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迎接阅读新浪潮 出版业寻找未来读者

2018-09-19 02:39:35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论坛以“阅读,新浪潮”为主题,关注内容提供与阅读需求的改变,力求通过全球书店、出版及文化领域最具经验与远见的从业者的观察和实践,共议阅读大背景下的行业未来。

  在阅读方式不断创新、内容媒介日益丰富的今天,无论是内容提供者还是平台,都将面临着一连串的思考:如何才能真正满足阅读者的需求?面对未来的新阅读时代,书店与出版业又应该做些什么?

  2018成都国际书店论坛由方所主办。在9月14-17日期间,论坛以“阅读,新浪潮”为主题,关注内容提供与阅读需求的改变,力求通过全球书店、出版及文化领域最具经验与远见的从业者的观察和实践,共议阅读大背景下的行业未来。

  9月15日,在一场名为“寻找未来读者”的主题论坛中,布鲁斯伯里出版社(中国)总裁理查德·查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阚宁辉、夏叶社社长岛田润一郎与众多读者一起探寻未来读者在哪里,以及未来读者究竟是谁。

  从《哈利·波特》开始的探索

  来自英国布鲁斯伯里出版社的理查德·查金在论坛中分享了他们通过“哈利·波特”系列图书与读者建立联系的经验。理查德·查金认为,“哈利·波特”系列成功有两个重要的关键:首先因为“哈利·波特”本身就是一本天才之作;第二个原因则归功于布鲁斯伯里出版社的市场推广团队,他们在创造超级畅销书方面使用了许多新思路与新智慧。

  在布鲁斯伯里出版社的推广方式中,多媒体平台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理查德·查金在论坛中向读者展示了舞台剧《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在皇宫剧院上映的照片,以及伦敦皮卡迪里大街上著名的水石书店的展示窗里《哈利·波特》图书的照片,向读者展示多元化的推广方式。同时他告诉大家,《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已经在全球创造了77亿美元的票房。在各个地方看到巨大的电影海报,可以让人们不断地想起这套书,不断地提醒人们去读原著,对此保持持续的兴趣 。

  开发周边产品与举办相关活动也是重要的推广方式。理查德·查金告诉读者,除了在全球进行零售、制作相关周边产品,他们还会给书商准备图书的袋子等物料,让书商在销售的时候有更好的系统来支持。此外,也有一些定制化推广,例如在英国最大的连锁超市特易购组织家庭竞赛等。他们也会利用社交平台拉拢更多的年轻人,例如与Facebook进行合作经营他们的官方账号,以及与Snapchat合作创造《哈利·波特》拍照滤镜。另外,他们还在伦敦国王十字车站设立“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在伦敦市郊规划了一个专门的哈利·波特影棚导览。

  理查德·查金说:“对于布鲁姆斯伯里出版集团来说,我们和《哈利·波特》这段情缘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从来没有忽视读者。这些孩子在未来会为人父母,也会有自己的孩子。我们都是在为未来做准备,希望大家能从‘哈利·波特’这个例子里找到一些答案,让我们知道未来的读者能带来怎样的能量。”

  上海出版界如何搭建公共文化平台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阚宁辉在论坛中分享了他在上海近些年出版阅读文化中的两个案例,探讨上海出版界和上海世纪出版集团通过搭建和利用公共文化平台来服务、寻找未来读者的一些做法。

  阚宁辉分享的案例之一,就是上海书展和上海国际文学周。第15届上海书展举办了1000多场阅读文化活动和讲座,有200多位中外作家汇聚于此,还有近30万读者入场。这被大众认为是一年一度的文化节日,也被媒体称为“中国爱书人的文化黄金周”。

  第二个案例则是思南读书会和思南书局。作为“上海书展的周末版”,思南读书会在由51栋法式建筑构成的历史风貌建筑群组成的思南公馆举行,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莫言等作家都曾参加过思南读书会。思南书局是上海所有书店之中,外版书占比最高的书店,它的国际化定位也引起了一大批文化学者和读者人群的关注和欢迎。

