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家庭 > 正文

民宿众筹投资回报率诱人 风险认识教育有待加强

2017-09-05 01:21:39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对许多人来说,民宿众筹恐怕还是一桩“最好不碰”的高风险投资。随着民宿市场趋于饱和,加上高回报率可能带来的天生的不信任感,唱衰民宿众筹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葛女士是一名金融行业从业者,她从大约两年前开始投资民宿众筹项目。

  现在,她已经在某众筹平台上投入两百多万,预期收益20多万。

  民宿众筹似乎并不缺少拥趸。

  然而前不久,有关莫干山民宿的一系列报道却让人生起了疑窦。据报道称,资本的热捧导致近两年莫干山民宿数量激增,如今平均入驻率仅为50%,差一点的只有20%,回本周期也自14年之前的2-3年上升到5-6年。

  与此同时,国内一大批众筹平台的倒闭、跑路、歇业、转型,也让外界对众筹行业整体的信任感受挫。据腾讯创业了解,某P2P理财平台创始人甚至公开表示不看好互联网+房地产众筹。

  民宿众筹究竟是不是一桩靠谱生意?看似对立零散的信息背后,是投资者、项目方、平台方怎样的利益博弈?

  一、民宿众筹平台如何赚钱?

  在回答上面的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先来了解下众筹的分类以及各自的营盈利方式。按照咨询公司Massolution的分类,众筹可以分为股权众筹、债权众筹、回报众筹以及公益众筹。

  根据模式的不同,民宿众筹可以划归股权众筹,也可划归债权众筹。

  国内民宿众筹平台大多属于债权众筹。满足一定资质的用户在平台上注册成为投资者后,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项目投资,并获得分红(经营不善时按保底比例补足)和消费权益。

  股权众筹则主要盛行于海外。采用股权众筹模式的平台,相当于帮投资者建立了一个有限合伙公司,有限合伙公司由平台全权管理,投资者在房产卖出时回收本息。而在实际操作中,平台所得分成也会因项目不同而上下浮动。

  二、民宿众筹是怎样火起来的?

  众筹最早可以追溯到2009年美国Kickstarter平台的兴起。2011年,“点名时间”将Kickstarter模式搬进中国,此后国内便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众筹平台。这里面当然不乏一时间传为佳话的众筹项目,但更多项目,都是在博取了最初的一波注意力后销声匿迹,甚至负面消息频传。

  为什么民宿众筹以外的很多项目都失败了?

  2015年被许多人称作“众筹元年”。这一年,从影视到创投,从公益到图书出版,众筹几乎遍地开花,但问题也不断暴露。

  其实早在2014年底,随着国内众筹平台“鼻祖”点名时间宣布放弃众筹业务,实物类众筹已经开始出现衰败迹象。实物类众筹属于回报众筹,点名时间CEO张佑在谈到这类众筹为何在中国水土不服时,总结了以下三点原因:

  1、并非所有投资者都愿意当“小白鼠”。不可否认,平台上的确有一批“极客”愿意充当“小白鼠”,帮助项目方完善产品;但更多的投资者是抱着消费的心态,认为自己花了钱,却买来了次品,于是心存不满,甚至迁怒平台。

  2、众筹类型不明确。如果没有界定众筹的类型,不同人对众筹会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是捐助,有人认为是股权投资,也有人认为是预售,这就容易在回报形式上引起争议。

  3、众筹保护机制失衡。平台为了鼓励创新,往往对产品质量、发货时间没有太过严苛的限制,但这也招来了一批不靠谱的项目,这使得平台很难对用户承诺,上线的项目能在一定时间内拿出成熟的产品。

  另一类正在衰败的是创投类众筹,这类众筹大多属于股权众筹。在众筹平台多彩投上,创投类众筹只占很小一部分。民宿众筹平台多彩投的CEO赵耕乾告诉腾讯创业,创投类众筹平台做不起来也有两点原因:项目本身风险大;散户不理性。

  他表示,创投类众筹本身就属于高风险项目,对投资人要求很高,但国内散户对投资风险抗压性及认识程度不一,“投资人对投资风险的认识还有待教育,这让众筹平台对项目风控和口碑都必须有更高的要求。”

  已有多年投资经验的葛女士也告诉腾讯创业,“(投资者)差异非常大,有投资老手,也有小白,大家投资的想法也不一样。”不乏一些对众筹行业了解不深的新手,在项目失败后,认为平台应该担责。

  民宿众筹有什么优势?

