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时尚 > 正文

科大讯飞过完节继续裁员 员工曝管理混乱产品质差

2019-02-14 03:41:14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之前也曾有自称科大讯飞员工的网友在脉脉留言称,公司多数岗位和人工智能挂不上边,诸如软件开发、系统集成等业务基本都是外包制作。

  2019年春节过后,科大讯飞(002230)的裁员风波仍没有停止。一名科大讯飞员工向《今晚财讯》透露:“年后还会继续裁员。”

  吴宇(化名)对《今晚财讯》表示,公司大概在2018年年中的时候就有了裁员计划;在春节前,科大讯飞对教育、政法事业部门进行裁员,比例高达30%。“裁掉的基本是与领导关系一般的人和刚进公司的应届生。”

  在春节前,有自媒体也曾爆料称“科大讯飞将裁员”。科大讯飞公关人员对《今晚财讯》回应称,公司年前的裁员比例大约在3%-5%左右。

  在1月底,科大讯飞曾发布一篇说明,称公司在正常进行年末绩效考评及末位淘汰工作,并将为被优化员工提供转岗等人性化选项;同时,公司还在同步进行招聘,2019年公司整体人数将比2018年稳中略升。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此前曾在内部会议上表示:“科大讯飞2019年人力将保持总体稳定、略有增长,但是绝不是通过裁员把人员变少。如果,我们不在组织内进行新陈代谢,企业和个人就会被时代和市场新陈代谢掉。因此,大幅度提升组织效能和激发员工积极性,是我们人力资源2019年的重要工作方向。”

  但在职场社交媒体脉脉上,曾有爆料称,科大讯飞以“代打卡”或“提前了4秒就餐”等理由辞退员工,变相裁员。包括吴宇在内的两名科大讯飞员工均对《今晚财讯》称:“有这种情况,公司内部发了通知邮件,公开了几个人的名字。”而在他们眼中,这种情况是公司在“鸡蛋里挑骨头”。

  在春节前,受到裁员传闻等影响,科大讯飞股价一度经历了大起大落,在1月30日,曾一度盘中大跌9%,跌至26.4元。节后,科大讯飞的股价开始缓步回升。截止到2月13日,科大讯飞股价为30.90元,总市值为646.59亿元。

  然而,当年科大讯飞曾处于巅峰时期的2017年11月,公司股价曾一度冲到74.76元,市值达到1560亿元。一年多之后,科大讯飞这家国内智能语音领域唯一的上市公司,市值已经悄然蒸发了超过900亿元。

  缩水的年终奖和加班文化

  和往年相比,这个春节,科大讯飞员工的年终奖也缩水了。

  科大讯飞公关向《今晚财讯》确认,员工的薪酬分为年薪制和月薪制。张容(化名)告诉《今晚财讯》,年薪制员工的年终奖分为从A到C三个等级,分别对应从1倍到1.5倍的年终奖系数。但是,“2018年的C等打折严重,公司并没有和员工说明原因,也没有公布年终奖的具体算法。”他到手的年终奖比往年“损失挺多的,只有60%。”

  据《今晚财讯》了解,科大讯飞还有的部门年终奖全员减半,“以往基本两个月,今年只有一个月”。

  也有很多科大讯飞的员工对公司绩效评定的标准提出了质疑。

  吴宇对《今晚财讯》透露,在科大讯飞平时员工绩效考核中,他所在的部门“强制有10%的人绩效打D”。而根据公司规定,员工连续两个月绩效评D就将被辞退。“我们部门已经有5个人被裁了。这就是变相赶人走。”

  也有自称为科大讯飞的员工在知乎上爆料称:“年终打D的,年后要看第一季度的绩效评比,不好的就辞退。”

  科大讯飞的加班文化也让一些员工难以承受。

  科大讯飞的员工向《今晚财讯》称,从几年前开始,科大讯飞就每年陆续发起诸如春潮行动、暑期会战、秋季会战、冬季会战等,强制员工加班。据其透露,全公司每周一、二、四都固定加班到晚上10点,“有的部门很清闲,又能得到领导重视,拿到预算支持;而有的部门,就得经常通宵加班。”

