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热点 > 正文

春运抢票软件调查 收费服务抢不过12306

2018-02-11 01:32:19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对12306服务器来说,第三方软件的访问并没有特殊优待,和普通用户同走一个门。所谓购买加速包可优先购票可以理解为,假设有十人通过第三方APP买票,只有一个大佬掏腰包买了加速包,那这个大佬一定排在其余九人前领票。

  随着今年春运的来临,提供抢票服务的第三方以此为由造势,推出了更多花样的抢票业务。

  不少用户为买到回家火车票或返程火车票,购买了抢票加速服务,然而此举看似能够令人信心满满的背后,实际却出现了用户在起售之后仍未能买到票的现实;也有用户表示,系统提示正在持续抢票,但用户手动刷新12306反而买到了票。

  抢票服务并未能做到绝对的保驾护航。抢票服务究竟有几成效果?春运时长仅一个半月,抢票市场却为何挤进众多玩家,明码标价,并不隐晦?《中国经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安慰剂的价格”?

  目前市面上接触到用户一端的主要有两类抢票服务提供者,一种是在线旅游平台,一种是抢票软件。

  从2017年起,各在线旅行出行商相对集中地嗅到了提供抢票服务的商业气息,抢票费用由平台定价,不同平台在该业务上具体分法不同,但性质大同小异,都是以速度区分价格。携程火车票分为低速、快速、高速、极速、光速,VIP六种类别,同程火车票则是极速抢20元一份,闪电抢票30元一份,光速抢票50元一份,低速抢票需排队。美团分为极速抢、安心抢、预约抢。“分流”则采用20元一年的会费制。

  不同的有偿购票服务提供商均在付费说明中或明示或暗示,购买的速度级别越高,则用户排队越靠前。面对一票难求情形与回家的急切,该业务虽然需要加价,但仍面向用户显示着不小吸引力。

  易观旅游大健康行业分析师邢晓亮提出质疑:“APP上即使显示一直在刷,它提示已刷了多少次,是否是它自己做的一种界面呢?界面是真实的吗?真的又能够刷到吗?”邢晓亮表示,“抢票成功率是抢票服务提供者的核心问题。”

  实际上,除了首次放票时间有固定规则外,用户退票时间并无规则。退票不会立刻回到可买池中,而是由12306系统决定再次出售的时间。“想回家的人,也就不得不使用抢票软件挂着捡退票。”猎豹移动安全专家李铁军对本报记者说。

  李铁军对记者分析,抢票工具或是起到代理服务器的作用。用户将信息提交,服务器代理用户手机或电脑进行抢票,如果没有12306官方的合作,这种代理抢票实际类似于守株待兔地等待退票。

  此外,记者注意到,在手机断网情况下,携程的抢票次数仍在上升。对于显示抢票次数的可信度,李铁军表示,或是用户端断网,但服务器没有。“有离线抢票的意思,服务器执行了代理抢票的功能。”

  “基本原理是抓取12306的相关接口,比如查票接口、支付接口,编好程序自动执行,轮询检查,如果有票出现就帮用户下单。”一位提出匿名的IT工程师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加速服务,其实就是帮用户轮询检查的频率更高一点。”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2月8日走访了北京市区内一家火车票代售点,代售点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春运期间网络售票是提前30天,而代售点如今是提前28天,相较晚两天,代售点也只能“捡漏”。网上呈现的是最早的票务信息。

  本报记者实际体验了携程的抢票服务。1月13日,记者以光速抢票模式,预购了一张从陕西省延安到北京市的硬卧票,开售后,截至本报记者发稿,界面显示已抢票超过百万次,仍在抢票中。

  携程方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携程的春运抢票业务成本主要在于技术开发、创新和人力成本。携程是根据往年春运该车次的热门程度、乘车人次、排班计划等数据深度神经算法得出某一车次的抢票成功率,该数字仅供用户参考。

  在李铁军看来,用处不大,他直言道:“安慰剂的价格。”

  记者注意到,飞猪今年推出抢票服务,却没有需要另行付费的加速抢票等其他服务,记者向飞猪方面询问,但截至本报记者发稿,飞猪方面未作出答复。

  互联营销之术

  对于用户而言,抢票效果存疑,但是对于平台,营销作用更为看重。

  “OTA(在线旅游)将铁路票这样一个春运刚需作为一个流量入口,其实还是希望推出它的旅游产品。”邢晓亮表示,现在春节旅游稍微有抬头之势,这或也是OTA看重的。

  邢晓亮表示:“OTA一切业务的构建是基于流量基础之上,热点事件营销是 OTA必须要做的事情。”而春运的热点性毋庸置疑。流量代表着众多的变现想象空间。去哪儿网与华润怡宝在春运期间的合作,就是一个营销的案例。营销是互联网厂商而不仅是OTA平台非常重视的一块,其实营销是变现较为有效,已经被证实是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式,成本也不是特别多。

