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环保 > 正文

跨省倾倒固废污染长江案宣判 12名被告均获刑

2018-10-09 01:10:4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法院一审判处浙江宝勋精密螺丝有限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其他12名被告人均犯污染环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罚金。法院同时判决被告单位及被告人连带赔偿因非法处置产生的应急处置、环境修复等费用合计665万余元。

  9月28日上午,备受关注的2017“10.12”跨省倾倒固废污染长江环境案,在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审判处浙江宝勋精密螺丝有限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其他12名被告人均犯污染环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罚金,法院同时对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作出一审判决。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7月27日至2017年5月22日期间,被告单位浙江宝勋精密螺丝有限公司及相关负责人黄冠群、姜家清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将酸洗污泥交由无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被告人李长红等三人进行处置。被告人李长红等三人通过伪造国家机关、公司印章,制作虚假的公文、证件,非法处置酸洗污泥。最终在江苏省淮安市、扬州市、苏州市、安徽省铜陵市非法处置危险废物酸洗污泥共计1071.61吨,其中在铜陵市长江堤坝内非法倾倒酸洗污泥62.88吨。经鉴定,涉案的酸洗污泥是具有毒性特征的危险废物。法院还查明部分被告人非法处置有毒、有害固体废物及造成财产损失的事实。

  法院一审判处浙江宝勋精密螺丝有限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其他12名被告人均犯污染环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罚金。法院同时判决被告单位及被告人连带赔偿因非法处置产生的应急处置、环境修复等费用合计665万余元。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就污染环境行为在安徽省省级新闻媒体上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

  长江安徽段查获万吨外省工业垃圾

  2017年10月12日,长江安徽段铜陵市境内的上江村江滩,被发现人为倾倒大量工业垃圾,此后公安部门顺藤摸瓜,在长江安徽段查获了近万吨外省工业垃圾,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2017年7月,警方接到群众举报,称铜陵市境内的一处长江江滩上,被人为倾倒大量工业固体废物。同年10月12日,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以污染环境罪立案侦查,经专业机构鉴定,确定现场倾倒物为危险废物酸洗污泥。经查,现场的酸洗污泥共62.88吨,是通过货车夜间从嘉善偷运到安徽的。

  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铜陵派出所所长 张士平:夜晚利用大货车,偷偷半夜往这个地方去倒,铜陵这个地方比较偏,不容易(被人)发现。

  警方调查发现,除了通过陆路大货车转运外,还有一条利用船舶的水上跨省转运通道。2017年11月,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根据线索,在铜陵段共截获7艘非法转移疑似固体废物的船舶,在马鞍山段查扣1艘非法转移生活垃圾的船舶,8艘船舶共计装载固体废物近7千吨。

  通过对铜陵段查扣的7艘污泥船主进行询问,其中3艘船的船主交代,他们已经在铜陵市上江村的江堤上倾倒了2400余吨固体废物。办案人员在现场看到,被倾倒的淤泥紧邻长江江面,面积有篮球场那么大,污泥中混合了多种颜色,现场恶臭阵阵。

  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铜陵派出所所长 张士平:当时(2017年11月份)我们来看的时候,长江边上这个水都是深褐色,颜色跟长江水完全不一样。

  通过侦办“10·12”重大污染环境案,有关部门牵出多条由浙江、江苏向安徽境内非法转移危险废物和固体废物的案件线索。

  跨省倾倒垃圾 形成黑色产业链

  经警方查明发现,由陆路改为水路,利用长江水道,将发达地区各种垃圾非法运输至欠发达地区倾倒,已经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

  2018年1月,安徽省芜湖市公安局破获一起污染环境案。犯罪嫌疑人曹某等人从浙江绍兴、宁波等地运输含有多种重金属等有毒有害物质的工业废弃污泥、医疗垃圾、服装边角料等共计2000吨,非法倾倒在芜湖市大桥经济开发区高安社区白象村,严重污染环境。

  2018年3月,安徽池州前江工业园内发现大量工业废料,警方查明,其中有两万吨是从江苏、上海等地运来的含铁废料。半年时间里,公安机关在长江安徽段沿线的马鞍山、宣城、芜湖、铜陵等地相继发现了跨省非法转移固体废物系列案件,查证的工业垃圾达上万吨。

  在这些案件中,源头企业负责人通过“环保服务公司”低价转包,“环保服务公司”负责人再转包给各地接收人,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

  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法院审判员 刘阳:宝勋公司生产的危险废物酸洗污泥,据我们了解,正常合法处置的话,至少要一千元,宝勋公司将它承包给李长红等人的价格只有三百元每吨,那么李长红再承包给他的下线,就是以更低的价格,直到倾倒我们铜陵堤坝地区,大概只有百余元左右。

  警方查明,一些“环保服务公司”并无相关废物处理资质,通过层层转包,进行非法倾倒。同时,一些企业为降低处理成本,罔顾环保责任。

  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法院审判员 刘阳:按照我们国家的规定,如要跨省处置一般固废或危险废物,一定要有危险废物或非危险废物的转运联单,在本案当中,完全没有这些合法的手续。

  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检察院民行科科长 汤恒明:他们伪造了一些相关的营业执照、环保局的一些文件,这些文件都是从网上下载以后,他们通过复印(伪造),就交给企业,而我们的企业在接到这些文件后,根本不作出实质内容的审查就与他签订合同。

