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电商 > 正文

34岁茅侃侃自杀离世 愿天堂创业不受资本困扰

2018-01-28 02:12:09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又是一个金钱逼死英雄汉的故事,创业公司的资金链断裂让这个曾经雄心勃勃的连续创业者、名噪一时的少壮创业家走上了绝路,也为创业的残酷增加了一个现实的注脚。

  曾经的80后创业明星、34岁的茅侃侃,在最后一条朋友圈里留下了一句“爱你不后悔,尊重故事的结尾”后离世,坦荡而悲壮,令人扼腕唏嘘。

  又是一个金钱逼死英雄汉的故事,创业公司的资金链断裂让这个曾经雄心勃勃的连续创业者、名噪一时的少壮创业家走上了绝路,也为创业的残酷增加了一个现实的注脚。

  在这个悲情的噩耗后面,隐藏着几个关于创业的残酷真相,无一不揭示着创业者宛如在刀锋上行走的使命历程。

  一,成功机会微渺,你能接受多少次创业失败的打击?

  如果把IPO当作创业成功的一个标志,那么创业成功就是一个低于万分之一的极小概率事件。

  从创业初始到IPO之间,看起来就是数轮融资那么简单,但每次融资其实都是一次生死关卡。在万马奔腾的创业急行军中,每年可以得到种子轮和天使轮的被投企业只有四五千家上下,到PreA和A轮的企业只有三千左右,到B轮的只有一千多家的样子,而到C轮就是几百家,D轮之后,要么获得BAT轮、要么上市的也就是几十家。

  几乎所有的成功者都是多次创业者或者连续创业者,一蹴而就的神话极为罕见。多次创业者就是多次失败者,而每次失败后必须爬起来,在汲取前面的教训之后重建自信、从头来过,反复数次大起大落之后,愈挫愈勇者方有问鼎成功之可能。

  生于1983年的茅侃侃便是一个连续创业者。2004年,还不到21岁的茅侃侃创办了真人实景数字游戏公司Majoy(时代美兆),并担任Majoy的CEO,2010年因为公司内部矛盾而离开;之后,茅侃侃出版了两本自传体书:《像恋爱一样去工作》和《在那西天取经的路上》,并制作了移动医疗领域的App以及提供实时路况信息App“哪儿堵”;2013年,他加入游戏电视传媒GTV,担任GTV副总裁,正式进入了电竞圈;2015年,他在与十多家上市公司接触后,选择了与万家文化合资成立了万家电竞,致力于移动游戏开发……

  茅侃侃虽然年轻,但他短短34年的生命中,已经有将近一半时间都用在了创业上。然而,即便这样一位资深创业战士还是倒在了第三次创业失败的颓丧中……可见,一颗坚强无比的心脏和超乎常人的抗击打能力是成功创业者的标配。

  二,创业是场苦行,你能否承受世界对你的背叛远离?

  冯仑曾经对创业的残酷性给出这样的描述:众叛亲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年轻的创业者听后多半会觉得,这个老企业家真是个戏精,把创业说得这么血腥难道是为了煽情?

  其实,冯仑的话并没有多少夸大,对于多数企业家圈中的大伽来说,这些遭遇还真是司空见惯的。由于做企业往往需要全身心的投入,无法兼顾家庭,甚至有时在企业生死存亡之际,还需要投入家庭资产去挽救崩溃的资金链,因此,很多企业家的伴侣无法与之共担重压,选择了离开;至于抑郁症、狂躁症、过劳死等由于压力过大而引起的疾患更是成为不少创业者难以抹去的痛。

  做企业是一场负重的苦行,离婚、病痛、精神崩溃、牢狱之灾等都是这场苦行中可能历经的阶段性篇章,还有很多人用生命的结束为这场苦行画上了休止符,譬如茅侃侃。创业导师王利芬老师说,“我所认识的企业家中,多数都或多或少都经过了冯仑所说的那几个词,有的大伽这三个词全遭受了,只是这些多半涉及自已和朋友的隐私不能说也不想说而已,这些难言之痛多半会被他们带进坟墓。他们以自己的隐忍和自控做着阀门,封闭着自已承载痛苦的心灵空间,不让他们泄露一丁点于外人的视线,因为那些苦痛在心里还能保持原样,一旦见光要么被扭曲要么横生是非。”

