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郑州一中男生坠楼身亡 曾因反锁宿舍被罚站

2018-01-07 00:58:45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遗书写在一张被撕下来的日记本纸上:“书还掉, 把本(子)还给我同桌, 100块钱还给李某某, 帮我向世界说声再见。”

  2017年12月22日早晨,河南郑州龙湖一中(郑州一中西校区)高一学生魏某某从宿舍八楼坠楼身亡。2018年1月4日,郑州荥阳市公安局民警向澎湃新闻确认,事发前一晚,魏某某因班主任查寝时发现宿舍门被反锁遭罚站;警方已排除刑事案件。

  事发前夜曾被班主任罚站

  魏某某系郑州人,2001年10月底出生。

  学校宿舍监控视频显示,2017年12月22日零时17分,班主任杨某某在7楼查寝,敲魏某某所住宿舍的门,没有开。17分37秒,魏某某开门出来,被罚站到门口。杨某某进去查寝,后到其他宿舍,魏某某继续罚站。七八分钟后,杨某某带着魏某某离开,坐电梯到8楼。魏某某神情、步态自然。在8楼楼道,两人停留约一两分钟,疑似有交流,但动作姿态没有异常。杨某某有往楼道两头张望。随后,杨某某带魏某某坐电梯回到7楼,在电梯里杨某某有简单讲话;12月22日6时48分,魏某某走步梯上到8楼,进入活动室,再也没有出来。

  魏某某的表哥刘哲(化名)向澎湃新闻称,表弟是从活动室阳台坠楼,落到楼后的草地上,警方提取了脚印。刘哲说,因为宿舍楼前后门是封闭的,学生一般都是走宿舍楼二楼连接教学区的天桥穿过马路去上课,因此将近8时左右,表弟才被人发现。

  通话记录显示,8时40分左右,魏某某的母亲接到120的第一个电话,但她当时在厨房,没有接到。9时14分,班主任杨某某第一次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到。9时33分,她接到了杨某某的电话。

  “说我表弟在抢救,快不行了,我姨一下子就快晕过去了。”刘哲说。

  刘哲说,学校规定为方便查寝,要求晚上宿舍门不让反锁。荥阳市公安局民警也向澎湃新闻证实了学校的这个规定。该民警说,当晚,杨某某查寝室时,发现魏某某所住宿舍反锁了一次门,据警方了解,这次不是魏某某反锁的,是魏某某开的门。魏某某之所以被罚站,是杨某某发现了第二次锁门。据他们了解,第二次反锁门的原因是,魏某某听到寝室有同学随口说了一句“把门反锁上吧”,于是,他把门反锁了。

  宿舍楼8楼是没有启用的。刘哲说,事发后,杨某某告诉家属,当晚他到8楼,是看上面有没有学生滞留,从7楼乘电梯到8楼过程中,他和魏某某有交流,是说魏某某最近学习成绩有些下降,没有说别的什么。

  警方排除刑事案件

  刘哲告诉澎湃新闻,据表弟的同宿舍同学讲,平常,表弟一般都是第一个起床去早读的,但事发那天早上,表弟留到最后,“有同学走时,跟他说快迟到了,他说一会就走”。

  刘哲提供了一张魏某某所留遗书的照片。遗书写在一张被撕下来的日记本纸上:“书还掉, 把本(子)还给我同桌, 100块钱还给李某某, 帮我向世界说声再见。”

  荥阳市公安局民警证实了这份遗书,称经家属确认,确实是魏某某的字迹。此外,经向魏某某同宿舍同学调查,事发前晚,睡觉前聊天,没有感觉到魏某某有什么异常。

  该警官称,经尸检和调查,警方排除了刑事案件。

  刘哲告诉澎湃新闻,表弟是家中独子,母亲多年前就患尿毒症,每星期需透析多次,家庭经济状况不好。事发后,表弟的父母受打击很大。

  刘哲说,虽然父母比较宠爱,但表弟十分乖巧。初中时学习成绩很好,在班里是前几名,事发前在班里成绩属中上等。入学时,表弟还说自己想考浙江大学。

  事发后,郑州市相关部门成立了协调工作组。

  据郑州龙湖一中官网介绍,该校2013年经郑州市政府、市教育局按照省级示范性高中标准建设,并由郑州一中全面负责教育教学管理,2013年秋季实现首届招生。2016年初为了进一步促进郑州一中与郑州龙湖一中的资源融合,郑州龙湖一中乔迁至中原西路与桃贾路交叉口,成为郑州一中西校区。学校先后获得“郑州市普通高中教学创新先进单位”、“郑州市中小学生运动处方体育教学模式示范学校”、“郑州市文明校园”等市级荣誉十余项。官网还称,郑州一中西校区经过三年多的发展,取得令人惊讶的成绩。2016届高三高考“一本率达到90%!本科率100%!”。(澎湃新闻)
 

