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公共空间做直播遭质疑 律师称超出监控范畴

2017-12-19 01:30:0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7.51亿。据测算,到今年年底,我国网络直播用户接近4亿,网络直播不断渗透到现实生活中,公民个人信息面临着随时暴露的风险。

  不论是在餐厅吃饭还是在健身房锻炼,你的一举一动随时可能被屏幕前的一双双眼睛围观。这不是电影《楚门的世界》里的故事,而是正在发生的现实。

  近日,自媒体平台上一篇关于公共空间网络直播的文章,把网络直播与个人隐私的矛盾推至风口浪尖。健身房中女顾客的形体动作在摄像头下一览无遗,餐厅里就餐的男女因动作亲密被指指点点……当公共空间遭遇“全民目击”,居民的个人隐私谁来保护?

  摄像头直通网络平台,日常生活被直播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不少直播平台都提供摄像头直播服务,内容涵盖街景、旅游景区、生态农业等领域。记者点开一家网站中地址显示为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江汉三路52号的直播画面,摄像头正对的饭馆、副食品商店等九家商铺一字排开,行人来往穿梭清晰可见。直播视频分享时间为2017年9月14日,目前已有38.9万的浏览量和1800多条评论。

  “感觉有点可怕,每天从这儿路过,我的肖像、生活轨迹可以在网上轻易得到,要掌握某个人的行踪太容易了。”家住附近的市民吴先生在被记者告知这里有一个24小时摄像头正在网上直播后,表示无法接受。

  据悉,此类直播平台大多是基于智能摄像头的用户分享平台,不少直播平台同时销售智能摄像头。给原本为安全而设置的摄像头增添直播功能,成为一些监控设备的卖点。

  “借助直播平台,厂商能抢占智能摄像头市场份额,并增加直播平台的点击量和流量。对参与直播的商家而言,也有吸引客流、增加人气的广告效应。”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王四新说。

  “和主播特意进行表演的网络直播不同,人在无意识下被拍下的画面更真实,一定程度上满足了部分人的‘窥私欲’。”一位网络直播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生产厂家可能存在以低廉的价格推销摄像头、靠与摄像头相连的网络平台吸引流量的行为,“这样就能把引来的流量导入其他商业产品中去变现。”

  公共空间搞直播,算不算侵权?

  公共空间网络直播相关事件发生后,相关企业摄像头团队发布声明称,其用户协议要求了商家开通直播时需在直播区域以贴纸等方式设置明显提示;此外,平台建立了严格的内容审核机制,每天24小时对直播内容进行审核把关。

  网络安全法规定,网络产品、服务具有收集用户信息功能的,其提供者应当向用户明示并取得同意。那么,商家在直播区域贴了告示、网络平台有协议在先是否就能免责?

  对此,法律界看法不一。有专家表示,隐私权的行使受场所性质限制,商家的视频监控是基于履行作为公共活动组织者的保障义务,明示后就不构成对隐私权的侵犯。另一方则认为,并不能把店内贴告示默认为商家与顾客达成契约。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施杰表示,商家的监控摄像头只能是一定范围内的有限使用,而非提供给受众不特定的网络平台。

  “民法总则明确,肖像权属于自然人的民事权利。以公民的肖像权作为盈利工具必须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即使没有盈利行为,如果直播可能对当事人产生形象、名誉、隐私等方面的损害,也要征得本人同意后才能播出。”复旦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世刚说。

  根据侵权责任法,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

  “直播平台和商家未征得顾客同意采集顾客图像信息进行直播,就有可能损害了顾客的利益。顾客可向有关部门投诉,也可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停止侵害、赔偿损失;若情节严重,还可能构成刑事责任。”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主任吴革说。

  尽快确定监管主体 加大处罚侵犯个人隐私行为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7.51亿。据测算,到今年年底,我国网络直播用户接近4亿,网络直播不断渗透到现实生活中,公民个人信息面临着随时暴露的风险。

  “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是民法总则的明文规定,但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技术也让个人信息权的内涵和外延不断拓展。专家认为,此次事件暴露出社会对个人信息权保护认识普遍滞后的问题,商家、平台都需强化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意识。