  企业家是个孤独的群体,他们没有倾诉的出口,但又必须不断把来自员工、客户、投资人、供应链、社会、家庭以及政府的压力揽向自己,生命不息、压力不止。

  细看每一个成功企业家的脸,你会发现,他们的眼神太过复杂,那些人生的黑暗时刻都写在里面,那些沉重的、心酸的过往酿成了小心翼翼的警觉,因为他们要随时预防各种意想不到的明枪暗箭,不让流言伤害到企业、伤害到自己。

  他们小有成就之后也不敢懈怠,因为随时要随着新风口而经历转型之痛;他们有钱了也不能过有钱人的日子,因为一部分钱要不断投入循环,另一部分则要时刻准备着以弥补资金链的薄弱之处;即便在最耀眼的舞台上,那些成功企业家的快乐,也并不是发自心底、映在眼中,因为他们多数已经忘记了如何真正开心地笑,他们呈现出的笑容都是肌肉性的反射和礼节性的反弹,对于他们来说,快乐是生活的奢侈品。

  反观茅侃侃,作为80后创业标杆级人物,他是一度誉满京城的IT四少之一,也是继韩寒之后第二个高中没毕业却成功获得主流认可的年轻。然而,有着光鲜的履历与丰富的创业经历,从年少时就开始逐浪弄潮的他,最终还是败给了创业。

  茅侃侃与万家文化合资的万家电竞成立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8月,祥源控股整体收购了持股30.52%的大股东万好万家集团。作为新的股东,上市公司祥源文化希望在一个季度内收回基本投资并退出,因为万家电竞处于亏损状态,不利于上市公司年度利润目标的实现。

  随后事情没有了进展,万家电竞再也没有任何收入,单身独居的茅侃侃为了支撑公司运营,个人抵押了房子、车子以借款投入公司运营,但仍是杯水车薪。随后茅侃侃又以个人身份向周围的朋友借款,然而最终也没能扭转万家电竞持续恶化的局面。

  2017年9月起,万家电竞拖欠员工工资,次月公司关闭。茅侃侃曾向媒体透露,万家电竞实际债务达6000多万元。有接触过茅侃侃的人表示,茅被逼至绝路,散尽了身家给员工发工资。

  快弹尽援绝的时候,茅侃侃兜里只剩下十几万元,用来缴借款的利息。万家电竞账上只有1000多元,交电费都不够。

  2018年元旦的时候,茅侃侃发朋友圈说,“2017年失去了所有的所有,2018新年快乐。”

  1月18日,万家电竞的法人代表由万家文化实控人孔德永变更为茅侃侃。5天后,茅侃侃在家中开煤气自杀身亡。

  创业失败的可怕,是追逐最后一束光但最终失去的绝望,那种绝望,摧毁的是一种信仰。意志的火苗一旦熄灭再难复燃,生命也就被精神所放弃、任其流放……

  三,资本双刃皆锋,你是否能够忍受金钱的翻云覆雨?

  创业是有生命危险的,而创业的最大风险来自与资本共舞。

  每一个创业者都会遥想上市、并以上市为前行的动力,但又有几人脑补过被资本裹挟却又没能IPO的结局?

  当前的创业大环境下,与资本共舞是必选项,不被投资就意味着原地踏步、或者维持小规模的自给自足,发展的路径就会慢很多,机率也小很多。但创业者必须清楚:资本无情,从来只为强者插翅添翼,而不会给弱者雪中送炭,也就是说,与资本同行,创业者走的是一条不归路。

  以茅侃侃最后一次创业为例,看看这个悲剧中,资本是如何撂倒创业者的。

  茅侃侃离世前,万家电竞法人代表是万家文化。当时,万家文化出资460万元,认购46%股份;茅侃侃出资340万元,认购34%股权,而其余三位股东分别出资50万元。

  因为万家电竞一直亏损,万家文化2016年便停止了投钱。财报显示,2016年,万家电竞实现归属于少数股东的损益为-1073.72万元,期末少数股东权益余额为1199.89万元。

  万家文化不给钱,2016年底,万家电竞开始进行新一轮融资。有报道称,茅侃侃自己筹措了一笔3000-5000万元的融资,进展十分顺利,但此时,赵薇夫妇的龙薇传媒打算出资30.6亿控股万家文化,并专注于文化娱乐产业,这让万家电竞将希望转而寄托在了龙薇传媒身上。

