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文娱 > 正文

《我不是药神》票房大卖联动社会效应 捐赠白血病机构

2018-07-09 01:46:17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电影我不是药神 官博发布微博,宣布投资方决定一次性捐赠 200 万元,给陆勇先生指定的白血病相关机构,并向全社会公开用途明细;同时,票房总收入每达一亿元,追加 30 万元人民币,捐赠给以白血病资助为主的专业公益机构。

  截至发稿前,《我不是药神》的票房已达 11.39 亿,并保持着每分钟肉眼可见的增长。

  其实无需数据辅证,这部电影的火爆和美誉程度也一样显而易见,从豆瓣评分、社交网络等都能感受到。

  不是影评,只说说这部电影带来了什么。

  7 月 7 日零点,@电影我不是药神 官博发布微博,宣布投资方决定一次性捐赠 200 万元,给陆勇先生指定的白血病相关机构,并向全社会公开用途明细;同时,票房总收入每达一亿元,追加 30 万元人民币,捐赠给以白血病资助为主的专业公益机构 @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 ,用于白血病患者的治疗及术后恢复。

  这是一个值得称道的动作。从商业角度来看,即使不一定能对票房增长起多大作用,带来的公关效果也是很正向的。

  今天还有另外一则新闻,央视记者从国家医疗保障局了解到,随着抗癌药新规逐步落地,各有关部门正积极落实抗癌药降税的后续措施,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让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其实抗癌药新政策早就有相关动作,但在大多数普通人的平日生活里,这些信息更偏小众边缘,受到的关注也没有那么高,但今天这则新闻却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隐隐能显现出一条链条:电影上映引发大规模讨论——引起观众对相关绝症的关注和背后问题的探讨——推动记者关注相关事项进度——媒体与读者共同监督落实。

  这就是现实主义电影的独特魅力。

  尽管如此,现实主义也并不一定「现实」。6 月 8 日,在《我不是药神》预告片公布之后,电影主角的原型陆勇却在网上发了篇长文《我不是药神?我只是个白血病患者!》,对预告片和花絮中的搞笑行为和对自己名誉的损害表达了不满。

  如果你看过有关陆勇的报道,应该知道陆勇并非如电影中一开始只为赚钱而走私,而是因为自己真的患病,不得已出去寻找并购买仿制药。

  电影正式上映,陆勇参加完首映式之后态度缓和了许多,表示「电影就是电影,不可能和现实生活完全一样,我也不能苛求」,但还是希望拍一部更像自己,更接近现实的电影。陆勇还表达了对片方的感谢:

  他们是第一批关心我们的电影人,这也是第一部以白血病人求药为题材的影片,我作为一个近 20 年的 “资深” 白血病人,感谢他们对我们这群人的关注。电影上映后,会引起人们更多的思考。比如,我们为什么不合法地把印度引进国内呢?

  诚然,《我不是药神》的剧情走向并不完全真实,甚至结尾的长街众人送入狱一幕还非常夸张,但它的的确确将白血病人用药难、正版药与仿制药之间的冲突、法与情的矛盾等现实情况都展现了出来,也成功引发了这一系列问题的讨论。

  就连此刻我们讨论对陆勇这一人物的改编是真是假是好是坏,并追根溯源去了解报道和实情,都是电影成功上映所带来的结果。

  《盲山》让更多人关注到了拐卖妇女现象,《一个都不能少》揭露了农村教育问题,《亲爱的》让拐卖孩子的问题受到了更多重视,《嘉年华》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中国有多少女性曾经被性侵。

  许多观众将《我不是药神》封神有些夸张了,但我们的确需要更多的社会现实题材电影。要求完全接近现实太苛刻,能在电影院看到就已经很好。
 

  链接+

  国家医保局:推动抗癌药降价,开展准入谈判等措施

  近日,根据国家医疗保障局了解到,随着抗癌药新规逐步落地,各有关部门正积极落实抗癌药降税的后续措施,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让群众能够告别高价药。

  医保目录内的抗癌药

  2017年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赫赛汀、美罗华、万珂等15个疗效确切但价格较为昂贵癌症治疗药品被纳入医保目录。对于目录内的抗癌药,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招标采购,在充分考虑降税影响的基础上,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价格下降。

