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美国防授权法案污名化中企 禁用华为中兴产品

2018-08-15 02:03:0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美国总统特朗普本周一签署了一项价值7160亿美元的国防政策法案《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基本上禁止美国政府或任何希望与美国政府合作的人使用华为、中兴或其他一些中国通信公司的零部件,这项禁令将在未来两年内生效。

  雷锋网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本周一签署了一项价值7160亿美元的国防政策法案《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基本上禁止美国政府或任何希望与美国政府合作的人使用华为、中兴或其他一些中国通信公司的零部件,这项禁令将在未来两年内生效。

  在中兴通讯事件中,特朗普发推文说他正在推动商务部与中兴通讯取消禁令,当时有国会议员批评特朗普的推文是不负责任的,促使他用另一条推文捍卫自己的立场 。一些国会议员曾希望利用《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恢复对中兴通讯的严厉处罚,不过随着中兴想美国财务部缴纳了10亿美元罚金并将4亿美元保证金放在一家美国银行,最终这项妥协法案取消了一项法案,立法者也同意在7月底放弃使用该法案推动对中兴通讯的制裁。

  中兴通讯的禁令虽然被暂停,但除了罚金,中兴通讯付出的代价还包括一个向美国商务部汇报的小组,董事会和高层管理人员按照协议要求进行全面大换血。

  此次签署的法案禁止了美国政府或任何希望与美国政府合作的人使用华为和中兴的零部件作为关键组成部分的服务。不过只要不用于路由或查看数据,华为和中兴的许多组件仍然是允许使用。同时,该法案还指示包括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在内的几家政府机构,优先向因禁令而不得不改变技术的企业提供资金援助。

  其实,长期以来华为和中兴始终是美国法律和政策制定者的针对目标,2012年众议院的一份报告称,华为和中兴都构成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威胁,而美国安全机构负责人建议不要使用这两家公司的产品。

  据雷锋网了解,今年4月福布斯杂志曾报道,华为已经不再将美国视为其全球战略的一部分,将会迅速所见在美国包括销售、售后等业务的规模,预计会在今年底彻底退出美国市场。美国通信运营商AT&T和Verizon也都放弃了出手华为手机。

  本月初,韩国媒体报道由于美国政府与议会连手封杀华为,华为日前决定全数裁撤美国的办公据点,退出美国市场。华为6日给出公开回应称,关于“华为决定裁撤全部据点,退出美国市场”的网传消息不属实。另外,有华为海外负责人也表示,华为在美国据点少,几乎没有业务,谈不上退出。

  除了美国,华为在加速海外业务的时候在其他国家也遭遇。7月,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指出,华为或参与非洲联盟的重大数据泄漏事件,这可能会让华为试图参与澳洲5G网络项受阻。8月,据指英国官方对于华为的电讯设备采用由美国公司Wind River的VxWorks实时操作系统将会在2020 年未能再获得安全性更新感到忧虑,这可能会让英国的电讯设备留有被骇客攻击的机会,相对于美国政府明言建议国民弃用华为产品的做法,英国的态度显然已经比较保守。

  雷锋网认为,在信息安全问题越来越重要以及国际贸易关系紧张的背景下,中兴通讯和华为等中国企业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作为通讯设备厂商肯定是希望以5G技术和产品推动行业的发展,然而却面临多重困难,中国的技术厂商未来将如何更好地出海?(文章参考:cnet、theverge)
 

  链接+

  特朗普签署国防法案限制外国投资法捆绑生效

  限制外国投资法案本是专案,但共和党认为以专案方式通过可能性小且耗时持久,相比之下,与国防授权法案进行捆绑以后通过率很高,总统否决的概率很低。而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法案的通过引发外界对双方经贸关系走向的进一步忧虑。

  逾7000亿美元国防法案正式生效,成为美国国会20年来最“神速”的一次通关。

  当地时间8月13日,特朗普在纽约州一处军事基地签署了由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军费总额达7163亿美元。相比军事议题,外界还注意到,这一法案“夹带私货”,包括了旨在强化对外国投资审查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

  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特朗普政府此举引发外界对中美经贸关系走向的进一步忧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家看来,美国新版国防法案中包含的外资审查内容,可能使得中国投资被“污名化”,不仅影响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更不利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妥善解决。

  国防法案含多项涉华消极条款

  根据上述国防法案,从2018年10月起的下一财政年度中,美国国防总开支达7163亿美元,其中6169亿美元为国防部基本开支,219亿美元用于核武器项目,690亿美元用于海外作战行动。预算方案显示,美军还将扩员15600人,并为服役人员平均涨薪2.6%,军备上,将采购13艘军舰、77架F-35战斗机等。

  在签署仪式上,特朗普将法案称为美国现代军队历史上最重大的一笔投资。特朗普称,法案生效后,美国军队将可以招募新兵,淘汰老旧坦克、飞机、军舰等设备,更换更为先进的设备。特朗普称:“希望我们能足够强大,以至于不需要用到这些(武器)。”

  引人注目的是,这一国防法案中包含要求制定“全政府对华战略”、就加强台军战备提交评估和计划等涉华消极条款。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8月14日表示,中方已多次就此表明立场并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中方对美方不顾中方坚决反对,执意通过并签署含有涉华消极内容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表示强烈不满。