  链接+

  高中男生校内持刀伤害班主任致死 已被警方控制

  肖颖(化名)在深夜的校园里焦灼地寻找。小树林、篮球场、综合楼、宿舍、食堂,都没有儿子小凯的身影。

  直到声嘶力竭的吼叫刺穿了寂静的校园,从东北角传来。

  那是小凯(化名)的声音。

  紧接着,仿佛有无数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找到了,在那!”“快去,快!”“有人跳楼了!”……

  她随着人群和呼喊拼命朝一个方向飞奔,觉得自己被前所未有的恐慌紧紧裹住。直到目睹儿子躺在地上,口吐鲜血,气息奄奄。

  她伏在儿子嘴边,闻到孩子身上的酒味,听到了他生命中最后两句话:“妈妈,我是不是要死了?妈妈,你一定要幸福。”

  视频监控显示,当母亲和老师、保安们在校园里四处找寻时,小凯正在教学楼五楼空无一人的几个教室里徘徊,而后纵身跃下。

  这个寒冷的冬夜,17岁的儿子,永远离开了她。

  师生冲突

  时间倒回事发前约一个半小时。

  12月23日晚九点多,小凯从校外补习机构回学校。路过校门口的天添超市,他停下来买苹果,取快递存放在超市的包裹,与同样前来取包裹的李阳(化名)迎面相遇。

  34岁的李阳是小凯的班主任。

  李阳看见了小凯试图藏回口袋的手机,又从他口袋里找到了一盒小根泰山香烟,当即没收。随后,李阳又检查了他的书包,翻找到一盒红双喜、一盒小根泰山香烟。

  凤凰中学《学生校园行为规范(细则)》规定,“严禁学生抽烟、喝酒、考试舞弊、谈恋爱、打架斗殴、赌博、敲诈、偷盗、不假外出等,违者以严重违纪处理。”

  超市的监控显示,21时27分,班主任李阳揪住小凯的外套衣领,用力推了一把,将他带出了超市。在超市门外,李阳踢了小凯一脚,右手打了小凯左肩。

  “你答应了不吸烟,为什么又买了3包?”李阳怒气冲冲地质问。此前两天,早自习上,他在小凯的课桌里发现了和天下、红双喜、万宝路等6个空烟盒,后者承诺以后不再抽烟。

  此时,另一位老师前来劝解。于是,李阳要求小凯回到学校寝室等他回去,随后返身进入超市取快递、买东西。小凯在原地站着没有离开,他再次让小凯回学校,并看着他走向校门口。

  小凯在21时45分进入校园。此后,李阳没能在宿舍和教室里找到他。

  21时45分至22时26分,在监控摄像头未曾捕捉到的这段时间,谁也不知道这个少年做了些什么,想了些什么。

  肖颖的微信记录显示,班主任在22时24给她打来了语音电话。“小凯抽烟,我搜了他的书包,发现了手机和烟盒。我严厉地批评了他。他不见了,但肯定还在学校里。”

  肖颖在接到电话的十几分钟后匆匆赶到学校,和老师、保安们一起寻找。

  此时,小凯正在教学楼五楼的两个教室间徘徊。

  在其中一间教室里,警方发现了一瓶喝完的罐装啤酒。在另一间教室他的座位旁,还有一罐啤酒尚未开封。

  深夜十一点左右,他回到自己班级教室,分别给班主任、家人留下两封遗书,在黑板上写下了“我命由我不由天。”

  留下遗书几分钟后,小凯从五楼一跃而下。

  双面少年

  湘潭县凤凰中学,是湖南省省级示范性普通高中里唯一的纯民办高中。在教育质量一贯很好的湘潭县,它2017年高考成绩排名第二,174个学生上了一本线。

  这所寄宿制学校采取封闭式管理,与大多数县城中学一样,学业压力较重。

  一年半前,小凯以名列前茅的成绩考入凤凰中学。全年级20个班,他在特优1班。高二文理分科后,成绩有所滑坡的小凯进入了这个被称为“凤凰班”的班级。在肖颖的印象中,这是中上水平的好班。

