的共享健身仓,看起来更像是下一个“共享”相关话题的带动者。

  4到5平米的密闭健身房内,配备有跑步机等运动器械,自助门禁按时付费,用户可以通过手机APP端线上预约、扫码开门。

  在健身人群迅猛增加的今天,这样的迷你健身房,会成为未来大众健身的新模式吗?

  0.2元每分钟,清洁问题怎么办

  近日,北京东部的部分小区出现了名为“觅跑”的共享健身仓,这也迅速引起了广大市民的关注。

  据悉,觅跑的健身仓配置有空调和空气净化设备,还采用智能门禁和运动仓内置电子屏幕,运动器械主要分跑步机、动感单车、椭圆机等主体仓,其中跑步机占多数。手机APP端线上预约、扫码开门,整体的配置以自助和智能化为主题。

  8月11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登陆“觅跑”APP发现,北京市内有5处健身仓可供使用,主要集中在朝阳、通州等北京市东部的高档小区内。

  澎湃新闻记者走访了临近朝阳大悦城,位于京棉新城小区的共享健身仓。只需下载“觅跑”APP,再用身份证注册登陆,交99元押金便可以使用共享健身仓。

  从扫码开仓门开始,APP就会显示计时,价格为0.2元/分钟。而健身仓内包括了跑步机、空调、空气净化器和电视等设备。

  澎湃新闻记者随机采访了小区内的居民,但是居民大多表示,由于这个健身仓刚刚出来,还未尝试使用。

  不过,一位平日热爱健身的周女士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达了她对于共享健身仓的看法:

  “有了这个肯定是方便的,但不知道具体的体验会是怎么样。毕竟是密闭空间,虽然有空气净化器,还是比较担心跑步环境的卫生和跑完后的清洁问题。”

  走访时澎湃新闻记者也发现,由于刚刚投入,共享健身仓的使用情况并不算理想。而由于“觅跑”APP刚上线,也存在很多问题:

  运动仓图无法显示具体地点,需要放大地图查看,无法获得与健身仓的准确距离;遮挡不足,不方便更换衣物;健身仓空间有限,设备单一;有的电视设备无信号等。

  此外,如果在里面发生运动伤害,健身仓内是否有紧急救护设施,而如果一旦出现意外,外面的人能否及时破门而入进行救护?

  当澎湃新闻记者致电“觅跑”客服时,对方表示APP系统正在完善,至于其他信息,则不方便对外界透露。

  投资方一小时内就选择“觅跑”

  从网上的资料来看,“觅跑”成立于今年7月,是一家共享自助运动仓的提供商。

  “觅跑”的创始人毕振是“饿了么”早期成员,根据他的团队在北京的实地调研,10%的白领用户有购买健身卡,但保持健身习惯的并不多;95%的用户有运动需求,但运动习惯仍未完全保持,场地和设备限制是一大原因。

  于是,“觅跑”也就应运而生。在毕振看来,“觅跑”主要投放在小区内部,通过打造“5分钟运动圈”,来满足更多人的运动需求。

  “室外运动是刚需,自助运动仓可能是切入这一场景的最有效方式”。

  毕振向媒体透露,整个“觅跑”团队预计在北京投入共计1000个共享健身仓,而按照日均使用5-6小时来计算,单个健身仓每天收入在70元左右,成本2万元的健身仓,回本时间约为8个月。

  随着“迷你健身仓”的概念落实,立即吸引了大批的资本。

  据36氪报道,共享健身仓项目“觅跑”在一周内获得由猎鹰资本、经纬中国、信中利资本合鲸创投等投资的连着两轮共2500万元融资,估值超过1亿人民币。

  猎鹰创投董事总经理李圆峰透露,团队在一个小时内就决定投资觅跑,并完成了打款。在他看来,“觅跑”的出现,将会引领一批共享运动设备的新风潮。

  “‘觅跑’首创的7×24小时共享快乐运动仓,能够有效地改善全民身体素质问题,很有社会价值。可以预见的是,共享运动设备将迎来今年新零售的又一风口。”

  博睿体育CEO李宜泽也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社区健身市场的确是一块大红利。

  “现在(共享健身仓)可能还在概念阶段,未来健身仓改良,是有机会的。当然改良的可行性、安全性,收费模式都是很大的挑战。”

  “社区健身市场需求空间巨大,但是不是能被健身仓分享到是需要仔细研究。”

  开启健身房领域的变革?