  阚宁辉认为:“参与公共文化平台的建设,利用好公共文化项目,这恐怕是出版人以及我们出版产业链条上的各个力量需要高度关注的。因为我们已经注意到,中国从2016年开始,图书生态发生了全新的变化,这个全新的变化最重要的标志就是一大批高水准的新型实体书店爆炸式的涌现,这一切为整个出版的产业链带来了变量。广大出版商应该以最热烈的状态欢迎这次变化,做这一轮变化的坚定支持者和持续受益者。”

  培养读者的不是书,而是书店

  来自日本的夏叶社社长岛田润一郎在论坛中分享了他经营“一人出版社”的经历。岛田润一郎认为,不是书培养了读者,而是书店培养了读者;因为有了书店,人们才会去憧憬书,憧憬书背后的故事。他告诉现场读者,日本有3500家出版社,每个出版社有各自的理念。尊重出版社的多样性在日本的出版业发展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此,一个人经营出版社更是需要在整个产业链中从头到尾、亲力亲为。岛田润一郎说:“我经常觉得书是一个物件,跟媒体是不一样的,所谓物件就是说,它拥有跟石器、戒指、家具一样的质感,我觉得可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书。周围的人经常有这样的感慨,说书还是挺好的,之所以有这样的感慨是因为他在看书的时候是把书当做一个物件,他切身体会到了书的美好。”

  岛田润一郎认为,出版业的发展需要更多的年轻人,面向未来时需要不停地播新的种子,等待它生根发芽。书店的经营,不是一个速度型的竞赛,不是一个短跑比赛,可能要等一年,等五年,等更长的时间去培育它,只有这样才能让出版社形成一种良性的氛围。(澎湃新闻)
 

  链接+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阚宁辉:书店就像饭店一样,主菜没口碑,难获饕餮之徒长期追捧

  书店如礁石般屹立在都市喧嚣的声浪里,步入其中,能独享一段悠哉的阅读时光,与网店不同,实体书店是一直会让人产生感动和故事的地方。

  如今,书店在现代人生活中的角色也正在发生变化,在售卖书籍的基础上,做了极大的延伸:接入了咖啡、工艺品、讲座等,非书业务日益受到书店的重视,甚至成为实体书店新的经济增长点。书店不再是单纯的书店,还拓展出了艺术、文化,让它最终成为城市的一种生活方式,更加强调公共空间、文化空间甚至社交空间,打造的是一种更时尚的文化环境和社交场景。

  所有的衍生品、艺术和生活美学的内容注入,对书店来说都是需要的。“但一家书店最终能够生存下去,一定得靠图书的价值和它举办的有价值的阅读活动。”在“2018成都国际书店论坛”期间,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阚宁辉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专访,作为资深出版人,他最关注的是图书本身在一家书店最终的命运,“我们希望看到所有的书店,就像一家饭店一样,一桌菜要把最重要的主菜做好,当然点心、饮料也很关键,同样会带来效益。但如果主菜没有真正的口碑,就难以获得饕餮之徒的长期追捧。”

  谈创新:打通出版物,从好作品到好产品再到好商品

  不止中国,全球图书市场都进入了全新时代,随着传播推广手段的日新月异,一部作品诞生后,会在第一时间抵达目标读者,这是传统出版业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显著变化。

  作为内容提供者的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第一时间便意识到了时代变化对读者产生的影响。“90后、00后阅读个性化需求的变化是出版业必须作出的应对,出版集团在整个出版和阅读生态巨大变化面前,必须要有新的作为。”阚宁辉认为,中国文化如何跟世界实现全面对接和联动,也是摆在出版人面前的全新课题。

  在中国所有出版集团中出版门类最全的上海世纪出版集团,10年来首次跻身全国文化企业30强。然而,基于新媒体、互联网带来的传播推广手段和技术的变化,如何将自身优秀产品转化为优势商品?怎样将产品的覆盖面进一步扩充到新兴人群,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出版集团?这些难题都促使着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加快展开全新的战略布局。对此,阚宁辉提到了“双轮驱动”,即一手抓内容生产,一手抓文化服务。“把精品生产进行到底,要把阅读推广进行到底。要研究怎样打通出版物,从一个好的作品变成一个好的产品,再变成一个好的商品,形成一个产业链。”阚宁辉希望经过3年到5年的努力,能打造出强大的内容生产生命线和亮丽的阅读风景线。