  一名自称科大讯飞武汉政法部门的离职员工在知乎上说:“你能想象吗?年会上放的宣传视频,内容全都是:孩子病了,因为项目要上线,不回去了;加班病了,挂着点滴到公司加班;结婚的当天,新郎接到公司的电话就当场逃婚;某个项目组一年365天无休息,保证项目平台正常交付……而这些就是公司的标杆。”

  还有员工在知乎上称,在科大讯飞,准时上下班的人会被领导约去谈话,主管也会被批评;准点下班的部门没有涨薪机会,不准新增人员。“我在的部门近期经常加班到凌晨四五点钟,在办公室躺会儿,第二天继续上班。孕妇也照样加班,即使如此,怀孕期间绩效考核还会被打最低,理由是经常请假(外出产检)。”

  对此,《今晚财讯》向科大讯飞方求证,对方回应称:“脉脉和知乎上的评论,是不是科大讯飞的员工都存在疑问,无法核实。因此,他们的言论都是未经官方证实的信息,他们说的问题也都无从考证。”

  中层管理混乱

  无论是内部员工的爆料,还是社交媒体上的传言,其中都或多或少地提出了对科大讯飞在中层管理制度上的质疑。

  一名科大讯飞员工李浩晨(化名)告诉今晚财讯,在科大讯飞,中层管理人员大约占公司员工总数的20%,但在公司的关键性岗位上,任职标准模糊。“很多管理层不干活,混日子。公司高管的一个亲戚,三本毕业的,可以做某部门的负责人,经常在上班时间打游戏。”

  管理是内部的问题,但它将直接影响产品和技术的质量。一名入职近一年的员工在知乎上抱怨说,自己所在的部门管理混乱,做事没有计划。“从产品到研发到测试到交付,没有专业性可言。管理的领导是从开发岗位临时抓过来的,根本没有管理经验,管理水平真的一般。”

  一名与科大讯飞合作公司的研发负责人曾向《今晚财讯》称,科大讯飞的“产品力”令他感到失望;售前人员缺乏专业知识,产品的应用性不强,“更像是实验室交付的作业”。

  之前也曾有自称科大讯飞员工的网友在脉脉留言称,公司多数岗位和人工智能挂不上边,诸如软件开发、系统集成等业务基本都是外包制作。李浩晨对《今晚财讯》表示:“这个说法属实。”

  巨头蚕食语音市场

  “科大讯飞的技术优势是语音识别,但这个市场太小了。”吴宇说。

  在2018年9月20日,某国际会议上的一名同声传译人员在社交媒体上质疑科大讯飞AI翻译系统造假,直接照搬人工同传翻译。

  不到一个月后的10月13日,央视点名曝光称,科大讯飞非法侵占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建设培训基地为名开发房地产。

  而在这背后隐藏的,是科大讯飞一直以来饱受质疑的盈利能力不足、业绩增长缓慢的问题。

  根据财报,从2013年-2017年,科大讯飞拿到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11亿元、1.47亿元、1.67亿元、1.80亿元、4684万元;从占比来看,2013-2016年,政府补贴收入对科大讯飞净利润的贡献率均超过35%。科大讯飞营业收入主要来源有教育领域、智慧城市、政法业务,三项业务合计占比超65%,绝大部分依赖政府采购。

  “讯飞在安徽合肥有政府扶持,出去了就不行了。”李浩晨说。

  在人工智能领域,智能语音行业相对而言,技术门槛较低。当年的科大讯飞,作为语音识别领域唯一的上市公司,连BAT也都曾是它的客户。而现在,无论是BAT,还是搜狗、京东等互联网公司,都已经开始了对语音行业的大举进军。

  科大讯飞原有的市场,正在逐渐被巨头蚕食。

  在脉脉上,有爆料称,讯飞的华南市场份额,正在被华为、新华三、腾讯等抢夺;连安徽的很多项目,也都在被阿里等拿走。而接受采访的多名科大讯飞员工都表示:“情况差不多是这样。”

  刘庆峰曾表示,科大讯飞需要提升管理能力,特别要向华为学习。“如果说,科大讯飞今天在核心技术上算研究生,产业上算本科生的话,我们面对舆情还是小学生的心智。”

  现在看来,在产品、技术、管理和市场等诸多方面,科大讯飞都还面临着更加严峻的挑战。(今晚财讯)
 

