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红黄蓝教育拟更名GEH 将转型为教育平台

2019-02-11 01:48:1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在宣布更名的公告中,红黄蓝表示希望通过新的公司名反映出自身教育平台的定位,并希望更名能够为今后的品牌、产品扩张服务。目前,红黄蓝公司董事会已经批准更名,并上报公司股东大会等待批准。

  在政策和资本市场的双重压力下,红黄蓝试图通过收购、更名从幼儿园品牌转型为教育平台,寻找更多的发展可能。

  2月9日,红黄蓝教育(NYSE:RYB)发布公告,宣布以1.25亿元收购新加坡一家民营儿童教育集团近70%的股权,并即将从“RYB Education”更名为“GEH Education”,目前尚未公布对应的中文名称。

  公告中对于此次收购与更名的原因均解释为公司品牌、业务扩张。红黄蓝创始人史燕来在公告中表示,收购的目的是扩张自身的品牌、服务,推向更多消费者以及更广的服务范围,并增强公司在中国儿童早教市场的竞争力。收购之后,新加坡、北京两地公司将在国际化双语课程、教育管理上展开更多合作。

  “这次收购同我们之前的收购、合作共同展示出了公司业务的多样化发展战略。”史燕来在公告中提到,红黄蓝作为教育平台不仅提供0至6岁幼儿的早教服务,还在试图拓展业务的边界。

  自1998年创立至今,幼儿园、亲子园一直是红黄蓝的主营业务,“红黄蓝”也已经成为国内幼教行业的知名品牌。然而在2017年11月,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被曝发生虐童事件,导致公司声誉跌入谷底,盘前股价一度腰斩。

  除了虐童事件影响,近期学前教育相关政策也导致红黄蓝的幼儿园业务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

  2018年11月15日,新华社发布国务院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者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红黄蓝作为核心业务是营利性幼儿园的上市公司,在 11月15日股价开盘暴跌超50%。

  1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应由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对已经开办的营利性幼儿园,将在2019年9月底前完成相关手续。尽管红黄蓝尚未公布旗下幼儿园是否受到波及,但未来红黄蓝幼儿园的开办、扩张必然受到新政影响。

  幼儿园作为上市公司资产,无论是合法性还是未来发展前景都已经开始面临较大风险。通过投资,红黄蓝开始探索幼儿园之外的业务,布局幼儿园To B类服务、母婴消费等多个领域,试图寻找新的业务支撑公司业绩。

  公开信息显示,红黄蓝通过控股子公司,推出早教套装和活动服务“竹兜育儿”、母婴产品售卖平台“青田优品”、绘本阅读服务“巴拉乌拉绘本馆”、家庭教育品牌“慧心父母课堂”、幼儿园营销服务“微学汇”。通过投资,红黄蓝控股的品牌包括面向妈妈的早教平台”喵姐早教说”、幼儿园服务App“好园长社区”、在线国学教育“又又国学堂”。 1月4日,红黄蓝成立了最新的子公司“快乐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显示该公司将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等。

  根据红黄蓝提供给加盟商的介绍资料《红黄蓝幼儿园简介(创收篇)》,红黄蓝将旗下的衍生业务向加盟幼儿园销售。财报显示,红黄蓝在2017年的商品销售营收已达1793万美元,这已经超过了该年加盟业务带来的收益。

  在宣布更名的公告中,红黄蓝表示希望通过新的公司名反映出自身教育平台的定位,并希望更名能够为今后的品牌、产品扩张服务。目前,红黄蓝公司董事会已经批准更名,并上报公司股东大会等待批准。(界面新闻)
 

  链接+

  红黄蓝危机再起?这或许是悬在其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老城区改造、新城开发过程中的幼儿园配套建设纳入规划,并作出了明确的工作安排。

  《通知》要求,城镇小区没有按照相关标准和规范规划配套幼儿园或规划不足,或者有完整规划但建设不到位的,要通过补建、改建或就近新建、置换、购置等方式予以解决。已建成的小区配套幼儿园未移交当地教育行政部门的应限期完成移交,对已挪作他用的要采取有效措施予以收回。小区配套幼儿园应由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通知》针对上述各项问题的整改任务提出了明确的时间表。

  从《通知》的内容来看,这一政策主要是想要普及普惠性幼儿园,且具有强制性。如果每一个城镇小区都建设配套普惠性幼儿园,在价格和位置的双重挑战下,民办幼儿园的市场空间或将在很大程度上被压缩。

  事实上,市场留给民办幼儿园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了。去年11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发布。针对部分民办园过度逐利行为,《若干意见》指出了“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非营利性幼儿园”,“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等规定,填补制度空白,堵住监管漏洞,促进学前教育回归教育本位。

  同时,《若干意见》还明确了一个目标: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这就意味着,营利性的民办园仅有20%的市场空间。

  作为国内最大的民办幼儿教育连锁机构之一,红黄蓝恐将受到极大影响。根据该公司此前公布的招股书显示,红黄蓝的利润主要依赖直营园学费收入,上市前三年这部分收入的营收占比均在7成左右。

  此前,因为“虐童事件”,红黄蓝就遭受了一次重击;如今,两大政策就像是悬在红黄蓝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未来的路还能走多远?(华尔街见闻)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