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热点 > 正文

贾跃亭状告恒大要求解约 被指现实版农夫与蛇

2018-10-08 02:07:28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据恒大健康(708,HK)对外发布公告,贾跃亭在花光了恒大提供的首批认购资金8亿美元后,于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10月7日,贾跃亭亲手将自己的“金主”——恒大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

  根据恒大健康(708,HK)对外发布公告,贾跃亭在花光了恒大提供的首批认购资金8亿美元后,于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对此,恒大方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面对贾跃亭的起诉,恒大已经聘请了国际律师团队。

  现实版“农夫与蛇”

  根据公告,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据了解,恒大在今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而贾跃亭在今年7月,就已经提出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并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对此,恒大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对此,记者向FF方面进行求证,但截至记者发稿时,还没有得到FF方面的相关回复。但据上述恒大方面相关负责人透露,在恒大与贾跃亭签订的补充协议中,恒大共对贾跃亭和FF提出了七条要求。但涉及具体协议内容,恒大方面只表示不便透露。

  事实上,作为FF最大股东,恒大入主FF还不到四个月。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公告称,公司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7月13日,许家印一行人亲赴FF总部进行视察,贾跃亭全程陪同。当时,许家印明确表示,投资FF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支持。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时间仅过去了不到三个月,贾跃亭就将“金主”恒大告上法庭。双方也从“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转变为对簿公堂。这出戏,被外界认为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贾跃亭这一举动,不仅让业界唏嘘,同样也让恒大感到意外。恒大方面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想不到在FF91一步步接近量产的收获前夕,会被贾跃亭提起仲裁。”

  今年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以下简称恒大法拉第未来)在广州恒大中心揭牌。该仪式上,恒大提出,十年后,恒大法拉第未来年产能计划达到500万辆。正因为有恒大的强势加入,FF方面对外宣布,第一辆豪华车FF91的白车身已正式完工并已成功进行整车装配,首批FF91预计将于今年12月开始到2019年中期完成交付。不过,业内似乎并不看好FF91能在今年年底交付。

  随着此次贾跃亭一纸诉状将恒大告上法庭,FF91能否如期量产交付,又蒙上了一层疑云。

  贾跃亭的“不合拍”造车路

  从今年6月的正式入主,到如今的对簿公堂,FF与恒大的甜蜜期只有短短的三个多月时间。不管是从当初的乐视汽车,还是到现在的FF,贾跃亭在造车路上貌似和谁都“不合拍”。

  2013年,贾跃亭正式提出造车设想后,乐视的高管们几乎全员反对。当时贾跃亭力排众议撂下狠话:“即使乐视造车万劫不复,也义无反顾。”

  随后在2014年11月,时任乐视董事长兼CEO的贾跃亭因患胸腺瘤在香港接受手术治疗归来,借此契机,贾跃亭曝光了造车的“See计划”。当时,他在微博中是这样写的,“无论经历多大磨难,推动人类进步的梦想永不改变,望着窗外的雾霾,承受着病痛的折磨,更深刻感到‘See计划’一年多海外艰辛的值得。为改善人类生存环境、为让每个中国人都能呼吸纯洁空气、为推动一场新的产业革命,我们#See计划#见……”

  在“See计划”面世之前,北汽董事长徐和谊甚至在一次公开场合点名“乐视网”,表示愿意“代工生产乐视汽车”。随后,北京汽车还与乐视控股签署战略合作。乐视甚至与北汽集团共同投资了美国一家高科技纯电动汽车的设计公司Atieva。不过,这个名叫Atieva的设计公司这两年已经很少有消息了。

  北汽还只是贾跃亭的造车路上的第一个合作伙伴,接下来就不得不提贾跃亭造车的第二位合作伙伴——阿斯顿·马丁。

  2015年,乐视与阿斯顿·马丁宣布共同启动研发项目,联手推进下一代互联网汽车技术。有了阿斯顿·马丁的加持,2016年4月,乐视的首款概念样车正式亮相。在那次发布会上,贾跃亭激动得整个人语无伦次,几度哽咽落泪。

