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文娱 > 正文

AI画作首拍压轴出场 成交价碾压毕加索作品

2018-10-28 01:53:09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由AI创作的肖像画,首次进入了世界艺术品拍卖的殿堂——佳士得拍卖行。美国当地时间10月25日,一幅由人工智能创作出的肖像画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43.2万美元的高价(约合人民币300万元)。一名匿名买家拍得此画。

  1766年,佳士得在英国诞生,那时工业革命正兴起。

  1968年,毕加索说,计算机是没用的。

  2018年,由AI创作的肖像画,首次进入了世界艺术品拍卖的殿堂——佳士得拍卖行。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5日,一幅由人工智能创作出的肖像画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43.2万美元的高价(约合人民币300万元)。一名匿名买家拍得此画。

  超出预估价40倍

  “碾压”同场毕加索作品

  佳士得是世界著名艺术品拍卖行之一,拍卖的艺术作品很多都是出自各代名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这是佳士得首次拍卖AI画作,开拍前估价在7000美元至1万美元之间。

  该画名为《埃德蒙·贝拉米画像》(Portrait of Edmond Belamy),以朦胧手法描绘了一名身穿黑色西服外套,搭配白色衬衫的男士。爱德蒙·贝拉米并非真人,而是由人工智能系统虚构出来的形象。

  此次拍卖会为期三天,从10月23日到25日于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行。该画在363件画作里压轴出场,其中包括20多幅毕加索的画,最终开出了全场最高价格。

  “这幅画作和佳士得250多年以来所拍卖的所追求的艺术品并无二致,”佳士得拍卖会的组织者理查德·罗伊德(Richard Lloyd)表示。

  最初,该画起拍价定在5500美元,估值7000-10000美元。但历经55次出价后,终以35万美元落锤。加上佣金和其他费用,总价43.25万美元,是估值上限的40多倍。值得一提的是,波普艺术开创者安迪·沃霍尔的一幅画作:玛丽莲·梦露 (Marilyn:One Plate, 1967),在拍卖会上以16万美元落锤,总价20万美元。

  背后法国团队:用人工智能作画

  已完成11幅肖像画

  这幅画作是由法国艺术团体Obvious创作,团队主要成员是三名25岁的青年。他们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在帆布上作画,并用一个数学方程式在画作的右下角署名。

  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作品是基于一个名为“生成性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GAN)的模型创造而成。

  “我们输入了超过15000幅14世纪到20世纪的人像画进行训练,机器会根据训练指令创造出若干新作品,直到它成功骗过一个专门判断作品是由人还是机器创作的测试。” Obvious的联合创始人皮埃尔·福特雷(Pierre Fautrel)表示。

  由于AI算法编码中有非常重要的随机化功能,因此最终创作的画作是独一无二的。CNBC报道称,Obvious想要向世人证明,人工智能不仅仅能够在制造业升级、无人驾驶等领域应用,它还能在艺术领域有所创造。

  Obvious成立于2017年4月,以“艺术创造不只是人类的专属品”为座右铭,通过教授计算机艺术史并向它展示作品的打造过程,来创作艺术作品。根据该组织联合创始人高蒂尔·维尼尔(Gauthier Vernier)的说法:“整个过程旨在让人类尽量少参与作品创作。”

  目前,Obvious的开发的AI已经创作了11幅肖像画。今年2月,其中一幅还被知名艺术教授以1万欧元(折合人民币79204元)买走,挂在巴黎的艺术画廊。团队表示,他们会把售卖所得进一步用于算法开发、算力提升、3D建模实验等方面。

  负责此次佳士得拍卖的琳赛·格里菲斯(Lindsay Griffith)表示,他们“有兴趣就新技术及其对艺术创作及其市场的影响展开对话”。

  AI艺术品已崭露头角

  争议接踵而至

  关于AI的艺术作品拍卖,此前已有过先例。

  2016年,谷歌在旧金山举行一场画展和拍卖会,29幅AI作品包括迷幻的海景、梵高风格的森林和以及城堡和狗组成的奇异景观。这些作品共卖出了97605美元,其中一位职业拍卖人以8000美元的价格拍得了6幅尺寸最大的作品。谷歌最初设计的算法是为了帮助识别照片里的物体。

  此次,AI画作进军艺术品拍卖会在令人惊叹不已的同时,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质疑的声音认为,

  这些作品没有”灵魂“,是不能被称为艺术品的。

  AI是在学习千千万万人类的画之后拼凑出自己的画。

  另外,AI画作的版权归属问题,也是争论的一个焦点。比如,用开源代码自己生成的画,该怎样界定版权归属?

