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熊晓鸽解读査全性奖教金 称致敬1977

2018-01-16 01:57:3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他向会议的主持人、刚刚恢复职务的邓小平建议,改变当时“推荐与选拔相结合”的大学招生制度,恢复高考,而且越快越好。邓小平从善如流,当场决定推迟当年的大学招生工作,恢复中断了11年之久的高考。

  不管公务多么繁忙,记者出身的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依然保持着写作的习惯,尤其是在他个人感受很深的事情。2014年,IDG集团董事长麦戈文先生辞世,他饱含深情写下了《22年与22分钟》一文,他也曾写过《IDG资本与两代Breyer》,记录我们与Breyer父子之间挚友兼合作伙伴的特殊关系,等等。

  去年底恰逢恢复高考40周年,IDG资本在武汉大学设立了査全性教授1977奖教金”。熊晓鸽参加了捐赠仪式归来后,意犹未尽,本周末又写了这篇《致敬1977》,在IDG资本公众号与大家分享。

  2017年的岁末,热闹,繁忙。看过台北璀璨的圣诞灯火,接着赶赴香港友人丰盛的节日家宴,又到珠海、顺德开了几个工作会议,12月27日从广州乘高铁,来到武汉。已是黄昏,东湖畔的珞珈山幽静巍然,一山灯火如繁星洒落,晶莹灿烂。在武汉大学的院士楼,我终于见到了他,查全性教授。

  紧赶慢赶,就想赶在年前,拜见査教授。我握着他的手,向92岁的老先生,鞠了一个躬。

  40年前, 1977年的8月6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科学与教育座谈会上,武汉大学化学系副教授查全性在一张普通的格纹纸上,用铅笔涂涂改改,写下不足6行字的发言提纲。

  因为激动,或者还有几分紧张,铅笔断了好几次。在前两天的会议中未发一言的他,向会议的主持人、刚刚恢复职务的邓小平建议,改变当时“推荐与选拔相结合”的大学招生制度,恢复高考,而且越快越好。邓小平从善如流,当场决定推迟当年的大学招生工作,恢复中断了11年之久的高考,以考试成绩择优录取大学生。

  1977年年底,中国有570万人参加了高考。我与周全,就是那年通过高考走进大学的27万莘莘学子中的两个幸运儿。我俩都在钢铁厂长大,被文革耽误的青春年华,有懵懂无知的快乐也有前途迷惘的苦闷。

  当时在南方的我,是少年不知愁何味的工厂学徒,而北方的周全,是日日汗滴禾下土的插队知青。天南海北的两个人,因为査教授的一席谏言,邓小平的一锤定音,命运从此改变:我们都幸运地通过高考的独木桥,跨进大学的门槛,又先后去美国求学,然后陆续回国,汇入创业兴邦的时代洪流。

  我们俩的经历不过是一代人的剪影。

  77级是中国恢复高考后招收的第一批大学生,也是唯一在冬季入学的一届大学生。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冬天,我们是最早感受到喜悦和春意的人,曾被誉为“天之骄子”。其后,78级、79级接踵而至, 中国的高等教育终于冬去春来,迎来欣欣向荣的季节,为国家培育英才,为社会输送栋梁。1977年,是一位学者的勇气和一位领袖的果决,改写了一代人的命运,也改变并且加速了一个国家繁荣昌盛的历史进程。

  于是,在我们许多人心里,1977似乎成了一个无形的密码。

  这些年,在风风雨雨的经商生涯里,“77级”好像是个“芝麻开门”的灵咒。谈判桌前双方博弈中,酒会应酬觥筹交错间,前一秒还是公事公办锱铢必较的生意人,后一刻只要有谁偶然提起“我也是77级的”,空气中即刻像通了一股无形的暖流,霎时间冰消雪融,双方的眼神里交流着理解与亲切,似乎不马上再握一次手,便不足以表达内心的百感交集。

  因为我们记得1977年,记得那年4.8%的最低高考录取率,记得身边伙伴名落孙山的失意或者范进中举般的狂喜……也因此,格外懂得个人和历史机遇的失之交臂或千载难逢,也许就在一念与一瞬之间。不能以“幸运”一言以蔽之,也不能因“幸运”而一念释怀。

  于是,年复一年,对这“幸运”的感念和感恩,居然渐渐累积出沉甸甸的宿命与使命,想有所为,也想有所不为。

  我庆幸,40年后,还有机缘登门拜谢査教授,并在武汉大学设立“查全性教授1977奖教金”,是一了夙愿,也是饮水思源——我和周全,虽不曾在武大受教,却都是高考1977的直接受益人,由我俩创始的IDG资本,更是有幸伴随着中国史诗般恢弘的经济腾飞不断成长壮大。IDG资本将出资1977万元,从2018年教师节开始,每年奖励20位武汉大学本科任课老师。

  77级入学的时候,中国的大学校园已经荒芜11年,终于盼到可教之材的老师们,满怀热情地向学生传授平生所学,而同学们也如久旱逢甘霖,如饥似渴地忘我学习。坚实牢固的本科教育成为我们一生事业的基础、扬帆远航的起点,也让我们无论走了多远,飞得多高,都不会忘记当初传道授业的恩师们——那些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启蒙者。

