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电商 > 正文

俄罗斯21岁外卖员猝死 引发行业反思

2019-05-18 05:13:51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阿德克·奥罗扎利耶维是一名21岁的青年,以外卖服务员职业为生。身体健康,此前并无心脏病史的他在连续工作10小时后,不幸倒地猝死,身上还穿着Yandex公司的黄色配送制服。

  “吃人”的外卖!

  近日,俄罗斯国民社交网站VK(相当于俄罗斯版Facebook)上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让全国民众感到震惊。

  阿德克·奥罗扎利耶维是一名21岁的青年,以外卖服务员职业为生。身体健康,此前并无心脏病史的他在连续工作10小时后,不幸倒地猝死,身上还穿着Yandex公司的黄色配送制服。

  阿德克的一名同事悲痛不已,“我俩在一起送货,我去买了包烟回来,就看到他倒在地上。一开始我还没意识到,这个年轻的生命已经走了。”

  根据最新的法医尸检报告,阿德克死于“过劳压力”导致的突发心梗。据其同事讲述,生前最后一天,他还收到了主管上司的斥责和罚款,因此他比以往更拼命地踏上送餐的路途。

  而更令人感到难过和讽刺的是,在他死后第二天,阿德克还收到了后台系统自动开出的1500卢布罚单,理由是“因旷工而错过订单”。

  这些细节公布后,一些俄罗斯民众自发抵制外卖服务,Yandex Eda(Yandex公司的外卖平台)也在下载平台上收到大量一星评价。

  据“外卖员正义联盟”(Justice 4 Couriers)官网介绍,在俄罗斯外卖小哥们大多没有正式劳动合同,每天实际能挣到的薪水大概只有1500-2000卢布(约合人民币165-220元),为此每天要工作12-14小时,期间甚至很难有喝水、上厕所的喘息之机。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和早已习惯外卖服务的中国不同,俄罗斯直到最近两年才有外卖服务。俄罗斯外卖市场虽然体量很小(目前只有十几亿美元),但才刚刚起步。2018年,该国外卖服务市场规模增长了300%以上。

  广阔的市场前景引发了众多商家的激烈竞争,而缺乏劳动保障的外卖小哥最终成为最大的牺牲品。

  死者家属拒绝接受公司道歉

  今年4月22日,阿德克穿着黄色制服倒在路边的照片,在俄罗斯社会激起了公众的强烈愤慨。

  而在近日,法医尸检结果出炉,阿德克死亡的主因是疲劳和心理压力造成的心梗。

  阿德克的哥哥提姆自从他7个月起就把他一手带大,情同手足。提姆表示,阿德克生前因为错过一单的送餐时间而被罚款,这让阿德克感到非常“绝望”,使他想要不顾一切地向他的主管上司证明自己。

  提姆表示,“他说他没有时间按时交付东西而被罚款,这让他急着想在老板面前弥补错误......

  他以前从来没有心脏病,却死于心梗。我咨询了一位心脏病专家,他告诉我这种情况完全可能是过度工作造成的,即使身体绝对健康的人也可能死于过度的压力。“

  六个月前,阿德克从吉尔吉斯斯坦的Tort-Kul村庄来到俄罗斯,很快就找到了Yandex的外卖工作来支持自己。要强的他坚持要打工自力更生,尽管他哥哥表示可以负担他的生活。

  事发之后,Yandex公司发表声明称:

  “公司已经意识到这一事故,并将密切监督外卖主管的管理工作。我们对发生的事情感到震惊,并对阿德克的亲属表示深切的同情。我们联系了他的家人,希望帮助解决这种可怕的情况......

  对于我们而言,以后会更好地监控快递员的负担。我们为员工提供全天候的电话支持。我们要求所有快递员与我们联系讨论任何不想接的单子。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考虑技术升级,以便快速合理地分配任务。”

  阿德克的家人对公司的道歉和赔款并不领情,“给再多的钱,也没法让阿德克死而复生了。”

  外卖员之死引发行业反思

  “在阿德克身上发生的事情是迟早会发生,不可避免的。”这是俄罗斯外卖同行们的心声。

  刚刚习惯手机点餐没有多久的俄罗斯民众,也没有想到自己享受的外卖便利背后竟然隐藏着如此恶劣的工作条件。

  一位俄罗斯博主上传了一个题为“与死者共鸣”的视频,声讨外卖行业“吃人”的现状。这个视频在短短几天内观看人数便突破50万,考虑到俄罗斯网民的人口基数,这一点击量已经堪称惊人。

