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电商 > 正文

网易考拉与雅诗兰黛握手言和 诉讼拉锯战落幕

2019-04-22 04:06:24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易考拉和雅诗兰黛中国持续一年多的纷争,本质上是一场线上与线下、传统一般贸易与零售进口跨境电商之间的渠道之争,双方利益上存在重大冲突。此次共同撤诉,至少意味着当下双方利益在某个维度下达到了平衡。

  网易考拉与雅诗兰黛中国旷日持久的对峙以双方握手言和落幕。网易考拉日前在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公司已与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各自撤销法院在诉案件。网易考拉、雅诗兰黛中国持续一年多的诉讼纷争,最终以握手言和告终,可谓剧情反转。

  业内人士认为, 双方的纷争,本质上是一场线上与线下、传统一般贸易与零售进口跨境电商之间的渠道之争,双方利益上存在重大冲突。此次共同撤诉,至少意味着当下双方利益在某个维度下达到了平衡。撤诉和解对彼此而言,或许都是最好的选择。

  01

  握手言和

  4月19日,网易考拉在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宣告网易考拉与雅诗兰黛中国的拉锯战的硝烟已彻底散尽。双方曾就网易考拉平台出售的雅诗兰黛产品是否为真品,起过过数论纷争。

  网易考拉在声明中称,公司已于近日就与中国消费者协会等单位等名誉侵权纠纷案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12日做出民事裁定,准予撤诉。同时,网易考拉表示,虚心接受中国消费者协会等监管部门的指导和监督,未来,将以更加敬畏和开放的心态,诚恳听取、广泛接纳社会、媒体和消费者的建议和一件,耐心、虚心地做好消费者服务。在声明中,网易考拉还提到,除了郑重承诺“正品保障、假一赔十”不变,为了更好地保障消费者的权益,已于近期设立了5万元消费者权益保障金,并升级网易考拉“省心购”等一系列消费者保障措施,并附上了公司的监督服务热线。声明中称,雅诗兰黛此前已就与网易考拉的侵害商标权案提出撤诉并已获准。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雅诗兰黛中国确实已于3月19日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该申请已于4月8日做出撤诉裁定。

  事实上,今年3月中下旬就有媒体透露,已从网易考拉内部获悉,网易考拉与雅诗兰黛已对诉讼纠纷达成和解,网易考拉发布声明即是对此结果的官宣。

  对于为何选择和解,北京商报记者分别联系了两当事方。网易考拉表示对此事不予置评。雅诗兰黛方面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给予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网易考拉平台看到,雅诗兰黛品牌商品仍正常销售。对比网易考拉、雅诗兰黛品牌中国官网以及其他海淘跨境电商平台同款商品的价格,记者发现价格差别不小。

  以雅诗兰黛肌底精华露(小棕瓶)为例,同为50ml规格,品牌中国官网售价为850元,网易考拉雅诗兰黛品牌自营店售价为539元,100ml小棕瓶的售价为999元,价格仅比官网50ml售价高出149元,容量却是两倍。而在小红书自营跨境电商平台小红书福利社,50ml小棕瓶的售价仅为475元,接近官网报价的一半。

  02

  纠纷拉锯

  双方纠纷的导火索始于一次网购质量调查。

  2018年2月,中国消费者协会(以下简称“中消协”)刊发的《2017年“双十一”网络购物价格、质量、售后服务调查体验报告》。报告称,“双十一”期间,发现网易考拉所售雅诗兰黛ANR眼部精华霜15ml装系仿冒品。

  因不满“假冒认定”,网易考拉平台运营方杭州优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网易环球购有限公司以“鉴定报告由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出具,而雅诗兰黛上海公司并没有国家法律认可的任何鉴定资质,同时该公司与网易考拉海购等跨境电商行业存在同业竞争和商业利益冲突,其在没有法定资质也没有回避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出具的所谓“假”的鉴定报告不具有任何公信力”为由,对中消协、雅诗兰黛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雅诗兰黛公司等提起诉讼,要求删除涉案报道、刊登道歉声明并赔偿损失2100万元。2018年6月,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随后,2018年7月,雅诗兰黛上海公司反诉杭州优买科技科技有限公司、杭州优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网易(杭州)网络有限公司商标侵权,要求三被告立即停止实施侵害与原告第834258号“M·A·C”商标权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停止销售侵犯涉案商标的产品,披露侵权产品的供应链或来源;立即销毁侵权产品;连续三十日在人民网等网站刊登道歉声明,以消除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给雅诗兰黛上海公司造成等不利影响;连带赔偿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给雅诗兰黛上海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100万元,以及公司为调查和制止侵权行为所产生的合理费用20万元。该诉讼于2019年3月15日交由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审。

  在历时近一年的诉讼拉锯战中,网易考拉曾多次发布直指中消协、雅诗兰黛中国公司(上海公司)的声明,并出具第三方认证机构对平台所售雅诗兰黛ANR眼部精华霜做出的成分鉴定报告,措辞强硬。雅诗兰黛上海公司则相对沉默低调。

