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电商 > 正文

2018央视春晚广告投放统计 大零售电商表现抢眼

2018-02-18 02:24:10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从行业分布看,互联网和快消行业明显占据绝对优势,互联网行业8个广告主9次投放,快消行业8个广告主10次投放。家居行业3个广告主4次投放,而汽车作为广告投放大行业仅有广汽传祺1家,延续了去年的投放态势。

  2018狗年央视春晚落幕了,尽管现在的春晚已经是一档普通节目,往往被作为除夕家庭背景声或者吐槽材料存在。但春晚的商业广告价值依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重点,笔者对本届春晚的广告投放(主要是开播前黄金标段)进行了统计分析,给出一些理解。

  黄金标段8分钟全部投放列表如下:
 

  1、8分钟黄金标段,28个广告位,24个广告主

  央视春晚开播前19点52分开始,8分钟内共计播放广告28个,涉及24个广告主。其中淘宝、古井贡酒、美的、君乐宝均占据2段广告位置。按照业内一般对春晚标段15秒广告2000万的估价,总计投放额度大概在5-6亿之间。

  2、互联网、快消行业明显领先

  从行业分布看,互联网和快消行业明显占据绝对优势,互联网行业8个广告主9次投放,快消行业8个广告主10次投放。家居行业3个广告主4次投放,而汽车作为广告投放大行业仅有广汽传祺1家,延续了去年的投放态势。

  从行业内部看,互联网内有大零售(淘宝、支付宝、京东、美团、小米),婚恋(世纪佳缘、百合网),网游(球球大作战);快消行业内部有白酒(古井贡酒、泸州老窖、梦之蓝),饮料(安慕希、君乐宝、汇源),保健品(佐丹力159)。

  3、淘宝最土豪、捉妖记2最耗时、尚德机构最新鲜、球球大作战最神奇

  从单体广告主分析,淘宝是本届春晚主赞助商,除了黄金标段2端视频片投放,淘宝与春晚合作了至少4轮红包互动,利用主持人口播、现场互动等方式进行充分的营销传播。根据业内流传的信息,淘宝春晚广告花费3亿元以上(不包括红包发放费用)。而在大年初一上映的《捉妖记2》则通过与麦当劳联合营销以及单独投放,形成了长达一分钟的投放,这也是在《捉妖记1》22.4亿票房的大背景之下,做出的大手笔营销策略。

  在整个投放环节中,尚德机构作为一家培训机构,并非传统常见的广告主类型,虽然其在户外地铁广告的投放有多年经验,但大手笔投放电视广告(尤其是春晚黄金标段)应该属于首次,这应该与其公司阶段发展战略和营销策略调整有很大关系。

  最让人出戏的广告投放应属休闲手机游戏-球球大作战,一段5秒的闪击广告可能让很多不熟悉游戏的用户不知所措。当然根据巨人官方发布的信息,球球大作战全球用户已经达到4亿,已经是一款相当具有普及性的手机游戏产品,通过春晚平台和春节时令,继续强化老用户认知和拉动更多新用户也是一种选择。

  4、从广告主题上看,在节庆和促销之外,出现个人态度与社会责任主题

  春晚相关广告,大多数以欢度节日与产品促销为主,而2018年的广告中,百合网和世纪佳缘的广告以春节不逼婚为主题,强调个人个性的独立与释放;小米和美团,则分别通过科技创造美好生活、岗位责任与奋斗去传达带有社会责任的品牌认知。(文/由天宇Deco 亿欧副总裁、亿欧智库首席分析师)
 

  链接+

  春晚导演杨东升:春晚是一种陪伴

  ​作为一年一度的文化盛宴,春晚所引发的热议仍在不断升温,春晚背后有着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作为春晚的核心参与者,有着怎样的感受,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2018年央视春晚导演杨东升。

  201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圆满落下帷幕。今年的春晚沿用北京主会场加四个分会场的直播模式,几大会场实时联动,从广东珠海到海南三亚,从齐鲁大地到肇兴侗寨,神州大地处处笑语欢歌,让观众感受到了五地同庆、四海欢腾的节日氛围。然而不为人所知的是,晚会一开始就给创作团队来了一个下马威。

  杨东升:昨天年三十是比较紧张的一次,以往都不会超时超得那么厉害,昨天超时一开始就给我来个下马威,超了一分多钟这是少有的。

  记者:第一个。

  杨东升:贾玲那个就超了。

  小品《真假老师》是今年央视春晚的第一个语言类节目,因为演出过程中观众掌声不断,致使比原计划多出近2分钟的时长,这给精确到秒的春晚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记者:您有什么办法?

  杨东升:因为我们做了预案,但没想到会长那么多,甚至会短,但是长的时候我们开始把主持人解说词该剪了,都是十几秒二十几秒,抢回来。

  《岁月》是今年春晚的一首主打歌曲,由王菲和那英联手合唱,这是王菲、那英在春晚的第二次合作。20年前,她们首次合唱歌曲《相约1998》一夜之间红遍大街小巷,成为一代人的记忆,而那首歌正是由杨东升执导的,当时他是春晚的歌舞导演。

  杨东升:她们俩在前面唱,后面一个大的充气气球透明的,两个舞蹈演员在里面,用激光来打的一个,用激光来呈现,两个人在里面的呼吸,有氧气,最多不能超过20分钟,但是一加上舞蹈。

  记者:剧烈运动。

  杨东升:剧烈运动,缺氧,所以有很大的危险,当时包装形式是给人家留下很深的印象,经过那么多年我想20年了,我也做了晚会的导演,所以我想20年后,也许是我做春晚导演最后一年,能不能实现这种梦想,跟她们一谈,也挺好。

  记者:让她们再次聚首意义在什么地方?

