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海外 > 正文

737MAX停飞近10个月 波音终于解雇CEO

2019-12-24 19:02:3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目前波音公司已经拿出36亿美元来弥补额外的生产成本,并拨出61亿美元作为客户补偿。波音目前已经被迫停飞了383架已经投入使用的737MAX飞机,另外还有400架完工的飞机等待交付给客户。

  据CNBC等多家媒体报道,由于在两次737MAX的空难后希望努力赢得监管机构、客户和公众的信任,美国中部时间本周二早间,波音公司宣布解雇公司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穆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报道中称,波音董事长大卫·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将于明年1月13日正式接替穆伦伯格成为公司新CEO;董事会成员劳伦斯·凯尔纳(Lawrence Kellner)将成为波音的非执行董事长(non-executive chairman),立即生效。

  截至北京时间23日22:55,波音股价暂时上涨3.11%,但随后回落。

  穆伦伯格1985年便开始在波音工作

  CNBC报道中称,穆伦伯格其实早在1985年便开始就在波音工作,一年之后他从爱荷华州立大学毕业,成为了一名航空工程师。2009年,表现优异的穆伦伯格一路晋升,负责包括波音的防务业务。2015年,穆伦伯格成为波音的CEO,专注于公司庞大业务中的薄弱环节。

  自穆伦伯格上任到737MAX全球停飞之前,波音的股价一度上涨了两倍之多,而这背后的直接原因则是波音提高了喷气式飞机的产量,并通过股票回购和更高的股息向股东返还了更大比例的利润。

  有波音公司的前员工质疑称,为什么穆伦伯格在2018年印尼狮航737MAX坠毁后没有立刻下令停飞该机型?但也有其他人表示,穆伦伯格不应该为737MAX的飞行控制系统的设计负责。

  《华尔街日报》报道中称,穆伦伯格的确不是737MAX最初的CEO,但在该机型于2017年正式投入商业飞行之前,就已经担任波音的CEO两年时间。知情人士表示,在此期间,波音的工程师增加了(737MAX)飞行控制系统的功率。也有调查人员表示,这一设计上的变化就是导致了两起坠机事件的原因之一。

  也同样是在穆伦伯格的任期内,波音公司几个月时间以来都一直未通知监管机构,称公司的737MAX上一个与安全相关的功能可能会在飞行途中失控。对此,穆伦伯格表示他也被蒙在鼓里。

  两次737MAX空难后该机型在全球停飞,已经对波音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两起空难也引发了多项包括联邦刑事调查在内的诸多调查,这甚至还涉及2017年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对飞机的开发和认证。上周,为了削减成本,波音还表示将于明年年初暂停737MAX生产。

  有分析指出,在可预见的未来,暂停737MAX的生产,将导致波音的数百家供应商在加薪、资本投资和招聘新员工方面可能会更加谨慎,这可能会对制造业以及负责运输巨型金属部件的铁路和卡车公司产生更广泛的负面影响。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8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波音737MAX的问题足以使美国今年一段时间内的GDP减少0.4%。

  目前波音公司已经拿出36亿美元来弥补额外的生产成本,并拨出61亿美元作为客户补偿。波音目前已经被迫停飞了383架已经投入使用的737MAX飞机,另外还有400架完工的飞机等待交付给客户。其实在今年4月份,波音就将737MAX的产量削减了1/5,并且由于波音放弃了在今年提高737MAX产量的计划,这也导致供应商必须调整供货情况。但投行杰弗瑞估计,按照波音之前每月42架737MAX的产量,每三个月就要消耗44亿美元,暂停生产预计将节省一半的费用。

  分析师:737MAX全球停飞至少对波音造成200亿美元损失

  《华尔街日报》报道中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预计FAA在明年2月份之前都不会批准对此前737MAX坠机事件中涉及的飞行控制系统的修复,以及对飞行员进行的相关培训。

  这场十多年来最严峻的危机,也使波音在与其重要竞争对手空客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无法在快速增长的航空市场上向各大航空公司供货。目前,波音和空客总共积压了超过1.3万架喷气式飞机的订单,相当于两家公司7年的产量。波音原计划将在今年制造900多架飞机,其中包括近600架MAX系列的喷气式飞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其实波音早在今年10月份就已经结束了穆伦伯格董事长的职务,称那样他可以更好地专注于让737MAX复飞。然而,737MAX的复飞却因为全球各大监管机构的问题而被一再推迟。本月早些时候,FAA局长表示,他不排除因波音未能披露737MAX而对公司处以罚款的可能性。