  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表示,有关部门要加强对涉及公民隐私的电子产品的标准制定,避免侵犯公众隐私。

  施杰表示,网络直播平台目前还存在“九龙治水”的问题,应尽快确定监管主体,畅通消费者的权利保护渠道;此外,应尽快就个人信息保护单独立法,将当前散见于各个法律法规的条款整合成体系。

  “一方面,有关部门要加大对网络平台的监管和问责力度,另一方面,对于侵犯个人隐私的行为要提高违法成本,从刑事责任、民事责任两方面加大惩处。”吴革说。

  网络安全法也明确,网络运营者、网络产品或者服务的提供者侵害个人信息依法得到保护的权利的,可以根据情节单处或者并处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一百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可责令暂停相关业务、停业整顿、关闭网站、吊销相关业务许可证或者吊销营业执照。(新华社“新华视点”)
 

  链接+

  被直播却不知情,我们的隐私能卖多少钱?

  这是一个人人皆可直播的时代。

  但如果你生活中的一举一动都成为了一家直播平台上的内容,被无数双陌生的眼睛围观,被不相干的人评头论足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这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前几天,一篇名为《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的文章上了热搜榜。

  这篇文章直接把360推上了侵犯公民隐私的风口浪尖,有力地针对360摄像头自带的水滴直播功能提出了一系列质疑。

  作者花了一周的时间,走访了几家安装了小水滴摄像头的店,却发现没有店铺贴出正在直播的提示标语,店中用餐的顾客表示并不知道自己被直播了,甚至连店员都一脸茫然,表示概不知情。

  同时,某些涉及顾客隐私的商家也被传上了直播平台,如健身房,内衣店,酒店……

  还有一些消费者,并不知道小水滴摄像头是有直播功能的,将摄像头买回家用。夫妻亲热,给孩子哺乳,家中换衣一不小心就成了“线上真人秀”,堪称现实版“楚门的世界”。

  在事件的持续发酵下,360顿时心虚地下架了大量商家直播,而后发了一则声明,开篇便写道:

  “有些店主安装360智能摄像机进行直播宣传时,没有对店内消费者尽到足够的提示义务,导致部分消费者产生恐慌。”

  “是否开启直播,完全由购买的商家决定。”

  在文中反复重申:“部分商家在进行直播时,没有尽到告知消费者的义务。”

  可想而知商家内心的os: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周鸿祎还满腹委屈地发了一篇文章,甚至直指揭露小水滴摄像头侵犯隐私的女生收了黑钱,做黑公关。

  可即使这锅推得再使劲,洗白洗得再卖力,也没办法再蒙住公众的双眼:

  所谓的360°保护,实则是360°无隐私。

  我们的隐私早已成了信息社会中的牺牲品,隔着屏幕接受数万人的围观和评论。

  01

  有网购经历的人会发现,当你打开淘宝、天猫等购物网站时,它总会给你推荐许多商品,而这些商品则恰好是你需要的,或是你曾搜索过的。

  甚至当你打开某个不以购物为主题的网站时,它的广告位也是你曾经搜索或者购买过的产品信息。

  懂IT的人会告诉我们,这叫cookie,是为了人性化和有针对性地进行服务。而说白了,就隐私而言,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被记录在案,被时刻追踪。

  联想起知乎上有一个提问:“你会给另一半看手机吗?为什么?”最高赞的答案是这样说的:

  “手机基本是一个人全部社会关系+流动资产+消费记录的信息总和。当手机承载的隐私深度和广度到了今天这种程度的前提下,交出手机几乎等于向对方开放自己所有的秘密和记录,是一个远超过普通恋爱关系的commitment。”

  换言之,为什么不愿意给爱人看?因为手机和手机背后的网络运营商比我们的另一半还要了解我们的喜好,甚至某些不愿视诸人的秘密。

  可是,这些被网络知道的隐私并不会被守口如瓶。

  前几天和朋友一起看电影,正看到激动人心处,她的手机便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朋友只能在众人的注视中猫着腰走了出去。

  不到五分钟,就看到她一脸不爽地回来了。吐槽道:“这些做推销的也真是厉害,我都拉黑好几个号码了,还是天天打个没完,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拿到我电话号码的。”