  对于争议,Obvious团队成员向媒体表示,他们并没有将人工智能视作可大量产出作品的人类替代品,为了说服艺术界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是值得的,展示出这些实体作品非常重要。

  他们认为,”保守的艺术圈更接受实体作品,大家应该了解到我们并不是打算唬弄艺术圈,而是真的想成为当代艺术家。“

  艺术的历史总是与技术的发展交织在一起的。在Obvious负责技术的雨果·杜普雷将今天的AI实验比作19世纪中期摄影的出现,当时微型肖像艺术家失业了。他表示:“当时人们说摄影不是真正的艺术,拍照的人就像机器。而现在,我们都一直认为,摄影已经成为真正的艺术分支。”

  AI不仅能作画,还能鉴别假画

  在艺术领域,赝品的泛滥令专家头疼,也让许多收藏家蒙受损失。

  今年3月底,德国威斯巴登的一名法官扮演了一次艺术评论家的角色,两名男子被指控伪造了包括卡济米尔·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和瓦西里·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在内的艺术家的作品。由于艺术品鉴别难度极高,该案件陷入了三年多的“拉锯战”。

  除此以外,今年1月,比利时根特美术博物馆被迫撤下了24幅作品,因为媒体报道指出,这些作品全部是伪造的。而此前,在意大利热那亚举办的莫迪里亚尼展览(Modigliani Exhibition)上,展出的21幅作品被没收,同时打上了赝品的标签。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作品突然变成毫无价值的东西。

  赝品的泛滥让艺术市场神经紧绷。于是,能够辨别画作真伪的人工智能应运而生。

  来自新泽西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团队,正在研究用人工智能的方法鉴别画作,摒弃了传统的对作品的昂贵材料做分析的方法。该团队开发的技术功能十分强大,甚至都不用接触到最原始的作品,只需一张数码照片就可以搞定。

  在去年11月该团队发布的一份论文中,详细记载了其AI系统如何将毕加索,马蒂斯,莫迪利亚尼和其他著名画家的画作分解为8万多个单独笔画,在这些笔画的数据集的基础上,研究员利用一种机器算法来寻找绘画作品中的特定特征,如笔画中线条的形状、笔画的轻重、通过这两种分析方法的结合,人工智能有80%的几率来有效的识别出伪造的赝品。

  对此,该研究团队的Ahmed Elgammal博士表示,“笔画是一种无意识的动作过程。艺术家专注于构图、肢体动作、画笔等,但笔画也是其中的一个明显迹象。”现在这份研究还在进行中,如果成功将会是对该领域的一个很有价值的补充。

  实际上,通过笔画来识别艺术家的想法可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一位荷兰名叫毛里茨·丹齐格(Maurits Dantzig)的艺术史学家。当时他认为,每件艺术品都是出自人类之手的产物,而每只手都是不同的,所以应该有可能通过这些明显的笔触来识别作者身份。

  AI艺术作品的出现带来了关于艺术本质与艺术品价值的争议。而AI强大的运算能力与学习能力可以帮助鉴别赝品,为艺术品市场保驾护航。未来如何,拭目以待。(每日经济新闻)
 

  链接+

  佳士得拍卖出的首款AI画作,碾压毕加索

  43.25万美元 (约300万人民币),成交。

  我叫Edmond de Belamy,是这个星球上第一幅参加艺术品拍卖的AI画作。从今天起,我就有新主人了,虽然还不知道ta的名字。

  1968年,毕加索说,计算机是没用的。

  2018年,我身为AI的作品,也能和人类画作共处一室一同参加活动,又是压轴出场。

  这场佳士得拍卖会为期三天,里面有20多幅毕加索的画,没有一幅比我拍出的价格高。

  比如,这一幅毕加索的版画,落锤时只有10万美元。

  不止毕加索,全场三百多件拍品,也只有一幅比我的成绩更好。

  大概,我已经是艺术品了。这种感觉从未如此真实。只是,我的身世似乎出了一些问题,还引发了艺术圈的不适。

  我一直以为的身世

  作为一幅刚刚拍卖成功、并有些膨胀的AI画作,请允许我详细介绍一下自己:我出生在法国,一个叫做Obvious的艺术团体里。当然,它不是单纯的艺术家团体,里面除了艺术家,还有AI研究人员。

