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文娱 > 正文

爱奇艺诉雪领侵权使用奇葩说 被告辩称热词公用

2018-10-11 01:32:59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随着节目关注度的走高,围绕“奇葩说”的知识产权纠纷频频发生,2017年12月18日,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爱奇艺以侵害商标权等为由,将雪领公司告上法庭,并索赔200万元。日前,该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进行公开开庭审理。

  “奇葩”是网络热词,“奇葩说”也是吗?选择“奇葩说”字样,是“搭便车”还是合理使用?

  2018年10月10日,爱奇艺为旗下知名节目“奇葩说”,打了一场关于“奇葩”的官司,剑指一档名为“营销奇葩说”的视频节目,称制作该节目和创设“营销奇葩说”微信公众号的北京雪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领公司”),攀附“奇葩说”节目知名度,侵害其商标专用权,要求索赔200万元。

  两者是否构成近似商标,是否造成混淆误认?双方就此对簿公堂。

  何为“奇葩”?大受欢迎的“奇葩说”被“搭便车”?

  “奇葩”一词原出自司马相如的《美人赋》:“奇葩逸丽,淑质艶光” ,意为珍奇而美丽的花朵,现在在网络世界中,却常以“离奇”“匪夷所思”“有个性”等含义被频繁使用,成为流行词。

  2014年,爱奇艺公司制作的一档说话达人秀视频节目,也选择将“奇葩”冠入名称,这便是近两年在网络走红的“奇葩说”。

  随着节目关注度的走高,围绕“奇葩说”的知识产权纠纷频频发生,2017年12月18日,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爱奇艺以侵害商标权等为由,将雪领公司告上法庭,并索赔200万元。

  10日,该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进行公开开庭审理。

  爱奇艺公司诉称,“奇葩说”是由其投资、制作、推广、播放的中国首档说话达人秀视频节目,自2014年11月29日在“爱奇艺”独家播出以来,受到了观众的热捧,播放总量破亿,具有极高的知名度。 2016年4月,经合法授权,爱奇艺享有第16260183号“奇葩说”注册商标专用权许可使用权,“奇葩说”商标不仅用于节目制作、播出、推广等环节,还与节目建立了紧密联系。

  爱奇艺一方认为,雪领公司在其视频节目名称、网站栏目名称、微信公众号名称、微信公众号栏目名称中使用了“营销奇葩说”“奇葩说”字样,与“奇葩说”注册商标在字、音、义上完全相同,构成相同或近似,侵害了商标专用权。除此之外,雪领公司在明知“奇葩说”具有很高知名度的情况下,不仅没有主动避让,反而故意对外推广,有攀附知名度的主观意图,由于原被告双方的节目内容、名称、宗旨、受众传播渠道等相同或高度近似,易造成混淆和误认,违背了诚实信用、公认的商业道德。

  “奇葩说”VS“营销奇葩说”

  /第一回合/

  在名称中使用“营销奇葩说”字样,是否构成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行为?

  爱奇艺代理律师认为,所谓“商标性使用”,是指使用的商标性字样,具备了区别服务来源的功能和作用,使人能够想到服务是由谁提供,建立起对应关系。而提到“奇葩说”就想起爱奇艺,提起“营销奇葩说”就联想到雪领公司,这显然是一种商标性服务。

  而雪领公司代理律师辩称,“营销奇葩说”是栏目名称,而不是商标使用。“营销奇葩说”是一档进行营销方面知识的宣传与推广的栏目,专访营销领域内知名的专业人士,内容集中于营销相关的案例、知识、经验,并没有关于娱乐内容,也不是培训,栏目并不收费,本质是知识传播,是作品而不是服务或产品,对“营销奇葩说”的宣传,仅限于宣传栏目作品,而不是在宣传服务。在视频和文字中使用了诙谐、幽默的环节或语言,也只是为了给受众营造轻松的氛围。

  针对“营销奇葩说”的节目内容和形式,爱奇艺一方认为与其注册商标“奇葩说”的部分服务范围相同,“被告节目发表关于营销的知识和观点,系对受众人群进行营销方面的培训,而主持人和嘉宾带有幽默的对话,上传播放平台供用户观看,系提供在线电子出版物(非下载)及提供在线录像(非下载),这都与原告商标核定的使用类别相同。”

  对此,雪领方认为“营销奇葩说”的视频仅仅是辅助作用,比较短,主要是文字内容。由于“营销奇葩说”是发布在腾讯视频等平台上,通过技术链接嵌入自己的网页和微信公众平台上,其自身不是提供视频的网站,因此认为自己并没有提供在线录像的服务。

  /第二回合/

  二者是否构成近似商标? 其使用的服务类别是否近似或相同?