  事情发展到这里,很多人以为贾跃亭的造车梦即将实现,那些质疑他PPT造车的人也将被狠狠打脸,然而现实总是比较尴尬。2016年10月,乐视汽车在美国旧金山举行发布会,原计划由贾跃亭开着升级版的乐视概念车LeSEE Pro亮相,然而现场取而代之的是贾老板从后台跑步上场。现场媒体哗声一片,很多人质疑这款车型根本就没被造出来。

  随后,贾跃亭又迎来了与阿斯顿·马丁合作的决裂。2017年,阿斯顿·马丁公司首席执行官安迪·帕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乐视因资金短缺而撤资。再加上,有媒体爆料,美国内达华州官员指责乐视汽车是庞氏骗局,贾跃亭宣布的很多扩张项目根本没有资金推进,乐视不断在用一个项目融资的钱来补上其他项目的缺口。

  自此之后,乐视的困局便开始了。没想到,贾跃亭早留有一手,曾于2014年在美国秘密创办了FF,当时FF还只是以乐视汽车业务的战略合作伙伴身份出现,随着乐视汽车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主角FF才正式露出真面目。

  不过,这个时候,贾跃亭已经因为乐视的资金问题,被冻结个人资产,甚至列入“老赖”名单。没想到,此时贾跃亭的第一位“救星”是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

  从最初的孙宏斌投资乐视生态,到计提了对乐视的全部投资,前后不过500天。2017年1月15日,融创中国宣布150亿元投资乐视生态。彼时,孙宏斌公开说道,“我特别赞同老贾的精神,这种企业家精神在这个时代是很稀有的。贾跃亭是罕见的比我还有企业家精神的人,不仅勤奋刻苦,还能用这么少的钱干这么大的事,也许共同的坎坷经历使得我们非常默契。”

  2018年3月25日,孙宏斌卸任乐视网董事长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网已经是一个妖股了,股价暴涨暴跌,我背不起这个锅。”

  4天后,在融创中国2017年度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宣布对乐视系计提165亿减值拨备,并大声疾呼:“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都亏损了,已经不是壮士断臂,是砍头了!以后不要再提乐视,归零了,没了。”

  虽然孙宏斌曾在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公开表示,自己绝不可能投资贾跃亭造车,但还是没能幸免被贾跃亭拉下水。当年两人谈了30多天,孙宏斌就把150亿元砸进了乐视,后来贾跃亭跑了,孙宏斌在多次救场失败之后不得不公开承认投资乐视以失败告终。

  即使没了孙宏斌,贾跃亭依然还挣扎在这条和谁都不“合拍”的造车路上。随后,从李泽楷到印度塔塔,再到泰国国家石油公司,不断有传闻称FF将获得各路大佬的注资,但随后均遭否认。

  然而,2018年6月25日,随着恒大健康一则公告,贾跃亭这位来自山西襄汾的中专生,不但如愿盼来了著名地产大亨许家印控制的恒大健康总计20亿美金的注资,同时更是保住了FF首席执行官的职位。

  让时间回到三个月前,6月26日,恒大宣布通过收购时颖公司100%股份,获得FF 45%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7月13日,许家印去了洛杉矶的FF总部参观,贾跃亭全程陪同,从曝光的现场照片来看,当时气氛颇为融洽。

  前有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如今恒大与FF的合作又生变故,不免让人唏嘘。而公开资料显示,贾跃亭已8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曾让孙宏斌“当众落泪”的贾跃亭,这次是否又会让许家印伤心呢?(每日经济新闻)
 

  链接+

  恒大与FF“闪崩” 许家印的投资会打水漂吗?

