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电商 > 正文

王兴怒怼马云诚信污点 称私有化支付宝影响被低估

2019-04-01 03:27:27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在彭博商业周刊发表的文章《独家专访王兴:我仍然认为马云有诚信问题》中,美团点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王兴在该公司北京总部接受采访时称,“仍然认为他(马云)有诚信问题”。此事引发舆论热议。

  3月28日,在彭博商业周刊发表的文章《独家专访王兴:我仍然认为马云有诚信问题》中,美团点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王兴在该公司北京总部接受采访时称,“仍然认为他(马云)有诚信问题”。此事引发舆论热议。

  王兴称,马云在未获阿里巴巴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剥离了其数字支付业务支付宝,此事对中国商界领袖在全球的声誉造成了持久伤害。那件事发生在2011年,在多数人眼中或许已是陈年旧事,但王兴并未抛之脑后。“他们想用谎言蒙混过关,甚至想让政府部门背锅,说是政府强迫他们这么做的。这并非事实,”他说。“我认为那件事的影响至今都被低估了。”

  随后,阿里巴巴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在微博回应称,“企业领导人的境界格局决定了企业的未来。恶意中伤伤害不了阿里,也减轻不了自己竞争的困局,阿里巴巴在全球范围内一定会遵守法律规定,哪怕和某些法律有不同观点和看法。阿里巴巴为当时的支付宝决定感到骄傲和自豪,同时也赢得了新老股东和董事的尊重和支持!至今,当年的董事和股东依然在今天的阿里巴巴董事会上开心异常。”以上言论,再次引发热议。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时间财经表示,王兴的此番言论非常出乎其意料。且不论此前支付宝剥离事件是非曲直为何,按照王兴的智商和情商,不应该会说出这样的话。

  马云抹不掉的“污点”

  据阿里巴巴官方微信号消息,3月23日,马云应西点军校邀请,出席麦克唐纳品格领导力论坛。200 多年来,西点军校以领导力培养闻名世界。马云出席会议期间,对“领导力”给出了基本阐述。

  仅仅5天之前,马云刚刚在西点军校的演讲中强调,“不作恶不是科技公司的目标,而是底线。” 转身,就被王兴旧事重提、戳中痛点。先斩后奏、私有化支付宝一事,是马云抹不掉的“污点”。

  2011年6月,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在《胡舒立:马云为什么错了》一文中,丝毫没有给马云留情面,点破真相:“事前恐怕没有人能够想象,马云,这个本世纪以来常操一口流利英文活跃于国际场合的中国企业风云人物,会偷天换日,把明明属于中外合资企业阿里巴巴集团的核心资产‘支付宝’,悄然转入自己控制的私人企业名下。”

  2011年5月至6月,《财新》通过《支付宝3.3亿转手》《支付宝转移真相》《胡舒立:马云为什么错了》等文章还原了该事件经过。

  2009年6月以前,支付宝全资控股股东为阿里巴巴集团全资子公司Alipay e-commerce corp(注册于开曼群岛)。雅虎和软银分别占有阿里巴巴集团43%和29.3%的股份。

  2010年6月,央行出台涉及第三方支付业务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该办法列举了申请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条件,为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申请牌照开了一个口子——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支付宝针对“另行规定”迅速与央行各层面沟通,得到答复:有外资持股的第三方支付企业,“要获得支付牌照,必须走国务院的通道”。

  马云以拿牌照之名,将支付宝转到自己控制的“浙江阿里巴巴集团”,这是一家内资公司,也就是马云自己控制的公司。关键是,这个过程马云以及阿里巴巴中国管理层,完全是在背着董事会情况下私下里操作,直到几个月以后雅虎才发现,给SEC提交了报告。

  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马云给出的理由是“国家安全”:“我理解的支付数据的安全是任何国家不会轻易放弃的,是安全问题而不是民族问题。”

  但在央行2号令(中国人民银行令〔2010〕第 2 号)发布之际,监管当局内部有关人士表示,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企业已做到此等规模,政府部门必然追认其合法地位,规范其发展。“动不动说有被关掉的风险,纯属危言耸听。”监管当局有关人士称。也就是说,不存在马云所说的因为“国家安全”而轻易被关掉的风险,或者说没他说的那么可怕。

