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安居 > 正文

杭州人才新政引爆楼市 抢人演变成抢房

2019-04-12 03:53:12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万人摇”加上高溢价成交的火热土拍市场,与2018年底众多新盘流摇、土拍流拍形成了鲜明对比,杭州楼市“脱冬入春”的呼声渐高,而人才新政无异于在这火热情绪上又加了一把油。

  “杭州开放落户了?什么时候能落?要准备什么材料?麻不麻烦?”尽管身在金华,但李光(化名)对杭州落户政策的风吹草动十分敏感,在看到杭州落户新政发布的第一时间,他就动了落户杭州的念头。

  对李光来说,落户并非最终目的,买房才是。

  李光家境富裕,有数个来料加工工厂和服装厂,“出于合作上的需要,经常会到杭州去,这次如果落户放开的话,打算在杭州买点房产,一方面是以后出差有个落脚的地方,另外也是一笔不错的投资。”

  4月3日,杭州发布《关于贯彻落实稳企业稳增长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政策举措的通知》,宣布将放宽对外地人口落户的限制条件,在其后的清明节小长假期间,人才新政的消息发酵传播,短短数日,接近20位位于浙江、江苏、江西、安徽等不同省份的各界人士向记者咨询杭州落户新政的相关信息。

  杭州的房产经纪人则在数日间进入了旺季的工作状态,杭州我爱我家(000560)、链家、豪世华邦等多家房产经纪公司的经纪人都对记者称,近期几乎不间断、连轴转,每天都有大量身处外地的潜在客户以及在杭外地户口客户来电咨询,甚至有人提出能否先定下房子,等完成落户后再按照现价签订合同。

  我爱我家的一位中介对记者表示:“现在客户、业主的预期比较一致,都觉得在落户政策出来之后,楼市会有一波行情,所以情况基本上和前两个月倒过来了,从客户挑挑拣拣、房东着急想卖,变成客户着急要买、房东捂着不卖。”

  人才新政带来的新客户预期,叠加土拍行情的火热以及“万人摇”新盘的重现,杭州楼市已经春意盎然。

  抢人升温

  在已公布2018年最新人口数据的各大城市中,杭州以33万的人口净流入量位居第四,相比2017年跌落一个排名。

  根据各城市公开数据,深圳、广州、西安分别以49万、40万和38万的人口净流入量排在杭州之前,成都、重庆、郑州、长沙则以超过20万人的净流入量紧随其后。

  前有西安,后有成都,此前在包括猎聘、智联招聘等多个招聘平台数据报告中一直位居人才吸引力榜首的杭州,在2018年的人才争夺战中表现并不亮眼。

  2017年以20万人口净流入量(刨除西咸新区并入带来的人口增长)在各城市中排名第五的西安,在2018年的抢人大战中以90%的人口流入增长率脱颖而出,排名超越了杭州及长沙。

  排名紧随杭州的成都,人口净流入量从12.6万增长至28万,同比增长122.22%,同期,杭州的人口净流入增长率约17.86%。

  早在2017年1月,西安就发布了“史上最宽松”落户政策,将落户条件直接放宽至大中专院校学生、未在西安就业的普通高校技校学生,成为全国新一线城市中落户要求最低的城市,率先拉开抢人大战序幕。

  西安之后,南京、武汉、成都、长沙、郑州等国内重点城市纷纷“参战”,发布人才新政,将落户条件放宽至本科以上学历,例如成都,45岁以内本科生及以上学历凭毕业证即可落户,成为落户条件宽松程度仅次于西安的城市之一。

  而杭州则成为除北京上海外,众多重点城市中落户条件最严格的城市之一,在4月3日的人才新政发布之前,杭州仅硕士及以上学历毕业生方可先直接落户,本科学历人才落户需要连续缴纳一年社保(不含补缴)并提供一年居住证明,且年龄限制在45岁以下,大专学历人才落户则必须符合紧缺专业要求,并缴纳一年社保(不含补缴)并提供一年居住证明,且年龄限制在35岁以下。

  严格的政策使得不少长三角及周边地区的人才选择了其他城市,例如落户政策更宽松的南京、宁波。

  2018年,刚刚从上海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离职来到南京的梁辉就是其中之一,“我是浙江人,一开始是考虑到杭州的,但是当时40岁以下的本科生可以直接落户南京,而到杭州还要再交一年社保,都是长三角地区的新一线城市,发展潜力差不多,我就落户了南京。”梁辉称,虽然户口本很薄,但是能给人很大的归属感。

  尽管姗姗来迟,但杭州开出了获取“归属感”的新条件,根据4月3日的杭州人才新政,“全日制大学专科及以上人才在杭工作并缴纳社保的,可直接落户”,也就是说,原本的年龄以及社保缴纳年限两大限制可能被放宽,杭州的人才落户要求降低至与其他新一线城市同一水平线。