  本科毕业之后,辗转中美求学,我曾先后就读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美国波士顿大学、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哈佛商学院,并从2005年至今,在波士顿大学担任校董。虽说学历和资历都在岁月与汗水的洗礼中有所长进,但心里最珍爱的,仍是那本湖南大学的本科文凭。

  我和中国科技大学本科毕业的周全有个共识:优良的本科教育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一个学生未来发展的高度,也是一所大学真正竞争力之所在。我们也一直在寻找机会,能够将这一点感悟,化为真正的行动力。

  这次来到武汉大学,站在百年名校高大的梧桐树下,神思遄飞,时光倒流,仿佛又看见了当年嗷嗷待哺求学若渴的学子,还有呕心沥血倾囊相授的师长。此刻,惟愿我们的绵薄之力,能让更多学养深厚的教授从研究所里走出来,走向没有鲜花和掌声的讲台,走进平日因为高深的课题研究而无暇多顾的本科生课堂。

  在奖教金的签约仪式上,刚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武汉大学窦贤康校长深有同感并表示,下个学年,他也要亲自为本科生上课。感谢窦校长对奖教金的热诚支持且身体力行。对教育的尊崇,不仅只是盖华堂,建大厦;教育最朴素的初衷,无非是教书和育人。

  而我和周全的初衷,则只想简简单单地,以“査全性教授1977奖教金”,致敬难忘的1977。(IDG资本)
 

  链接+

  IDG资本2017变与不变:25岁老牌机构如何焕发新生机

  作为第一家进入中国的国际风险投资机构,IDG资本曾投出过像腾讯、百度、搜狐等知名公司,也错过了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巨头。

  而今,IDG资本25岁了,但这家老牌的投资机构依然活跃在资本市场。刚过去的2017年,有103起新融资记录与IDG资本相关,在人工智能、无人零售等新赛道上均出手频频。

  2017年,对IDG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

  传承与延展

  2017年初,IDG资本正式收购了美国IDG集团全球投资业务IDG Ventures。始于母公司,又反向收购了母公司的投资业务,这是一个关于感恩与传承的故事。

  在2017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告诉新浪科技,“IDG资本收购IDG全球投资业务”是“2017年最为满意的一笔案子”,因为这是对IDG创始人麦戈文最好的回馈。

  IDG集团创建于1964年,总部设在美国波士顿。IDG集团实际上是媒体出版行业出身,风险投资只是其业务的一部分。而作为IDG创始人的麦戈文,与熊晓鸽亦师亦友。遗憾的是,他已于2014年离世。

  麦戈文生前曾经130多次访问中国,并在熊晓鸽的协助下开拓了IDG在中国传媒行业、市场调研和风险投资领域的业务,尤其是投资业务,IDG资本成绩斐然,投出了像腾讯、百度、搜狐、搜房、小米这样的公司。

  熊晓鸽指出:“麦先生对IDG资本的影响极其深远,我们能作为风险投资的拓荒者坚持下来,于1999年从IDG独立出来,从而成为中国第一家设立合伙人制基金管理模式的机构,并于2005年与Accel Partners达成战略合作,2014年与Breyer Capital结盟,从只有IDG一个机构出资人到拥有多个国内外机构出资人……回顾这些年IDG资本的每一次成长,都离不开麦先生的理解与支持。”

  而对于此次并购,除了感恩之外,“我们的并购就是延续了IDG的品牌。其实,IDG这个品牌有50多年了。”熊晓鸽指出。

  迄今为止,IDG资本已在中国扶植超过700家企业,BAT三家投资过两家,并从超过120家所投公司上市或并购中成功退出。

  此外,当前的IDG资本业务已延展至VC+,累积管理十余支美元及人民币基金,业务覆盖早期(VC)、中后期(PE)、并购(M&A)等全产业链股权投资平台。

  变与不变

  显赫“战绩”背后,是数百起投资案例的经验积累。

  在VC投资方面,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IDG资本投资79个项目,与2016年95个项目相比,数量方面略有下降。然而,2017年的投资金额却比2016年高出2倍有余。

  从投资领域来看,2017年IDG偏向本地生活、文化娱乐、企业服务和电子商务。其中,企业服务在 IDG资本早在2011年就开始关注,还成立了专门的“企业服务投资小组”,投出了猪八戒网、找钢网、金山云、纷享销客、商汤科技(SenseTime)等各个细分市场的知名企业。

  目前,IDG的投资小组包括消费组、TMT组、医疗组、工业技术组、泛娱乐组、能源组等。

  25年来,在投资轮次方面没有太大变化。纵观IDG投资历史,偏爱投资A轮,占比超50%;而2017年,在投资轮次方面仍然在A轮投资比较多。

  分裂与成长

  资本市场资金充沛,从业人员也加速分流。但IDG资本似乎已经风淡云轻,不惧“流水的兵”,更注重的是“铁打的品牌。

  作为一个老牌的投资机构,许多投资老手离开IDG资本,且出走后分别创立了新的基金,IDG资本也因此被称为“投资领域的黄埔军校”。

  近几年从IDG离职的员工多达30人,不乏知名的合伙人。如张震、岳斌、高翔一起出走成立高榕资本;李丰离职后创办峰瑞资本;余征坤创办了专业型医疗基金济峰资本;前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董叶顺、吴颖创立火山石资本,只不过,50后的章苏阳对外的公开说法则是“退休”。

