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前沿 > 正文

嫦娥四号成功发射 尝试人类首次月背软着陆

2018-12-08 10:47:01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嫦娥四号的科学任务主要是开展月球背面低频射电天文观测与研究;开展月球背面巡视区形貌、矿物组份及月表浅层结构探测与研究;试验性开展月球背面中子辐射剂量、中性原子等月球环境探测研究。

  记者从国防科工局、国家航天局获悉:12月8日2时23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嫦娥四号探测器,开启了月球探测的新旅程。嫦娥四号探测器后续将经历地月转移、近月制动、环月飞行,最终实现人类首次月球背面软着陆,开展月球背面就位探测及巡视探测,并通过已在使命轨道运行的“鹊桥”中继星,实现月球背面与地球之间的中继通信。

  嫦娥四号任务的工程目标,一是研制发射月球中继通信卫星,实现国际首次地月拉格朗日L2点的测控及中继通信;二是研制发射月球着陆器和巡视器,实现国际首次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探测。

  嫦娥四号的科学任务主要是开展月球背面低频射电天文观测与研究;开展月球背面巡视区形貌、矿物组份及月表浅层结构探测与研究;试验性开展月球背面中子辐射剂量、中性原子等月球环境探测研究。

  为增进国际交流与合作,扩大开放共享,嫦娥四号任务中,与荷兰、德国、瑞典、沙特开展了4项科学载荷方面的国际合作,搭载了3项由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山大学、重庆大学等国内高校研制的科学技术试验项目。

  据介绍,2014年,嫦娥三号任务圆满完成后,国防科工局牵头组织开展了嫦娥四号任务实施方案调整的论证工作。综合考虑国际前沿、科学价值、经济和技术可行性等因素,最终确定了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探测的总体方案。月球背面具有独特的电磁场环境和地质特征,特别适合开展低频射电探测等空间天文学研究和月球物质成分探测等科学研究。同时,月球背面着陆探测尚属国际空白,有利于增进人类对宇宙未知奥秘的认知。

  嫦娥四号任务于2016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正式实施,包括中继星和探测器两次任务。“鹊桥”中继星于2018年5月21日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由长征四号丙遥二十七运载火箭成功发射,进入环地月拉格朗日L2点使命轨道,目前状态正常。

  探月工程自2004年正式启动以来,已经取得“四战四捷”。2007年,嫦娥一号任务实现绕月探测,实现了中华民族千年奔月梦想;2010年,嫦娥二号成功发射,获得国际最高的7米分辨率全月图和月球虹湾地区1.5米高分辨率局部影像图,飞至150万公里远的日地拉格朗日L2点进行环绕探测,此后对700万公里外的图塔蒂斯小行星进行高精度飞越探测,不断刷新中国高度;2013年,嫦娥三号成功落月并开展月面巡视勘察,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的第二步战略目标全面实现,嫦娥三号着陆器成为了在月球表面工作时间最长的人造航天器;2014年,再入返回飞行试验任务圆满成功,突破和掌握了航天器以接近第二宇宙速度再入返回关键技术,对我国月球及深空探测乃至航天事业的持续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探月工程各项任务的连续成功,开启了中国人走向深空、探索宇宙奥秘、增进人类福祉的时代。

  探月工程重大专项由国防科工局牵头组织实施。嫦娥四号任务由工程总体及探测器、运载火箭、发射场、测控、地面应用五大系统组成。其中,工程总体由国防科工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承担;探测器、运载火箭分别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研制生产;发射和测控任务由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负责;地面应用系统由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承担,有效载荷由中国科学院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相关单位研制。此次发射任务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第294次发射。

  新闻多一点:

  解读探月工程的“四战四捷”

  探月工程(嫦娥工程)是我国航天继人造地球卫星和载人航天之后的第三个里程碑,是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的标志性工程。计划在2020年前按“绕、落、回”的发展思路分三期组织实施,实现探月工程既定目标。

  1.探月工程一期(2004年—2009年):2004年1月23日,国务院批准了国防科工委、财政部《关于绕月探测工程立项的请示》,标志着月球探测工程一期——绕月探测工程正式立项,从而开启了探月工程的光荣征程。

