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被曝恶意延付退课款 沪江教育带病上市经历大考

2019-01-08 04:02:34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近日,有多位曾购买过沪江在线课程的学员向投资者网反映,其购买的课程质量差,学习成效低,并且沪江网校恶意拖延退课款项,致学员受到损失。

  2018年11月22日,沪江教育正式通过上市聆讯,向“港股在线教育第一股”发起冲击。据其招股书显示,2018年前8个月营收4.36亿元,同比增长27.15%,同时,净亏损8.63 亿元,同比扩大176.36%,2015年以来累计亏损高达21.02亿元。沪江教育陷入增收不增利的泥潭。

  据公开资料显示,沪江教育作为国内领先的在线教育品牌,累计注册用户达1.86 亿人,旗下沪江网校的产品覆盖范围除了语言课程外,还包括研究生考试、职场教育、K12教育等。

  然而近日有多位曾购买过沪江在线课程的学员向投资者网反映,其购买的课程质量差,学习成效低,并且沪江网校恶意拖延退课款项,致学员受到损失。

  针对上述情况,投资者网联系沪江教育发送采访函,截止截稿,并未收到回复。

  退课难乱相

  重庆的马同学近来饱受退课难的困扰。2018年5月,马同学在沪江网校销售人员的推荐下购买了日语J1-J12 1V1直播课程,券后价19566元,12期免息分期付款,获得114次预约机会。在预约成功上课9次后,马同学认为课程质量不高,对日语学习难有帮助,于是有了退课的念头。12月18日,马同学致电沪江网校人员提出退课申请,然而遭到拒绝。

  “说是直播课1V1,其实都是复习,并不会讲新课,自己必须在上课之前把课自学好再上课,如果上课需要讲的课自学完了,一对一上课就会很快,感觉老师就是在赶进度。”马同学向投资者网谈到课程质量,“感觉自己并没有学到什么。”

  在多次协商退课无果后,马同学告诉投资者网:“我已经咨询律师并在写起诉书,近日准备提起诉讼了。”在马同学提供的咨询律师的记录里,一位左姓律师表示:合同中关于超过15天,不能解除合同、拒绝退款的条款属于霸王条款,该条款无效。随后马同学向投资者网展示了当时签订的电子合同,其中规定“不符合7天无理由退课但有特殊情况的,经过沪江审批,可办理相关退费手续。”然而,马同学多次提请退课,均遭到直接拒绝。

  一位不愿具名的重庆同学,则遭遇了另一种情况。2017年11月,其在沪江网校人员多次致电推销劝说下,购买了价值七千多元的雅思课程。“购买课程的时候我并没有见到合约。”该同学告诉投资者网,“那个销售老师没有给我看,他只是让我直接按照步骤填写信息和点一些地方,可能点到了合约那里,他告诉我不用管,点了就行。”

  在上过两次体验课后,该同学提起退课,但迟迟得不到回应,各自推脱,均称不归自己管。“从向我推销课程开始,就没有一位老师跟我说过退课规定。”该同学告诉投资者网,“之后我要求退课,他们让我联系客服,客服让我找班主任,班主任说不归他管。”

  在课程质量不佳,退课退费难等问题悬而未决的情况下,沪江教育又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带病上市

  作为国内最早的在线教育平台,沪江网成立已17年。有媒体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沪江教育2017年交易总值13.8亿元,在教育科技公司中排名第五,平均月活越用户约1210万人,在教育科技公司中排名第一,截至2018年8月底,沪江教育累计注册用户1.86 亿人。然而据其招股书披露,财务数据并不好看。

  近年来沪江教育营收稳步增长。2017年营收5.55亿元,同比增长63.41%;截至2018年8月31日的前8个月营收达4.36亿元,同比增长27.15%。然而在营收高增长的同时,沪江教育的净亏损却在持续扩大。2018年前8个月,净亏损达到8.63亿元,亏损同比扩大176.36%,2015年以来累计亏损高达21.02亿元。

