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女大学生直播涉黄被开除 睡下铺拉床帘夜半进行

2018-05-31 02:12:1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杭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报会,公布了上城警方、江干警方、下沙警方于近期捣毁“九月久”、“七色(小公举)”、“PR社”这三个号称“美少女直播”的涉黄APP,涉及10多个省份,抓捕93人。

  “小哥哥,你想看什么?”

  “给我点赞,给我打赏,你想看啥都可以。”

  ……

  她们谈吐直白诱惑,借着网络直播平台表演不堪入目,传播淫秽色情内容。

  今天下午,杭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报会,公布了上城警方、江干警方、下沙警方于近期捣毁“九月久”、“七色(小公举)”、“PR社”这三个号称“美少女直播”的涉黄APP,涉及10多个省份,抓捕93人。

  女大学生涉足黄播前途尽毁,被学校开除

  晓晓(化名),95后姑娘,杭州人,是浙江某地一名在校大学生。

  晓晓是从去年12月开始到“九月久”APP做黄播的,她进入这一行的理由也非常奇葩——

  前男友向晓晓借钱,晓晓从妈妈的支付宝拿了两三万给前男友,但是到了还款日还不出来。后来晓晓跟认识的一男子说起这事,男子便怂恿晓晓做黄播。

  晓晓之前在正规的直播平台上也做过直播,有一定经验,便有点动心。

  男子对晓晓说,他想跟晓晓“借位”假装发生关系,录一段视频上传,晓晓也同意了。结果假戏真做,视频流到了网上……

  视频上传后,一名男子冒充深圳网警,说要调查晓晓,让晓晓到深圳配合调查,晓晓也去了。结果到了深圳,晓晓又被这个男子给骗了……

  之后,晓晓便正式加入了黄播,因为是在校大学生,她的直播一般都是在深夜,地点是宿舍。她住的是下铺,等室友们都入睡后,她便拉起下铺的床帘开始直播……

  从去年12月到被抓,晓晓赚了6万元,但是代价非常大,原本的大好青春尽毁,已被学校开除。

  还有一位在“九月久”黄播上比较火的主播“榄菊”(化名),在做黄播之前,是一名无业人员。

  “榄菊”跟男友在浙江温州相识,后到了四川。由于两人都无业,生活窘迫,男友爱好看黄图,了解到网络黄播后,与“榄菊”商量,想以黄播赚钱。

  “榄菊”没有做思想斗争,同意了。之后,“榄菊”与男友的闺房视频在黄播上迅速蹿红。“榄菊”生意好的时候每周赚两三万,但都跟男友一起花了。

  美女直播月入上万元,直播内容毫无底线

  现在网络发达,直播流行,除了生活娱乐还是有很多正能量;但是这群“美少女”的APP直播,真的让人大跌眼镜。说直白点,所谓的“美少女直播”全部都是“黄播”。

  钱报记者从杭州警方了解到,这群美少女主播,基本都是80后、90后,她们的日常生活,除了在APP上进行“黄播”,也混迹于夜场。

  “她们其中一部分人的想法是,不想跟别人发生关系,但能通过直播裸露从中获利。也有一部分直播者,会通过私下加微信,然后与客人见面。”警方说,“她们的想法很简单,通过直播能来钱,而且非常容易,来钱也很快。”

  主播以淫秽色情表演的形式吸引用户,用户以赠送礼物的形式对主播进行打赏,一般一个礼物的花费在几十元到上千元之间。这些“美少女直播”基本月入都是上万元,如果长得好看一点,钱更多。个别女主播一年非法获利近40万元。

  杭州警方为了取证、查实这些涉黄的“美少女直播”,也曾卧底混充“看客”进入到这些直播平台,上城警方孙警官对钱报记者说了一句话:“直播内容实在不堪入目……”

  另外经杭州警方查证,涉黄APP直播不仅仅限于晚上,一般白天直播收视率更高,可以说是从早上一直直播到晚上,只要有人看,只要有人打赏,就会一直直播。

  灰黑色产业链条的背后是利益驱动

  这些“美少女”是如何加入到这些直播平台的呢?

  这里讲一个词叫家族长,这些美少女都是这些家族长拉过来的,家族长以男性为多。

  这三个涉黄APP的组织架构都很简单,APP运营方、家族长、美少女主播;APP运营方一般会联系家族长,家族长会利用手上的资源,引进一批美少女主播到APP平台上直播,美少女主播也会告知自己的闺蜜、小姐妹来平台直播。

  APP运营方一般抽取每个“涉黄主播”所得的30%,家族长从中获取10%—20%,“美少女主播”获取剩余的50%—60%。

  有些美少女主播为了多赚钱,也会私底下与“客人”加微信,单线联系发送视频或者见面开房。这部分所得,就属于“主播”的额外收入。

  “这三个直播平台都有一定的共性特点,主播一般都会在多个黄播平台上直播,传播范围很广,社会危害严重;隐蔽性强,打击难度大,涉黄直播平台软件通常采取分享APP安装二维码方式,在QQ群、微信群等相对封闭的网络空间进行传播推广,不易被发现。

  同时,平台本身往往采取了将后台网站服务器架设境外、不断更换域名、使用CDN加速服务等方式,增加了公安机关追查的难度。”杭州公安说,“利益驱动,形成灰黑色产业链条。涉黄直播平台通常分三个层级:平台开办和运营者负责客服、资金结算和技术维护、“家族长”负责招募管理、主播负责在平台内进行淫秽色情表演并接受打赏,在平台外频繁互动传播淫秽视频。三者以利益为纽带,形成了一个看似松散自由,实则联系紧密的犯罪团伙。此外,一些涉黄直播平台还通过在平台上投放非法广告进行导流牟利,更衍生出网络招嫖、网络赌博、网络诈骗、网络盗窃、网络黑客攻击等违法犯罪活动。”

