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环保 > 正文

垃圾分类催生新产业 垃圾桶供不应求遭限购

2019-07-07 00:07:50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垃圾分类正引发一场新的变局,它不仅带火了不少现有的生意,也创造了很多新职业、新商机。当你还在为“扔垃圾自由”担忧,为“你是什么垃圾?”这一灵魂拷问而犯愁的时候,有些人却借此赚钱,“生意兴隆”。

  垃圾分类正引发一场新的变局,它不仅带火了不少现有的生意,也创造了很多新职业、新商机。当你还在为“扔垃圾自由”担忧,为“你是什么垃圾?”这一灵魂拷问而犯愁的时候,有些人却借此赚钱,“生意兴隆”。

  新旺季

  ——“每秒卖1个垃圾桶”

  7月1日起,上海正式开始执行“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新规,个人扔错垃圾最高罚200元。全国46个城市也将陆续进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

  在这场变局之中,垃圾桶卖家和生产商无疑是最大受益者之一。

  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每秒卖1个垃圾桶。”淘宝极有家数据显示,整个6月垃圾桶销量达到300万件,尤其是在6月24日到30日这一周,垃圾桶的销量同比去年大涨五成,有商家由于销量火爆不得不限购一人一件。

  记者线上咨询一位进口垃圾桶淘宝卖家,其店铺月销量显示已经超过2.5万笔。该商家表示,最近垃圾桶销量火爆,其爆款商品“干湿分离垃圾桶”价格在178元至208元,已经实施限购,每人限购1件。“因为不够卖了,目前全网断货。”

  有商家已经开始限购垃圾桶。

  垃圾桶制造商,也是忙并快乐着。

  浙江台州是分类垃圾桶等塑料产品的产业带,近一个月来,约3000家台州日化企业受益于垃圾分类,1688平台上的线上买家增长近一倍,企业销量同比增长超45%。

  浙江台州市鸿升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冬生对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的分类垃圾桶已经是供不应求的状态了,订单主要来自上海等地,现在已经全员24小时生产,日产量3、4万只垃圾桶。

  “去年公司毛利润上千万元,净利润100多万元,预计今年净利润能翻倍到200万左右。”陈冬生说。

  浙江台州路桥航星塑料模具厂常务副总经理唐传余表示,从今年2月起,来自上海的分类垃圾桶订单猛增。工人在三班倒赶工生产,客户为了第一时间拿到货,经常在这里等到半夜12点。

  “近七成的买家是从线上找过来的,有些买家订单数量达到几十万。”唐传余说,公司停掉了其他塑料制品生产线,全力保障分类垃圾桶生产。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新职业

  ——“代收垃圾网约工”月入万元

  垃圾分类回收,也催生了新职业,“代收垃圾网约工”便是其中之一。所谓代收垃圾网约工,顾名思义,客户通过线上预约,线下废品小哥上门回收。

  支付宝华东城市经理王亦菲对记者表示,“代收垃圾网约工”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全职,一种是兼职。“支付宝垃圾分类回收平台目前有50多家垃圾回收服务商,规模大的有几十名代收垃圾工,少的有七八个人。”

  有的“代收垃圾网约工”已经能做到月入万元。在上海,30多岁的“代收垃圾网约工”罗奇本身是一名全职工,薪资结构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底薪5000元左右,另一部分是回收补贴以及回收物的增值收益。

  罗奇说:“别看收垃圾好像很脏,其实这是一个朝阳行业,努力一点,月入过万不是梦。”

  王亦菲表示,罗奇是全国数千名支付宝垃圾分类回收“上门回收员”之一,代收垃圾的收益全部归代收员。“比如用户卖给代收员一个瓶子1毛钱,代收员卖给公司1.2毛,那么2分钱利润就是代收员的,价差全部归他自己。”

  近几个月以来,预约上门回收的订单日渐增多,同样身为“网约回收工”的李明哲也表示,只要勤快,多劳多得,月收入甚至可达到一万元以上,比以前多了三四千元人民币。

  此外,垃圾分类的相关职业薪酬也很可观。根据猎聘大数据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猎聘平台上与垃圾分类处理相关岗位的平均月薪达1.6万元。

  其中,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工程师相关岗位平均月薪为2.2万元,固废垃圾处理开发相关岗位的平均月薪为1.9万元,垃圾分类市场经理相关岗位平均月薪1.4万元,水处理和有机垃圾设计工程师相关岗位平均月薪1.4万元,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工程师相关岗位平均月薪1.2万元。

  新商机

  ——上门代分类、代扔垃圾

  其实,前面提到的“代收垃圾网约工”,主要解决的是可回收垃圾的回收问题。而由于上海垃圾分类有“定时定点投放”的要求,这让很多人为难挠头,对此,有商家专门推出了收费的垃圾代扔服务。