  据介绍,今年以来,公安部部署长江流域11省市公安机关,开展集中打击整治长江流域污染环境违法犯罪行动,同时联合多个部门,推动将船舶、运输人员信息纳入监控平台,充分依托物联网、大数据技术,及时发现查处可疑船舶和可疑活动。强化执法司法联动、统一执法尺度,斩断犯罪利益链条,保护长江的生态安全。(央视)
 

  链接+

  江苏案例研究表明:经济和环境污染关系可能迎来拐点

  一项以江苏为案例的研究表明,我们经济发展和环境污染的关系可能正迎来拐点。

  南京大学环境学院污染控制与资源化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最新研究发现:江苏省经济增长与工业污水排放之间,已出现了“倒U形”曲线关系。这种现象被称为环境库兹涅茨曲线。

  据该国家重点实验室专家卢爱桐介绍,就江苏省来说,全省人均GDP在2016年已达到14600美元,伴随着经济总量的持续扩大,江苏省的工业污水排放总量在近几年已呈现下降的趋势。

  卢爱桐介绍,在对江苏省13个省辖市1990年至2013年的人均GDP与工业污水排放之间的关系进行实证研究后发现,随着人均GDP不断升高,工业污水排放先升高,当经济发展超过一定水平后,工业污水随着人均GDP的升高而降低,表明江苏省经济发展在水污染成功减排的情况下实现了软着陆。

  这项研究成果刊登在最新一期的《中国环境管理》上。此项研究丰富了社会经济发展与水污染关系在市级尺度层面的实证研究,为“十三五”期间江苏省水污染治理提供了政策依据。而东部发达地区的环境经济关系研究,对全国尤其是中西部地区两者关系发展趋势研究,也具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

  中国经济和环境污染关系可能出现拐点

  当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时候,环境污染的程度较轻,但是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环境污染由低趋高,环境恶化程度随经济的增长而加剧;但当经济发展达到一定水平后,也就是说,到达某个临界点或称“拐点”以后,随着人均收入的进一步增加,环境污染又由高趋低,其环境污染的程度逐渐减缓,环境质量逐渐得到改善。

  经济增长与环境污染之间呈现倒U型曲线关系,这种现象被称为环境库兹涅茨曲线。

  2017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000美元,属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按照发达国家经验,在这一阶段,受公众环境意识觉醒和经济结构变化驱动,经济和环境污染的关系可能出现拐点。

  该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研究发现,污染排放是由国家的技术水平、富裕程度、能源结构、经济结构、人口结构等共同作用决定的。

  从弹性系数的绝对值大小来看,人口每增加1%,工业污水排放增长0.96%左右;水资源消耗强度每增加1%,工业污水排放增长0.21%左右,人口增长相对于技术进步对工业污水排放有更大影响,可以理解为城市化对工业污水的排放有更大影响。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工业企业布局更加集中,土地利用方式的变化提高了环保设施的效率。

  专家们同时表示,环境与经济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环境存在着一个阈值(临界值),当经济发展对环境的破坏超出这个阈值,无论再怎么发展经济也无法回到之前的状态,因此不能单纯地把经济当成改善环境的一种手段。

  “两者之间的关系会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差异呈现出个异性,尤其对于江苏省,省内区域发展差异较大,江苏省经济增长与污染排放曲线之间的关系不能完全代替省内所有地区。”卢爱桐说。

  此项研究还发现,人口规模效应具有较大的正效应。人口数量的增加,尤其是城市人口数量的增加,意味着与环境污染排放相关的生产活动相应增多,工业污水的排放也会随之增多。人口规模的增加与城市化进程紧密相关。另外,该研究还发现技术发展和环境政策实施对污染减排带来了愈发积极的影响。

  上述专家们表示,人口规模、水资源消耗强度对工业污水排放量呈正向影响。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意味着江苏省人口将在未来一段时间持续增长,并且由于城市化的发展,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江苏,人口与环境污染之间的矛盾仍将继续。针对这种形势,工业企业需要更有效地提高用水效率,节约用水,同时加强公众的节能减排意识,倡导绿色消费理念,控制水资源消耗,形成可持续发展人人参与的良好局面。

  江苏工业污水减排还有一定空间

  江苏省境内有104个断面被列入《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其中包括太湖流域、淮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其在水污染治理方面的成效,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长江下游流域水污染治理的进度。

  卢爱桐等专家认为,目前江苏省工业污水排放仍处于较高水平,曲线下降的趋势还不够显著,因此对于工业污水的减排还有一定空间,主要是苏中和苏北地区还有较大的减排空间。

  目前,在江苏省污水排放中,生活污水同样占相当比例。专家认为,工业污水减排带来的边际成本逐渐升高,全省污水减排工程需要从工业点源治理逐步向城镇生活污水控制上转移,加快城市污水管网建设,推进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有效减少污水排放量。

  “临近拐点,既表明仍有减排的空间,同时也预示着减排将会面临一定的瓶颈。”卢爱桐表示,随着末端治理技术的不断推广,其带来的边际减排效应逐渐降低,应该将政策重点逐步转移到水污染排放的全过程管理,包括源头治理、过程管控和末端治理所有环节,通过对工业用水分类收费促进工业节约用水,制定政策促进中水和再生水的回收利用,加强过程管理的贡献。

  专家们还表示,当前应完善相关环境政策,将环保政策与经济、法律等要素相融合,推进水污染治理体制改革创新,完善水污染排污权有偿使用交易试点制度、生态补偿制度,深化许可证管理改革,推进环境污染责任试点等,通过多手段实现水污染减排改善江苏省水环境状况。(第一财经)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