  不过,杭州的人才落户新政尚未落地,根据拱墅区祥符派出所户籍咨询窗口的回复,目前仍未有相关细则发布,是否取消年龄及社保缴纳年限两大限制需要等待新政细则确认,当前办理人才落户依旧按照原政策要求实行。

  “只要放开,我就去买”

  尽管只是宽松的预期,杭州人才新政已经吹动了楼市的一池春水。

  “本来,杭州这个月的土拍情况,包括新的‘万人摇’楼盘出现,已经让很多房东、客户的观点动摇了,现在人才新政一出,几乎是一致看好,这就像股市里突然爆发大利好,持有的坚决不动,在外面的削尖了脑袋想挤进来。”杭州豪世华邦的一位店长说。

  据了解,2019年3月,杭州连出两个“万人摇号”大红盘,分别为西湖国际城及华夏四季,中签率分别为1.5%和2.71%,两个项目的销售均价与周边二手房均价都有超过万元的倒挂空间,因此受到强烈追捧。

  而从2018年下半年频频出现流拍现象的土拍市场,也在3月出现显著回暖,例如,在3月29日的土拍中,五宗住宅用地出让,三宗溢价率超过40%,一宗超过30%,一宗超过10%,其中余杭乔司地块的楼面价刷新了板块最高价。

  “万人摇”加上高溢价成交的火热土拍市场,与2018年底众多新盘流摇、土拍流拍形成了鲜明对比,杭州楼市“脱冬入春”的呼声渐高,而人才新政无异于在这火热情绪上又加了一把油。

  多位中介对记者表示,目前,楼市的买卖双方几乎调换了原本的立场,买方变得着急,卖方则开始观望。而就在此前半年期间,大多数买方都在等待房价的下跌,房东开始急于出手,杭州二手房挂牌量激增。

  透明售房网数据显示,2018年3月,杭州二手房挂牌量仅2.5万套,2019年3月,杭州二手房挂牌量已经接近7万套,且仍处于增加趋势中。

  前述豪世华邦店长表示:“现在前来咨询的主要是两种客户,一种是长三角区域的有钱人,打算来投机一波,另一种就是被新政吸引过来的有购买力的中高端人才,我相信新的需求也就是新的刚需群体将涌入。”前者类似于李光,后者则是更多在考虑逃离北上广深的“梁辉”。

  李国安属于第三种人,年龄已经超过40岁、拥有大专文凭、在衢州工作的他原本并不符合落户杭州的条件,但如果年龄限制和社保缴纳年限放开,他就有机会成为新杭州人,“落户就是为了买房,买房给儿子留着,以后在杭州工作的话就有房子了,在别的地方上班就再卖掉,反正房子买着不会亏。”

  尽管孩子还没开始上大学,但李国安相信提前为孩子做好准备总不会有错,他也相信杭州是浙江本地人的最优选择,“上海太贵了,南京西安什么的太远了,老家是小城市,孩子肯定不愿意待,以后最好还是到杭州,杭州发展也快啊,还要办亚运会,怎么算都合适。”

  相比北上深,杭州的购房难度相对较低,根据《2018年全国50城房价收入比报告》,杭州的房价收入比为18.1,远低于深圳的34.2、上海的26.1及北京的25.4。不过,在浙江省内及除上海外的长三角周边重点城市中,杭州的房价处于高位,其均价约3.3万元/平方米,高于南京的2.9万元/平方米、苏州的2.3万元/平方米、宁波的2万元/平方米。

  “只要放开,我落完户第二天就去买!”李国安表示,首付的钱已经准备好了。

  与李国安有着类似想法的浙江本地人士不在少数,记者身边的亲友称,“要不要去杭州买房”在清明假期期间,成为很多聚会中重点讨论的话题,杭州省会城市的地位以及“家门口的新一线城市”属性,引发了省内投资客、刚需族的躁动。

  “政策放开,杭州的人口只会越来越多,那需求肯定越来越大,我觉得就会涨,像去年杭州房价开始跌,大家都觉得没有新的需求了,没人接盘了,都急着要卖,现在有新的需求了,这个预期不管最后怎么兑现,这就是炒作的空间。”原“太太炒房团”成员刘敏对记者称,她的姐妹们已经开始实地踩盘,伺机而动。

  不过,刘敏也表示,即使有增长的可能性,整体涨幅应该也不会太大,“从投资的基本面来看,新增需求导致短期价格有所爆发是必然的,但是杭州的住宅供给量也在显著提高,所以总体来说供需关系我觉得不会产生很大的变化。”(经济观察报)
 

  链接+

  摇号一年整,杭州楼市变了吗?