  每经小编注意到,Yandex是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市场份额超过谷歌。和其他国家的互联网巨头一样,依托搜索和地图业务的优势,Yandex也在积极进军其他互联网服务领域。

  2018年,Yandex公司宣布与Uber俄罗斯分公司合作成立合资公司。该合资公司不仅垄断了俄罗斯网约车市场,也开始进入送餐服务,与俄罗斯最大的外卖服务delivery club激烈争夺市场份额。

  据了解,在俄罗斯,绝大多数外卖小哥们没有任何正式合同和劳动保障,全靠每天挣的的日薪过活。为了不被扣钱,外卖员必须做到在所有订单中不迟到哪怕一分钟。

  在Yandex公司,订单由公司系统程序直接分配给距离最近的外卖员。外卖员既不能自己选择订单,也不能拒绝系统派发的任何一单,庞大订量和苛刻时间表决定了他们甚至很少有上厕所的机会。

  据“外卖员正义联盟”(Justice 4 Couriers)官网介绍,俄罗斯外卖小哥们每天实际能挣到的薪水大概只有1500-2000卢布(约合人民币165-220元)。为了这可能不到200块钱的收入,一般的快递员每天要工作12-14小时,送餐距离累计约40-60公里。

  莫斯科时报跟拍了一位Yandex公司外卖小哥的日常工作,发现在跟拍的4个多小时期间,这位快递员累计送餐距离接近10公里。和中国快递员普遍配车的情况不同,被拍摄的这位快递员是靠双脚一路小跑完成送餐的。

  “我干了几个月之后,双脚已经麻木了,不过这样也好,脚上不再感到疼痛了。”

  死去的哈德克则是自己出钱买了一辆自行车来完成配送工作。而哈德克生前还穿着冬季的厚重制服,哪怕圣彼得堡当时的最高气温已达18摄氏度,因为公司还没配备夏季短袖。

  令人绝望的是,Yandex的竞争对手delivery club也没好到哪里去。

  根据俄罗斯博主的爆料,delivery club对待快递员的方式与Yandex差不多,唯一的差别在于delivery club是由人工派单,因此在派单速度上没有Yandex系统派单来的快。

  而这背后的原因也让人哑然失笑:因为Yandex垄断了俄罗斯的在线地图业务,delivery club只能使用对手提供的地图系统,但没有登录后台的权限,自然也实现不了机器自动派单的功能。

  为此,“外卖员正义联盟”网站提出几点诉求,其中包括

  要给快递员充分的休息时间;

  派单算法机制要公开透明;

  公司为快递员配备工伤和疾病保险;

  试用期表现优秀的快递员要有机会获得正式劳动合同

  而在此前,俄罗斯国家劳动监察局已开始对阿德克之死进行调查,着重检查快递平台是否违法该国的就业法。

  根据俄罗斯就业法律,老板行为导致其工人死亡的,将被禁止经营公司,甚至面临长达四年的牢狱之灾。Yandex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已启动内部调查。(每日经济新闻)
 

  链接+

  美团证实高级副总裁陈旭东4月已离职,曾任联想中国区总裁

  5月17日,36氪报道称,美团点评集团高级副总裁、快驴业务负责人陈旭东已于2019年4月离职,现任职紫光集团常务副总裁。目前离职原因未知,美团官方对AI财经社表示,陈旭东确实于4月离职。

  2018年3月,美团点评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前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陈旭东担任美团点评集团高级副总裁,负责大零售事业群B2B事业部;10月,美团点评上市后进行首次架构调整,陈旭东负责快驴事业部,关注商家供应链板块。

  美团快驴事业部于2015年3月正式成立,主力打造B2B餐饮采购平台,是美团完善餐饮生态圈的重要一环。2018年以来美团布局加快,5月收购餐饮SaaS服务商屏芯科技,增强对小B餐馆服务;9月,美团和腾讯联投快消B2B平台易久批2亿美元D轮融资。陈旭东上任后,也曾围绕上海打响餐饮B2B战役。

  加入美团前,陈旭东履历丰富。公开资料显示,陈旭东毕业于北京大学,也拥有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1993年加入联想,曾先后担任联想集团副总裁、中国及亚太新兴市场总裁、神奇工场CEO等,离开联想后曾在三胞集团短暂工作过。

  陈旭东的新东家紫光集团,31年前起步于清华大学的校办企业,如今已形成以集成电路为主导,从“芯片”到“云”的高科技产业链,成为全球排名前列的手机芯片企业。(AI财经社)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