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文娱 > 正文

乐视影业注入案被终止 或将面临跌停潮

2018-01-20 00:11:54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1月1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董事会通过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议案。这份公告正式宣告了为期两年的乐视影业注入案失败,而这项注入,也正是乐视网此前长期停牌的原因。

  1月1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董事会通过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议案。这份公告正式宣告了为期两年的乐视影业注入案失败,而这项注入,也正是乐视网此前长期停牌的原因。

  虽然乐视网暂未发布相关公告,但复牌日将为期不远。

  一位接近乐视网和乐视影业的人士向腾讯《深网》表示,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虽然融创进入后,看似试图打通乐视影业和乐视网,但在实操上,乐视影业此前已经在有意识的与乐视网进行隔离”。

  张昭可能早已预见了这一结局。腾讯《深网》了解到,在去年10月乐视网曾宣布成立“新乐视管委会”,并任命张昭为主席,这一职位形同“临时CEO”;但据知情人士透露,任命后,张昭在内部所履行的职责仍然仅仅是CCO(首席内容官),并未出现太多越界。

  最终,对全公司事务参与并不积极的“临时CEO”张昭,还是被融创系的刘淑青正式取代。在12月26日的任命中,刘淑青正式出任乐视网CEO,而对于张昭的角色只字不提。

  “有些事,张昭一直是被迫去做”,一位接近乐视影业高层的人士称,“明知失败也要让他坚持,很多事,由不得他”。

  而与此同时,在这份公告发布之前,张昭早已在内部要求,需要做到影业决策独立。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这一份公告落地,不仅仅是资本层面的努力宣告失败,整个乐视网的转型与自救,或许也可能就此戛然而止。腾讯《深网》注意到,在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终止之外,乐视网还通过了一份名为《关于终止变更公司名称及证券简称的议案》。

  在这份议案中,乐视网宣布无论公司名称还是证券名称都不会更名为“新乐视”。而“新乐视”三个字,原先寄托着乐视人最后一次努力的希望。

  接下来的故事,或许已经不再有悬念。

  一个结局早已注定的故事

  腾讯《深网》此前曾咨询多位证券市场人士,各方对乐视影业注入案均不乐观;而其中的缘由,正是因为受到了监管层的压力。

  去年11月就有报道称,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中,有三到四名委员在2017年7月底8月初被调查,主要涉及乐视网IPO;其中两名来自会计事务所,至今仍处于被调查状态。

  随后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表示,已注意到多位涉及乐视IPO发审委委员被查的报道,已经转给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了解核实。由于证监会并未明确态度,业内人士均认为,不应由此做出过多解读,应等待最终定论。

  但在此之前,证监会原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案的曝光,早已影响了乐视网的资本进程。根据2016年11月央视新闻的报道,李量2014年被查,是因为2000年至2013年收受包括乐视网在内的九家公司共计折合人民币693万元,为上述公司的上市和并购等资本操作提供帮助。

  此后,随着证监会前高官李量张育军、姚刚等人相继被查,从2016年开始,证监会对于乐视网等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的监管已经变得格外严厉。

  显然,风口浪尖之上,乐视影业并入案的一再搁浅,也与此相关。

  一位曾在乐视系公司经手财务的人士此前告诉深网,“乐视影业多次尝试注入上市公司失败,让我们发现,证监会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证监会了。”

  此后,虽然证监会并未强制要求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为名义进行的停牌,但议案迟迟不落地,或许早已体现了相关方面的态度。

  一位乐视网内部人士曾告诉腾讯《深网》,即便是乐视网内部,相信能注入成功的也并不多,“但我们没有办法,监管层的事情,我们控制不了,延后一天算一天”。

  但这一早已预料中的结局,迟早还是会到来。

  乐视模式或将崩盘

  腾讯《深网》曾在《乐视悲剧》一文中提到,贾跃亭的乐视生态模式包含三个核心组成部分:

  1、低价甚至赔钱卖电视、手机等硬件产品,使得产品销售迅速走量,做大收入规模;

  2、内容收入补贴硬件亏损,基于硬件和平台的会员付费增值模式;