  从去年4月4日晚杭州发布商品房销售公开摇号细则,到今天整整一周年。

  因为摇号的公开、透明,杭州楼市这一年的大数据铺陈在了大众眼前:截至4月3日晚,共有247个楼盘领出702张预售证,总计推出超过9.2万套房源,有62万多人次参与摇号。

  摇号数据展现了杭州楼市的丰富性:这一年里,备案总价最高的房子是滨江华家池的一套排屋(1.0145亿元),最低的是临安的天目观山月(48万元);报名登记人数最多的一次摇号出现在卓越蔚蓝领秀(21823人);中签率最低的楼盘是西湖铁建国际城最后一期摇号(1.52%);截至目前,也已经出现240次流摇……

  摇号买房

  为杭州带来不少爆款新闻

  摇号买房这一年,为杭州带来了不少爆款新闻,其中最轰动的莫过于“98岁老人摇号”,以及连中五元的“天选之子”。

  去年5月,位于大江东的旭辉宝龙东湖城推出177套房源,共2998户报名。在摇号选房排队现场,一位出生于1920年的老奶奶成为全场焦点。据悉,这位老奶奶是杭州人,买房是为了自住,没抢到125㎡的户型,退而求其次买到了一套89㎡户型。这一消息轰动全国,被网友称为“史上最拼购房者”。

  而去年6月,一位周姓购房者通过注册三家公司,并以公司名义参与多个热门楼盘的摇号,短短一周内,连续中签了九龙仓珑玺、万科融信西雅图、滨江金茂府这三大红盘共5个名额,堪称“天选之子”。这一事件引发全城热议,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了摇号细则中存在的一些漏洞。事后杭州有关部门第一时间出台了相关政策,叫停了以公司名义买房的行为。

  购房摇号政策推出的初衷,是针对当时杭州楼市出现的价外加价、捆绑搭售、炒卖房号等一系列市场乱象打出的监管组合拳,还房地产市场一个相对公平公正的环境。一年后回过头来看,通过在实践过程中对暴露出来的问题不断“打补丁”,摇号政策不断完善,并进入长效监管,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对楼市起到了正本清源的作用。

  新房、二手房价倒挂刺激摇号

  如今倒挂幅度大幅缩水

  自购房摇号以来,诸多摇号红盘的诞生,很大程度上源于新房与二手房之间的价格倒挂。小睿已经参与摇号20余次,她说:“只要价格合适,且价格与周边二手房有倒挂,我就会去参加。”

  不过,摇号一周年后的今天,新房与二手房之间的价格倒挂已经缩水了不少。

  缩水的原因,主要在于二手房市场的触顶回调。从2018年7月起,二手房市场便开始遇冷。先从成交量的大幅下滑开始,到最终成交价格不断下调。据了解,跟2018年上半年相比,目前杭州大部分区域二手房成交价下降约在15%左右。

  以摇号红盘中铁建西湖国际城为例,2018年9月,西湖国际城摇号时推出的房源均价为23233元/㎡,而当时周边的小区中,协安紫郡的二手房成交均价为40310元/㎡。而到了今年2月,西湖国际城最新一次摇号开盘,房源均价为23254元/㎡,而根据透明售房网的数据显示,协安紫郡2月成交均价为35710元/㎡。尽管价格仍有倒挂,但相较于去年已经明显缩水。

  另外,个别新房的备案价比前期有所微涨,也使其与周边二手房之间的倒挂差距逐渐减小。

  这也使得摇号热度下滑。一个最明显的变化是验资额度。如柏景湾,去年8月时验资50万元,等到12月摇号,同类型房源验资门槛降低至20万元。颐和江南和光明尚海湾,甚至都没有设置验资门槛。另外一个变化则是流摇的楼盘越来越多。

  今年3月红盘中签率下降

  是因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去年行情火爆时,为了分流红盘报名人数,每次都是几个红盘一起领出预售证,报名及验资时间几乎重合。如融信澜天、华夏四季、西湖国际城三个楼盘同时摇号,都有冻结资金的要求,很多人只能三选一。

  如今红盘大多销售一空,剩下的越来越少。因而当剩下的红盘摇号时,自住需求和投资需求一同爆发,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导致今年3月的小阳春中,红盘中签率不升反降,创出新低。

  如大江东的龙湖江与城,相比之前开盘均价上涨了600元/㎡,但中签率从37.8%变成了2.8%;中铁建西湖国际城去年9月开盘时中签率为4.01%,而今年2月开盘,中签率仅为1.52%。

  但这并不意味着摇号将整体恢复火爆状态。当高性价比的红盘售罄,投资需求就会减少。随着更多高价盘的上市,仅靠自住和改善需求支撑的市场会恢复到正常状态,流摇将成为常态。(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