  波音估计,737MAX全球停飞将导致公司损失100亿美元,但业内分析师预计波音的损失至少是其官方预估的两倍。

  波音在解除了穆伦伯格董事长职务后不久又解雇了公司商用飞机部门负责人凯文·麦卡利斯特,在波音工作了30年的全球服务业务负责人斯坦·迪尔将取代其职位。

  其实除了737MAX全球停飞的问题之外,上周末波音的星际飞机(Starliner)无人太空船由于计时装置出错,无法与国际太空站对接而提早6天结束任务,于美东时间22日重返地球,降落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沙漠。(每日经济新闻)
 

  链接+

  换了CEO的波音,你敢坐了吗?

  “波音公司首席执行官米伦伯格宣布辞职”,几乎今天所有中文媒体都在报这条消息。但有意思的是,外媒的标题却是“米伦伯格被波音炒鱿鱼了”。

  究竟是辞职还是被炒?

  其实,无论米伦伯格是如何出局,都无法让曾经做什么都对、如今做什么都错的波音走出困局。只要不改变对人命漠不关心、追求利润至上的傲慢作风,靠换帅“转运”都只是波音的美梦。

  1

  宣布辞职?被赶下台

  737 Max客机复飞遥遥无期并被宣布暂停生产、“星际客机”号飞船首秀故障被迫放弃与国际空间站对接……经历了“史上最糟糕一年”的美国波音公司上周又接连受挫,外界对其不信任感的加剧成了压垮波音首席执行官米伦伯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公司宣布丹尼斯·米伦伯格已经辞任首席执行官和董事职务。”当地时间23日,波音公司对外发布的新闻稿写道,明年1月13日,董事会主席卡尔霍恩将接任首席执行官。

  但辞任?查遍外媒你会发现,似乎有关波音换帅的报道更多用的是fire(解雇)、ouster(罢免)这两个词,而不是resign(辞职)。

  美国媒体曝光了在波音工作了30多年的米伦伯格究竟是怎么被公司赶下台的。

  知情者称,当地时间22日下午5时,波音公司董事会召开电话会议,是不是要让米伦伯格出局正是这场电话会议的主题。但当事人米伦伯格并没有参加会议。

  当天晚上,米伦伯格从卡尔霍恩和另一名董事会成员那里得知了董事会要求他辞职的消息,据说他对董事会的决定感到不快。这也就是说,米伦伯格应该是被迫辞职的。

  2

  成长故事?没人要听

  至于为什么要把资深老员工米伦伯格踢出局,原因显而易见。

  除了没能监管好公司的生产,在两起空难发生后的危机公关上,米伦伯格的表现确实有点一言难尽。工程师出身的他虽然多次向遇难者家属道歉且承认波音犯了错,但似乎更多依赖数据和法律手段,少了些人情味。唯一算是有点人情味的,就是他总是会为了证明自己的诚实和对他人的尊重,而提及自己在农场上的成长经历。“我想告诉你我的成长经历。我只是诚实地面对这些。在爱荷华州的时候,我的父亲言传身教……(让我知道)当你的表坏了,你必须负起责任修好它。”

  父母教导挤奶的农场少年要正直、勤劳和尊重他人,使他成长为大公司波音的首席执行官,这的确是一个足够有感染力的故事,但能否打动别人取决于讲这个故事的场合。比如,狮航空难的听证会就有些不合适。可偏偏米伦伯格总是在类似的场合讲这种不合时宜的童年故事,也难怪他会被遇难者家属吼:“滚回你的农场吧!”