  杭州警方表态 坚决打击涉黄直播

  为整治网上违法犯罪乱象,杭州市区二级网警部门连续展开了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淫秽物品违法犯罪专案打击行动。

  4月2日,联手江干分局出动警力150余名,成功打掉了“美少女直播APP”,在河南、福建、深圳等11个省,21个县市抓获并刑拘平台运维、家族长及群管、黄播主播以及组织赌博犯罪嫌疑人50人;

  同日,联手上城分局出动警力100余名成功打掉了“九月久”直播平台,在北京、福建龙岩、辽宁大连、广东深圳、山东菏泽、宁波、温州、金华、衢州等18个省市抓获并刑拘平台管理层、家族长及主播等犯罪嫌疑人29人;

  4月9日,联手经济开发区分局出动警力70余名成功打掉了“PR社”手机APP,在广州、河北、北京、成都等地抓获并刑拘平台组织者和主播等犯罪嫌疑人14人。扣押服务器和计算机等作案工具共20余台,冻结资金账户6个共计70余万元。现场提取的476部音视频,经鉴定均为淫秽物品。

  打击网络违法犯罪是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对当前网络各种涉黄违法犯罪行为,杭州市公安局必将持续保持严厉打击的高压态势,坚决铲除网络淫秽色情传播土壤。

  杭州警方提醒

  网络环境的治理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和谐有序、文明清朗的网络空间需要全社会的参与,互联网企业和从业人员要切实增强网络安全意识,增强法律底线意识,增强社会责任意识;广大网民也要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坚守法律道德底线,依法上网、文明上网。(钱江晚报)
 

  链接+

  直播平台上演淫秽表演 小伙沉迷不能自拔

  网络直播现在已经成了不少人打发无聊时间的方式。但是里面的内容也是良莠不齐,绍兴新昌县公安局历时四个月的侦查,日前捣毁了一个在网络涉黄涉赌的网络直播平台,抓获犯罪嫌疑人13人,涉案金额达500万元。

  去年12月底,新昌的张女士来到报案,称自己24岁的儿子长期沉迷于一个名为狼友”豪车的手机APP直播平台,这个平台每到夜间就开始直播淫秽表演,而她儿子就整夜不睡看直播,对上班和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民警随即立案侦查,而民警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这个涉黄直播平台已经改名为奶茶社区,但是内容同样涉及到大量的淫秽色情表演。

  据警方调查,这个直播平台在每晚九点开始到凌晨三点进行涉黄直播,从2017年4月开始到今年3月初,平台经历了三次改头换面。

  这个平台同时增加了在线赌博的棋牌游戏,在同页面,既可观看直播,又可以赌博。还设置了提现功能,平台经营者从中抽头牟利。

  在调查清楚案件之后,近日新昌警方随即开展了抓捕行动,位于深圳一间公寓内。

  新昌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副所长 盛松:最里面一个是老板、财务跟运营三个人的,当时老板是在监控整个平台,然后财务是在算账,运营是在联系公会长。第二,门口进去房间是四个设计部的,设计那个统计数据,设计平面网页图片。另外一个房间是开发组的,他们就是主要负责手机平台的核心技术。

  据了解,这个幕后团队共有13人,每个人的分工都非常的明确。在改名奶茶社区之后,这个平台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内注册用户就达到了十万人,多数以40岁以下的年轻男性为主。

  据直播平台运营主管林某交代,为了吸引观众,们招聘的女主播,年龄通常在20到25岁之间,需要大尺度的直播,通常会有50位女主播长期在线。

  犯罪嫌疑人 林某:一般的话就是要胸大的,然后要就比较放得开的。

  民警:放得开是怎么样的意思?

  犯罪嫌疑人 林某:就是敢漏点,三点都露。

  而据这些主播自己交待,他们的年薪轻松过百万。记者了解到,进入奶茶社区观看女主播直播需要购买门票,每次观看不同的女主播都需要重新购买门票,一次门票是一百个金币折合人民币十元。为了能得到用户的打赏,女主播往往会突破底线,满足客户。

  记者了解到,因为的利益驱动,涉黄直播平台已然形成一条灰黑色产业链。平台开办和运营者、“家族长”、网络主播三条利益链形成了一个联系紧密的犯罪团伙。

  新昌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副所长 盛松:

  主播,一方面有官方主播,另一方面有公会长主播,官方主播是零散单个的,他是自己找到主播自己找到平台。公会长的话,下面有一批主播,是专业从事直播这个行业。

  民警口中的“公会长”也就是平台内部所称的“家族长”,这个家族长是利益分成的关键人物。

  犯罪嫌疑人 林某:

  “ 家族长”作为他们的组织工作,然后我们通过跟她们的家长联系,家长才会跟她们分别联系,我们跟家长联系,然后家长再联系主播。我们分成的话也是一样,如果主播收到礼物了,平台会先把钱分给家族长,家族长再把钱分给主播。

  新昌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副所长 盛松:

  目前我们调取支付宝的证据,他应该涉案金额支付宝流水是在两百五十万元左右,另外,腾讯公司微信支付的应该在两百多万,还有相关渠道其他支付的,应该涉案金额初步估计在五百万元以上。

  目前,新昌警方以组织淫秽表演罪,开设赌场罪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抓捕,整起案件一共批捕六人,取保候审七人,另有一名网上在逃。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腾讯)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