  OTA平台春运期间巨大的流量被广告主看中。在2016年12月5日,去哪儿网与华润怡宝达成春节营销合作,活动分为“怡宝伴你顺利回家”“怡宝陪你一起过大年”和“怡起回家抽奖活动”三大板块,并以红包抽奖形式发放奖品,奖品涉及去哪儿网旗下火车票代金券、机票、汽车票、接送出租车、度假、门票和酒店等产品,在2018年春运期间,双方进行了第二次合作。据悉,对于食品饮料企业来说,春节是营销旺季与企业竞争的高峰期。

  携程方面表示,抢票服务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更多人更便捷地购票、回家,让春运变得更加互联网化。携程方面还强调抢票是市场的自发性需求,是一种市场行为。

  “都有的话,对流量的吸引虽然不会产生明显影响,但是你如果没有的话,你的流量就会被别人分掉了。”一位市场分析人士指出。

  携程推出的抢票服务还具有一定的社交性。从光速模式变更为VIP模式时,需要邀请朋友助抢,或不购买加速包完全求助于朋友也可达到VIP的模式。

  邢晓亮表示这是互联网运营的一种手段,但是本质依然是营销,体现着流量思维。“它只是拐了个弯儿,通过这个事件,自然而然地击中用户的刚需,让用户去帮助它来推荐流量,增加活跃度。帮用户实际抢到票的诉求没有流量获取的诉求明显。从互联网运营的角度,流量已经很巨大,增长困难,春运确实是很好的一个时段。它还是有很大的机会能获得新的用户。”

  如今平台正大光明地推出有偿服务,也承载着增值服务付费的尝试。

  2017年以携程为代表的OTA平台搭售现象引燃舆论,这释放出当下时代消费者已对不明显的强制搭售方式敏感并有排斥心理的信号,也倒逼这些厂商对于自身产品体系进行解构并重构。而增值服务对于厂商意味着利润的增长点,春运时做这种尝试,对于之后的增值服务,业务的开展、收入模型的改进都会有很大帮助。

  资源分配根源

  “我们还想和铁总谈谈合作的可能,所以很多话不便多说。”一位OTA行业内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春运火车票这种潮汐式的流动没人能给出大家都满意的方案,但有个现象,自从互联网平台开展火车票平台后,民众的焦点就不再只盯着铁总了,负面都被平台担了。所以问题不在于平台卖票,铁路是垄断的,所以他们贯常思路是我有什么就卖什么,但用户需求是多样的,需要有不同的产品对应。只有利用市场机制,利用经济学规则去适应需求,也就是做供给侧改革才是出路。卖票的背后是运输能力的不均衡、不满足,买不到票只是个表象。不过这几年来铁路的提升是很大的,供需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铁路票务资源是掌握在国企手里,肯定是会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为基础的。因为这不光是盈利的问题,它对于票的分发一定是公平的,大家都在同一个环境下抢票。并非钱多就可得,或者说你能帮我卖的票多,我就给你。”邢晓亮表示。

  “唯一端口票资源由12306掌握,那抢票服务提供商作为一个代理,推出了一项附加服务,比如抢票服务,你只要在规则允许下就好了。为提高OTA的抢票率,他们需要加大技术投入。但是这些企业在没有利润刺激之下,我认为它们不会特别将很多的精力去投入这个事情。因为你投入了之后,最后端口还是要进到12306那块。所以说你在12306端口之前做的这些努力,提高了很多的成本,但其实并不一定能收到很多的效果,最终决定因素是12306的算法,是12306在端口的控制。”邢晓亮说。

  同时,邢晓亮肯定说,12306的软件也在迭代,尽管迭代速度不如一些市面上的APP。但是其每一次迭代都会有很大的提升。“它是很谨慎的,比较慢。但是现在都能选座了,也在不断扩展服务。可以定餐,有接送,订车。其实都是为了方便旅客。”(中国经营报)
 

  链接+

  我被有偿抢票软件骗了 这货居然抢不过12306!

  雷锋网编辑在票圈看到某朋友热情洋溢的组了大年三十蹦迪局,当然了,0回复,0点赞。同情心泛滥的编辑好心点了一赞,立马收获这位朋友的微信追问:约吗?

  过年不回家?原来是没买到票。此处编辑突然想起另一位朋友,也曾连发数条江湖救急求加速的朋友圈,于是戳了她一下。

  回家,太艰难了。

  抢票APP加速包——空响炮

  春运大幕一拉开,出场的却是一众配角,主角早被挤在后面。这里的主角是12306官方网站,自然,配角是众多第三方抢票APP。

  随着抢票愈发激烈,第三方抢票平台开拓了种种骚操作。比如向用户推荐使用加速包加速,以增加抢到车票的概率。加速包有1元/个的,也有10元、20元、50元等分档的。购买最高档加速包就可达到抢票“极速”状态。除了推荐使用加速包,这些平台还会提示用户充值会员,成为VIP后也可获得加速。

  这些技能对抢票到底是真有用还是放了一个哑炮?