  在淘宝上,上海一家推出上门代扔垃圾的商家对记者表示:“很多人由于工作繁忙,或者年龄较大、腿脚不便等因素,无法及时把垃圾投放到指定地点,我们提供代扔服务。”

  该商家表示,“垃圾代分类代扔是每月收费320元,你只需要把垃圾放门口,我们会上门收,然后分类好进行投放。一般建议你自己分好类,我们代扔,因为收费便宜一些,每月只需要120元。”

  记者注意到,该店铺月销量已经有226单。

  而在线下也衍生出这样的服务。在上海,已经有商家面向小区居民推出了代扔垃圾的服务,每天每家收费1-2元不等。

  ——垃圾分类APP、小程序开发

  除了代扔垃圾外,垃圾分类APP、小程序的开发也成为一个新商机。

  “这是什么垃圾”“小龙虾是什么垃圾”“湿纸巾是什么垃圾”,用户可以通过垃圾分类APP或者小程序一查便知,非常方便。

  截至7月3日中午12时,支付宝平台上的垃圾分类小程序累计新增用户数已突破百万,用户分布也从上海逐步扩散至浙江、广东、北京、天津等全国多个区域。仅华东地区就有超过60名个人开发者在支付宝平台上申请开发垃圾分类相关小程序。

  除常规的搜索查询外,这些新晋开发者还普遍应用了平台上的语音识别、图像识别、AR互动等开放能力。

  王亦菲说,有一些小程序是正规的垃圾回收公司开发的,他们是希望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客,可以获得更多用户;也有一些是程序员等个人开发的,等流量做起来后,可以通过接广告赚钱。

  卖垃圾分类产品、上门回收垃圾、上门代扔垃圾、开发相关APP,垃圾分类带来的机会这么多,你准备入坑了吗?(中新网)
 

  链接+

  在日本,垃圾分类是一种生活方式

  6月开始,上海人遇到了一个新问题——垃圾分类。

  今年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它被称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原本混放在一个袋子里的垃圾,从此需要严格按规定分成干垃圾、湿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如果扔错,最高将被处以200元的罚款。

  一夜之间,扔垃圾不再是“随手的事儿”,而需要“好好琢磨一下”。为了正确地扔垃圾,上海迅速掀起学习垃圾分类风潮。对垃圾分类,有人赞同,有人质疑。上海,仍在适应和磨合的节奏之中。

  而在邻国日本,垃圾分类已经实行了四十多年,以详细的分类,苛刻的投放时间闻名世界,让很多到日本旅游和短暂生活的人都难以适应。但日本的民众已经将垃圾分类内化成了生活方式。经过民众和政府的通力合作,四十年间,日本的垃圾处理和回收取得了不少成就。

  上海:怎么扔垃圾,成了大问题

  线上对上海垃圾分类的讨论,是从“到底怎么区分干垃圾和湿垃圾”开始的。

  在上海的垃圾分类规则中,湿垃圾=易腐垃圾,干垃圾=其他不能分到前三类中的垃圾。

  但在实践中,分类中的“干和湿”,与实际体验上的“干和湿”会有很多错位。

  比如湿纸巾,湿的,但属于干垃圾;而瓜子壳,干的,但属于湿垃圾;鱼骨头和猪骨头,都是湿的,但前者是湿垃圾,后者是干垃圾……

  稍微一个不留神,就可能分错类,在垃圾桶前被志愿者指出错误。

  不光如此,垃圾分类之后,原本简单的事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6月初的某天,外企工作的袁婕准备将一根还没吃完的雪糕连同包装扔进路边的垃圾桶,有志愿者看到上前阻止,告诉她手里的垃圾一部分是干垃圾(包装袋),一部分是湿垃圾(雪糕),还有一部分是可回收垃圾(雪糕棍)。

  靠点外卖为生的小杨,在浏览了社区发的分类指南之后,决定以后“只点汉堡和披萨之类没有汤汤水水的饭”,他接受不了把没吃完的外卖和外卖盒分开扔,“点外卖不就是为了不做这些事吗?”