  然而,这场引人注目的收购,后续却十分狗血:赵薇50倍高杠杆借壳的嫌疑引发了监管层的高度关注,最终,证监会对龙薇传媒和万家文化发布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令,不但此次收购流产,还吓走了原本有意向的大批投资人,茅侃侃的老东家万家文化几乎陷入谷底。

  但幸运的是,万家文化在落为烫手山芋之际,又遇到了接盘侠祥源控股集团。然而,随着万家文化更名易主为“祥源文化”,眼巴巴等着投资进来的万家电竞,日子却更不好过了。

  祥源文化给茅侃侃的邮件中说:万家电竞不符合祥源文化的发展战略,目前的亏损状态也不利于上市公司的利润实现,希望快速推进万家电竞与上市公司的剥离。

  连老东家都不买单,新东家不愿意出资也在意料之中,但是,祥源控股到底为什么要做万家文化的接盘侠呢?其实祥源控股和赵薇夫妇一样,看中的是万家文化这个壳。

  祥源控股的掌门人俞发祥,寒门出身,靠卖啤酒、水泥、茶叶、水果、羊毛衫等艰难发家,业务涵盖旅游、城市地产、基础设施建设、现代茶业等。俞发祥自己两次上市未遂,借万家文化这个壳则可以省心省力地达到目的,所以,祥源文化留下万家电竞有何用呢?当然想尽快剥离了!

  祥源文化回复茅侃侃给出的方案是,尽快卖掉部分万家电竞的股权,所以要求做好业绩报表以便吸引投资。但茅侃侃却找到了上海某基金,愿意和祥源文化对万家电竞进行平行投资,但遭到了祥源文化的否决,最终融资失败,茅侃侃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有媒体报道称,祥源文化从始至终的态度都是:卖掉部分万家电竞的股权;不会出钱参与新一轮融资;不愿意等万家电竞盈利后回购。尤其令人心寒的是:茅侃侃曾自筹一笔资金,但祥源文化以不能超过上市公司向其借款的利息借债,否则会影响审计为由,要求原路退回。这导致了万家电竞彻底停摆。

  茅侃侃最后一次创业之所以选择了一家上市公司合资,我想,就是考虑到可以更加方便地借力于资本,谁知道即便是与资本的衔接如此之近,还是掉落在了东家易手的坑隙里。

  只有深陷困局中的创业者才看得到资本不会救人于水火的本质,但遗憾的是,茅侃侃看到真相后便选择了死亡,以决绝的方式去回怼资本的冷血。

  四,创新变数横生,你是否经得起监管入场后的严棍?

  被资本青睐的创业多半始于技术和创新性商业模式的驱动,这样的创业,很可能对现有的管理规则、手段和方式产生冲撞,会对相关监管提出一些新的问题。

  创新领域总有一个野蛮生长期,创业者们也总是一拥而上,肆无忌惮地发展,等到乱象丛生、监管介入时,监管的力度又通常是快刀斩乱麻式的严管或严打,这就造成了这些领域创业者的“死亡概率”更高,比如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创业。目前还没有一个机制,能够让创业者与管理部门通过密切交流来共同找到一个新的管理方式。

  茅侃侃的悲剧中,虽然我们并未看到万家电竞受到行业监管的影响,但其融资的挫败却是金融监管干预的直接结果,充分体现了政策监管对企业的兴衰有着生杀予夺的作用。

  实际上,创业的残酷性还可以列举更多,而商业评论家王育琨在其著作《强者:企业家的梦想与痴醉》中,这样描述中国企业家的刚硬与脆弱:

  “因为那太阳般的盔甲过于耀眼,人们的目光穿透不了那耀眼的盔甲,抵达不了他们的心灵。在人们眼里,他们像那盔甲一样的坚硬,直到有一天,那坚硬的躯体轰然倒下时,人们在震惊之余,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坚硬的身躯会毫无征兆地坍塌。”

  有多少立志于创业的人在踏上征程之初曾经想过,创业是会死人的?希望看了这篇文章的你可以对创业的残酷多一分警醒,并多几分准备;也希望资本方、政府监管部门能对创业者多一些体恤和宽容,让创业环境少一分残酷。

  最后,愿永远的80后创业小王子茅侃侃泉下安然,天堂里没有资金链焦虑,也没有创业的忧愁。小储(天方燕谈作者)
 