  3、新的生态业务通过资本运作孵化完毕,装入上市公司体系,把亏损通过关联交易做到非上市体系,推动乐视网业绩和股价的飙升;基于此进行定增等方式融资,循环投入到业务发展,并通过业务协同带来整体利润上升,最终实现乐视生态模式的闭环。

  对于当前的乐视网,第三个环节的迟迟难产,已经严重影响了乐视模式的顺利运作。

  尤其当乐视电视倒下后,乐视影业再无法装入新乐视上市公司体系,缺乏优质资产的乐视网在资本市场崩盘,已再无悬念。

  为此,孙宏斌一直在寻求破局。为了在上述三个核心环节外,寻求到助力达成新的循环,孙宏斌此前就已开始积极与外部公司就投资进行接触。但就腾讯《深网》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截至目前,在注资或收购层面,乐视网还仍未与任何一家企业或机构进行到实质谈判阶段。

  接下来,孙宏斌还会怎么做?目前来看,这道题,依旧无解。(腾讯)
 

  链接+

  乐视重组终止:有股民身家从五千万缩水到不足百万

  1月19日是周五,但股民老毛下午两点就请假离开了公司,在大街上游荡半小时后,他给记者发了这样一条微信:“豪赌乐视三年,从身家五千万到如今,都是黄粱一梦。”

  2014年末,老毛带着原计划用于买房的四百万元入市,在“高人”指点下买入了乐视网(300104.SZ),期间乐视网股价一路飙升:从老毛买入的33元/股达到最高点接近180元/股。在融资杠杆的“造富”作用下,四百万在短短半年里变成五千万,老毛一时意气风发,言必自称“股神”。

  但一切从2015年5月中旬开始,就变了味道。尽管乐视股价“跌跌不休”,但依旧沉浸在乐视造富梦中的老毛决定死扛到底。两年下来,乐视股价回到了33元,而融资杠杆让老毛的五千万只剩下不到一百万,“真的想过跳楼一了百了,但1月份融创的入股和4月份乐视的停牌又给了我支撑下去的理由。”

  2017年1月15日,融创宣布投入168亿元收购乐视系旗下三家公司股份。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自开市起停牌重组,重组标的为“乐视影业”。彼时,老毛与其他一些乐视股民交流意见,“融创的资金和以此为背书的重组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而,2018年1月19日午间,乐视网发布了《第三届董事会第五十四次会议决议公告》,宣布乐视影业资产注入终止,并将于短期内复牌。

  公告显示,此次重组终止的主要原因在于,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21.81%股权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同时,乐视影业仍对乐视控股有17.1亿元的应收账款未收回。公告称,考虑到乐视控股短期内对债务解决难以提出实质性解决方案、乐视控股持有乐视影业股权冻结不能解除且关联方应收款问题未能解决,交易无法推进或无法获得批准,该重大资产重组暂不具备实施基础。

  此次终止议案中,关联董事孙宏斌(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刘弘(酷派集团董事会主席)、张昭(乐视影业CEO)均回避表决。

  目前,中邮基金、广发基金、上投摩根基金等众多重仓乐视基金对于乐视网的股价估值在3.9-3.94元每股,而乐视网4月14日收盘价为15.33元,这意味着乐视网复牌后将面临约13个跌停。

  老毛对于复牌后即将到来的跌停潮感到愤怒却又无力,“说停牌就停牌,一停就是九个多月,最终一点问题都没有解决,完全不把中小股东的权益放在心上。”不过,老毛也庆幸的是,经过九个多月停牌期间的冷静,自己再没有了轻生的念头。

  关于终止停牌后是否有对股东权益保障的进一步安排,记者致电乐视网董秘及证券事务代表,截至发稿时,对方仍未予接听。

  此外,乐视在2017年9月27日公布的《关于变更公司名称及证券简称的议案》中曾提出,为了进一步契合公司“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生态理念,将更名为“新乐视”。今日乐视公告宣布,综合考虑公司业务及品牌的延续性,拟终止本次公司名称、证券简称变更事项,提请董事会审核。(经济观察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