  但是,IDG也在注入新鲜血液。2017年,艺龙前任CEO崔广福以合伙人的身份加盟IDG资本,专注于成长期投资。

  “我们IDG资本有个系统,就是即使公司的主要创始人离开去做别的事情,公司还能运作下去。任何一个公司做到最后,就是一个品牌。”熊晓鸽如是说道。

  同时,熊晓鸽认为,“一个公司要基业长青,就需要不断要有优秀的年轻人成长起来。”经历了过去的人才流失后,IDG资本内部仍保持着老中青三代不同年龄层架构的连续性:包括熊晓鸽、周全在内的资深一代合伙人,包括李骁军、俞信华、牛奎光、闫怡勝等在内的中生代合伙人,以及正在培养的85后年青一代。目前,IDG资本投资团队中有20 位 80后、90后副总裁。

  IDG的中生代合伙人也在逐渐走向台前。在2017年新浪财经新浪科技举办的评选,首个由创业者评选投资人的榜单《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IDG资本除了熊晓鸽之外,中生代的过以宏、牛奎光、李骁军也进入TOP50之列,IDG资本也是唯一一个有4位合伙人进入TOP50榜单的投资机构。

  过去一年,创业者也见证了IDG资本的拼搏与奋进,IDG资本团队的二十几人的早期VC团队,2017年看项目超过9000个 ,平均每个投资人看超过365个项目。合伙人李骁军2017年累计飞行95次 ,穿梭于25个 城市之间,里程数达 56 万 公里。某位入行一年半的90后投资人,2017年见的创业者数量是468 个 。

  收获与遗憾

  在多年的付出之后,2017年,IDG资本也得到了一些回报。

  在2017年上市的多家企业背后都有IDG资本的身影,包括游戏公司吉比特挂牌上交所,智能互联及智能终端技术提供商诚迈科技挂牌深交所,技术与服务提供商朗新科技挂牌深交所,做快递的百世集团登陆美国纽交所,奢侈品电商企业寺库登陆纳斯达克,“电竞第一股”雷蛇和“汽车新零售第一股”易鑫集团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雷蛇成立了近20年,吉比特、诚迈科技以及朗新科技成立都已经超过10年,百世和寺库近10年,IDG资本在它们成立早期就已经进入。

  吉比特成立于2004年位于厦门店公司,是从事网络游戏创意策划、研发制作及商业化运营的软件企业。IDG资本从2007年投资吉比特以来,总共投资2921万元,获得23.43%的股份,但2011年全部转让出去,IDG总共获得回报款2.92亿元,获利10倍。

  但几乎跟IDG资本最早投资腾讯,却退出过早一样,投资吉比特也有同样的遗憾。吉比特2017年1月4日上市后连续10个涨停板,每股报收365.52元。如果IDG未转让出吉比特的股份,回报将上百倍有余。

  而与吉比特恰恰相反,寺库在美上市第一天即跌破每股13美元的发行价,上市一个月缩水20亿,目前股价仍低迷。但是,从A轮到E轮都参与投资的IDG资本,在寺库上市后依然看好,且继续持有。IDG资本合伙人闫怡勝告诉新浪科技,“我们觉得寺库一直是被低估的,因为外界对它很多不了解,所以随着上市时间越来越长,有持续业绩的表现的话,股价一定会上往走的。”她还指出,IDG资本短期内没有出售计划。

  此外,IDG资本在2017年还留有一个小遗憾,作为持股22.96%的第二大股东,三只松鼠IPO本是IDG资本所期待的重头戏,但是现在陷入被取消审核风波,IPO中止。

  同时,还有一些独角兽企业2017年未能产生回报,包括小米科技、玖富金融、金山云、猪八戒网和中粮我买网等都还没有上市。

  期望与预见

  2017年未能如愿的,2018年有期待与希望。

  2018年如有企业上市,可能还会涉及到IDG资本。比如,中粮我买网去年已经向香港交易所提交了初步招股文件,招股书显示,IDG资本持股15.62%。虽然我买网连亏三年,但如果其2018年能顺利上市,对IDG资本来说不失为一桩好事。

  当然,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永远渴望发现优秀的项目。关于今后关注的领域,在2017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熊晓鸽对新浪科技表示,重点关注工业自动化和5G。尤其是5G,将对互联网、娱乐、医疗、农业等方面产生巨大改变。

  实际上,IDG早已将目光投向下一个十年,并布局了人工智能和智能电动汽车等,此前已经入局商汤科技、蔚来汽车以及小鹏汽车。

  对于熊晓鸽来说,最大的期望就是,“投出下一个BAT、甚至比BAT更牛的公司。”(新浪科技)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