  链接+

  一位创业者的自述:相似的经历让我理解茅侃侃

  1月25日早晨,80后创业代表人物茅侃侃自杀身亡的消息在朋友圈传开。从曾经与李想、戴志康、高燃并称“京城IT四少”,到离开人世,他的经历让人扼腕叹息。也引来了不少人,对创业深度思考。

  尚贞涛就是其中一位,他与茅侃侃同年出生,同年创业,同样少年成名,之后又连连失意。

  联系上尚贞涛,是因为他写了一个祭文“理解茅侃侃 敬重茅侃侃”,在访谈中,他从自己的经历出发,讲述了创业者光鲜表面背后的撕裂人生。

  相似的命运

  1983年,尚贞涛跟茅侃侃同年出生,也差不多同年,2003年开始了创业,只不过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杭州。2006年,茅侃侃又一手创办Majoy,彼时成为公司CEO的茅侃侃时年23岁。23岁的尚贞涛的下沙网已经小有名气,并且成功盈利。

  2007年,“浙江省大学生创业之星”的颁奖台上,尚贞涛从主持人手中接过奖项,少年得意,四面风光。当时移动互联网波澜未起,世界还是PC的天下,他创办的县区级综合信息平台“下沙网”势头迅猛,年利润可观,隐隐超过同台的项目。

  与他同台领奖的还有陈伟星、孙海涛和方毅。此时的茅侃侃有“京城IT四少”的名头,而尚贞涛也有了“杭城大创四大金刚”之称。

  后来陈伟星创办快的,拉来阿里助阵,与滴滴同台竞争,之后又一手创办泛城资本。孙海涛的51信用卡估值现已超10亿美元,成为行业独角兽。方毅带着个推奔赴IPO,估值百亿元人民币。

  而在陈伟星等人志得意满的2016和2017,与尚贞涛纠缠至深的关键词是“卖房”、“负债”、“挖角”。这些关键词,用在2016到2017年的茅侃侃身上又何尝不是?何其相似。而现在尚贞涛走出了困境,茅侃侃却离开了人世。

  “你是否曾希望年轻时不要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记者问道。

  尚贞涛没有任何犹豫地答道,“大器必晚成”。潜台词是太早获得的成功或许并不稳固,年轻时吃些苦头,晚来才能成大器。

  如果当时的棒棒糖能小一点,多好

  尚贞涛觉得自己是懂茅侃侃的,至少在某些人生选择上是。

  他们因机缘巧合相识,境况又相近:成名得早,又同样经历过事业的猝然崩塌。茅去世后,他写文道——

  回顾自己的历程,尚贞涛并没有刻意去美化。他承认自己在10年前抓到了一手好牌,也承认被后来者远远抛在身后。

  “我第一次创业就拿到了能吃十年的棒棒糖,而当时的陈伟星,方毅,孙海涛等项目还没有盈利”,他道,太早成功让人产生路径依赖,以致于把某些运气当成了必然,看不到更多的机会,陷入了惯性思维的陷阱,直到有一个很大的冲击,那就是身边一个个同时起步的人,都超越自己的时候。

  下沙网成功之后,团队迅速将业务扩展到了全新的领域,同样在2007年,他们创办了“交友俱乐部”,重组了“浙龙广告”,还办了“下沙杂志”,前前后后开拓了6个项目事业部。这导致团队的精力分散,六个项目中有三个面临亏损。

  尽管后来团队调整重心,重新将发展重点落在下沙网上,并将下沙网的模式复制到其他区县。“但我们严重低估了移动互联网的速度”,尚贞涛回忆道,下沙网错过了最佳复制期。它仍然活着,仍然在盈利,但其规模扩张只能戛然而止。