  缺钱的贾跃亭与恒大撕破了脸。

  10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突然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注资的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的要求,并在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撕毁所有合作协议。

  截至发稿,FF方面没有对此向第一财经记者做出回应。

  今年6月25日,恒大掌门人许家印旗下的恒大健康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合资公司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这意味着恒大正式入主贾跃亭的新能源汽车公司FF。

  随后,许家印还曾于今年7月13日亲自视察了FF位于洛杉矶的总部,根据FF的官方消息:“许家印高度赞赏FF的技术实力,并称‘眼见为实’,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和生产基地、产品销售方面基于FF全面支持。贾跃亭对许家印和恒大集团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

  时隔三个月,风云突变。恒大健康的公告称,按照协议约定,时颖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时颖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

  2018年7月,由贾跃亭实际控制的FF原股东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并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时颖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Smart King的发展,便与Smart King及FF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恒大公告指出,FF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并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的情况下,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但恒大认为,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而Sm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探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以保障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尽管恒大未在公告中具体指出“满足支付的条件“,不过第一财经记者在查询今年6月时颖向FF注资时的背景资料发现,尽管贾跃亭作为创始人和CEO享有“1股10票”的投票权,对公司仍有控制权。

  也有汽车业界人士指出,这或与此前两家公司签订的对赌协议有关。

  “这样做对贾跃亭没有好处,如果没有了恒大的支持,FF的发展是走不下去的。贾跃亭之所以这样做,可能与之前的签订的对赌协议有关。”LMC汽车市场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涉及法律层面的问题,恒大不会坐以待毙。此前,恒大与贾跃亭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无法实现量产,贾跃亭将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贾跃亭提出仲裁,希望得到支持。也就是说,如果撕毁协议,对赌协议将失效,这意味着贾跃亭仍然可以操控合资公司。”曾志凌说,这样做很冒险。

  从这次恒大与贾跃亭的“闪崩”中,可以看出FF量产遇阻的端倪。根据FF最新发布的量产进展,今年8月28日,FF91首台预量产车下线,9月19日,这台预量产车从亚利桑那州测试场被运回洛杉矶总部。而这离FF91年底实现量产的计划相去甚远。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以下简称“恒大FF”)在广州恒大中心正式揭牌。其法人代表就是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彭建军。而恒大FF将全面负责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经营管理。这意味着恒大已将新能源车业务纳入自己的发展体系,FF已成为恒大转型的重要部分。

  此前,恒大方面针对FF量产的问题曾表示:在美经过1年的完整道路测试,已经取得全面系统的测试数据,FF91完全满足了全面量产的条件。FF汉福德工厂现已全面开展大型生产线设备调试工作,计划2018年年底完成整体量产准备。FF广州南沙研发生产基地2019年底到2020年初实现投产,首期计划年产能10万台。

  但从当前的进展来看,位于国内的广州南沙工厂还处于初步阶段,按照计划,车辆将在2018年年底量产,时间只剩下不到三个月,因而FF91量产是通过在美国工厂生产。目前FF91首台白车身已运抵美国汉福德生产基地,正式开始整车组装工作。也就是说,FF91卖到中国市场要通过进口的方式。“现在中美贸易仍处于摩擦中,所以存在不确定性,代价会很高。”曾志凌说,量产是一个极为关键的节点,因为资本市场和消费市场的反应决定了FF能否成功。此外,FF在国内方面的布局仍然处于初步阶段,能否顺利进行仍存不确定性,这也取决于第一轮车能否顺利交付。

  有接近FF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预量产的FF91近期因为电池故障发生起火,FF还拒绝向供应商付钱,还在不断辞退员工。对此疑问,FF方面也没有回应第一财经记者。

  在许家印之前,孙宏斌也曾被贾跃亭的豪情打动,不过在百亿资金打了水漂后,孙宏斌终于意识到,乐视就是一个无底洞,现实远比梦想残酷。

  许家印的投资会如何?对此,一位熟悉贾跃亭的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除非贾跃亭买下恒大所持FF45%的股份,或者找到下一个接盘的人。如果FF破产了,那么这些钱只能打水漂了。”(第一财经)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