  从上面两类众筹项目的失败经验中,可以总结出目前国内众筹行业的几个特征:首先,项目方的质量难以保证,不排除有人浑水摸鱼;其次,投资者的风险承担能力偏弱,很多人甚至不理解投资众筹项目的风险。

  那么,相比其他类型的众筹,民宿众筹何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找到立足之地呢?

  从项目方角度来说,民宿众筹其实是宣传+筹款,曾在多彩投上成功运作过3个民宿众筹项目的“山水间”CEO陈熙告诉腾讯创业,如果单单为了筹钱,众筹其实并不划算,一来耗费精力,二来所需支付给投资者的回报也要高于银行贷款利息。

  “其实我认为,民宿众筹更多还是为了提高市场认知度以及消费群体的参与度,比如我们刚刚做的池州山水间众筹,我们把众筹金额变成3万,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让大家对山水间有更多的了解,从而也让他们有更多的亲朋好友加入到消费圈子中来。”

  陈熙也表示,如果众筹做得好,确实可以起到很大的宣传作用,众筹期间,会有很多投资者、消费者持续不断地关注项目。

  而从投资者角度来说,参与民宿众筹也有投资以外的目的。正如葛女士所说,很多投资者本身也是旅游爱好者,而许多众筹项目在许诺投资者现金回报的同时,也会给予一些消费权益金,可以直接在入住酒店时抵扣消费。

  赵耕乾做了这样一个比较:投资创投类众筹项目的,可能有1%能够博得那1000%的收益,而民宿项目的投资人,有90-95%都是在博10-15%的收益,总体来说,民宿项目的风险会低很多,而风险和收益是匹配的。然而,由于民宿投资者中有大量旅游爱好者,每年有很大一部分支出是在旅游上,因此,10-15%的回报+消费权益,对于这部分人群来说是很有吸引的一笔投资。

  三、民宿众筹究竟靠谱吗?

  赵耕乾对腾讯创业表示,目前在多彩投的所有150多个众筹项目中(包括民宿众筹),已经开始分红的项目超过100个。

  但对许多人来说,民宿众筹恐怕还是一桩“最好不碰”的高风险投资。随着民宿市场趋于饱和,加上高回报率可能带来的天生的不信任感,唱衰民宿众筹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而且从理论上说,民宿众筹的确有血本无归的可能,因为平台只是中介,没有为项目方承担责任的义务。

  那么,民宿众筹究竟值得信任吗?

  项目失败了怎么办?

  原则上,众筹平台并没有向投资者赔付的义务,但在实际操作中,一些平台处于自身名誉的考虑,一旦项目出现问题,还是会主动协助处理回购等事宜。

  赵耕乾告诉腾讯创业,多彩投上也的确有过两个非正常退出的项目。其中一个是海南客栈项目,当时项目方租用了开发商的房子,但恰好遇上三亚房价暴涨,开发商于是违规收回了房子,导致项目方间接违约。这个项目当时筹集了一百多万,投后在发现风险后,协助投资人与项目方沟通斡旋,和项目方赔付投资人90%的本金,多彩投退回了五六万的服务费,并向投资人提供了一定额度的消费券。

  赵耕乾表示,投资人对处理方式总体比较满意,“希望用户明白投资有风险,有的项目可能会血本无归的。”

  如何判断一个项目是否靠谱?