  事实上,2011年5月26号国家给大多数支付机构发了牌照,这些机构大多都采取“协议控制”(VIE)模式,也就是说,协议控制不会影响到拿牌照。

  胡舒立在文章中指责马云,“在集团两大股东未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公司核心资产转入自己名下,且转让价格超低显失公允,就严重违反了股东之间的契约,也违反了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契约。可能直接影响海外投资者对中国公司的信任。”

  恩怨情仇

  此前,王兴也曾在公开场合表达对阿里巴巴的不满。比如,他曾对媒体说:“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美团与阿里的恩怨情仇在互联网圈风传多年。2018年9月美团上市之前,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兼阿里资本董事总经理张鸿平的“阿里资本的回忆录”的出炉,让之前的很多传言得到了印证。

  2011年~2015年间,张鸿平在阿里巴巴集团担任副总裁兼阿里资本董事总经理,曾直接向马云汇报。而更早些时候,他是北极光风险投资执行董事。对于张鸿平来说,投资美团,是自己在北极光的收官之作,也正是借此一役,最终从北极光创投加入阿里资本。

  张鸿平在“回忆录”中称,2011年中旬,美团网宣布获得由阿里巴巴领投的5000万美金B轮融资。2012年,粮仓禀实的美团实现了在团购领域的弯道超车。然而几年之后,阿里认为O2O的应用场景非常重要,谋求与美团的深度合作。但这个时候的美团早已不是当时飘摇的境况,心中有着大抱负的王兴自然不愿意变成阿里的一部分,很快,这位曾经的座上宾走到了阿里的对立面。

  阿里投资这样企业的业务目的之一是为了支付宝——集团希望通过这样的投资去掌握一批线下的应用场景。支付宝之所以能做起来,主要在于它有淘宝这样排他的支付场景,淘宝、天猫在阿里的自有地里,自然可以随心所欲。但是互联网进入无线时代,线下场景变得丰富多元,阿里想要尽数收于掌中,垄断所有,怎么也不可能。

  阿里希望美团只用支付宝,即使是最不愿把NO说出口的王兴,也会不假思索地拒绝。毕竟,于他而言,用什么支付手段,是一个商业决定,决定因素在于哪家的费率更划算。尽管阿里已经拿出了针对合作伙伴的最优费率了,但是相较于腾讯给出的数字,王兴还是没有理由只选择支付宝。双方僵持不下,最终的结果,就是支付宝在美团的支付列表里,被藏了起来,成了一个不太会被人用到的选项。双方的芥蒂自然更深了。

  如今,美团和阿里的正面竞争越发激烈。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认为, “美团做的业务,阿里都做了。现在是完全重合。这是我们不回避的事实。”王兴则称,这次冲突是不可避免的,“阿里巴巴的这种思维方式很奇怪,如果你有什么商业举措,他们就认为你是在偷他们的钱。”

  本地生活领域,阿里有饿了么、盒马,美团有美团外卖、小象。到店领域,阿里有口碑,美团有点评入口。酒店旅行领域,阿里有飞猪,美团也有。电影票领域,阿里有淘票票,美团有猫眼。阿里有B2B(企业服务),美团也有B2B。

  在本地生活领域,美团和阿里持续近一年的补贴战暂时还没有明确的结果。据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美团守住了中国约63%的外卖市场,尽管阿里巴巴在过去几年投入数十亿美元,攫取了大部分剩余市场。但饿了么方面的数据显示,近一年来,饿了么在各核心地方市场占有率连续突破50%。

  澎湃新闻报道称,从阿里内部了解到,“王兴怼马云”事件发生后,王帅在阿里内网发出一封对饿了么团队的表扬信中说:“感谢饿了么的战友们,你们在外卖市场上的攻城略地,彻底引发了竞争对手对我们赤裸裸的人身攻击。这是对手对大家战果的最佳表扬。”

  蹊跷

  王兴怼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2012年,程维决定创立 “滴滴”,拿着原型去找王兴给意见,谁知王兴看了一眼就说了俩字:“垃圾”。