  2.探月工程二期(2008年—2014年):2008年2月15日,国务院批准探月工程二期立项。主要目标是实现在月面软着陆,开展月面就位探测与自动巡视勘察。

  3.探月工程三期(2011年至今):2011年1月7日,国务院批准探月工程三期立项,标志着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最后一步正式启动。三期工程拟实施两次采样返回任务,分别命名为嫦娥五号和嫦娥六号任务,将首次采用无人月球轨道交会对接方式实现月面自主采样返回。为降低工程风险,探月三期决定实施一次再入返回飞行试验。再入返回飞行试验验证了地月空间往返一系列关键技术任务。

  从探月工程一期至今,我国共进行了四次发射:

  1、2007年10月24日嫦娥一号成功发射,11月26日,嫦娥一号卫星传回第一幅月球图片数据,标志着探月工程一期任务圆满成功。嫦娥一号卫星在轨有效探测16个月,于2009年3月1日受控撞月,为工程画上圆满的句号。探月工程一期首次实现我国自主研制的卫星进入月球轨道;利用CCD立体相机对月球进行环绕探测,获取了120米分辨率的全月影像图以及铀元素含量分布图等。

  2、嫦娥二号任务。2010年10月1日嫦娥二号成功发射,经过在轨探测10个月后,于2011年8月25日飞赴日地拉格朗日L2点,并进行环绕探测;环绕探测近半年后,飞离L2点,于2012年12月13日,与图塔蒂斯小行星近距离交会并获得清晰图像;之后飞向更远的深空,成为我国首颗绕太阳飞行的人造小行星,创造了中国航天器最远飞行纪录。嫦娥二号为嫦娥三号验证了部分关键技术,详勘了落月区域;在月球轨道有效探测10个月,利用改进的CCD立体相机对月球进行了环绕探测,获取了世界上首幅7米分辨率的全月图和1.5米分辨率的局部图;利用γ射线谱仪、高能粒子探测器、太阳风离子探测器发现了月表铬元素和微磁层、太阳风加减速等现象;获取了图塔蒂斯小行星的清晰图像;创造了中国航天器最远的飞行记录。

  3、嫦娥三号任务。2013年12月2日嫦娥三号成功发射,14日探测器如期着陆,15日着陆器与巡视器(玉兔号月球车)成功互拍,标志着嫦娥三号任务取得圆满成功。嫦娥三号任务是我国首次在地外天体软着陆,为中国航天开创了月面就位探测和机器人巡视探测的新模式。创造了中国航天的多个首次:首次研发地外着陆、巡视航天器平台,且实现月面遥操作;应用30.4nm波段极紫外相机对地球等离子体层进行大视场成像;月基天文望远镜观测到了各天体近紫外波段的亮度和变化;测月雷达对月壳浅层剖面结构进行了分析;8种有效载荷全部按计划进行科学探测,共获得各级数据约3000GB。

  4、再入返回飞行试验任务。2014年10月24日,探月工程三期再入返回飞行试验器发射,经过8天的飞行,11月1日,在距地球5000公里处服务舱与返回器受控分离,返回器以“半弹道跳跃式”高速再入地球大气层,安全精确着陆在内蒙古四子王旗,为嫦娥五号任务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此后,服务舱顺利完成了大椭圆停泊轨道飞行段、地月转移段、地月L2点环绕飞行段、近月制动段和环月飞行段共5个阶段的拓展试验,取得丰硕成果。(中国搜索)
 

  资讯+

  奔月“专属列车”改进65项技术,确保嫦娥四号精准入轨

  “为了确保发射取得圆满成功,研制队伍做了充分的准备,采取了一系列加严措施,强化质量管控。”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三乙运载火箭总指挥金志强指出。

  12月8日,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将嫦娥四号探测器送入预定轨道。此次发射是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第五次执行探月工程任务,作为嫦娥奔月的“专属列车”,长三甲系列火箭以准时发射、精确入轨的完美表现,续写着金牌火箭的传奇。但每一次“潇洒”奔月的背后,是火箭研制人员对成功的执着追求和对质量的严格管控,用金志强的话说,“执行探月工程任务,要采取特殊保成功措施”。

  技术改进先验证,不让“嫦娥”担风险

  与上一次执行探月工程任务时相比,发射嫦娥四号的长三乙火箭一共进行了65项技术改进,分布在发动机舱内、控制系统、测量系统、箭体结构、增压输送系统、发射支持系统等13个箭上和地面分系统,每一项改进都严格按照流程,经过了论证、验证和审批。

