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中南大学色狼教师遭举报 已骚扰猥亵数届女生

2018-02-04 01:50:14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举报信中还提到,临近期末时,陈明多次向学生索要礼物,2015级的学生无奈一起送了一个礼物给他。陈明甚至用成绩威胁学生,“你们如果把我骚扰女生的事说出去,就给你们全年级不及格”。

  在听到讲台上的陈明又一次满嘴“跑火车”后,实在忍无可忍的罗军(化名)愤怒地写下了一封实名举报信。

  罗军是中南大学湘雅护理学院16级(以下简称护理院)3班的学生,而陈明,本来是罗军和他的同学们这期的必修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的老师。

  这篇两千余字的举报信,罗军写了整整一个中午。在信中,罗军历数了陈明通过短信微信猥亵女生,与女生单独外出看电影、在KTV“排练节目”,并以“挂科”来要挟学生不公开其丑闻,在课堂上公开讲述其恋爱经历,胁迫学生送礼等“师德败坏”的行为,以及这些行为给学生们造成的阴影。

  护理院4个班级的70多名同学(绝大部分为女生),集体在举报信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2017年10月26日,举报信被送至中南大学纪委。2017年11月13日,让学生们感到“无奈、恐慌、畏惧、恶心”的陈明被撤换。2018年1月30日,中南大学纪委发出《关于马克思主义学院陈明违纪问题的情况通报》文件,对陈明违纪问题进行处理。

  课堂上大谈恋爱经历,满嘴“跑火车”

  在第一节课的课堂上,陈明在他的PPT课件里,留下了他的微信与电话。

  “这门课的学分占3分,算是比较多的了。而且学姐们告诉我们,这门课挂科率比较高。(加微信)可能是想着跟老师搞好关系吧,平时不懂不会的也好请教。”护理院4班的汪婷婷(化名)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有不少同学加了陈明的微信。

  汪婷婷并没有加陈明的微信,因为她偶然听学姐说起陈明时,仿佛话里有话,“学姐没有明说什么,只是让我们要提防陈明”。

  上了几次课之后,汪婷婷和同学们发现有些不对劲。课堂上的陈明,经常满嘴“跑火车”,“一会跟我们说他是浙江大学过来的,一会又跟我们说他是复旦大学过来的”。

  除了这些前后矛盾的言语,陈明一些与课程无关的言论也让同学们觉得莫名其妙,“有一次他在课堂上说,他没有女朋友。然后过了两周又跟我们说,他洗牙时,路过女朋友家。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老师在课堂上跟我们讲这些干什么?”

  “晚安”不行,要“晚安吻”

  然而,陈明更离谱的言行还在后面。很快,加了陈明微信的女生,受到了陈明不同程度的猥亵与骚扰。

  汪婷婷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加了微信的学生,陈明首先会问其性别。“如果是女生,他就会问有没有男朋友,并要求提供照片,跟着就开始约吃饭和看电影”。

  在举报信中,陈明“平时向女生索要飞吻”。因为有女生担心挂科,陈明则跟该女生表示“卷面成绩是可以改的”,而具体怎么改“要看该女生如何表现”。

  举报信中还提到,临近期末时,陈明多次向学生索要礼物,2015级的学生无奈一起送了一个礼物给他。陈明甚至用成绩威胁学生,“你们如果把我骚扰女生的事说出去,就给你们全年级不及格”。

  出于对他的畏惧,不少受到骚扰的女生选择了隐忍和回避,而陈明并不因此而有所收敛。在陈明与一名学生的聊天记录中,出于礼貌,该学生用一句“晚安”想要结束与陈明的聊天,而陈明居然回道:“要晚安吻,重点是吻”。

  从2013年开始,已骚扰猥亵几届学生

  在学姐们陆陆续续的讲述中,汪婷婷这才知道,陈明的行为,并不仅仅针对他们护理院16级的同学,“他这种做法,从2013年就开始了”。中南大学多个学院的女生,都受到过陈明的骚扰。