  共享健身仓的出炉,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众对于健身的新需求。

  2016年,国务院印发的《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每周参加1次及以上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7亿,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4.35亿,体育消费总规模达1.5万亿元。

  而与此同时,根据国家体育总局《2016年健身教练职业发展研究报告》资料显示,2015年我国健身房市场规模增长14%,健身俱乐部数量增长20%,国家职业资格持证教练数量增长77%。

  健身市场的规模越来越大,抢蛋糕的现象也不断出现——线下传统健身房、线下新型工作室和线上健身运动APP都在抢占着飞速增长的大众健身人群。“觅跑”就属于最新版的线下新型健身房。

  相比于传统线下健身房,大量新型工作室由于其“便捷性”逐渐更受到了大众的青睐。新型工作室由于规模小、灵活性更好,往往可以下沉到大型连锁无力触及到的商业办公和居住区域。

  之前的乐刻、光猪圈其实都属于这类新型健身房。以乐刻为例,300平左右的场馆,99-199不等的月卡费,都属于新型健身房的尝试。

  根据2017年2月的统计数据,乐刻在全国的门店总数约为80家左右,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

  而占地面积更小、强调更私密性的“觅跑”,则开启了“迷你健身仓”的新模式。

  虽然“觅跑”在形式上无限接近之前由集装箱改造的“超级猩猩”,但是后者仍然可以容纳8-9人健身,像“觅跑”这样仅仅容纳1-2人,面积在4-5平的迷你健身仓,则属于全新的尝试。

  不过北京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张庆却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共享健身仓是借用了“共享”这个概念,本质上其实还是“社区MINI健身房”。

  “客观上说,消费者健身的确存在就近就便的需求,但这种需求的刚性如何,还需要冷静观察。”

  张庆同时表达了对于共享健身仓现阶段问题的隐忧。

  “若只有便利性,而设备单一,缺乏氛围的话,能否具有吸引力是需要打个问号的。”

  “其次是经济性,这种模式需要有广泛布点,有足够多的终端,但是硬件投入以及维护成本和收入难成正比,除非开拓广告等收入来源。”

  而“觅跑”刚刚登陆不久,另一个和它几乎完全一样的共享健身仓“抖吧”也随即登陆北京,甚至和“觅跑健身仓”出现在了同一小区。甚至,它有比“觅跑”更多的优点——室内WIFI、场地更大、无需押金。

  摩拜单车和ofo争夺市场的戏码,仿佛在健身领域又一次再现了。可是,当资本大批流入,共享健身仓固有的缺陷却更加扎眼——健身后的洗澡问题无法解决,跑步环境卫生又怎么提升?

  有网友就直言不讳表达了对共享健身仓的质疑——“这样的共享健身仓,到底是为了健身,还是仅仅为了噱头?”(腾讯科技)
 

  链接+

  共享雨伞运营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要借共享雨伞,需要用户使用身份证和手机号进行实名认证,且要支付押金39元;该设备尚未安装定位追踪系统,如7天内不归还伞,将自动默认扣除押金。

  对于共享雨伞即“变相销售”的说法,运营方表示,共享雨伞成本价在40元左右,如果用户不还伞,也赚不了多少钱,而且,企业即将取消还伞界面的“我想买伞”服务。“企业的初衷是便民,不是想卖伞。”

  上海地铁资产公司有关项目负责人称,在地铁站内投放“共享雨伞”主要目的是便民,目前是试运营阶段,要通过乘客的反响和试运营的结果,再判断是否进行下一步的投放计划。

  记者体验:需手机号和身份证进行实名认证

  8月11日下午,在地铁2号线中山公园站的7号出口附近,澎湃新闻记者发现了一台共享雨伞租借设备。

  设备上半部是滚动的广告显示屏,介绍如何借用共享雨伞;下半部是排列整齐的待借雨伞,共设有48个伞槽,已经出借了6把。

  该共享雨伞宣传人员告诉记者:“因为今天天气晴朗,且设备上周才刚刚投入运行,所以现在借伞的人还不多。”