  为满足将嫦娥四号探测器发射到远地点约42万公里的地月转移轨道的入轨精度。火箭采用激光惯组优选和滤波组合算法优化的方法提高入轨精度。相比嫦娥三号,嫦娥四号任务火箭设计入轨精度提高30%以上。

  除了提高入轨精度,火箭在适应窄窗口发射约束上也进行了改进,采用适应多窗口、窄窗口约束的轨道设计技术。火箭系统开展了低温推进剂加注后,连接器不脱落状态下,推迟24小时发射技术的专项研制工作。通过此项技术创新,火箭在低温加注后可以适应2天内多个发射窗口的发射要求。“这在国内尚属首次,如果把低温加注作为火箭系统准备就绪的标志,那么采用这一技术后,准备就绪的状态可以延长24小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火箭对任务的适应能力。”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三乙运载火箭总设计师陈闽慷说。

  嫦娥四号探测器每天有两个发射窗口,第一个发射窗口有效宽度2分钟,46分钟后进入第二个发射窗口,窗口宽度仅1分钟。为了确保火箭可以在发射窗口要求时间内准时发射,研制 团队对轨道设计和产品可靠性都进行了改进。金志强介绍道,“一方面采用适应多窗口、窄窗口约束的轨道设计技术,另一方面对火箭主要分系统和重要单机采取可靠性设计和冗余改进,确保满足窄窗口发射约束”。此次发射,长三乙火箭在第一天第一窗口准时实施发射,在探月工程任务中第五次实现准时发射。

  为了尽可能降低风险,减少技术首次应用带来的不确定性,经过研制人员的统筹,将各项改进在长三甲系列火箭执行其他任务过程中分批进行飞行验证,确保技术改进正确可行。比如,发动机的防水与防热可靠性改进,在今年10月的发射任务中进行了飞行考核验证;伺服机构的可靠性改进,已经在2次以上的发射任务中得到了考核。据统计,在嫦娥四号发射之前,已有60项技术改进提前经过了飞行验证,使得此次任务的技术风险大幅降低。

  金志强介绍称,探月工程任务对轨道高度和入轨精度要求都很高,长三甲系列火箭因其出色的适应能力、多样的发射轨道、精确的入轨精度脱颖而出,成为执行探月工程发射的最佳选择。此次发射成功,再次刷新了我国单一运载火箭年度发射纪录。

  “严慎细实”确保5次探月发射百分百成功

  此次发射嫦娥四号探测器的长三乙火箭是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家族的中一员。该火箭家族由长征三号甲、长征三号乙、长征三号丙三种大型低温液体运载火箭组成(以下简称长 三甲、长三乙、长三丙),包揽了目前我国所有高轨道航天器发射任务,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高强密度发射的“主力”,也是我国目前高轨道上发射次数最多、成功率最高的火箭系列。

  从2007年到2018年,12年时间里,长三甲系列火箭先后进行了5次探月工程发射任务,将两颗嫦娥卫星、一颗再入返回飞行器、两颗嫦娥探测器送入预定轨道,发射成功率百分之百。

  2007年10月24日,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成功将嫦娥一号卫星送入预定轨道,拉开了中国人探索月球的大幕。

  2010年10月1日,长征三号丙运载火箭直接将嫦娥二号卫星成功送入地月转移轨道,刷新了中国探月工程的新高度。

  2013年12月2日,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了携带中国第一个月球车的嫦娥三号探测器,标志着探月工程第二步战略目标的全面实现。

  2014年10月24日,长征三号丙运载火箭将探月工程三期再入返回飞行试验器准确送入轨道,为后续嫦娥五号关键技术进行了一系列验证。

  嫦娥四号任务采用“月球背面软着陆巡视+地月中继通信”技术方案,需要通过两次发射来完成。第一次任务先发射嫦娥四号中继星,中继星稳定运行在地月L2点后,而后执行第二次任务,发射嫦娥四号着陆器、巡视器组合体,组合体软着陆到月球背面艾特肯盆地,通过中继卫星与地球进行中继通信。2018年5月21日,第一次发射——嫦娥四号中继星“鹊桥”由长征四号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升空。