  链接+

  千亿市值一年腰斩 被传裁员股价巨震!科大讯飞:真没做房地产

  2018年,科大讯飞遭遇了上市以来最强 " 冷空气 "。

  公司市值从2017年11月22日的最高峰1565亿元缩水到600亿元左右,蒸发近1000亿元。

  在过去的一年里,科大讯飞受到了多方质疑,包括盈利疲软、靠政府补助、技术优势逐渐变弱等。更关键的是,被BAT“围攻”的同时,2018年底,科大讯飞又被传披着AI的皮,实则在做房地产生意。

  2019年来,这些困扰仍未散去,受到裁员传闻与计提商誉减值传言影响,科大讯飞股价大起大落,于1月30日盘中大跌9%。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第一财经《改变世界》节目中回应了诸多质疑,他表示,科大讯飞要在重重质疑中完善自己,公司这么多年真没做过房地产,不是说房地产不好,而是讯飞要坚持主业,在自己的核心赛道上前进。

  以下为节目访谈实录

  90年代放弃出国留下创业

  刘庆峰:1999年6月9日,科大讯飞成立,我放弃了出国的机会留下来创业。那时候我们的口号是:只要会说话,就会用电脑,让机器像人一样能听会说。我当时认为,语音在接下来几年可以实现大规模产业化,公司3年后就可以上市,很快就可以做到100亿。但我后来发现,当时的想法过于乐观。

  科大讯飞的产品——“话王98”面世后,受到很多人称赞,可是他们并不会花钱买900多元一套的产品。当时在合肥步瑞琪的盗版市场上,“话王98”的盗版软件每周可以卖出上千套,而我们一周能卖10套就不错了。

  产品销售遇阻的第一个原因是当时盗版的大背景,第二个原因是当时很多有钱用户使用电脑的能力很差。有时候显示器没开机,有时候麦克风没插进去,他们都说是软件的问题,我们就得上门服务,造成很大的财务负担。更重要的是,科大讯飞是一家学生创业公司,而纯软件产品是需要做市场的。

  当时的讯飞还面对着IBM、微软这些国际巨头。“燃烧最亮的火把,要么率先燎原,要么最先熄灭”,直到现在,你在科大讯飞还可以看到这一句话。当时,我们需要花钱做源头技术整合,讯飞最早的注册资金是300万,后来知识产权又重新作价, 300万作价被认定为5000万,作为股本金的2940万,投资者投资3060万,占到51%的股权。

  其实,我们早期创业团队股份比例不高,合在一起接近30%。当时对于股权,我们只坚持了一条,就是团队加在一起是相对第一大股东,所以我们把51%的股权分给了三家投资者,每家17%。在讯飞整个发展过程中,创业团队一分钱股票都没卖,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看好公司,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股权比例并不高,也希望保持控制权。

  到了2000年下半年,我们痛定思痛,既然2C市场很难打入,我们应该重新定位2B市场。我们就开始找华为,找中兴,找联想,就像Intel Inside一样,做IFLY Inside,为客户提供核心能力。直到2000年底,我们通过了华为的稳定性测试,拿下订单,紧接着又拿下联想PC的预装等50家客户,后来才有了联想、英特尔在2001年投资科大讯飞,上海复星也跟进。有了技术实力后,我们开始与运营商合作分成,到了2004年首度盈亏平衡。

  从1999年到2004年的经历,我总结出来的经验是:第一,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要看准方向,并且热爱这个方向,才能坚持;第二,学习能力是非常重要的,绝对不能一根筋,要有开放的心态,选择比较好的股东和投资人,让别人栽过的跟头成为自己的经验。

  迎接万物互联时代

  从2008年上市之后,我认为科大讯飞有几个比较关键的阶段。

  2008年,科大讯飞的业务从原来的语音合成扩展到语音识别,开始做语音评测,产品线不断丰富。我们还从2008年开始研究深度学习。2010年,科大讯飞推出中国第一个讯飞语音云平台,推动手机语音听写时代的到来。以前,Nuance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但从2010年开始,我们已经从模式上超越Nuance。所有用户数据都汇聚在讯飞平台上,我们有机会来打造一个产业生态,所以后来才有了讯飞输入法,每天的用户使用量在1.2亿人以上。