  通过扫描设备上的二维码,记者下载了共享雨伞的APP,绑定手机号码完成了注册。然后,记者支付了39元押金,输入身份证信息进行实名认证,用APP中的“扫码开锁”,成功借出了一把雨伞。

  在目前的活动期间,租伞首个24小时内免费,超过24小时按一天2元收费,直至还伞成功,超过七个自然日未还伞,则算自动购伞并扣除押金。

  宣传人员表示,归还雨伞只需将雨伞放回伞桩,待设备显示还伞成功即可。而在借伞过程中,也可以在计时页面点击“我要买伞”购买雨伞,购买成功后将免除本次借伞的租赁费用,同时扣除押金。借伞押金则可以通过APP内“我的钱包”选项随时选择退还。

  记者体验发现,初次使用伞有点难以打开,多试了几次后,才能比较熟练地使用。

  共享雨伞运营方:目标在所有地铁站内实现投放

  下雨时,地铁站口经常出现小商贩卖伞,10元一把,而共享雨伞租金要39元,凭何吸引乘客使用?

  该共享雨伞创始人黄建良称,其一,伞质量优良,由玻璃纤维和16骨架组成,较轻、较牢;其二,下雨天出现的卖伞小商贩经常会被驱赶,共享雨伞会一直在。

  在此之前,共享雨伞还被质疑“变相卖伞”——各地推出的共享雨伞大多无法收回,企业扣掉大量押金,许多业内人士指出,只要严格控制成本,也许共享雨伞就是一种变相销售。

  对此黄建良表示,虽然雨伞内未安装定位追踪系统,但是希望可以通过交付押金的形式,给予用户无形的管束;用户可以在借伞后的7天内到任意具有租借设备的地铁站还伞,超过7天不还的,就扣除39元押金,默认自动购买。

  “企业的初衷是便民,不是想卖伞。”黄建良表示,共享雨伞成本价在40元左右,如果用户不还伞,也赚不了多少钱,而且,企业即将取消还伞界面的“我想买伞”服务。

  黄建良称,8月5日开始,首批共享雨伞租借设备在上海地铁2号线部分站点启用。为了防止在地铁站内产生不必要的拥堵,借伞还伞只需要几秒钟就能完成。

  该设备利用箱体将每一把雨伞都遮盖起来,雨水滴落会流入设备内部,绝对不会流到站台内。

  此外,每一台租借设备内部都安装了吸水机制,使用过的伞在归还后几分钟内便可自动烘干。

  对于共享雨伞只投放在地铁2号线站,有乘客表示“不太方便”:““我家在杨浦,难得乘一次2号线,为了还伞岂不是还要跑一趟?”

  对此黄建良表示,目前确实点位偏少,未来计划所有地铁站都投放租借设备,到时就不存在此类担忧,具体投放时间和总量正在与地铁方进行洽谈。

  下一步,“共享雨伞”租借设备的运营范围将有所扩大。今年9月,设备有望进入商场和写字楼内。

  上海地铁:对共享模式态度谨慎,目前是试运行

  面对企业方想大举进驻地铁站的想法,上海地铁方面称,目前只是试运营阶段,不想一下子铺开太广,需要通过乘客的反响和试运营的结果,再判断是否进行下一步的投放计划。

  上海地铁资产公司有关项目负责人周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共享雨伞”地铁的初步合作计划是去年达成的,在部分地铁站点投放共享雨伞,主要目的是给乘客带来便利。

  因对共享模式持有谨慎态度,双方对雨伞的外观、使用方法和摆放位置等细节问题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磋商。

  周雯称,由于雨伞的放置处位于出入口的另一边,绝不会在人流的动线上放置雨伞,基本可以杜绝因投放雨伞而产生拥堵的情况。(澎湃新闻)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