  03

  渠道之争

  雅诗兰黛中国与网易考拉的诉讼纠纷被业界解读为授权经销商与非授权经销商的一场利益博弈。这场博弈以“正品之争”为名,表面之下则是雅诗兰黛中国授权代理商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与海淘跨境电商这类平行进口渠道利益争夺的暗涌。

  知识产权专家、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例指导研究(北京)基地专家组成员严业福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谈到,对于假货的认定通常由品牌方开具。商品的品牌生产厂家具有鉴定商品是否为正品的权利,其出具的报告一般会被认为具有公信力。但如果鉴定是由与海外品牌在国内销售的相关利益方(如经销商)进行的,考虑到利益相关性,国内品牌代理商的鉴定结论,原则上应该仅代表自己的立场,并不具有公信力。品牌代理商一般是贸易公司,不具备技术鉴定手段,并且由于利益相关性,出具的鉴定意见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作为参考意见,但不应作为直接唯一的证据来认定所鉴定的产品为假冒伪劣。

  部分海淘业内人士则指出,雅诗兰黛中国与网易考拉的互诉纠纷实际上是雅诗兰黛官方授权渠道与非授权渠道利益冲撞的结果。海淘跨境电商本质上是一种平行进口,也就是不通过授权经销商的进口。平行进口具有合法性,且进口商品价格往往低于授权经销商的价格,这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授权经销商对于品牌在中国市场的价格垄断。

  投资金融律师董毅智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品牌商对国内外市场差别对待,是引发雅诗兰黛与网易考拉争执的重要原因。

  众所周知,国外奢侈品牌往往会在包装、产地、功能和定价上根据不同的市场做出区别。尤其是定价,同样的商品,国内外售价有时会相差至数千元。

  04

  能否“双赢”?

  对于双方的和解,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网易考拉和雅诗兰黛中国持续一年多的纷争,本质上是一场线上与线下、传统一般贸易与零售进口跨境电商之间的渠道之争,双方利益上存在重大冲突。此次共同撤诉,至少意味着当下双方利益在某个维度下达到了平衡。在长达两年的法律纠纷过程中,撤诉和解对彼此而言,或许都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双方今后的竞合走向,曹磊表示,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在他看来,以网易考拉为代表的新兴平台渠道商和雅诗兰黛中国为代表的传统品牌渠道商之间不会永远是“零和博弈”,他预测,未来不排除双方会探索符合彼此核心利益的合作方式。

  此次和解或许也符合雅诗兰黛集团的期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国际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王健撰文《从雅诗兰黛起诉网易考拉看跨境电商与传统渠道纷争》指出,表面上看,似乎是网易考拉侵犯了雅诗兰黛上海公司的独家经销权。实际上,如果存在侵权的话,也是雅诗兰黛上海公司与授权商家雅诗兰黛集团之间的纠纷。雅诗兰黛上海公司在中国区域内把销售价格定得过高,会限制销量,这可能也是品牌方不愿意看到的。

  雅诗兰黛集团在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2018财年净销售额同比增长15.72%至137以美元,创十年来新高。其中亚太地区净销售额7.08亿美元,同比上涨29.2%,主要由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带动。雅诗兰黛集团总裁兼CEO Fabrizio Freda 表示,未来集团将加大对数字化营销的投入,除天猫外,还将在不同渠道帮助旗下品牌进入并加速扩张中国市场。(北京商报)
 

  链接+

  告别野蛮生长、打破马太效应,跨境进口电商未来可期

  过去不久的3月28日,是网易考拉的周年店庆,四年前的这一天,它走进了我们的视野。时间再往前推,2018年11月,在即将步入第七个年头的时候,京东旗下全球购品牌升级为“海囤全球”,重新出发。

  根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的数据,2018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到人民币9.1亿万元,比2017年增长了19.74%,预计2019年交易规模超过人民币10万亿元。2016年、2017年、2018年中国海淘用户规模分别是0.41亿人、0.65亿人、1.01亿人,两年间人数翻了一番。

  2018年,网易考拉、天猫国际、海囤全球(原京东全球购)、唯品会国际、小红书分别以27.1%、24%、13.2%、12.3%、7.3%的市场份额雄踞跨境电商市场前五,合共占了超过八成的份额。

  由此可见,进口电商的规模还在不断扩大,头部平台稳稳守住自己的阵地,留给新入局平台的机会已不多。洪水退后,谁在裸泳?

