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交通部指滴滴道歉不深刻 要求坚守底线

2018-09-02 00:23:33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安全管理讲究的是“预防为主、源头管控”。我们期待的是公众出行不出事,合法合规经营采取预防性措施是治本之策,而不是把“宝”全部押到出事后的应急处置上。

  9月1日,交通部官方微信针对8.24乐清女孩案件再次发文。文章提到,合法合规经营才是保障乘客安全的“护身符”,也是缓解百姓“出行难”“打车难”的关键,更是经营者必须遵守的“底线”。滴滴等平台公司要始终以合法合规经营为前提,做守法经营、安全安心的企业,自觉自愿把自己的“任性”牢牢关进法律法规的笼子,从落实企业安全主体责任做起,从严格合法合规经营做起,从主动接受行业监管和社会监督做起。这才是真正保障人民群众安全、保障企业长远发展的根本,也才是赢得公众信赖、做百年企业的“良药”。

  8月24日,浙江乐清女孩乘滴滴顺风车被驾驶员残忍杀害。事发4天后,滴滴公司程维和柳青于28日晚联名发表致歉信,表达“悲痛和自责”,并“向所有人郑重道歉”。

  9月1日,交通部官方微信发文,指出程维和柳青的致歉是浅层次的,致歉信中关于安全保障的举措主要集中于产品的升级、系统功能的优化以及乘客出现人身安全问题时的警企联动,对如何“合法合规经营,加强源头安全”等关键性问题只字未提。文章称,这反映出滴滴公司尚未真正吸取血案的教训,尚未正视产生安全问题的根源,尚未真正解决“承诺多、整改少”的惯性思维,仍难解其追逐商业利益和急于上市脱壳的“心魔”。

  文章认为,乘客出行出现安全问题时的应急处置固然重要,如果滴滴公司应急处置到位,也许8.24恶性案件能够避免发生。但安全管理讲究的是“预防为主、源头管控”。我们期待的是公众出行不出事,合法合规经营采取预防性措施是治本之策,而不是把“宝”全部押到出事后的应急处置上。

  运输服务是实体经济,无论传统业态,还是新业态,都必须实现实体的客货运输服务。从事旅客运输服务的企业、车辆和驾驶员应当具备一定的安全基础条件,而且必须是事前预防(不同于货运可以事后补偿),国内外对此是有共识的。为保证安全和服务的基本要求,政府部门依法对客运服务经营者、车辆和驾驶员实行许可管理,这是世界各国的通用做法,也是对涉及公共客运安全和服务等方面做出的底线要求。

  文章提到,合法合规经营是企业最基本的责任。如果一家企业连合法合规经营都实现不了,其承诺的其他种种措施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末。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圆。想要真正解决问题,只有道歉远远不够,需要对法律法规心存敬畏,更要有对生命的敬畏,拿出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决心,采取切实举措整改。滴滴公司重视流量估值而漠视法律法规、忽视乘客安全的本质问题始终未解决,在这样一个错误的方向去谈安全,甚至用高赔偿去换生命,无异于缘木求鱼。

  此外,记者注意到,8月31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召开第二次会议,决定自9月5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进驻式全面检查。

  对此,滴滴公司表示,欢迎主管部门进驻检查,滴滴将全力配合,接受监督积极整改,落实企业安全主体责任,保障公众出行安全。(每日经济新闻)
 

  链接+

  滴滴事件政府监管余波:把数据接过来

  接连发生安全事件的滴滴,正在陷入到舆论漩涡之中,并迎来一轮前所未有的监管表态。

  2018年5月6日、8月24日,在郑州、温州分别发生了一起顺风车乘客遇害事件,事件发生后,滴滴被交通运输部以及超过15个城市的交通监管者约谈——相当比例一二线核心城市已经完成了对滴滴的约谈。一些城市约谈的内容已经从顺风车业务扩展至滴滴主营的网约车业务,并且态度严厉,从此前仅有的罚款措施转向了“下架APP”这一更为关键的惩罚措施。

  值得关注的是,在一些城市约谈中反复提及了,要求滴滴数据尽快接入监管平台——这一监管平台是由交通运输部和各地交通管理部门筹建的网约车数据平台。

  经济观察报向滴滴公关人士询问了有关数据接入的最新情况,滴滴方面表示目前尚无法回应。一位知情人士则表示目前滴滴正在与相关部委就数据接入进行沟通。

  城市管理者寄望于通过数据手段的完善实现更有效率的监管。8月28日,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王富民在羊城热线中表示,此次滴滴在9月底整改后,各管理部门将获得滴滴上传的完整数据,再进行有效清退(网约车),预计年底前能够完成。同时预计下一步国家会出台政策,一键报警机制将撇开客服,直接与公安机关系统对接。

  但在此前相当长时间里,滴滴与政府的数据对接并不顺利。

  一位地方交通管理部门负责人曾经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地方监管平台获得的滴滴数据并不多,同时也存在很多不实数据,主要原因在于滴滴对这件事情配合的态度并不积极。一位网约车人士则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政府平台的技术成熟度是否能够保证数据的安全、承接如此大的数据量,还需要观察。

  毫无疑问,只有在一系列摩擦和重建后,这一有效的“企业—政府”数据监管系统才能最终形成,并成为其他领域互联网公司数据监管可借鉴样本。“滴滴的数据要在政府平台产生作用,需要保证接入数据的标准统一、真实性,同时政府监管平台的技术也需要匹配,在这个基础上,实时的监管才有可能实现”,暨南大学法学院刘文静教授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数据之困

  8月28日晚,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总裁柳青公开发表了一份“郑重道歉”,两人在这份“郑重道歉”中表示称“在短短几年里,我们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但是今天,在逝去的生命面前,这一切虚名都失去了意义”,并表示“滴滴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尺度,而是以安全作为核心的考核指标”,然而两人尚未提及的是,如何解决滴滴和政府的数据对接问题。