  确保探月工程100%成功率的背后,是研制队伍对创新、严谨的执着追求。虽然前四次发射任务中,长三甲系列火箭已经展现了探月工程任务所需的各种“本领”,但研制队伍始终不敢有丝懈怠,坚持把成功作为信仰,以“严慎细实”的作风做好每一件工作,为成功贡献力量。

  “为了确保发射取得圆满成功,研制队伍做了充分的准备,采取了一系列加严措施,强化质量管控。”金志强总指挥表示,“通过全面落实责任制、 择优配套产品、加强试验考核、严格技术状态管控、加强风险分析与控制等14个方面的工作加严做好质量控制。”比如在低温发动机选配上,同时装配4台单机,选择性能最优的2台用于本次任务。

  在产品性能考核方面,单机产品通电老炼时间增加50小时,系统综合试验考核次数增加。同时,围绕嫦娥四号任务窄窗口发射、冬季发射等特征组织开展专题风险分析,制定了520项预案。正是依靠这样的层层筛选、优中选优,将同批次产品中性能最优、指标最好的产品选出用于执行嫦娥四号任务,才有了火箭完美飞行的1100秒。

  “高标准”再创年度发射纪录

  此次发射是长征三号甲系列今年第13次发射,13战13胜的骄人战绩也再次刷新长三甲系列年度发射次数的记录。2018年是中国航天高产的一年。这一年,作为中国航天高产的代表——长三甲系列运载火箭已经成功完成了13次发射任务,占我国全年宇航发射任务总量的40%。

  截至目前,长三甲系列运载火箭共实施95次发射,是我国“单一型号发射量最多”的火箭。该系列火箭主要用于发射高轨道卫星,其最大地球同步转移轨道运载能力达到5500千克,并且形成了从2600千克到3900千克、再到5500千克的合理能力梯度,入轨精度与当今世界主流运载火箭相当,能够满足我国当前各种中高轨道有效载荷以及当今世界上绝大多数地球同步转移轨道有效载荷的发射任务,是我国目前唯一在役的高轨道运载器,也是参与国际卫星发射服务市场竞争的主力。

  在任务适应性方面,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不仅能够发射传统的地球同步转移轨道(GTO)和太阳同步轨道(SSO)有效载荷,还能够执行倾斜地球同步转移轨道(IGSO)有效载荷、中圆轨道(MEO)有效载荷的发射任务,还可以执行地月转移轨道(LTO)有效载荷发射任务及深空探测任务。

  “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年均发射数量保持在10次左右,在发射密度方面,2015年该系列火箭创造了109天实施7次发射全部取得圆满成功的中国航天新纪录,平均16天发射一枚火箭的任务周期,创造了中国航天史上单一系列火箭型号最高密度发射的纪录,也与当今世界的主流火箭水平相当。”

  金志强总指挥指出,长三甲系列火箭从上世纪80年代研制,经过30多年的不断改进、发展,已经逐渐趋于成熟,可靠性较高,综合性能指标优越,是我国目前发射次数最多、技术最成熟的系列火箭。

  澎湃新闻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按照计划,嫦娥四号发射后,长三甲系列火箭今年还将迎来一次发射,年度发射次数将达到14次。“该火箭是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家族中发射次数最多的一型火箭,并将再次刷新年度发射次数的新纪录。预计2019年4月,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将迎来第一百次发射。” 金志强说。(澎湃新闻)
 

  态度+

  嫦娥四号再次开启“奔月之旅”

  2018年12月8日02时23分,搭载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顺利升空,“嫦娥”再次开启耗时约半个月的“奔月之旅”。与之前“奔月”的姐妹们不同,这次嫦娥四号瞄准的是人类探测器从未抵达过的月球背面,“不论是探地形还是探月壤成分,嫦娥四号都是代表人类第一次获得一手数据”,嫦娥四号探测器项目执行总监张熇如此说。美国《福布斯》杂志12月5日文章称,中国开展的是一项勇敢无畏的登陆月球使命。

  嫦娥四号这次“奔月之旅”将实现三个国际首次、一个国内首次。即,国际上首次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探测,国际上首次月球拉格朗日L2点中继与探测,国际上首次月基低频射电天文观测,国内首次实测月夜期间浅层月壤温度。