  陆慷称,中方敦促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理念,正确客观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不得实施有关涉华消极条款,以免给中美关系和两国重要领域合作造成损害。

  泛安全提法“污名化”中企

  除了军事问题本身,外界注意到,上述国防法案“夹带私货”,包含了旨在强化对外国投资审查的FIRRMA法案。事实上,经贸关系一直被视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在中美贸易争端僵持不下、双边经贸关系面临风险的大背景下,美国强化外资审查被指来者不善。

  据记者梳理,FIRRMA法案明显强化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审查外国投资的权力,包括中资在内的外国在美投资将面临更为严格的安全审查。根据法案内容,CFIUS的管辖范围明确扩大,涵盖在军事基地和其他国家安全设施附近的合资企业、少数股权投资和房地产交易等。

  同时,法案扩展了“关键技术”的定义,以便包括“新兴技术”,具体将通过美国商务部﹑国防部﹑国务院及其他联邦机构之间的新程序确定。“关键技术”是指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或必不可少的技术、组件或技术项目等。

  该法案还要求,美国财政部每两年须提交一份关于中资在美收购情况的报告,国防部每年提交关于中国的年度报告,并对中国在美国敏感行业的经济行为等活动进行战略评估等。

  针对美国这一最新的外资审查改革,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8月14日应询发表谈话表示,已注意到美国“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已作为“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一部分由特朗普总统签署成法。中方将对法案内容进行全面评估,并将密切跟踪法案实施过程中对中国企业产生的影响。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称,当前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跨国投资方兴未艾。中美企业在深化投资合作方面有强烈的意愿,巨大的潜力。两国政府应顺应企业呼声,提供良好的环境和稳定的预期。美方应客观、公正对待中国投资者,避免国家安全审查成为中美企业开展投资合作的障碍。

  对于国防法案中夹带针对外资的法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这个法案本来是个专案,但共和党认为以专案的方式通过的可能性小且耗时持久,相比之下,与国防授权法案进行捆绑以后通过率是很高的,总统否决的概率很低。事实上,这个法案在国会进行了很多博弈。

  刁大明表示,国防战略报告里谈到的所谓“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的提法,实际上是把中美经贸关系中的很多问题“安全化”了,认为影响了美国的安全,基本上对中国企业或者中国相关经贸政策进行了“污名化”,这种态势走下去可能会导致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深化,增加了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的难度。

  特朗普政府3月份宣布对中国进行“301调查”的同时,要求财政部在两个月内对中国投资门槛进行限制和强化,现在来看法案通过后这只靴子也已落地。刁大明对此表示:“未来中美经贸摩擦更加复杂化,需要讨价还价的领域更多,谈判难度也会加剧,可能并不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消息,但无论如何这种做法完全是美方的无端要求造成的。”

  或加剧中美贸易摩擦

  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者,也是外国直接投资的最大受益者,但近年来在保护“国家安全”与拥抱开放市场之间的调整,令美国加强了对经济中具战略性意义的外国投资限制。这一趋势,在特朗普上台后愈演愈烈。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向CFIUS提交申请的公司交易数量稳步上升,从2009年的65家增加到2017年的240家,大约40%的申请受到了审查。

  过去两年来,在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影响下,审查越来越严格,已经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产生了负面影响。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2018年第一季度美国外商直接投资数量跌落至513亿美元,而2016年同期该数字为1465亿美元,2017年则为897亿美元。

  中国对美投资更是出现暴跌。美国咨询机构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前5个月,中国对美国展开的并购和绿地投资等直接投资金额仅18亿美元,与2017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超过90%,为过去七年来最低水平。

  美国政治法律学者张军律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FIRRMA法案的出台,对改善中资企业在美国的投资环境毫无帮助,恰恰相反,是在整体趋冷的中美经贸关系中,又“泼了一盆冷水”。更多中资企业,尤其是有国资背景的中资企业,在美国投资或扩大生产又被添了一重障碍,甚至可能产生一种“寒蝉效应”,导致更多企业采取观望的态度。

  张军表示,对于已经在美国投资的企业,暂时还没看到什么影响,但潜在的忧虑是有的。因为CFIUS覆盖的范围本来就很广,除了项目开始的时候,投资进行时,甚至投资完成以后,委员会都可以介入进行调查,甚至有权宣布终止,要求整改等权力都有。新版本法案在这些领域也会进一步强化,对于已经在美投资企业有潜在影响,但具体还要观察。

  此举可能加剧中美贸易摩擦,对于后续发展,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商务部经贸政策咨询委员会对外贸易专家屠新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很难有明显的突破。随着美国中期选举在九、十月份进入白热化,面临国内众多压力的特朗普可能会根据选情适时调整,所以中期选举会是一个好的观察时点。

  对于中资企业如何维护自身利益,张军认为,中资企业可以通过适当的渠道来表达自身的声音。“你发出的声音越多,听到你诉求的机会就越多,无论是之前三一重工的案件,还是日本的丰田汽车,在美国遇到困难的时候,也会通过各种各样的公关活动,参加各种各样的听证会,至少是让美国媒体和美国民众知道,任何故事它可能都有正反两面。”张军说,在健康的中美经贸关系中,美国人能够买到非常物美价廉的物品,对美国民众来讲也是有益的。(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