  除了开设“营销奇葩说”的栏目和相关微信公众号外,爱奇艺一方还表示,“营销奇葩说”的主持人,曾在节目中直接称该节目为“奇葩说”,而且在此前被告微信公众号的菜单里,也直接开设了名为“奇葩说”的栏目。雪领公司的使用行为不仅包括“营销奇葩说”这样与原告注册商标近似的用法,还存在直接使用“奇葩说”三个字的行为。“奇葩说加上营销,营销只是通用名称,表达节目的主题,并不具有显著性。有显著性的是‘奇葩说’几个字,这和原告的商标完全相同。”

  雪领公司CEO宋鹏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营销奇葩说’强调的是‘营销奇葩’+‘说’。‘奇葩’一词是网民贡献的,大家都可以用,和爱奇艺的‘奇葩说’并没有任何关系,不仅是栏目标识,连内容、形式、传播渠道、受众群体等等都不相同。通过爱奇艺的这个节目,并不会、也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收益。”

  /第三回合/

  如果构成商标侵权,应承担何种责任?侵权数额、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10月10日,记者查看被告的公司网站及微信公众号发现,“营销奇葩说”栏目及相关文章仍可在线浏览,而原告爱奇艺的诉讼请求之一,便是要求被告停止并不得使用含有“奇葩说”字样的栏目名称、节目名称、微信公众号名称。

  原告认为,依照《侵权责任法》相关内容,原告的商标“奇葩说”显著性极高,被告的行为容易导致公众误认为双方有关联,这侵犯了其商标专用权,因此被告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法律责任。

  10日下午,这场庭审同步在CCTV-12《现场》节目中进行直播,关于赔偿金额的确定,参与节目的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可参看依据对方的侵权行为导致原告损失多少,或者被告由此获利多少,如果二者都难以查证,还可以要求法定赔偿。

  在此案中,原告爱奇艺便要求了法定赔偿。除了律师费、公证费等合理支出,原告还提供被告的侵权持续时间和侵权范围等证据,供法院参考以酌定最终的赔偿金额。“在互联网侵权案件中,对于侵权损失的举证相对比较难,原告的诉请与最终判定的金额也往往不尽相同。”朱巍说。

  被告雪领一方则认为自己并没有侵权,当前没有撤下栏目相关内容,这也是为了保存证据。“栏目上线后,我们没有进行进一步的宣传和推广,只是放在网页和微信上供用户查看。”

  宋鹏向记者表示,该栏目并不是雪领公司的主营业务,是迎接新媒体的一种实践,前后投入了几十万,收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从去年2017年11月就停止了栏目更新,所以即便“下架”或者“删除”该栏目,对公司业务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10月10日下午4时许,原告当庭表示不同意调解,法院宣布休庭,宣判时间和地点将另行通知。

  源于网络热词的“奇葩说”,人们还能否随意使用?

  “之前被告提到‘奇葩’是网络热词,是通用词汇,但这不等于‘奇葩说’是通用名称。‘奇葩说’是由原告爱奇艺首先制作推出的节目名称,通过商标注册后,又大量推广使用,获得了后天极强的显著性。所以,‘奇葩说’的显著性与‘奇葩’一词的通用性不能等同。”原告爱奇艺公司的代理律师说道。

  但被告方对此不予认同,“奇葩是个热词,借助奇葩组成的词汇很多,原告的‘奇葩说’就是借助这个词形成,缺少显著性。我们的‘营销奇葩说’也是结合这个热词,描述栏目内容特点。”

  那源于网络热词的“奇葩说”,人们还能否随意使用?

  “如果使用‘奇葩说’三个字不是出于商业目的,而且没有盈利,人们是可以使用的。如果有商业化对应关系,那便是影响了商标权利人的权益,比如该商标具有的商业价值、商业流量以及商业外延的一些权益等。”朱巍表示。(成都商报)
 

  链接+

  海淀法院全媒体直播“奇葩说”的奇葩纠纷

  因节目名称中的“奇葩说”字眼,“奇葩说”与“营销奇葩说”之间产生了纷争,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将雪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10月10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联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CCTV-12《现场》举办了全媒体直播活动,八百万网友在线观看。

  原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诉称,“奇葩说”是原告投资、制作、推广、播放的中国首档说话达人秀视频节目,自2014年11月29日在“爱奇艺”独家播出以来,受到了观众持续热捧,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原告的关联公司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4月7日经授权取得“奇葩说”在第41类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授权期限自2016年4月7日至2026年4月6日。2016年4月9日,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与原告通过签订《商标使用许可授权书》,将商标专用权授权给原告使用,原告将“奇葩说”商标用于节目制作、播出、推广等环节,并建立商标与节目的紧密联系。2016年9月13日始,被告在其视频节目名称、网站栏目名称、微信公众号名称、微信公众号栏目名称中使用了“营销奇葩说”字样,原告认为“营销奇葩说”与原告的“奇葩说”注册商标构成相同或近似,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其依法享有的商标专用权,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200万元,并在相关网站、媒体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被告北京雪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辩称,1.被告“营销奇葩说”与原告“奇葩说”商标二者不构成相同或近似,且二者的服务类别不相同或类似,不会造成混淆;2.被告使用“营销奇葩说”字样,并非商标性使用;3.被告不构成侵权,原告亦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其实际经济损失,故被告不承担侵权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庭审主要围绕被告在网站栏目名称、微信公众号名称、微信公众号节目名称、节目名称中使用“营销奇葩说”字样是否构成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行为;被控侵权的标识与涉案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商标、原告商标核定服务与被控侵权服务内容是否属于相同或者类似服务以及是否造成混淆;如被告构成侵权,应当承担何种责任等案件争议焦点进行。结合双方的证据,合议庭组织各方当事人有序进行举证、质证,各方充分发表辩论意见。此案未当庭作出判决。

  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新浪网、腾讯网、网易网、搜狐网、凤凰网、今日头条、快手、优酷、CCTV-12《庭审现场》栏目官方微博等亦直播了庭审过程。直播过程中,中国政法大学朱巍教授进行了同步点评,中国政法大学部分学生通过视频的方式观摩庭审,并就案情进行了现场讨论。(腾讯)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