  由于月球自转周期和公转周期相等,加上被地球潮汐锁定,地球强大的引力让月球总是一面朝向地球,所以我们在地球上只能看见月球的正面,而背面永远也看不见。月球背面到底是啥样,嫦娥四号将第一次身临其境触摸它。

  古人观月,并非完全看不到月球背面。据五院科研人员介绍,月球存在着“天秤动”,像钟摆一样来回摆动,因此,至少有10%至20%的月球背面的边缘地带可以从地球上看到,比如一个跨越1000千米的撞击盆地东海。

  1959年10月7日,苏联“月球三号”探测器传回月球背面的第一张照片后,月球背面的“真容”就第一次被揭开了。依照这些珍贵的照片资料,苏联在1960年11月6出版了第一份月球背面地图,一年之后,又制作了第一个月球仪,更加清晰的呈现出月球背面的初步特征。在1965年7月20日,苏联“探测器三号”传送回了25张画质更好的月球背面照片,分辨率比“月球三号”高了许多,从照片中可以看到月球背面有一条长数百千米的链状陨石坑。1967年,苏联根据这批照片出版了包含4000个新发现的月球背面地形目录的地图,同年发布了第一份比例为1:5 000 000完整的月面图和修订后完整的比例为1:10 000 000月球仪,月球95%的表面都在上面呈现了出来。

  人类首次与月背面对面是在1968年,“阿波罗八号”在进行载人登月任务试验的时候,宇航员威廉·安德斯看到的。他描述说,“月球背面看起来像我在孩提时玩过一段时间的沙堆,它们全都被翻起来,没有边界,到处是一些碰撞痕和坑洞”。从那时开始,“阿波罗十号”一直到“阿波罗十七号”的宇航员都曾看到过月球的背面。

  2010年12月21日,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月球勘测轨道器”拍摄了一组“惊人”的月球背面照片,这些照片的解析度是以往所拍月球背面照片的106倍,所呈现的细节精细程度也创下了历史纪录。根据这些最新照片数据,美国宇航局绘制了月球背面数字海拔地形图,地形图直观地揭示了月球背面的地形。

  这次嫦娥四号面临的将是什么样的着陆环境呢?据航天科技集团五院专家介绍,乍一看上去,月球背面这张“面孔”并不漂亮,那是一张“麻子脸”,陨石坑的数量比月球正面要多的多,放眼望去随处可见,密密麻麻的。月背的“皱纹”也多,布满了沟壑、峡谷和悬崖,而月球正面相对平坦的地方比较多。另外还有几处巨大的“痤疮”,暗斑中的物质与月面的普通物质相比有着很大的不同,这种现象似乎能够说明月球背面由于毫无遮拦的暴露在太空里,因而遭遇了大量天体的直接撞击。经年累月,月球就像一个盾牌,为地球挡住了陨石,守护了地球的安全。

  月球背面还是个“厚脸皮”,它的月壳从整体来讲比正面要厚。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月壳厚度不一样,众说纷纭,是天文学界的一个未解之谜。不过,“厚脸皮”为月球背面的“白肤色”提供了佐证。照片显示,月球背面巨大的陨石坑都呈现出白色,好像从来没有暗色的熔岩从上面流过。科学家们研究认为,由于月球背面的月壳很厚,熔岩无法溢出,而正面月壳很薄,熔岩很容易破缝流淌在表面,所以颜色比正面要“白皙”的多。

  此外,月球正面月海很多,而月球背面却只有3个,它们的名字分别叫东海、莫斯科海和智海。月球正面有许多巨大绵延起伏的山峦,而背面却不像正面那么多。

  由于目前还没有宇航员或月球车登上月球的背面,因此,我们对它的详细情况除了借助照片判断,其它的知之不多。而嫦娥四号探测器,为人类逐步揭开月球背面的神秘面纱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人工智能协助发射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这是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第五次执行探月工程发射任务,此前这款中国的金牌运载火箭家族已成功将嫦娥一号、嫦娥二号、嫦娥三号、探月工程三期再入返回飞行试验器送入预定轨道,可以称得上是嫦娥奔月的“专属列车”。