  同时,沪江教育也在招股书中表示,预期截至2018年12月31日,年度仍将录得亏损,并于2018年12月31日将处于净负债状况。

  从其招股书中看出,沪江教育近年来最大的投入在三个方面:持续投资以扩充技术、研究和开发相关工作的专家团队;广告及推广开支增加;扩充销售及营销团队。其中,其 2015、2016、2017年的广告费用分别达到1.8亿元、2.67亿元、3.75亿元,沪江教育在广告推广上的开支,短短两年时间就增长了200%。

  从业务层面看,沪江网校自有课程依然占据营收较大比例,另一个重金打造的在线学习平台CCtalk仍处于发展初期,不过据其招股书显示,上线第一年(2017年)开始产生正向收益52万元。截至2018年前8个月,CCtalk平台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为352.28万,付费用户数52.25万,入驻的第三方商户及自雇网师6.66万。然而作为沪江教育的新增长点,平台型的盈利模式是否能长期给予盈利支撑,还有待市场考验。

  沪江网校“烧钱”大力推广来导流获客,高居不下的成本削减了其盈利能力,致使沪江教育陷入增利不增收的怪圈,越来越高的获客成本也在考验着沪江教育的成本控制能力。

  对于沪江而言,今后的挑战不仅在于同行业者的挑战,还在于自身盈利问题难解、课程质量令学员不满、退课退费乱相频生等问题悬而未解,另外在线教育政策监管趋严的情况下,沪江能否突出重围步入正轨,将成为能否获得资本市场认可的关键。(投资者报)
 

  链接+

  沪江的上市大考

  2018年,教育界最不缺的话题就是上市。自3月23日尚德机构在纽交所敲钟后,2018年已有13家教育公司成功在美股和港股上市。

  最新正在等待进入股市大门的一家公司,是在线教育平台沪江教育。2018年11月22日通过港交所聆讯后,沪江分别在11月22日和12月7日更新了招股书,补充了2018年前5个月和2018年前8个月的财报信息,挂牌或指日可待。

  不过和其他一些教育公司类似,沪江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在现今的股市行情下,追赶这轮上市潮,“带血”上市,究竟是抓住了机遇,还是会重蹈同行覆辙,陷入融资缩水和破发泥潭?

  追赶上市潮

  从2001年成立到如今即将上市,沪江走过了18年。期间遭遇过低谷,也推出过创新产品,在与市场新血液的竞争中,沪江这家老牌的互联网教育机构有了上市的机会。

  沪江的上市梦可以追溯到2012年。按照沪江创始人伏彩瑞的说法,早在2012年沪江就具备上市的条件,但后来却放弃了。沪江方面曾表示,相对于上市,选择进入互联网浪潮更重要。

  此后,关于沪江上市的声音一直存在。在2015年沪江完成D轮融资时,传出其准备于2016年上市的消息。对此,伏彩瑞予以否认。

  当时间来到2017年,在线教育行业持续爆发,向上的大环境给了沪江信心。在2017年底接受采访时,伏彩瑞对上市问题回复道,“接下来一定要关心我们,但现在还不能说。”根据这个回答,外界推测沪江正在推进上市进程。

  2018年7月3日,沪江终于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结束了外界对于沪江上市的猜测。

  在沪江递交招股书的同时,一批内地教育机构也完成了上市,形成了2018年颇为壮观的教育机构上市潮。

  这一现象是由机构成长、资本推动等多个因素促成。从上市机构成立时间看,上市潮中最年轻的机构是流利说,创立于2012年,经过了6年的发展。而尚德机构、精锐教育等机构成立已超过10年,运作模式和市场份额相对更稳定。

  华夏桃李资本合伙人郭西凡认为,教育行业的资本化已经越来越成熟,上市公司逐渐增多,属于正常现象。而且之前上市的公司提供了范本,让大家明确上市需要什么要求、规模,上市后是什么预期。

