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前沿 > 正文

NASA火星探测器全部失联 或因沙尘暴无法充电

2018-10-07 03:03:33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NASA的下一辆火星车预计在2020年登陆,如果机遇号和好奇号这次都无法修复的话,NASA和火星的联系将中断两年,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目前地面人员正全力以赴组织抢救,争取早日恢复地球和火星之间的联系。

  天哪!我们和火星的联系被切断了!

  这是近15年来美国宇航局(NASA)第一次面临在火星上没有火星车漫游的情况。自从2004年初勇气号和机遇号登陆火星以来,包括后来的凤凰号、好奇号,美国NASA一直在火星上有机器人进行探测活动,一天也没有中断过。但现在,这个记录被打破了,NASA的火星团队陷入了焦虑之中。

  目前NASA在火星上理论上还有两辆火星车,机遇号和好奇号。然而在6月份开始的席卷火星全球的沙尘暴过后,机遇号一直静静地伫立在火星的寒风中做一名安静的美男子,扮酷耍帅到了忘我的境界,对外界的一切都置若罔闻,面对地球团队播放的唤醒曲也毫无反应,到现在也没有丝毫要还魂的迹象。由于没有人方便去火星给它一巴掌把它打醒,NASA已开始担心要永远失去它了。

  谁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机遇号扮酷耍帅的糟糕时候,好奇号的“大脑”也出问题了!从9月15日起,好奇号突发神秘疾病变成了“哑巴”,无法再将探测数据传回地球。这意味着所有的实验操作都已不再有意义,NASA已暂停好奇号的使命,全力以赴治好它的“大脑”疾病。

  两位曾经不辞劳苦辛勤工作的“员工”几乎都在沙尘暴后出了问题,变得沉默不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在火星沙尘暴中看到了什么,吓得“精神失常”了?或者就是直接吓“傻”了?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猜测,事实上机遇号多半是因为太阳能电池板落满灰尘而无法充电,但好奇号就真的不知道是什么神秘的原因了。

  好在好奇号就像《银河系漫游指南》里银河系总统赞福德一样有两个“大脑”,目前NASA的地面团队已在9000公里外远程把好奇号的大脑强行切换回电脑A,并将对电脑B进行诊断检查。事实上好奇号2012年刚登陆火星时就用的是A脑,只是后来发了病,不顾地面人员苦口婆心的提醒,老是思考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耗电惊人,只好关闭切换到B脑。现在B脑又出了问题,NASA不得不又临时切换回去,待治好B脑后再切换回来。(PS:有两个脑袋真好!)

  NASA的下一辆火星车预计在2020年登陆,如果机遇号和好奇号这次都无法修复的话,NASA和火星的联系将中断两年,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目前地面人员正全力以赴组织抢救,争取早日恢复地球和火星之间的联系。(戴维科学)
 

  链接+

  美媒:科学家称火星地下数亿年前或已有生命存在

  美媒称,几十年来,科学家一直在火星表面搜索远古生命的迹象,不过通过更深入一点的挖掘,他们在意想不到的位置发现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宜居区。

  据美国《发现》月刊网站9月25日报道,在扩大搜寻范围后,一个研究小组发现,这颗红色行星的古老表面下可能从数亿年前就开始有微生物生命存在了。通过从水中借用氢电子,微生物可以拥有足够的能量,不仅能在地下存活,而且能在表面以下数英里的位置茁壮生长。如果属实,未来的任务可能是搜索如今已经暴露的地下区域,并有可能彻底证明火星生命的存在。

  这项研究由美国布朗大学的研究人员领导,研究结果发表在《地球与行星科学通讯》上,灵感来自地球上的一个奇怪现象。在地球上,大量的地下微生物群落生活在黑暗中,它们无法获得太阳的化学能量——地球上大多数有机体的唯一能量来源。不过,这些有魄力的细菌通过从渗入地下的水分子中获取氢电子来设法生存,这一过程产生了足够它们生存下去的能量。

  报道称,火星目前显然没有维持生命所需的地表水,但由于有历史上存在流水的明显迹象,它很可能过去有地表水。理论上,那里也可能存在类似的微生物。尽管条件恶劣,但火星极其稀薄的大气层和强烈的辐射实际上会支撑这些生态系统。当辐射抵达地表水时,它启动了一个被称为“辐射分解”的过程,即水分子分解为氢和氧。一旦水分子被分解,微生物就可以很容易地利用分子氢来为自身的生存提供燃料。

  为了确定这些地下群落是否存在,研究小组考察了三个不同的因素。首先,他们利用来自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奥德赛”火星探测器的加玛射线光分计的数据绘制出火星外壳中钍、钾和铀的丰度图。这些元素在分解时发出辐射,启动辐射分解过程。它们还会以恒定的速率衰变,因此通过计算它们目前的丰度,就可以估算出整个历史中的辐射量。

  嵌入式湖床和干涸的河流告诉我们,不缺少暴露在辐射下的水,但研究小组仍需弄清楚其中有多少渗入了地下。为此,研究人员利用密度测量来判断火星外壳的渗透性如何,从而可以估算出有多少氢渗入地下。最后一步是寻找温度适宜的地下区域。他们利用地热和气候模型来研究哪些区域的温度高到足以容纳液态水,但又不至于造成来自火星内核的热量损害生态系统。

  在把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后,研究人员发现,大约40亿年前,火星的地下充满了足够让微生物存活数亿年的氢。他们的模型显示,生态系统向地下延伸了数英里,能够承受比预期更温暖和更凉爽的环境。事实上,厚厚的冰层实际上把氢分子困在地下,使极寒地区成为饥饿微生物的理想家园。

  研究报告的第一作者、布朗大学的杰西·塔尔纳斯在一份新闻稿中说:“人们认为,火星早期的寒冷气候对生命有害,但我们所显示的是,在寒冷的气候中,实际上有更多的化学能供给地下生命。我们认为,这可以改变人们对气候和火星上过去生命之间关系的看法。”

  报道称,不过,仍有许多因素需要考虑。这项研究假定火星上的微生物与地球上的微生物很像,但它们的行为可能完全不同。此外,火星上是否存在任何生命仍然是一个未知数,但是表明火星上有足够的能量供给生存是在那里存在外星生命的另一个充满希望的迹象。

  不过,证明这一理论的唯一方法是研究目前暴露的地下区域,比如深陨石撞击坑。幸运的是,NASA的“火星2020”漫游车将很快前往火星,并将利用这些新数据继续人类对火星生命永无止境的探索。(参考消息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