  在知乎、百度贴吧、天涯等社交网站上,对众筹平台、众筹项目的揭露、举报并不少见。

  “这个行业有些做得还是挺烂的。”赵耕乾直言。

  那么,作为投资者和平台方,该如何去判断某个项目是否靠谱?

  有多年投资理财经验的葛女士认为,首先可以看一个项目的担保或抵押物,如果是高保值的实物抵押物,则稳妥系数较高;其次看项目过往经验,过往成功经验不仅证明项目方有同类项目的操作能力,同时原有项目本身也是一种担保;此外,团队架构、项目可复制性、民宿的地理位置也是需要考量的因素。

  而对于平台方来说,这一过程可能更为复杂。赵耕乾认为,房产项目主要就是看区位和团队经验;对于新店来说,主要看项目方提供的财务预测是否合理,老店就比较简单了,可以直接参考过往现金流。当然除此以外,风控和尽调也是标准动作。

  但在赵耕乾看来,专注也是平台避免“贪多嚼不烂”的重要因素,很多平台烂尾项目频出,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摊子铺得太大。“团队精力是有限的,基本只能做一个行业……我们自己参与风控的人都分不出一点精力去做其他领域的风控模型和执行,所以我更不相信几个人和几十个人的团队能做那么杂的业务了.”

  结语:饥渴的民宿,褪色的情怀

  莫干山的萧条,在陈熙看来是一种必然。

  他认为,这并非民宿整体的衰败,而是很多民宿经营者对时代的变化不敏感,没能及时调整经营策略。目前,山水间在千岛湖的分店,入住率达50%以上,这是包括淡旺季在内的平均,综合排名也在当地挤入了前三。陈熙表示,目前,山水间众筹项目的回本周期大约为4-5年。

  “现在的客户群体不会只单方面地关注所谓的故事、情怀,‘某人抛弃工作到乡下去做民宿’,这种故事已经太多了,不足以吸引客户,未来民宿经营还是要回归到服务、体验感、参与感。”他说。(腾讯科技)
 

  链接+

  蚂蚁短租重庆女房东:辞职做民宿一年发展迅速月入几十万

  85后重庆女孩奕伶,爱旅行爱学习爱朋友,在即将“三十而立”的这一年,她决定换一份工作,做起了民宿。浪漫又脚踏实地、随性又渴望成功,手机有电、卡里有钱、又有稳定而活跃的朋友圈,经营着成都、重庆两地近百套民宿的女掌柜奕伶,过起一种充盈幸福不迷茫的美好生活。

  想做的事要趁早做,一场“劫后余生”的顿悟

  87年出生的奕伶本来在旅行社工作,爱学习的她,平时喜欢跟几个朋友一起报些课程,也常常一起出去旅行。这个小圈子的朋友来自各行各业,有人在大型企业做人力资源,有人做金融,还有人来自教育培训、家居、建材行业,大家交流多、聚会多,平时就像兄弟姐妹一样,会交流所在行业的资讯或工作压力。近年来,传统行业受到互联网或新兴经济的碾压,几位朋友探讨过后,发现大家都向往更自由的生活方式。

  后来他们从深圳自驾去西安看一位老师,由于路面不平,险些滑出高速公路,虽然没有酿成大祸,但一车人惊甫未定,发现人生处处是意外,想做的事情、想尝试的生活方式,应该尽快开始。就是在西安,他们第一次体验民宿,觉得很有意思,他们的“大姐”——一位曾留学德国的资深HR提出,民宿在近几年将会爆发,非常值得投资,大家也一致认为,民宿将从酒店的市场中分得很大一块蛋糕。略加讨论后,几个朋友决定马上开始尝试。

  从个人房东到“双城记”,一不小心“玩大了”

  2016年9月初,几位朋友分别收拾出了自己或亲戚家的房子,放到蚂蚁短租等平台上,开始试着做个人房东,从每人一套开始逐渐扩大。随着订单、收入不断增多,身边的亲戚朋友开始把房子交给他们打理,越来越消耗精力,他们注册了一家公司,打算继续扩大规模。奕伶本身是做旅游行业,对房客的需求更加轻车熟路,便承担了主要的订单处理、客户对接等运营工作,还请了两位助理帮忙。另外几位朋友会在工作之余分别承担拓展房源、设计、装修等工作。