  实际上,8月24日在温州发生的顺风车乘客遇害事件被认为与企业、政府数据对方式、效率息息相关:根据平安温州(温州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号)于8月26日发布的乐清事件核查通报,案件中的一个细节是,警方在接到报案后,曾经在一个半小时内多次与滴滴方面联系,希望获得顺风车车主联系方式、车牌号,但并未如愿。

  事件发生两天后,即8月26日,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针对本月24日浙江省温州市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途中被害一事联合约谈滴滴,约谈中即明确提出了“网约车运营信息数据要实时、全量、真实地接入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并确保数据质量。”

  此后一轮多个城市对滴滴的约谈中,数据接入的问题再次得到强调。8月26日至今,包括重庆、深圳、广州等多个地方相关部门均完成了对滴滴的约谈,约谈中一项重要内容,聚焦在要求滴滴将数据尽快接入政府监管平台。

  一些城市管理者表示如果滴滴不能如期接入数据,并完成不合规网约车的清退,将会面临APP下架的惩罚——2018年6月,由交通运输部、网信办、工信部等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加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行业事中事后联合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赋予了城市管理者这样的政策工具。按照该份通知要求,如果网约车平台出现违规行为,视情况严重程度,联合监管发起部门可以按照不同流程(本省和跨省)将违规情况和处罚措施上交对应主管部门,这些处罚措施包括停发布、下架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APP)或停止互联网服务、6个月内停止联网、停机整顿处置等。

  消极接入

  地方政府迫切要求滴滴接入的平台是指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这一平台是由交通运输部和各地交通管理部门筹建的网约车数据平台。在2016年颁布的网约车新政中即要求“网络服务平台数据库接入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监管平台”。

  按照今年2月由交通运输部下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运行管理办法》,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分为部级(交通运输部)、省级和市级平台。其中“市级平台”又称为城市监督平台。

  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在2016年网约车新政颁布后曾经提及建立这一平台的目的之一:通过信息化手段全面实时掌握驾驶员身份、车辆运行轨迹等情况,第一时间发现问题、消除隐患,保障乘客安全,有效防范风险。

  参与该平台建设的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三级平台中,部级、市级均要与网约车平台数据对接,其中全国性网约车公司要将数据接口接入部级平台,区域性网约车公司要将接口接入市级平台。此外,市级平台的数据最终也会汇总进入部级平台;部级平台中有关相关城市的信息也会接入市级平台。

  但是一些城市交通管理者察觉到了滴滴对于数据接口接入政府平台的消极态度。8月28日,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王富民在羊城热线中表示,滴滴不仅在广东,在全国也拒绝将数据接入政府部门监管,不肯提供详尽的驾驶人员和运营车辆数据,因此无法进行有针对性的执法,只能靠原始的围堵来执法。

  一位地方交通管理部门相关人士此前曾介绍过这一困境,其所在的城市在今年5月开启了一轮对不合规网约车的检查活动。此后,该人士曾经多次要求滴滴接入相关数据,但是被滴滴方面拒绝了,滴滴方面表示,数据已经接入交通运输部,要求该城市向“部里要”。最终,这个城市的客运管理部门不得不用手工的方法进行数据统计。

  按照交通运输部披露的数据,截至7月31日,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共收到49家网约车平台公司传输的运营数据,收到网约车平台公司传输的驾驶员信息373.4万人、车辆信息413.8万辆。

  改变发生?

  数据被滴滴视为极为重要的竞争力。程维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关于无人驾驶领域的竞争时,提及滴滴的优势之一即为数据,在程维看来滴滴平台有2100万车辆,其他无人驾驶竞争者均没有如此大的车队帮他们进行数据收集。滴滴智慧交通首席科学家刘向宏在2018年的一次论坛中曾经介绍滴滴每日处理的定位数 据 达 到 了 106TB(1TB 为1024GB)。

  在此次政府监管意图的强烈推动下,网约车数据接入正在进一步推进。一位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滴滴和相关部委正在就有关数据接入进行沟通,希望能达成共识。

  在有效数据进入政府监管平台后,大量不合规的网约车将会成为重要的监管目标——多个城市交通管理者已经在约谈中要求滴滴限期清退平台上不合规的网约车。

  在持续超过1年的实践中,地方交通执法部门与滴滴公司围绕不合规网约车监管进行了一场持久的“战争”。一位地方交通监管部门相关人士曾经描述了这一监管的难度,其中一个难度源头即为数据的缺乏。该监管人士所在的城市从今年5月开始对不合规网约车进行了一轮整治,但是在整治过程中,滴滴在当地公司并不配合,甚至出现瞒报数据等行为。“一开始,我们当时要求滴滴在既定时间内清退若干车辆,并且按日上报清退车辆的数据;后来我们改变策略,要求滴滴每日上报剩余车辆的数据,如果我们发现运营的网约车不在滴滴上报的车辆中,我们就会罚款,最终累计罚款超过40万。”该人士表示。

  在数据实现合规、完整的接入后,是否改变能够立刻发生?一些研究者持有了更谨慎的态度。“我们要求网约车平台公司把它们的数据接到我们的监管平台里面,但是接进来的数据由于标准不统一,不知道它的逻辑关系,不能够判断它的真和假,不知道它的行程,不知道是不是修改过,能够给监管带来的助益程度还值得观察。如果能够对这些数据真实性、合法性、有效性进行判断的话,政府需要对这些企业进行实时监管,就是你的数据即时汇集到我这里,你的平台上的数据在政府监管平台上同时显示,但这样做的成本实在太高了。”刘文静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经济观察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