  这段经历让尚贞涛感受到,猝然而来的成功,需要被警惕。

  但当时那个关口,我不能没有这口糖

  但反过来,如果第一次尝试就宣告失败,或许也就不会有“创业者”尚贞涛了。

  时至今日,他也很愿意将自己的故事分享给刚迈上创业路的年轻人。每周,尚贞涛都会参与1-2场演讲,带着他标志性的微笑。10年来,讲了600多场,听众达到10万多人。

  被提及最多的或许是其少年经历,带着42元去上大学,怀揣280元创了个业。

  1983年12月,湖北广水的一个农村里,尚贞涛呱呱坠地。当地家家户户都没有电,他回忆起童年的夜晚,印象最深刻的是煤油灯。

  他出生后不久,父亲被确诊为癌症,幸运的是经过多方诊疗和医治后,父亲的病被治愈。医疗费让这个家庭的境况雪上加霜,尚贞涛从小就得上山挖蜈蚣、找药材,补贴家用。

  高考后,一纸大学录取通知书寄送到家,全家人又喜又忧。喜自不必说,忧则忧在高昂学费从何而来。尚贞涛咬咬牙,决定申请国家贷款来解决书本费,生活费则自己打工来凑。从湖北到浙江,辗转踏入浙江理工大学校门时,他口袋里仅有42元钱,那时是2001年。

  及至创业时,尚贞涛的钱仍然是紧巴巴的,一直不凑手。2003年暑假,他偶然发现一个商机,下沙缺乏一个综合信息载体,当时他只有280元。

  穷而生勇,他想,拼了!

  他创办的下沙网经历了一些波折后逐渐走向成功,当同届的同学为找工作而焦虑的时候,尚贞涛已经把招聘桌搬上了母校的招聘会场。等到毕业一年左右,尚贞涛自述,“已经可以买房买车了。”

  这里又蕴藏着他的第二条人生经验,生于忧患,这句话古人说了很多次,但只有亲生经历才知道它有多精辟。但他也坦言,当时如果彻底失败,或许会丧失从头再来的资本。

  时也,势也?

  近乎与茅侃侃同时,尚贞涛陷入资产困境。

  下沙网仍在持续运营,但天花板清晰可见,尚贞涛转向移动互联网寻求机会。他选择的切入点仍然是区县,在设想中,产品用爬虫抓取本地微信公众号,生成“本地头条”,并推送给某一特定区域内的居民,降低他们的信息获取难度。

  尚贞涛觉得这一模式大有可为,于是“梦虎”公司成立了,它提供的是本地生活内容入口,梦虎则是门户的谐音。

  当我们现在来复盘这门生意,会发现赛道内的其他玩家都没有采用类似“梦虎”的方式来提供信息。抓取微信公众号再输送给本地居民,这样的方式真的是高效的么?

  但实际上,我们不难找到梦虎的替代品。饮食类有大众点评,活动类有豆瓣小组。梦虎还提供“兴趣交友社区”,纯线上的交流论坛是前仆后继,天涯、知乎,不管聊八卦还是聊知识,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而“见面”这一需求,从微信摇一摇、到陌陌、探探,都可通过定位转向线下,服务的主要是男女交友场景。

  发现了吗?所有这些我们更熟悉的产品,都是不以“本地”、“区县”为主打卖点的,它们做的是全国性的生意,但又能基于LBS做出基于定位的就近推荐。

  在尚贞涛眼中,梦虎的方向大有可为,但因发展速度过缓、竞争对手挤压而后继无力。2016年夏末,梦虎网络遭遇危机。

  员工被竞争对手挖走,发不出工资。“在老婆生孩子前的2个小时,我还约了投资人”,尚贞涛说道,“事后,我赶紧抽身离开,直奔产房,到后我大姐狂怒质问:有什么比生孩子还重要?我说:70多张吃饭的嘴。”

  后来尚贞涛想通了,自陈“因少年成名很难承认失败”的他选择停止梦虎这一项目,慢慢还清了欠债,重整旗鼓,将现有资源整合后再度出发。

  同样是少年成名的茅侃侃,在玩家电竞增长乏力时,始终没有放弃尝试新方向。他放弃原有的电竞转播生意,从头开始做游戏内容研发,跳入被腾讯、网易瓜分的红海市场。之后又一度想要与同道大叔一起引入女团生意。

  他们都在抉择关口牢牢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于尚贞涛,是当时让他一飞冲天的区县门户;于茅侃侃,则是求新求变,不停尝试新方向。

  我们难以用胜者逻辑来简单评判,毕竟在创业路上,谁也不知道哪个路口通往成功。只有试了才知道,而这又是一个魔咒。

  整合好原有资源的尚贞涛重新上路了,新项目与区县门户再无关系,他选择了养老产业。末尾,他再度叹道,“大器必晚成”。或许十年后回头,这句话又是对他的注解了。(猎云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