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环保 > 正文

北京刑事附带民事环境污染案宣判 被告承担土地修复费

2018-08-19 02:10:42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被告人闫某、邹某犯污染环境罪,各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同时,判决被告人闫某、邹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代某等承担侵权责任,赔偿对危险废物进行无害化处置的应急服务费、对污染土壤进行修复的费用等共21万余元。

  新华社记者从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获悉,北京首例刑事附带民事污染环境公益诉讼案近日一审宣判。

  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闫某、邹某犯污染环境罪,各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同时,判决被告人闫某、邹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代某等承担侵权责任,赔偿对危险废物进行无害化处置的应急服务费、对污染土壤进行修复的费用等共21万余元。

  本案由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法院查明,自2017年6月起,被告人邹某等在石景山区一平房院内,在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从事收集、贮存、销售、处置废机油经营活动。在此期间,被告人闫某多次向邹某、代某等人收购废机油,并从事收集、处置废机油的经营活动。10月,闫某再次到该院收集废机油时,连同邹某等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

  据了解,被告人闫某、邹某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代某等人因对废机油处置不当,导致环境污染损害,需修复土方量322.38立方米。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闫某、邹某违反国家规定,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从事收集、贮存、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严重污染环境,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依法应予惩处。对因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代某等人污染环境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各被告人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均应承担相应侵权责任,故法院依法做出上述判决。
 

  链接+

  北京首例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宣判:2人获刑

  收购废机油,加工制作成“防水剂”,闫某等人“变废为宝”的“生意经” ,造成370多平方米的土地受到污染。案发后,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以污染环境罪对闫某、邹某提起公诉,并同时对闫某、邹某、代某等六人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据悉,此案为北京市首例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8月16日,该案在石景山区法院一审宣判,闫某、邹某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六名附带民事被告被判赔偿应急服务费(指无害化处理危险废物产生的费用),其中五人对造成的土壤污染承担环境修复费用。

  废机油“生意”造成374平方米土壤污染

  年过六旬的邹某,以收废品为生,虽然没有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但他平时还是会顺带收些废机油。代某、董某、丁某甲、丁某乙等四人,是邹某的老乡,跟邹某一样也收购废机油。“我们专门找修小摩托的小门脸房、汽车修理店收购废机油,很便宜,有的都不要钱,收来就存家里,等闫某来取货。”邹某说。

  邹某口中的闫某,就是废机油的买家。为何收购废机油?闫某解释说,自己是一名货车司机,听说简单几步就可以将废机油加工成“脱模剂”,也就是防水剂,卖给工地很挣钱,于是就想到收废机油,加工赚点钱。

  在“赚点钱”想法的驱使下,2017年6月至10月,闫某多次前往邹某等五人租住的大杂院购油,在没有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自行添加水、融水剂、火碱等物品后制成脱模剂。经调查,闫某收购废机油超12吨,盈利2万余元。

  废机油的销路不愁,自然激发了邹某等人的收购热情。然而,收购废机油,并不是简单的生意,而是有着严格的规定。根据《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废机油及含废机油废物均属于危险废物,需要进行无害化处理,以防止对土壤、地下水及周边环境造成污染。

  “邹某等人是骑着电动平板三轮车收油,车上拉着一个大的金属油桶,收到油后就倒进该油桶里,因为道路坑坑洼洼,会出现遗洒的情况,运至仓库后还要把油倒进仓库油桶,在没有防渗漏措施的情况下,就会造成大面积的土壤污染。”石景山区检察院民事和行政检察部负责人张云波介绍说,经鉴定,受污染土壤面积为374.96平方米,受污染土方量为322.38立方米。

  2017年10月14日,闫某再次前来购油时,闫某、邹某等人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并查获贮存的废机油、油桶、机油滤芯、铁质篦子等危险废物。

  两人犯污染环境罪获刑 六人造成污染的承担修复费

  “闫某等人污染土壤、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随后,石景山区检察院对闫某、邹某二人提起刑事诉讼,并对闫某、邹某、代某、董某、丁某甲以及丁某乙等六人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要求被告承担消除危险、恢复原状的民事责任。

  记者注意到,检察机关仅对闫某、邹某提起刑事诉讼。对此,张云波介绍说,两高《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规定,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3吨以上的,应当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闫某、邹某储存的危险废物重量均已达到3吨,因此要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在污染环境案中,危险废物的数量是判断罪与非罪的重要标准。”张云波补充说,其他四人储存的危险废物重量虽然没有达到3吨,但他们在收集、储存过程中,存在遗洒、渗漏等情况,造成了大面积的土壤污染,因此要追究他们的环境侵权责任。

  “闫某、邹某违反国家规定,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从事收集、贮存、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严重污染环境,他们的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据此,石景山法院分别判处闫某、邹某有期徒刑11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同时,石景山法院认为,闫某等六人的污染环境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六人均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在附带民事公益诉讼部分,法院判处闫某等六人赔偿应急服务费用共计8.5万余元,邹某、代某、董某、丁某甲以及丁某乙等五人承担污染土壤修复费用共计12.5万余元。

  记者了解到,目前涉案废机油均已进行无害化处理。“等修复资金到位后,污染土壤的修复工作将被提上日程。”张云波说,环境污染问题涉及不特定多数人的利益,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是代表公共利益追究环境侵权人的责任。(正义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