  2018年3月27日,王兴在饭否上爆料称,“听说软银孙正义大帝在在努力促成Uber和滴滴的全球合并,越来越好玩了”,并进一步表示,“滴滴好像一贯喜欢这种‘以资本为中心’的玩法,美团还是要继续坚持‘以客户为中心’。”

  2017年4月,王兴在公开演讲中怼戴威:“在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上应该是平台自己出单车,而不是想着整合连接其他车源。ofo提出的‘连接自行车’是不可能实现的,是一个错误想法。”

  2017年6月,王兴与携程创始人梁建章隔空论战,王兴主张互联网企业应关注商业内核而非边界,认为企业多元化更有效率,梁建章则认为,“专业化继而国际化才是出路,企业没有创新才会多元化”。

  但丁道师认为,王兴一向对产品等要求严苛,以上事件基本都是王兴就产品、商业模式,对竞争对手或潜在竞争对手的产品、模式提出的质疑,像这次直接对竞争对手公司创始人提出人品质疑,还是首次。

  有媒体称,《独家专访王兴:我仍然认为马云有诚信问题》这篇文章,其原版英文标题其实是《世界最大的外卖王国》,并没有突出马云的问题。

  不过,截至目前,美团官方并未对以上王兴观点及以上问题表示否认。(北京时间财经)
 

  链接+

  王兴马云恩仇录:美团和阿里终有一战

  最近,美团创始人王兴在上市后首次接受了《彭博商业周刊》的采访,在谈及与阿里的竞争表示:“我仍然认为马云是个诚信有问题的人”。

  阿里巴巴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随即在微博回应:“恶意中伤伤害不了阿里,也减轻不了自己竞争的困局”。

  王兴所讲的“诚信”,指的是2010年支付宝的分离问题。当时支付宝已经做到市场第一,但央行规定关于支付许可证的企业必须100%内资控股,于是马云未经董事会批准单方面决定断掉支付宝与阿里巴巴集团之间的协议控制关系,使其成为马云和谢世煌的个人控股公司,最后,阿里巴巴集团、雅虎和软银就支付宝股权转让事件签署了补偿协议。

  王兴此时提及这些,不免让人再度联想到美团和阿里两家公司的恩怨。从2011年阿里投资美团、助其打赢千团大战,到美团接受腾讯投资,弃阿里而投入腾讯。如今,从外卖、电影票,到零售、共享单车,两家公司的生态重叠越来越多。在外界看来,美团和阿里终有一战。

  暧昧时期

  2011年,团购网站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此时,虽然美团在市场上仍旧位列前三,但公司人数只有拉手、窝窝团两家的一半。下半年资本寒冬来临,拉手网、窝窝团、团宝网的IPO冲刺纷纷折戟。2011年7月,阿里5000万美元投资美团,来自阿里的融资和资源支持,为美团打赢战争提供了弹药。2014年,阿里再度跟进了美团的融资。

  不仅如此,当时阿里巴巴副总裁,阿里第67号员工干嘉伟也加入美团,担任COO。据说,当时在美团B轮融资之前,阿里本来派干嘉伟去美团做尽调,然后王兴和干嘉伟见了几次,最终说服干嘉伟加入了美团。有人说,干嘉伟的加入是经过阿里授意的。

  在加入美团之前,干嘉伟曾是管理7000人团队的“阿里铁军”教头,在线下团队的组织和运营上拥有丰富经验。干嘉伟带着阿里的使命和价值观加入美团,依托阿里铁军的那套线下打法,干嘉伟自称为“降维打击”,快速帮助美团在线下大战中建立起优势,一年之后,美团在团购网站中的地位对手已经难以超越。

  对于当时的阿里来说,其希望通过美团填补自身本地生活服务的新下缺口,而美团也借助于阿里的资金和资源,在战争中快速建立起优势。干嘉伟当时为美团打造的一支“美团铁军”,几乎在线下无敌于对手。

  当时的市场格局是,美团背后是阿里,点评背后是腾讯。按照正常的逻辑,美团和点评的竞争,其实也是阿里与腾讯的竞争。阿里的投资习惯是,对被投公司除了扶持,也会对业务有所干预。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兼阿里资本董事总经理张鸿平曾对虎嗅表示:“阿里希望美团只用支付宝,但王兴怎么可能?面对阿里的这个要求,即使是最不愿把NO说出口的王兴,也会不假思索地拒绝”。