  朋友对于个人信息一向十分谨慎,对于要填写个人信息的宣传、推销,她从来都是拒绝的,连每次拿完快递,她都会把快递单撕碎,以避免个人信息的泄露。可对于网络上个人信息的泄露却感到束手无策。

  深受其扰的人不止朋友一人,对此,有人支了一招:

  “我每次不得已在哪个网站上留个人信息,就会把个人信息的名字改成该网站的名字,比如果壳注册,就写付果壳。这样一收到骚扰短信,立马就会知道是谁出卖了我。“

  为这位网友的机智所折服的同时,也感到深深的无奈,若不是深受网络隐私泄露所扰,又何至于防范至此。

  02

  尽管个人信息是被法律明令禁止出售的,在互联网的黑色领域里,仍旧有类似EBay淘宝这样的市场,将人们的个人信息明码标价出售,包括ID、家庭住址、生日等。

  国外有媒体对来自黑暗网络的著名搜索引擎Grams出售的个人信息做了分析。在Grams约一万份的数据中,就能找到600+则个人信息详单,有些甚至还包含了信用卡信息等。这些信息的标价在零点几美元~450美元之间。平均下来每则信息的售价约是21.35美元。

  这些信息还以可靠度和详略作为价格分水岭,如果只要基本的个人信息,如姓名、电话等,则用少量的钱就可以买上成千上万份。

  一份个人信息可以被卖给无数个买家,于是许多人铤而走险涉足灰色行业,成了“信息贩子”。

  支付宝“隐私门“曾闹得沸沸扬扬,有用户发现,支付宝安卓版每隔几分钟会在后台开启摄像头拍照,录音一段时间,然后上传到服务器上,同时也会有通讯录,通话记录,附近基站和wifi等信息。

  然而支付宝并不认账,坚称自己的安卓版APP不存在权限申请不当或涉嫌侵犯用户隐私的可能,称调用摄像头拍照、录音这样的权限是因为扫描二维码、给好友发送语音时需要用到。

  可人们用从未登陆过支付宝APP,也未使用支付宝有关“扫码或者发送语音“功能的手机,却也发现支付宝还是在频繁申请调用“拍照、录音”等系统权限。

  究竟为什么要调用这些系统权限?为什么要通过一些不易发觉的渠道收集用户的个人信息?

  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不得而知,却足够让我们看清在互联网上个人隐私安全保障度还处于低水平状态。

  在被信息塞满的网络社会中,隐私无所遁形,我们变成了“透明人”。

  03

  前段时间,各地警方接到无数报警电话,称家中的摄像头被黑客入侵了。

  顺藤摸瓜,警方发现黑客还将自制的破解摄像头的软件出售,借此盈利。而即使这种软件卖得并不便宜,心怀不轨的人也还是趋之若鹜。

  人们在家中的状态往往是最放松的,许多人的更衣、入浴等极为私密的行为也被摄像头记录得清清楚楚。家住台中的一位女士在准备洗澡时,刚脱得只剩内衣,就听到自己的家用摄像头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

  吓了一跳的她急忙登陆进后台,发现显示的观看人数竟然是两个人,也就是说,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一个人正在屏幕那头注视着自己。

  她吓得连声尖叫,急忙躲避,却发现自己躲在哪里,摄像头就追着她转到哪边。惊慌之下,她只能把摄像头的电源线拔掉了。

  记得某幼儿园事件中,老师对孩子们说:“老师有一个长长的镜头,可以伸进你的家里,知道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光是听着这句话,就足够瘆人,而这种镜头在现实生活中却真实存在,更让人背后发凉。

  摄像头无时无刻不监视着我们的生活,我们与朋友、爱人的私房话被录音机记录,我们的一言一行被放在直播平台供人讨论,通过网络,别有用心之人能轻易获取我们的信息,介入我们的生活。

  可网络运营商们应该明白,普罗大众并不同意Fecebook创始人的理念——所谓的人应该是“透明”的。

  身处这个数据疯狂的时代,我们惟愿守住隐私的象牙塔。(曲一刀)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