  在资本寒冬中,教育行业相对稳定的现金流和市场需求,推动不少投资人将目光转移至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记者表示,在大环境转冷之时,其他投资风险大于教育,因此不少投资人会选择教育。

  未来风险

  赶上潮流,并不意味着未来一帆风顺。

  且不说2018年多项监管政策出台的影响,流利说、51talk等在线英语平台2018年的股价表现同样问题不少,不少教育股要么上市即破发,要么在发布财报等节点后迎来一轮又一轮下跌,企业的盈利前景与股价表现直接挂钩。

  沪江是否会出现同样的走势?

  从目前财务状况看,一切皆有可能。营收方面,沪江近几年增长迅速。2015年到2017年,沪江的年度营收分别为1.84亿元、3.4亿元和5.5亿元。而在2018年12月补充的招股书中,沪江该年度前8个月的营收为4.35亿元,整年度的营收大概率同比上涨。

  在营收增加的同时,亏损也在增加。2015年,沪江的年度亏损为2.8亿元,这一数字在2017年增长为5.37亿元,而到了2018年前8个月,飙升至8.63亿元。

  亏损与其近几年的支出有关。根据招股书及公开资料,沪江目前支出主要在三方面:首先是持续投资以扩充技术、研究和开发相关工作的专家团队,以配合公司有关人工智能及CCtalk等平台的发展策略;其次是广告及推广开支增加;此外沪江还在积极扩充销售及营销团队。

  除了这三方面,在教育领域的投资也加大了沪江的开支。近几年,沪江投资了海风教育、兰迪少儿英语、众合教育等20余家教育机构,以完善自身的生态圈。

  沪江在更新版的招股书中强调,由于收益的预期强劲增长及对研发开支、广告及推广开支以及销售、营销人员的雇员福利开支的有效控制,公司认为日后将扭亏为盈。

  据聆讯资料,2015至2017年,沪江销售及分销开支分别为2.44亿元、3.92亿元、5.89亿元。仅这方面的金额即超过营收金额,沪江能否在控制成本的同时获得营收增长,显然还需要观望。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沪江目前较长的战线布局。例如,CCtalk这一沪江生态中的重要一环,仍需要在技术上持续大量投入。

  CCtalk 前CEO陆坚曾表示,在沪江的整个教育生态中,沪江网校和CCtalk是沪江未来发展的两大引擎。

  区别于沪江网校,CCtalk的模式是C2C模式。平台既不雇佣老师,也不开发内容,而是承担连接分享者和接收者功能,将教的工具开放给第三方老师,尤其是独立老师。

  模式上的差异,让CCtalk独立于B2C产品之外,并成为集团另一主力。2016年年底,伏彩瑞就曾表示,未来三年要花10亿元打造CCtalk平台。

  在高度重视和投入之下,CCtalk的业务增长较快。截至2018年8月31日,CCtalk全站净交易额达到6.68亿元,是2016年交易额的176倍。

  但相对应于沪江网校的自有课程业务,CCtalk显然还有更多路要走。在营收结构上,沪江2017年收益来自其自有品牌课程业务,占比超99.8%,主要靠向学员收取互联网教育服务学费,仍然是沪江的绝对支柱。

  储朝晖认为,线上课程需要有线下的辅助才能发挥其优势,纯线上课程缺少了解、满足学生需求的过程,收集到的信息存在片面性,需要有线下沟通加深了解。

  第三个风险点是在线语言培训业务,虽然在线语言培训受2018年的系列规范政策影响不大,但依然存在隐忧。储朝晖提醒,虽然不少投资人在K12培训受政策影响时,将资金投入语言类培训机构,但相较于K12培训的刚需属性,语言类培训尤其是面向成人的培训并不属于刚需,市场份额有限,因此同样会引起投资人警惕。(财经国家周刊)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