  据了解,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每年要生产12000个图书品种,对于拥有大量图书生产品种和如此生产规模的出版集团而言,若想打造成为一个面向全社会的全新品牌,就得研究怎样在一个个品种之外集成集团的内外部优质资源。“一方面,发挥平台主力军的作用,我们积极参与国内外重要书展,通过展览来提升集团在全国和国际上相关领域的影响力;另一方面,我们还在加大新型阅读文化空间建设的步伐。”阚宁辉向每经记者举例道,思南书局和朵云书院便是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探索建设的两块“试验田”,前者定位于国际化气质的新海派书店,后者则是体现传统文化底蕴的新中式书店。“我们希望今后创建的所有的阅读文化空间,都有一个高品质的读书会跟它形成配套的文化项目。这样就能让一个实体空间充满动感,不断地聚集思想、文学、文化界最新的智慧和声音,让一个实体空间流动起来。”

  说到对“专精特”新型文化空间的打造,阚宁辉表示采用的是内部打通对外结合的方式,以此实现产业链的全新构造。“从目前看,这部分工作刚刚开始,但毫无疑问,它将是世纪出版集团今后的战略选项之一。”

  聊经营:理性作出文化内容的选择和定位

  如今,大部分书店会同步进行书籍以外的“书店+”业务,如咖啡、礼品、工艺品、沙龙等,给读者提供多元化体验。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似乎是扭转了实体书店“明日黄花”的命运,非书业务也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但近年来,有些书店成了拍照“打卡”的“景点”:照相的比看书的多、喝咖啡的比买书的多、文创比咖啡利润高,这已成为不容忽视的现实。

  “不管是跨界多元还是周边定制,我觉得这些对书店来讲,都是非常好的,会让书店的品牌、社会影响力有效加持。但如果一家书店,最后的销售是以出版之外的衍生品为主,那对于整个出版产业来讲,并不是一个良性的生态。”阚宁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我认为一家书店最终能够生存下去,一定是图书本身的价值和它举办有价值的阅读活动。”

  在“书店+”方面,思南书局原创了自身Logo图形的拉花咖啡、巧克力以及根据季节变化加入书局经典建筑图案的文创产品——12款围巾,还有与书局气质和上海属性相匹配的小型文化艺术展览。“我们在推动新型实体阅读文化空间建设的同时,也非常注意把图书阅读与衍生结合起来。但是我们希望衍生的东西是在一条逻辑线上,是一个相关的产品,而不是一个标签式的,没有内在关系。”阚宁辉进一步表示,不会把更多不相关的产品拿到自己的平台来做拼装和集成,而是鼓励将集团内部的一些优质艺术资源和出版资源转化为文创产品和周边,“也许未来文创会是世纪出版集团重要的一个发展板块。”

  但无论如何,图书才是实体书店最核心的竞争力。“我们希望看到所有的书店,就像一家饭店一样,一桌菜首先把最重要的主菜做好,当然点心、饮料也很关键,同样会带来效益。但如果主菜没有真正的口碑,就难以获得饕餮之徒的长期追捧。”阚宁辉笑言道。

  写文章不能千篇一律,做书店也要避免千店一律。书店经营者在经受市场考验的同时,如何打造出自身书店的特色,获得读者的认可,是个艰巨的挑战。对此,阚宁辉谈到了三点思考建议,“第一,怎样在形成复合型多元化的经营业态中,让出版的价值、阅读的价值、内容的价值,成为核心竞争力。第二,面对年轻一代多样化的需求,我们怎样提供定制、个性化的服务直达目标受众。第三,书店经营者需要认清与一般商家的差别:面对快速发展的城市生活节奏,如何做出理性的文化内容的选择和文化定位,这个我觉得非常重要。”

  不管外界多喧嚣,实体书店恰恰应该是一座城市当中最慢的、最安静的一块文化绿洲,它应该为一代人提供另外一种精神文化生活的选项,阚宁辉认为这便是实体书店存在的最重要的价值。(每日经济新闻)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