  2014、2015年开始,我们正式提出,让机器从能听会说,到能理解会思考,从语音合成识别到机器的学习和推理。我们让机器可以改作文,不仅评测我们的普通话和英语发音是否标准,还能评测我们的口头作文,再进一步,机器可以对四六级英语作文和高考语文作文评测,其结果超过了老师的平均水平。

  在2018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大家讨论互联网的下一阶段是什么。我认为是从现在以手机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进入万物互联时代,所有设备都能联网,所有设备都具备理解和交互能力。比如说将来我们的眼镜、手表、纽扣、胸针、项链,都可以通过语音交互来打电话、发短信、听音乐、查询相关内容,人们将通过折叠屏幕,或者通过空中成像看视频。我认为未来的终端一定是无所不在的,越来越多的设备将没有屏幕,在移动情况下使用,并且在几米外操控。所以语音一定会是下一步最重要的人机交互方式。

  对今天的讯飞,我认为,没有伟大的技术,只有伟大的产品,所以如果总是躺在核心技术领先的摇篮里去布局产品人员、市场人员,公司就没有前途,我们必须把核心技术优势变成产品优势,变成商业模式优势,变成客户资源优势,最后变成综合优势。

  我希望科大讯飞能在核心技术上代表中国在全世界有话语权。中国现在有全世界市值排名领先的互联网公司,但具有国际话语权的科技公司还不是很多。我希望在人工智能领域、在能听会说和能理解会思考的领域,科大讯飞能够代表中国在世界上赢得话语权。

  重重质疑中努力完善自己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讯飞遭遇不少质疑。有教授说科大讯飞有风险,靠政府补贴,其实科大讯飞2017年收入50多亿元,2018年增长依然很快,而我们获得的政府补贴才1亿多元,只占公司总收入的2%。上市十年间,我们共获得政府补贴十几亿元,我咨询过相关领域的几个院士,他们都认为这不是太多,是太少。

  以去年为例,我们获得的政府科研经费和退税各1亿多元,去年税后利润将近4亿元,如果有人故意恶意解读,就会说讯飞税后利润4亿多,政府补贴占到利润的一半。但实际上,按照我们的战略发展,科大讯飞现在就是要多花钱,可以适当亏损,我认为应该看政府补贴在毛利总额和收入总额中所占比例,实际上分别是4%和2%,是很低的。

  2018年讯飞遇到的另一个挑战是所谓的“做房地产”的质疑。2008年上市之后,我的老家泾县找到我们,问能不能为家乡做点事,后来我们认为可以建一个研发基地,就像华为也有封闭式的开发基地,在山清水秀的地方,研发效率也会提高。研发基地用于科大讯飞员工的住宿、培训、开会,加上科研楼总共只有60亩,并且签合同时我主动加了一个条款,就是十年内我们都不对外转让。

  我一直跟团队说,企业可以合理捐赠,个人可以做更多,但是绝不挣钱,这是我们的基本逻辑。后来有很多谣言,说科大讯飞打着AI的旗号做房地产,幸好我们这么多年真的没做过,不是说房地产不好,而是讯飞要坚持主业,在自己的核心赛道上前进。我们在全国,除了安徽总部之外,只拿了两块地,一块是2012年在天津30亩地,用作研发楼,一块是2014年在广州,只有6亩。不仅科大讯飞没有做房地产,我们的分子公司也从来没做过房地产。

  面对目前的诸多挑战,我认为讯飞需要从三个方面加强自己:

  第一,我们的平台和赛道战略要进一步清晰。科大讯飞的机会就是凭着赛道形成业务根据地和盈利能力,在赛道中找到一些强技术刚需领域,如教育、医疗、司法。

  第二是能够从2G到2B和2C。2018年我们增长最快的是2C业务,我们希望未来是2C和2B的双轮驱动。2018年,消费者业务实现了翻番的增长,2017年占收入比例大概在27%,毛利大概30%,2018年占收入比例达到37%,毛利接近40%。以教育为例,考试中心、教委先采购我们的机器测评技术,接着学校就会采购,孩子在家里就能够模拟学习。

  第三是提升管理能力。我认为,科大讯飞有很多东西没有制度和机制保障,在这方面,我们特别要向华为学习,包括打破部门墙进行内部资源调度、内部的考核机制、媒体舆情的公关应对机制等。如果说,科大讯飞今天在核心技术上算研究生,产业上算本科生的话,我们面对舆情还是小学生的心智。(第一财经)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