  告别野蛮生长

  在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刚成立之时,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进口电商)还是摸着石头过河,那时直邮进口和保税进口的商品适用行邮税率,应征进口税税额在人民币 50 元(含 50 元)以下的免于征税。

  直至2016年4月8日,《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正式执行,规定了单次交易限值2000元,个人年度交易限值为20000元,直邮进口和保税进口的商品关税暂设为0%,增值税、消费税暂按法定应纳税额的70%征收,进口电商这条河才算慢慢趟出一丝端倪。

  早期流量红利、政策红利的释放促使各路企业疯狂涌入进口电商领域,抢占风口,以图拔得头筹。不过,放养式发展必然导致市场鱼龙混杂,刷单、零售商品二次销售、盗用身份信息等乱象频频发生。

  迈入2019年,伴随《电商法》的生效,以前处于“灰色地带”的电子商务环节纳入监管范围,其中就涉及对进口电商的整顿,不规范的企业会被门槛卡掉而淘汰出局。近期一系列跨境电商新政的颁布,更加明确了参与主体和各方责任,也把单次交易限值和个人年度交易限值分别提高至5000元和26000元,并增加了63个税目商品到《进口商品清单》当中。

  换而言之,进口电商的放养式发展将会变成过去式,未来的主旋律是正规化。相信政府部门亦会继续给广大电商平台“放水”,但更多地将引导到正规化上,最终呈现“慢牛”的态势。

  打破马太效应

  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消除信息不对称。进口电商经过多年的成长,各类信息均变得越来越透明化,如怎样辨别一件商品的真实性、哪个渠道的价格更加便宜……消费者对于商品信息大多了如指掌,甚至产生种草榜单、使用教程等资源。所以说,进口商品的价格变动范围会越来越窄,以增加顾客购买成本的方式来作为主营业务的道路越发难行。

  那么,后来者若想打破这个困境,聚焦点应该放在哪里更加恰当呢?

  依笔者浅见,一是追本溯源,货真价低;二是深化供应链整合,服务就是护城河。

  例如,天猫国际和海囤全球引入了多家国际大品牌,开设旗舰店,保证货物是正品;又如网易考拉的全球工厂店,和品牌制造商合作,质量不变价格更低。找到源头,严控把关,这事基本上大家都想得明白,也是各位商家努力实现的目标。不过,和品牌方、品牌厂商直面沟通,没有一定的实力和资本撑腰,恐怕沦为大型电商平台之间的游戏罢了。

  另一方面,既然有不少境外商家需要销售产品,那可不可以建立一个系统,为他们服务,把他们的商品从国外运到消费者手上?当然可以,而且是一条龙服务最好。从境外仓储,到跨境运输,再到境内清关,将供应链上下游服务糅合在一起,便于把控进度,按时推进流程。

  店铺展示还是网红带货?

  对于不太熟悉的产品,我们光简单地看到网站上的介绍还是很小概率会选择购买的,就像进口产品一样,需要通过某种媒介来增加我们对产品的了解,以促成购买决策。

  总体来说,这种媒介分成两类,一是实物,另一个是人。

  先来看看实物。通俗点,就是找到场所来展示产品。看得见摸得着,消费者就能近距离观摩产品,进行简单体验,从而拨开心中疑虑。许多电商平台看到这一点,纷纷开设实体店,挑选国外爆款放在店里展示。

  比如,天猫国际在杭州西湖银泰开出全国首个线下实体店,网易考拉的“海淘爆品店”和旗舰店陆续在杭州落户,京东的首家跨境体验中心坐落重庆财富购物中心,这些线下实体店都开在大型购物中心里,由于购物中心人流量庞大,比较好地满足商品展示的需求,而且进口商品的格调也与购物中心比较相符。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把店铺开在住宅区附近,定位社区店,寄希望吸引附近住户前来逛店,毕竟天天见到总会有某个时候想瞧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通常来说,进口电商实体店承担的仅仅是产品展示功能,购置后需要等待货物邮寄到家。不过,随着清关流程越来越便捷,系统越来越完善,商品“即买即走”已经变得可行,像郑州中大门的网易考拉O2O自提店使用前店后仓的模式,在店里下单的商品经过几分钟的流程就能够马上在仓库提走,不必在家苦苦等待。

  接着是人,即网红、达人等KOL(关键意见领袖)。他们透过直播、分享使用心得、社群互动等方式在粉丝群体中建立一定的知名度,然后把经时尚买手挑选过后的产品推荐出去,借人的展示来促成购买,如洋葱omall、小红书等进口电商平台。与其说相信产品而采购,还不如说是信任这个人的经验、专业技能而买下的。

  可以说,KOL带货的顾客粘性要比店铺带货的顾客粘性大,因为我们总是倾向于相信人而不是物。它的关键之处在于社群的运营。微博、微信、直播间等社群里的互动频率高,信息的专业性强,消费者对KOL的好感度就会上升,卖货的事亦是水到渠成。

  无论是店铺展示还是网红带货,聚焦商品还是关注物流,尽管跨境进口电商在红利渐过后曾经徘徊不前,但是它现在再次焕发活力。在“消费”这架马车的推动下,未来买遍全球将是常态。(钛媒体)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