  医保目录外的抗癌药

  医保目录外的抗癌药如何实现降价?国家医保局将开展准入谈判,与企业协商确定合理的价格后纳入目录范围,有效平衡患者临床需求、企业合理利润和基金承受能力。

  近年来,有关部门采取一系列措施,2017年居民个人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下降到28.8%,较新一轮医改前下降了12个百分点。抗癌药方面,绝大多数临床常用、疗效确切的药品都已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国家医保局将按要求抓紧推进工作,争取让群众早用上、用得起好药,逐步减轻重大疾病患者的医药费用负担。

  抗癌药价格为何高昂?

  1. 研制费用高 专利价格贵

  实际上,研究一款新药,通常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和巨额的资金。

  一款好药的诞生,更像是“十年磨一剑”的过程。药企投入巨额经费,研究者夜以继日地工作,如此往复,人类才战胜了一个个疑难杂症,越来越多的绝症有了“救命药”。

  从发现靶点到获批上市,一款药耗费几十年是常事,同时也成就了医学专家,还催生了不少医学上的重大发现。

  为了有动力和资金基础去研发下一款药品,药企必须要在专利期内把专利卖出高价,尽可能多地获取利润。根据相关法规,专利药存在保护期限,只要期限一过,仿制药就可以合法生产。这样一来,“正版药”价格将遭遇“断崖式跌落”,也就不再能为药企赚大钱了。所以说,只要一种药物在专利期内,大部分国家的患者都吃不到便宜药。

  2. 经手渠道多

  一盒药从生产出来到消费者手里,有层层的代理关系,如省代理给市代理,市代理给医院等等。由于每一层都要有自己的利润空间,药价会被进一步提高。

  3. 抗癌药进入“靶向药时代”

  近年来,在癌症这样的大病治疗中,靶向药越来越受到人们欢迎。靶向药能够瞄准特定的病变部位,并在目标部位蓄积或释放有效成分。在提高药效的同时能抑制毒副作用,减少对正常组织、细胞的伤害。在2017年全球抗癌药销售额前10位中,靶向药可以说是强势“霸榜”。

  不过,在治疗效果好的同时,靶向药价格也相当高。在这些因素的共同影响下,抗癌药的药费也就成了很多患者家庭的沉重负担。

  这么说来,仿制药会不会像山寨产品一样,存在质量隐患呢?

  在多数国家,仿制药上市标准是非常高的。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规定,仿制药必须和它仿的专利药在“有效成分、剂量、安全性、效力、作用(包括副作用)以及针对的疾病上都完全相同”。

  打个比方,“狗不理”是一个品牌专利包子,要做一个仿制包子“猪不理”,那么“猪不理”必须在包子大小、调料成分、肉菜混合比例、褶子数目等方面都和“狗不理”一致。

  同样的效果,极低的价格,这便是仿制药的“功劳”。

  未来,专利抗癌药有望降价吗?

  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的专利药,怎样才能降到“亲民价格”呢?

  专利药的降价一般有三种途径:

  1. 随着专利到期,仿制药进入市场,专利药的价格一般会降到原来的20%;

  2. 实施对药品强制许可。不过,我国目前没有通过对任何一种专利药物实施强制许可来降低药价;

  3. 政府通过相关政策及医保谈判,降低药品价格。

  前两个途径,一个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另外一个对于我国则不太现实。第三种途径——政策和谈判才是最为有效的办法。

  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从促进仿制药研发、提升仿制药质量疗效、完善支持政策三大方面提出了15条指导意见。

  今年5月起,国家实行进口药品零关税;同时,财政部联合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发布了《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

  抗癌药的价格谈判也为患者带来了很多实惠。2016年和2017年,经过两轮国家医保谈判,大幅降低了十几种抗癌靶点药的药价,并纳入医保目录,其中不乏曲妥珠单抗等需求量较大的抗癌药。

  虽然专利抗癌药全面降价还任重道远,但相关的民生政策和谈判已在路上。(观察者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