  这些人类,不自己作画,而让GAN (生成对抗网络) 来画画。

  GAN是一种自攻自受双重人格的AI,身体里藏着一个“画师”,一个“鉴赏家”。

  只要用大量人类画作来投喂AI,“画师”会学着生成自己的画,“鉴赏家”就负责鉴定,哪些画是人类所作,哪些是“画师”生成的。

  “画师”努力骗过“鉴赏家”,“鉴赏家”尽量揭穿“画师”。一来二去,两种人格都越来越强大,GAN的画作便越来越逼真。

  我就是GAN的肖像作品。图像生成之后,印在帆布上,又镶在镀金的木质画框里。不过,我并不是Obvious团队唯一的画作。

  看我的名字“Edmond de Belamy”,可能也想象得到:我背后有个庞大的家族,姓贝拉米 (de Belamy) 。

  贝拉米,来自法文的“Bel Ami”,好朋友的意思,是为感激Goodfellow发明了GAN,把他的姓“翻译”成了法语。

  我只是家里的一个小辈,今年才出生。

  有人说,我的五官好模糊,像没画完一样。也有人说,我的构图有问题,整个人飘在画布的左上角。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没有辜负家族的期待,成了世界上第一幅走进艺术品拍卖会场的画作。诚惶诚恐。

  拍卖,是命运的拐点

  要去佳士得的消息,我8月底就知道了。

  我参加的是多版艺术品 (Prints and Multiples) 的拍卖场次,地点是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从当地时间10月23日持续到25日。一共363件拍品,我是最后一个出场。所谓“多版”,有时指画作并非一次创作完成,作者在过程中产出了许多长相相似的画,是谓“Multiples”。

  比如,这幅毕加索作品,和我拍出了同样高的价格。

  如果放在摄影、雕塑之类的艺术品身上,“多版”通常指作者本人、或作者联合某些艺术工作室,对自己的作品进行复刻,是谓“Prints”。

  比如,安迪·沃霍尔的一张玛丽莲·梦露 (Marilyn: One Plate, 1967) ,也是这场拍卖会上有名的选手,16万美元落锤,总价20万美元。

  熟悉的面孔还很多。上场之前,我真的有些紧张。

  我的起拍价定在5,500美元,估值7,000-10,000美元。历经55次出价,终以35万美元落锤,新主人是一位匿名电话买家。

  加上佣金和其他费用,我的身价一共是432,500美元 (约合300万人民币) ,是估值上限的40多倍,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

  这般美好的结局,可能不止是写给我的,应该也会写进历史,是艺术史。

  1766年,佳士得在英国诞生,那是乔治三世统治初期,也是工业革命刚刚开始的时候。2018年,走过两个多世纪的佳士得,成了第一间接受AI画作的艺术品拍卖行。

  虽然,AI生成的图像究竟算不算艺术,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定论,252岁的佳士得还是给了世界一个很年轻的回答。

  身世有了争议

  自己的画作有朝一日能入佳士得的法眼,可能是很多人类画家的期待。

  但就算佳士得在艺术界的分量再重,把像我这样的AI画作看成艺术品的做法,依然有许多艺术家和鉴赏家不能认同。

  第一个理由,是认为GAN是学过千千万万人类的画,然后拼凑出自己的画。它跳不出框框,看的是肖像,画不出自然风景。像贝拉米家族诞生的过程,称不上原创,也就算不得艺术。

  针对这个想法,我的主人据理力争:就算人类学画画,也要看过别人的作品。人类创作,也要借鉴前人的灵感。

  何况,GAN是会学习的,看过千万幅画之后,并非机械地拼凑,而是摸索人类作画的方法,用于创作。主人们觉得,只要生成的是谁都没见过的画,自然是原创。创造力不是人类独有的。