  “从开学到现在,他已经对我们16级的多名女生展开骚扰。”阴影一直笼罩着被陈明教过的同学们,不少同学尤其是女生更是视陈明的课堂为畏途。“我们对他十分畏惧、恐惧,甚至觉得他这个人特别恶心。现在大家上课都不敢坐在教室前面,也不敢与他目光对视,不敢和他进行互动,上他的课,已然成了我们护理学院最大的煎熬。我们的人身安全和学习环境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和侵害。”在举报信中,学生们这样描述他们的痛苦。

  记者向当事人陈明和其所在学院的院长张卫良发去采访请求,张卫良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而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获得陈明的回应。

  校纪委介入调查,涉事老师被处理

  汪婷婷告诉记者,同学们集体签名的举报信送至纪委后,学校纪委找了不少同学代表谈话了解情况。大约过了20天之后,陈明消失在他们的课堂里,学生们迎来了新的老师。2017年11月16日,中南大学纪委对陈明涉嫌违纪问题立案审查。

  2018年1月30日,中南大学纪委发出《关于马克思主义学院陈明违纪问题的情况通报》。《通报》显示,经调查,举报信中关于陈明的控诉,内容属实。《通报》认为,陈明的言行违反《教育部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中南大学教师课堂教学行为规范》以及适用《中南大学本科教学事故认定及处理办法》有关规定。陈明作为党员教师,严重违反师德师风要求、生活纪律和职业道德。情节比较严重,影响比较恶劣。鉴于以上事实,经2018年1月23日第四次校党委常委会议研究,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发[2015] 31号)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决定给予陈明留党察看(一年) 处分; 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人社部、监察部令第18号) 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决定给予陈明降低岗位等级处分,由中级二级降为中级三级。

  专家建议:应出台具体的反性骚扰条例,触犯即“拉黑”

  在湖南妇女学研究会副会长、湖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曹薇薇看来,中南大学对于该起事件的坚决处理态度值得肯定,“从2014年至2017年,媒体公开报道过的高校性骚扰事件就有10多起,其中只有部分案件学校给出了处理结果,但还有1/3查无后续。”

  全国妇联一项针对北京、南京等城市15所高校大学生的调查发现,经历过不同形式性骚扰的女性比例达到57%。象牙塔中,并非只有圣洁。

  曹薇薇认为,在高校师生关系中,学生地位相对于教师处于弱势。因此,教师在师生私下交往中必须严格约束自己行为,学校更应该承担防范性骚扰义务。但是实践中,很多学校并没有积极履行义务,承担责任,如忽视站出来的性骚扰受害者,或没有注重保护其隐私,造成二次伤害。

  “在国外发达国家,性侵扰的预防和惩治主要通过行业规范来实现。大到整个教育行业,小到学校个体,都制定了完整的性骚扰预防和惩治措施。”

  据了解,我国教育行业目前尚未建立类似的体制。教育部颁布《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也仅明确禁止老师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

  曹薇薇建议,针对校园性骚扰,法律可以“稍微作出一点改变”。如促进学校和行业出台反性骚扰条例,并给出一些指导。在行业反性骚扰条例的制定上,要足够具体,一旦触犯红线,就有可能被行业内“拉黑”。
 

  链接+

  周蓬安:对老师性骚扰女生,中南大学过于宽容

  《今日女报》2月2日报道,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陈明因在课后甚至深夜跟女生私聊与课程无关的内容并要求对方提供照片,言语暧昧猥亵,存在与女生单独外出看电影、与女生单独在KTV排练节目,通过延迟录入学生考试成绩逼迫学生送礼等问题,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并降低岗位等级,由中级二级降为中级三级。

  现在网上经常会出现一句话,那就是“培养一名官员不容易啊”。这句话本身没毛病,可因为它一般出现在某官员在官方语境下为“严重违纪”,但在网民看来已经违法甚至涉嫌犯罪,相关部门仅给予其党纪政纪处分,感觉组织有“护犊子”之嫌。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把责任“一股脑”地推给临时工,让临时工“顶锅”,然后是在第一时间开除临时工,以示该组织对已发生事件的重视态度,但网民却不认可,由此又延伸出另一句话,即“又是临时工干的”。