  不过这次嫦娥四号奔赴月球背面,对发射提出了更高要求。据金志强总指挥介绍,为满足嫦娥四号进入远地点约42万公里的地月转移轨道的入轨精度要求,嫦娥四号任务火箭设计入轨精度相比嫦娥三号提高了30%以上。此外这次发射每天有两个发射窗口,其中第一个发射窗口有效宽度2分钟,46分钟后进入第二个发射窗口,窗口宽度仅1分钟。为确保火箭可以在发射窗口要求时间内准时发射,研制团队对轨道设计和产品可靠性都进行大量改进。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热门的人工智能技术也融入运载火箭的智慧化发射中。据介绍,研究团队通过大数据和智能搜索技术,输入火箭整个生命周期中的多次试验和故障数据记录,自动记忆并学习故障高发薄弱环节,结合专家系统等推理工具,克服高密度发射期人员频繁更换、现场经验不足导致数据分析时间长等缺陷,有效提高数据分析的深度与准度,最终实现运载火箭智慧化发射监测。

  太空等待的“鹊桥”

  在漫长的“奔月之旅”中,“嫦娥”在浩瀚的太空中也并不“孤单”——一位专一的“情郎”已经跨越几十万公里路程,在深空中等待着。这就是6个月前发射的嫦娥四号中继星——“鹊桥”。据介绍,嫦娥四号探测器要到月球背面安家落户,首先遇到的就是它与地球不仅相隔遥远的地月距离,而且还要隔着通信信号无法穿透的月球。

  为保障地球与月球背面之间的通信联系,让嫦娥四号与地球之间的数据传输不受阻挡,2018年5月21日,通信中继星“鹊桥”奔向太空,前往位于月球至地月拉格朗日L2点的预定轨道,开始搭建地月信息联通“鹊桥”的航程。

  在这半年中,“鹊桥”会经历一段没有光照的日子。专家透露,没有太阳照射的时候,阴影区的温度是零下200摄氏度左右,最冷的地方将达到零下230摄氏度,在如此严寒下,“鹊桥”在太空中需要经历严酷的考验。为了使它在“冰窖”似的环境里不被“冻坏”,研制中,科技人员除了采用特殊的材料外,还进行了大量的极端环境下的试验,有效保证了这些天线能够应对严酷环境的考验。

  为迎接嫦娥四号的到来,2018年11月9日至11月23日,研制人员对“鹊桥”中继星进行了一次在轨的“体检”。“体检”报告显示,“鹊桥”非常健康!

  为探察月球背面而“脱胎换骨”

  许多航天迷都知道,嫦娥四号原先是嫦娥三号的备份星,但据抓总研制嫦娥四号探测器的航天科技集团五院(以下简称“五院”)的科研人员介绍,在嫦娥三号圆满完成任务后,嫦娥四号被赋予了新的担当——实现人类首次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为此嫦娥四号已经“脱胎换骨”,成为全新的航天器。

  据介绍,嫦娥四号任务的科学目标都是在月球背面完成的,包括实现月基低频射电天文观测,月球背面巡视区形貌、矿物组份探测和月球背面巡视区浅层结构探测。月球背面没有来自地球的无线电波的干扰,是进行射电天文观测的最佳场所,如果能利用这一自然地形架设无线电望远镜,就好像把“天文台”搬到了月球背面。嫦娥四号着陆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后,将开展月基低频射电天文观测研究,预期还可以获得一批原创性的科学成果。“因为没有别的探测器到过月球背面,所以不论是探地形还是探月壤成分,应该都是人类第一次获得一手数据”,嫦娥四号探测器项目执行总监张熇说。

  嫦娥三号着陆区是月球正面的虹湾。那里布满了月海玄武岩,地势较为开阔、平坦,位于大型撞击坑、月海、高地(山脉)交汇地区,有利于科学勘察目标的选择,当然也有利于与地球的通信联系。据嫦娥四号探测器副总师吴学英介绍,嫦娥四号的主着陆区为月球背面靠近南极一个叫冯·卡门撞击坑的地方,这里着陆区面积比虹湾地区小了许多,因为月球背面山峰林立,大坑套小坑,很难找出再大一些、平坦一些的地方,供嫦娥四号安身。因此,嫦娥四号着陆器在凸凹不平“巴掌大”的地方软着陆,需要具有比嫦娥三号更准确的着陆精度。(环球时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