  杨东升:我觉得就是一种历程,旅程,又体现我们春晚的一种历程,又体现人与人之间,所以我就想反映一种友情的东西,我觉得现在友情的东西是更加珍贵。

  记者:为什么比20年前您觉得友情更加珍贵?

  杨东升:如果经过岁月的洗练能成为朋友,真正的朋友,就珍贵了,如果光是一见钟情,不一定能走到很远。

  王菲、那英的倾情演唱,被观众称为今年春晚的暖心之作。杨东升坦言,《岁月》这首歌主要是为上了年龄的观众创作,而如何吸引年轻人看春晚,则是创作团队考虑的另一个重点,为此,今年的春晚舞台特意安排了一批年轻影视演员精彩亮相。

  杨东升:春晚不能越办越老。

  记者:怎么叫越办越老?

  杨东升:如果吸引不到年轻人,只吸引到中年人老年人,你说这是不是有问题,只要年轻人喜欢,我们就可以请来。

  记者:但是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因为现在对于这种流量明星,大家议论也挺多的,说他们没演技,就有流量,有资本找他们,但是我们在这样的一个场合,我们也去找他们,你想过这个事吗?

  杨东升:各人找的方式不一样,我们是没有什么资本,我们这是需要,我们在调查,年轻人需要谁,谁更受喜欢,谁受到热捧,但是我们说前提,他起码是比较正能量,比较健康。

  记者:其实您做这件事挺难的,因为一开始您就知道,想把老中青三代,甚至还有幼都吸引在电视机前,但都知道,我们有多少词儿形容,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众口难调,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等等,您也知道,但是您就得这么去试。

  杨东升:我们在节目的设计上,就得考虑这些众口难调的因素,我们这些说好听点是做艺术,艺术的百花齐放,很经典的吧,所谓百花就是众口,你只要考虑众口了,就不难调。

  从1983年算起,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走过了35个年头,看春晚早已成为中国人过年的习俗。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何在传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做好这道年夜文化大餐,成为每届春晚创作人员无法避开的话题。

  周杰伦与蔡威泽表演的魔术与歌曲《告白气球》是春晚舞台上首次将魔术与歌曲跨界结合,为了实现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剧组工作人员可谓煞费苦心。

  记者:它费心在哪儿?

  杨东升:它得后半夜开始排,排到第二天凌晨,都等没人的时候,机关才能露出来。

  记者:那个东西难在哪儿?

  杨东升:得做出真假,在同一个时空演出,有一个真假人在同时出现,这个挺好玩的。

  这是今年春晚上的另一个语言类节目,《为您服务》是首次创作的一种形式全新的小品。

  杨东升:从2017年就想做一个大型小品,有点儿像人艺那种,茶馆众生相那种小品,但是2017年没成功,2018年我们开始来做这个。为您服务,我们基本上是按剧的形式表演,很多老戏骨和年轻的演员和小品演员结合在里面,里面有个叫杨紫,她是年轻人里面流量明星,最老的杨少华,还有李明启,老太太,所以我们想,电影的电视剧的,演过小品的,年轻偶像都融在一块,想各层次的人,都能在这里面,能找到他们喜剧的因素,所以把他们用人物关系串起来。

  小品的剧情是在一家银行营业网点的场景下展开,由二十多位老中青演员参与的节目,生动演绎了一位基层银行经理爱岗敬业的感人故事。

  记者:为什么您要在这种形式上要进行探索,因为如果是这种剧的形式,您可以有很多其他的舞台,为什么要在这么一个一分钟也很宝贵的这么一个舞台上,要进行这种尝试?

  杨东升:我觉得这个应该是可以探索的一个东西。

  记者:您探索的目的是什么?

  杨东升:我想多一种形式感,我觉得春晚小品好多年了,我们现在想能不能有些作品,在春晚上面成为大家喜爱的东西,这也是我们刚刚一个尝试。

  记者:我就在想如果您费了很大的劲,包括创作团队,在这方面想创新,但是观众并不理解,这不是效果就没达到吗,您会觉得失落吗?

  杨东升:我觉得这个创新是我们导演组的事,效果是观众的,观众能在这个节目里面笑就OK了,我说我做春晚的三好学生,好听,歌好听,场景好看,舞蹈好看,好笑,就这三好,我不管形式怎么变,效果是最终的,目的。

  从1991年,杨东升开始参与春节联欢晚会的工作,他做过导播、歌舞导演、执行导演,2017年,他第一次担任春晚的总导演。

  记者:您在2017年之后有没有想过2018年我做还是不做?

  杨东升:我2017年做,做完我觉得我还能更好,所以2018年就接了,个个都问我累不累,压力大不大,我说我还真没感觉。

  2018年,杨东升继续担任春节联欢晚会的导演,然而就在春晚创作最为忙碌的时候,

  他的家庭遭遇变故,原本在老家照料母亲的弟弟因病突然离世。

  ​杨东升:因为以前我母亲都是我弟弟,20多年全是他来照顾,他走了之后,那时候我还干了十九大,十九大晚会最较劲的时候,所以离不开,我只能带着我母亲在拍摄现场,也没别的办法,我拍什么她就看什么,好在她还挺乐意看。

  记者:一个快60岁的人,带着一个80多岁的老妈。

  杨东升:确实,想想也是不容易。

  记者:您说陪伴,所以您也该陪伴自己家里的人。

  杨东升:其实我理解春晚是一种陪伴,就是年三十的一种陪伴,有时候把春晚夸得很大,很神圣,我说没必要,有些人说一文不值,那也不是,过年过节,没一个好的陪伴也不行,我觉得是一种温暖的陪伴。(央视)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