  2012年,业内甚至一度传出阿里即将收购美团的消息,但很快被美团否认。

  王兴一直独立创业、个性又比较强,对阿里在业务上的“干预”很不满意,这为日后两家决裂埋下了伏笔。

  走向决裂

  从2014年5月到2015年1月,美团在半年时间里完成多轮巨额融资。坊间传闻,这是由于王兴不满意阿里对其的干预,希望以此平衡阿里的影响力。

  当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美团和阿里的矛盾也变得难以调和。据《财经》报道,美团点评在2015年10月合并之后,王兴专门去拜访了马云,他向其表示前面有滴滴快的这个成功的例子——原来两家A、T打得不共戴天,后面握手言和,都成为滴滴的股东,所以他跟阿里说美团非常希望可以同时得到腾讯和阿里的支持。但阿里说:“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美团与点评合并后,干嘉伟从COO变成了到店餐饮事业群总裁,2016年7月美团点评再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时,干嘉伟转任“互联网+大学”校长。在外界看来,这种无实权的职位意味着阿里系的干嘉伟在被“边缘化”,此后其离职的消息频繁传出。

  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刺激到了阿里,因为大众点评的投资者中有腾讯,两家合并后腾讯在美团点评新公司的持股份额超过10%,而阿里在合并后只持有大约7%的股份。在这之后,阿里开始退出美团,而美团则在新一轮接受了腾讯领投的10亿美元融资,坚定的站在了腾讯阵营。据知情人士透露,当美团召集董事会就此正式开会时,阿里巴巴只是提前12小时得到了通知。

  根据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的说法,阿里巴巴拒绝向美团投入更多资金,或许这家年轻公司不同意将其应用程序与阿里巴巴完全整合,王兴担心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他会失去对公司的控制。

  此后,阿里加大了对口碑的扶持,并于2016年4月,领投了饿了么的12.5亿美元融资,此次融资后,饿了么估值达到45.5亿美元。阿里在外卖和本地生活领域和美团形成全面对抗。

  正面竞争

  2018年10月12日上午10:33,阿里巴巴在微博宣布,“正式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饿了么、口碑胜利会师,合并组成国内领先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几乎同时,美团点评(3690)的股票开始跳水,11:00左右,股价下跌6.05%至58.25港元,创下当天的最低点。

  而在阿里收购饿了么之前,美团也曾“哄抬物价”。据说阿里当时给饿了么开价70亿美元,饿了么来找美团,美团开价90亿美元,饿了么拿着美团的报价又去找阿里,最后阿里以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

  除了外卖,如今美团和阿里的业务重叠越来越多。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坦言,美团与阿里在多个业务上已经形成了全面的正面竞争。“我们做的业务,阿里都做了。外卖有饿了么,到店有口碑;我们做酒店旅行,它有飞猪、有淘票票;我们有小象,它有盒马;我们有B2B,阿里也有B2B,现在是完全重合。这是我们不回避的事实”,王慧文对南方都市报表示。

  前不久,王兴向媒体表示,阿里正在使用低价策略来试图拖垮美团。而美团别无选择,只能不断提高投入力度并继续提供折扣餐券,以面对饿了么的竞争。弘亚时代分析师StevenZhu对《彭博商业周刊》表示,这种高额补贴有时 甚至会让人们的午餐开支低于1美元,这意味着美团在短期内不太可能从这个市场上盈利。

  美团仍在加快业务拓张,甚至花费37亿美元收购了共享单车公司摩拜;而摩拜最大的竞争对手哈罗,蚂蚁是其最大股东,两者是共享单车行业公认最后的竞争对手。

  一边是中国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已经建立起国内最大的线上零售生态;一边是国内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本地生活平台,2018年9月20日美团点评登陆港交所,市值一度突破4000亿港元,为国内继阿里、腾讯、百度之后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如今,马云已经退休,40岁的王兴正气势如虹。美团和阿里,必将爆发出更加激烈的战争。(创业邦)
 

  链接+

  王兴马云恩仇录:美团和阿里终有一战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