  接单、沟通、处理房客的需求,以及时不时出现的突发状况,奕伶倒比之前上班更忙了些,几乎要24小时响应房客的提问。“因为我之前做旅游,自己也喜欢出去玩,所以常常会给房客推荐一些不同于旅行社常规线路的去处,让他们更能观看或体验本地人的生活。当然,还是看房客自己的喜好,有人喜欢去解放碑、朝天门之类有名的地方,有人喜欢去一些有意思有味道但相对人少的地方。”

  奕伶介绍,他们在成都的民宿主要分布在东大街片区和宽窄巷子附近,随着口碑做起来,不断有朋友、朋友的朋友将自家房子委托给他们代理,现在成都有共民宿50来套,加上重庆的房子,已近百套,每套民宿的月营业额在6000-10000元不等。要把民宿经营好,需要踏实做很多琐碎的事。一开始做个人房东时,刷马桶、收拾房间、换床上用品、维修……全都自己做,现在规模大了,开始请保洁帮忙。奕伶开玩笑地说,本来一开始做民宿有追求自由的意思,结果“玩大了”,陷入另一种不自由。“不过我们虽然不自由,起码那些信任我们、委托房子给我们的朋友是自由的。”

  ”有些小而美的个人房东手上只有5、6套房子,往往会做得非常精细,收入不错,也有情怀,虽然也会被琐事缠身,但更接近我们理想的生活状态,我很欣赏。” 不过,奕伶嘴上说着不自由,谈起他们蓬勃发展的民宿事业,却是非常有热情。她说,虽然现在有点忙,但依然确信民宿符合自己的梦想,也是她和合作的朋友都愿意去传达的一种生活态度。“所以我们会继续好好做这件事,也希望将更多有类似想法的人拉进来。至于发展到什么程度是最理想的,我们会继续摸索。也希望会更接近自由的状态吧。”

  理想的生活:回头看有故事,向前走有方向

  由于民宿的生意越来越好,几个朋友陆续开始从本来的工作中抽身出来,放更多精力在民宿上。奕伶说他们这个月在成都又新拿了10套房源,新近的房子都在请专业设计师进行设计、装修,未来可能也会在其他城市拓展房源,“我们在很多城市都有不少朋友,不过目前的重点还是把重庆和成都已有的房源运营得更精细”。

  弈伶说,他们是一群崇尚自由的人,最理想的生活是回头看有故事,抬头望有方向。“现在我们其实回头看,在做民宿的过程中,已经很多故事。”她说,这些故事包括经营过程中的各种忙碌或困难,也有和房客的有趣互动。“有一个房客在我们的民宿住了一个月,特别爱整洁,每天用毛巾擦地板,冰箱里食物摆得整整齐齐,会买鲜花回来,走之前还认真地拖一遍地,而且拍小视频发给我,嘱咐我不用再擦。后来又在我们这里住过几次,像朋友了。”奕伶觉得,这种单纯轻松的人际关系和互动方式,与职场或其他社交性质的相处截然不同。

  奕伶和朋友给民宿起了很多名字,最后投票选出了“阿拉丁”,希望它像神灯一样,实现大家心里的梦想。“希望这个项目能越做越好,让我们能通过这项喜欢的事业,来更靠近自由。”奕伶还说,今后也想吸引更多对民宿有兴趣的人加入进来,也会考虑做房东俱乐部,创造些线下交流的机会,甚至基于圈内的资源,做些游学项目。

  “我是25岁以后才慢慢开始懂得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现在这个年龄真的是很好的年龄,懂的东西刚刚好,了解自己、视野开阔。”这位85后重庆轻熟女,过起了一种民谣歌手用《30岁的女人》绝对唱不出来的充实与方向感。(楚北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