  有关高校老师性骚扰女学生的事(当然,也有女老师性骚扰男生),中国的实际情况恐怕已经相当严重。仅笔者近一个月来关注的,如河北传媒学院影视艺术学院教师张某翔被指借期末考试挂科等理由威胁、骚扰猥亵女学生,因与女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解除劳务合同,并除名。

  1月中旬,《对外经贸大学教授被指性骚扰女学生 发自拍下体照》一文称,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纪委办公室收到网友匿名举报邮件,称学校统计学院教师薛原对其进行性骚扰。

  1月下旬,《北师大教授被曝借西方礼仪性骚扰女生 校方沉默》一文称,2016年,一位北师大学生公开披露了S教授的疑似性骚扰行为。但在随后的500天里,对于他的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公共视野里的北师大校方一直沉默着。

  一年前,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乔木先生的《男教授面试女学生那些事》系列文章在微信上热传,阅读量应该相当不错,虽然每个人的判断有所不同,但对于本人来说,可以套用原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的著名语录来表达自己的立场:“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中国人都知道,在一个男性主导的社会里,女生举报他人性骚扰是需要相当勇气的。如果不是忍无可忍,绝大多数女生都是“一忍再忍”,甚至“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这也是某些“叫兽”肆无忌惮性骚扰女生的原因之一。

  就在报道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陈明骚扰女生的这篇文章里,记者没忘记因为性骚扰多名女生的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举报女生称,她们当中,有的被要求在聚会上和陈小武喝交杯酒;有的被陈小武要求“做我的女朋友”;还有的也曾听到陈小武“与妻子感情不好”的抱怨……“疑似他曾导致手下女学生怀孕,并企图用钱来封口。”

  由于举报人在微博上喊话陈小武,亮出涉及性骚扰内容的12段录音证据,陈小武很快就“悲催”了。北航很快做出决定,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随后,教育部决定撤销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已发放的奖金,责成学校解除与陈小武签定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

  应该说,北航较为到位地处理了性骚扰女生的陈小武,也稍微弥补了该校因副研究员韩德强当街打人,被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鸣连续五年多“每日一呼”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而更多学校对性骚扰老师的处理,仍暴露出组织上十分明显的“袒护”。比如早于陈小武10天被网帖“南昌大学副院长涉性侵女学生7个月”曝光的南昌大学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斌,40多天过去后,仅被免去国学研究院副院长职务,暂停一切教学科研工作,没有其它任何新消息。而不用工作的周斌,目前肯定还在享受该校的工资、福利待遇。

  就中南大学对该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陈明的处理结果看,无疑也体现出“偏袒”的嫌疑。具体表现在:一是在承认其“言语暧昧猥亵”、与女生单独在KTV排练节目的情况下,竟然连“性骚扰”三个字都不愿意写进处理决定中去; 二是学生集体实名举报(请注意,是集体实名举报)其通过延迟录入学生考试成绩逼迫学生送礼,实际上就是大面积索取钱财,处理决定竟然忽略了人次、金额。

  很明显,中南大学对性骚扰女生的陈明老师真的过于宽容。当然,照顾性骚扰女学生的老师并非中南大学一家,即使北航对陈小武的处理看似严厉,但没准他蛰伏一段时间后又会东山再起。比如三年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厦门大学博导吴春明以指导论文为由,通过利诱或威逼等方式诱奸女学生,厦门大学决定给予吴春明开除党籍、撤销教师资格处分。可上月有消息传出,吴春明已换岗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图书馆员。

  窃以为,仅仅从师德方面考虑,对性骚扰、性侵女学生的老师都该做出严厉的处理,起点至少是“开除公职”。而仅给予党纪政纪处理,以便他们“胡汉三又回来”的任何处理方式,都是“耍流氓”,似有为自己“留后路”之嫌。(搜狐)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