  我,这幅刚刚落锤的AI画作,在诞生之初,大概也是谁都没见过的。

  至于,艺术是否一定要原创,可参见同一场拍卖会上,安迪·沃霍尔的另外一件作品:一幅米老鼠,拍出了超过32万美元的总价。

  第二个理由,是人类的情绪,艺术要有情绪。画家Robert Prestigiacomo说,如果没有毕加索的愤怒,就不会有格尔尼卡。而AI没有情绪,所以没办法让人类感受到艺术作品背后的态度,不论是喜悦还是愤怒。

  关于这一点,AI作曲家AIVA写的交响乐,被许多科技大厂用作发布会开场曲,包括英伟达。由此可不可以认为,AI的作品也能调动起人类的情绪,让观众更加兴奋地迎接后面的活动?

  第三,我等AI画作的版权归属问题,也是争论的一个焦点。这还关系到,我整个贝拉米家族的根源,到底是不是Obvious团队。

  有传闻说,家族的诞生,是依靠一位美国少年开发的算法,而他并不属于这个社团。

  少年叫做Robbie Barrat,19岁,刚刚高中毕业,但训练GAN的经验已经很丰富了。

  Robbie日常向自家AI投喂一些果体人像画作,培育起一只污污的GAN。

  为了造福人类,少年把算法开源了,就在这里。讨论区,赫然可见Obvious团队成员,向少年请教能否改动这个算法。

  如果,我贝拉米家族是大量借用Robbie算法而生,是不是应该用更加显著的方式,标明Robbie对画作的贡献?

  可是团队一直不急于澄清这件事。直到今天拍卖结束,才表达了对Robbie的感谢,但只是称他为艺术家,并没有提到算法。

  Robbie本人发推质疑,Obvious是不是拿着他的神经网络去赚钱。

  Obvious表示冤枉,晒出训练过程,表明并没有使用预训练的模型。Obvious还放出了几个月前的聊天记录。

  其中,Obvious请求使用Barrat的部分代码,用于艺术创作,也用来为自己的研究寻找资金来源。Barrat当时也表示,100% Okay。

  围观者甚众,观点不一。有人觉得,既是开源算法,任何人都有权利在其基础上深入发展。也有人说,就算是开源算法,也要看授权是否包含商用。当然,“看别人挣了钱才眼红”也是一种看法。

  我的出身引发了争议,也引起了艺术社区不小的担心。

  在赝品泛滥的艺术品市场,人类们更加不希望“局外人”,就是那些用AI生成画作的研究人员,搅混了水。

  未来,如果像我这样的AI画作被广泛地认定为艺术,版权问题可能就更加复杂。比如,用开源代码自己生成的画,该怎样界定版权归属?

  那时,艺术家们要维护自己的权益,也许会更困难。

  挡不住的“AI艺术”

  关于AI进行的“艺术”创作,人类艺术界的确充斥着纷杂的声音。但这些,都不能减损人工智能领域的开发者,想要无限靠近艺术的热忱。而且,GAN也不是唯一的工具。

  2014年,谷歌开发了DeepDream,用卷积神经网络 (CNN) 找到图像的一些特征,用可视化的方法来放大这些特征,就生成了梦境一般的图景。

  这些梦境,画风大多非常诡异,AI便也因此声名远播,吸粉无数。

  2016年,谷歌在旧金山举行了一场慈善拍卖,29幅AI作品一共筹得97,605美元,其中最贵的一幅拍出了8,000美元。只不过,当时的名义并非“艺术品拍卖”,也就没有引起艺术圈的大范围排斥。

  除此之外,还有与GAN相映成趣的CAN。它不是常见的生成对抗网络,是创造性对抗网络。

  差一个字母,差在GAN是要让AI画作靠近人类的作品,区分不出来就是最好;而CAN追求的是不同,作品要和数据集里的东西有天壤之别才好。

  以下这些就是CAN的造诣了。

  罗格斯大学的研究人员,是真的想帮AI摆脱模仿的枷锁,放飞自我。拥有创造力,可能是走向艺术的一大步。

  那么,你觉得我算艺术品么?以及,如果你有300万,是买我,还是毕加索的那幅画?(虎嗅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