  不过,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份文件,美国媒体测算出了米伦伯格离职可能获得的补偿金——最多3900万美元,这其中包括660万美元现金、奖金和股票分红。

  3

  经验老道?波音换人

  在与受害者沟通方面,米伦伯格的情商确实有点……简直就是史上最糟糕的公关样本。波音称,换掉米伦伯格旨在重塑公司形象,试图以此解决这场无止尽的危机。“波音未来将重新以保证彻底透明度为目标,力求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全球其他监管方以及客户达成积极有效的沟通。”

  “米伦伯格早就该走人了。”美国众议院运输委员会主席彼得·德法齐奥说,“在他的监管之下,一家备受赞誉的公司做出了一系列极具破坏性的决定,将利润摆在优先于安全的位子上。我希望,让米伦伯格离开的决定能让波音开启新的篇章,兑现在安全和责任上承诺。”

  米伦伯格的继任者、62岁的卡尔霍恩,据说是个处理危机的老手。他曾经在卡特彼勒公司因涉嫌逃税而被美国联邦执法官员突击调查后不久任该公司董事会主席;在911事件让通用电气股价大跌之时接管通用电气的航空部门……

  卡尔霍恩曾经与人合写了一本书叫《公司如何取胜》,认为“坦率”是一个人能否成功领导一家企业的重要因素。而许多人认为,“坦率”也正是波音在处理737 MAX危机的初期最欠缺的。

  波音董事会成员劳伦斯·凯尔纳在周一的声明中称赞卡尔霍恩的“深厚的行业经验”,称他将成为波音公司的新任首席执行官,率领波音面对挑战。

  4

  咸鱼翻身?想得太美

  米伦伯格走了,换上卡尔霍恩,波音就能咸鱼翻身了?似乎没那么简单。

  显然,将波音公司面临困境的责任归于一个人身上是不合适的,更何况与受害者糟糕的沟通只是导致波音挨批的一方面因素。毫无底线地追求高利润的企业文化,才是导致悲剧发生、让波音走下神坛的根本原因。

  降低成本让利润最大化,一切向钱看。无论是米伦伯格还是他的前任吉姆·麦克纳尼,总是想着让明明不差钱、本该将乘客安全视为关键的波音“开源节流”。

  抢占市场,“开源”:

  原本应该定定心心地生产飞机并确保产品的安全,但为了打败竞争对手,波音采取了一些毫无底线的做法。比如,明明波音自己也接受了美国联邦政府通过NASA和军工项目的间接补贴,以及华盛顿州的直接补贴,却指控被空客收购的庞巴迪接受加拿大政府补贴并涉嫌倾销,气得时任空客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汤姆·恩德斯大骂波音“霸凌”。

  为了和竞争对手空客推出的A320neo抢占市场,波音急吼吼地决定“翻新”已经安全飞行了多年的老款波音737客机,换上更省油的发动机。但也正是这个笨重的节油发动机,搭配上糟糕的防失速系统,让两架737 MAX一头栽到地面。

  施压供应商,“节流”:

  为了“节流”,米伦伯格持续向供应商施压,迫使他们削减成本。但他只不过是“继承”了前任吉姆·麦克纳尼的做法。正是麦克纳尼开始了所谓的“成功合作计划项目”,迫使供应商给予折扣,从而为波音公司省钱。

  培训飞行员原本也应该是波音生产飞机之外最重要的一项任务,但这也变成波音有利可图的一环时,就开始变味了。2013年,波音决定将原本位于西雅图的飞行模拟器搬到迈阿密,并且曾经以高质量培训为荣的波音也将培训飞行员的工作外包给承包商,希望借此降低成本,此时波音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是麦克纳尼。但事实上,这些操作也使得培训飞行员的教练与飞机设计师之间的沟通减少,甚至连教练自己都觉得波音为了利润而牺牲了培训质量,希望花更少的钱、更少的时间培训飞行员,好让航空公司为更多飞行员接受培训而买单。

  2016年1月737 MAX首飞时,驾驶飞机的一名前美国空军战斗机飞行员、一名曾为NASA驾驶过试验机的海军老兵就在启动发动机前忘了调整制动设备。这几乎就是737 MAX传奇中极具讽刺意味的一笔。

  企业重视盈利本没有错,但当追求高利润成为了波音的企业文化,那么它就彻底失去了底线,也注定了它将彻底失去客户信任的命运。安全飞抵目的地是每一名飞机乘客的需求,将每一名乘客安全送抵目的地也是每一家航空公司的需求,如果连客户这一最基本的需求都无法满足,那为什么要选择波音?米伦伯格只不过是波音董事会推出的替罪羊而已,但“牺牲”他换不回人们对波音的信任。摆在波音新掌门人卡尔霍恩面前的,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新民晚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