  最近一次考试,全年级1342人中小凯排300多名。肖颖还记得,那天她来学校看儿子,儿子挽着她的手在操场上散步,告诉他:“妈妈你不用担心,我的语文以前最差,但这次进步了,数学也进步了。我很有信心。”

  在一些老师、同学和亲戚朋友眼里,小凯是一个阳光、自信、乖巧、活泼的花季少年。他很讨长辈喜欢,在同学中人缘很好,是学校街舞社的主力。和大多数青春期的男孩一样,他有铁瓷的哥们儿、心仪的女孩,还想考一所重点大学。

  “我到现在都不相信他会自杀。他那么开朗,也很孝顺。一个星期前,学校放半月假,我们还一起玩了跳舞机。他的成绩也在一点点变好。”病床上的小欢(化名)左腿打着石膏,小凯跳楼的第二天,小欢和朋友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县城的几个医院想见他最后一面,焦急间遭遇车祸导致骨裂。

  并非只有小欢怀着这样的心情。不少孩子都在网络上写下了不舍的留言。在小凯的QQ空间里,他有时发与同学们的合影,有时发手绘漫画,有时晒一晒聚餐。每条状态下,都有许多同学点赞、评论、逗趣,是个“人气王”。

  当然,他也曾叛逆地晒出过香烟。同样引来点赞。

  可在学校老师看来,阳光少年,却同时似乎也是个“问题学生”。

  跳楼并非小凯第一次做出危险举动。

  今年1月13日,期末考试前一晚,小凯在寝室喝酒后,曾经割脉自残,造成浅表性伤痕,被送往医院。

  校长聂必强说,小凯是一个自我要求高、勤奋上进的孩子。在成绩滑坡后,他在那次期末考试前拼命复习,却感觉自己也许考不到期望值。

  自残事件后,学校安排小凯在心理室接受咨询。心理老师回忆,那是一次很不顺畅的交流,小凯坦言“不太想活了”,其他更多时候都沉默。

  学校方面介绍,曾建议家长带小凯到更专业的心理机构咨询。肖颖说,这个念头在她脑海里盘旋过,最终没有成行。

  凤凰中学提供的一份《学生试读安全协议书》显示,3月23日,双方签订了协议,写明“该生在校有任何违反学校纪律制度的行为,多次教育无改正态度的,班主任老师通知家长,由家长亲自来校接回该生”“由该生自残等自身原因及家庭原因造成自己的身心伤害,由该生本人和其家长负责”。

  在写给班主任的遗书中,小凯说:“作为一个老师,你动手打学生;作为一个老师,你在不经学生同意的情况下,翻学生私人物品,侵犯其隐私权……”;在写给家人的遗书中,小凯说:“希望没有我,你们也能幸福。”

  生命拷问

  34岁的生物老师李阳,到凤凰中学已经第10个年头。去年是他第一次当班主任。

  小凯的去世,将这位已为人父的年轻教师,推到了风口浪尖。网络上的舆论呈现出两极化,一些评论将小凯的死归咎于他当晚的行为,也有另一些人为他辩驳。

  在校长聂必强眼里,李阳是责任心很强、全心全意扑在工作上的高二年级生物备课组组长,也是骨干教师。可与此同时,“在教育方法上,他还是有些不当的地方”。

  在小凯外公眼里,这是外孙口中“很严格、对人很凶”的班主任。

  而在凤凰中学的百度贴吧里,有人开了名为“李阳老师的印象”的帖子,几乎所有留言给李阳的评价都是“认真负责”“温和有耐心”“人超好”“好老师”。而在一些辩驳的帖子下,也同样有人为小凯鸣不平,与之争论。

  事件发生后,心理老师冯灿先后与班上大约一半的孩子聊过天。她说,有一种情绪最为普遍:“李老师对我们很好,他还会回来教我们吗?可是,小凯也是很好的朋友。李老师真的打了他吗?我心里很矛盾。”

  这种矛盾,或许正是悲剧之所在。“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一位办案民警如此说。

  一条年轻的生命骤然逝去,一个家庭陷入无尽伤痛;而聂必强说,此刻的李阳背负着极其沉重的内疚和思想负担,另一个家庭或许将永远背上良心的谴责。

  《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规定:尊重学生人格,平等公正对待学生,对学生严慈相济……不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

  一位学生眼里曾经的“好老师”,犯了错怎么办?需要承担怎样的责任?

  目前,湘潭县教育局党委已对李阳涉嫌违反教师职业道德规范的行为予以立案。由湘潭县教育局、县公安局、县纪委派驻第12纪检组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将对事件继续深入调查。(新华每日电讯)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