  而固定在早上7:00到8:30、晚上6:30到8:00的垃圾投放时间,则让很多早出晚归的白领“根本赶不及扔垃圾”。有人调侃,“垃圾分类将成为上海公司推行‘996’的最大障碍。”

  和垃圾分类“亲密接触”的第一个月,人们的生活习惯被打破,感觉到诸多不便,还在适应的节奏中。

  日本:苛刻的垃圾分类规则

  比起刚刚推行的上海,在日本,垃圾分类已经有了四十多年的历史,是一项全民都积极参与的活动。

  日本对垃圾问题的关注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当时正值战后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东京到处是垃圾。时任日本东京都知事(相当于东京市长)的美浓部亮吉,提出了“向垃圾宣战”的口号,鼓励建造垃圾焚烧炉和填埋场。

  八十年代“泡沫经济”时期,垃圾数量和种类激增。1989年,东京的垃圾总量达到了创纪录的490万吨。焚烧和填埋无力处理巨大体量的垃圾,必须通过有效分类来改进焚烧技术。与此同时,民众意识到对于垃圾处理无法再置身事外,必须参与其中。

  1999年,日本在《循环型社会形成推进基本法》中提出了“3R”理念:Reduce、Reuse、Recycle(减少、再利用与再循环)。并建立起了细致、复杂的分类规则。

  如今,走在日本的任何一个社区,你都会看到详细的垃圾分类图标和收垃圾时间表。日本的垃圾主要分为五大类,每大类下还有更细致的分类,并且每个地区都有所不同。

  东京大田区的分类指南长达30页,有500多个条款;横滨政府则将垃圾分为10大类,更详细的指南手册有27页。

  而花在垃圾上的时间,不仅仅是分类这么简单,扔掉之前,还需要对垃圾进行处理。

  比如,牛奶盒必须用水冲洗后,剪开晾干,然后用绳子捆绑在一起;宝特瓶的瓶盖、瓶体和标签,也需要分开投放;超市里的塑料盒,用完后会被清洗干净,直接送回超市。刚来日本的外国人有时调侃,“简直要有个博士学位才能理解他们的垃圾回收规则。”

  比起可以每天扔两次垃圾的上海,在日本,每种垃圾只能在每周的固定时间投放,如果不小心错过,就只能再等一周。

  比如在东京,周一统一收容器包装类垃圾,周二和周五可以扔可燃垃圾,周六可以扔资源垃圾,而不可燃垃圾只有每月第二、四周的周四才能投放。如果有钢琴、家具之类的大件垃圾,则需要联系专门的人员,并支付一定的费用。

  垃圾分类,是日本人的生活方式

  在政府和民众的通力合作下,四十年间,日本在垃圾分类和处理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2014年,东京的垃圾总量为270万吨,比1989年减少了44.8%。其中约1/8被扔进东京湾的垃圾填埋场。

  为了更好利用和回收垃圾,政府一直在投入资金提高垃圾处理技术。目前,通过高温处理,可以控制有害气体的产生,减轻大气污染;焚烧后产生的灰烬,除了一部分被填埋、也可以用作水泥生产或制造沥青。燃烧产生的热能,可以用来发电和供暖。

  这些成绩的背后,也离不开民众的支持。

  孩子们很小开始就对垃圾分类的规则耳濡目染。从幼儿园到高中,学校也都会定期组织学生参观当地的垃圾处理厂。

  经过四十多年的教育,垃圾分类不仅成为日本民众的一种生活方式,也彰显着他们对国家的责任感。

  日本西部的上胜町,准备在2020年达成“零垃圾”——回收所有垃圾,不送任何东西去焚烧。

  他们的垃圾分类细致到45种,小镇甚至没有垃圾收集服务,居民们需要直接把垃圾送到处理厂。

  小镇中的人可以接受这种“麻烦”的生活。71岁的高桥泽子说:“我知道焚烧垃圾很方便。但最好还是回收利用,不然太浪费了。”

  除了日常做好垃圾分类以外,日本人还经常会发起很多关于垃圾分类和环境保护的活动。根据地理位置和城市特点,有不同侧重。

  在东京,漫画爱好者会装扮成喜爱的漫画角色,参加非营利组织发起的捡垃圾活动,向青少年宣传环保观念。

  千叶县一宫市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冲浪项目场地所在地,上个月,人们在此地发起垃圾收集活动,来提高公众对海洋塑料污染的认识。

  甚至有人把酒吧开在垃圾处理厂的旁边,试图推广最先进的垃圾处理设施,并督促居民对自己每天产生的垃圾进行反思,而酒吧的名字,就叫做“垃圾坑”。

  世界银行2015年的一份数据显示,到2025年,每人每天将产生约3磅垃圾,比目前高出一倍多。垃圾分类,将是人类面临垃圾难题时必然的选择。

  7月1日进入“垃圾分类时间”的上海尚在适应之中,除了上海以外,目前国内已有9个城市对垃圾分类立法,2020年底前,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东京清洁管理局的国际合作官员小村信史说,“我们必须减少废弃物,并回收那些可能成为废弃物的东西。”

  上胜町的城市主页上的标语也写道:“混在一起是垃圾, 分类以后成资源。”(新京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