  据科技日报报道,12306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网站或者软件进行代理售票业务,没有任何直连的优先购买渠道,也没有和任何人合作开发购票软件。

  所以,“预付可提高排名”“专享100兆提速光纤”等第三方抢票APP的宣传语可能只是“噱头”。

  对12306服务器来说,第三方软件的访问并没有特殊优待,和普通用户同走一个门。所谓购买加速包可优先购票可以理解为,假设有十人通过第三方APP买票,只有一个大佬掏腰包买了加速包,那这个大佬一定排在其余九人前领票。

  至于宣传语中提到的“专享100兆提速光纤”,不过就是第三方抢票APP在硬件上的投入使其网速比普通家装宽带更快,而“专享”如何验证?不得而知。

  一些擅长用户体验界面设计的APP还会在抢票中加上“已抢票N次”的字眼,力求让用户看到自己的努力。

  于是,抢不上票的用户把注意力转向了12306官方平台,“我的票票呢?还我票票。”

  在不久前12306官方表示给自己技术团队打90分以后,抢不上票或者费劲巴拉脱了一层皮终于抢到票的群众们炸了,你们还给自己打90分?有没有90分自己心里没点X数吗?

  12306打了90分在哪

  惨遭diss的12306有没有努力呢?是有的。

  甚至为了证明自己,12306顺道提了一把淘宝团队,并单方面结成了全中国最理解彼此的两大技术团队CP。心酸的是,春运与双11当夜的淘宝工程师尽管工作体验差不多,但人家只有1天,自己则要面对40天。

  中国青年报曾报道过,中国铁路客票系统拥有两个计算中心,位于一条长长走廊的两端。两个中心能力相同,不分主从,各自承担50%的系统任务。一个崩溃,另一个会立刻接过它的工作,保证服务运行不会被任何意外中断。

  在12306监控大厅,正对着门的整面墙是一面巨大的屏幕,上面的内容分为3个部分,分别为排队实况、售票实况、风控实况。在风控屏幕的购票请求饼图上,代表有机器刷票“风险”的红色和代表正常购票请求的蓝色几乎各占一半。11位IP数字变化闪动,它们都是被系统发现的危险分子。

  在网络上如果有人频繁请求,以极高地速度访问服务器,甚至每秒向服务器提出几百次请求,就会被视为非正常操作。情况严重的会被技术团队列为高危用户,对其进行拦截甚至列入黑名单。即便有一些抢票软件还不能构成被拦截或封号的级别,也会被风控系统拖到慢队列中。

  也就是说,通过第三方软件抢票可能会更慢。

  甚至不少知乎用户吐槽用软件抢不到票,却直接在12306官方渠道上买到票的经历。

  有网友对此进行了总结:假设本来有十个人从12306买票,大家拼网速和运气。但突然蹦出几家中间商,假如五个人的流量走中间商,而中间商的总负载只能负载3个人,那么现在从12306买票的几率从5/10变成了5/8(不要说中间商有能力负载全部的买票请求)。从中间商买票的五个人,只有三张票,会分配给谁呢?当然是给平台交钱的人。所以从中间商走的流量越多,直接从官网购买的人买到几率越大。

  买票不成反被骗

  抢不到票不算最惨,更惨的是票没买到钱还没了。

  事实上,每款抢票软件都需要用户在其软件上登录12306账号,以使用用户的乘客身份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等。而且,在其软件上登录过12306账号后,即使退出该软件,已登录的12306账号也不会自动退出,也就是说12306账号已经与该软件绑定,乘客的信息已保存在软件上。

  第三方APP往往会在用户须知中加上一些说明,大意是一旦用户同意该条款,就等于授权平台可使用信息。平台当然有责任进行保密,但任何事都有万一,若平台被攻击或遭遇其他不可抗因素导致泄露了用户信息,莫怪莫怪。

  除了可能泄露个人信息,不少骗子也利用火车票手机订单合成器合成假的车票和订单信息诱骗乘客。虽是旧招,不妨碍年年都有乘客上钩。

  除此之外,不少模仿同类知名APP的山寨抢票APP也泛滥成群。在这其中鱼龙混杂,一些用户界面简陋的APP很可能带有木马病毒,是恶意软件。

  近年,因为下载抢票软件感染木马病毒,导致钱财损失的案例屡见不鲜。一些抢票软件也沦为诈骗的工具。新京报就曾报道过,有乘客在网上下载了一款抢票软件后,输入时间、车次等购票信息,等着软件帮他抢票,没一会儿软件就提示“抢票成功”,该乘客按照提示,将个人信息包括银行卡和密码都输入进去,准备付钱买票。之后突然收到银行发来的提示短信,银行卡里的数千元被刷走,联系抢票软件的客服,才发现是空号。

  这类APP并没有抢票功能,只是骗说抢到票,借此套取乘客的银行卡密码后把卡里的钱盗刷。

  最后,套用一句知乎网友的话,黄牛与第三方抢票软件的本质区别就是:黄牛能让你买到票,但有偿抢票软件不一定。当然前提是真黄牛,不是骗子。(雷锋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